╟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重返榮耀 35

◎全職高手衍生

◎便當&重生梗有,腦洞非常大,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慢著)







 

  掃墓忌諱在傍晚的時候,而晚上更不可以。

  幸好H市離這裡不遠,搭飛機沒花上多少時間,所以葉秋帶著葉攸還有臨時冒出來的周澤楷到達墓地時,也才下午,艷陽仍然高掛的時刻。

  葉修老實跟在葉秋的背後,周澤楷則是跟在葉修的後面,三個人形成一個有些微妙的縱隊,沉默安靜地走著。

  畢竟葉家也算是有頭有臉的大族,葉秋一路讓葉攸跟著祭拜了祖先,才帶著他走到位於最尾端的新墳──看起來也不過一、兩年的時間,墳前擺了一束看起來才放上去不久的花束……葉修以前看蘇沐橙捧過,好像是風信子。


  「混帳哥哥,爸跟媽早上來看過你了吧?你這不肖子……」葉秋惡聲惡氣地說著,神情卻有著明顯的感傷──在當年重病到最後的那些時間裡,葉修躺在病床上模模糊糊醒來的時候,也曾經在弟弟臉上看過。

  他們打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一塊兒,從年幼無知的懵懵懂懂到意氣用事的年少輕狂,幾乎形影不離,總是又打又鬧,吵起來的時候葉秋也經常是輸的那一個,結果通常是紅著眼眶、忍了眼淚跑去找媽告狀,最後當然是葉修會被訓斥一頓。

  一直到十五歲的時候,某一天他發現葉秋有離家出走的意圖,擔心那傢伙傻傻的出去被人拐騙,所以就先下手為強拿了行李就跑了……沒想到這麼一走就是十幾年過後,好不容易回家了卻又生離死別。

  雖然兩人的嘴巴上都不可能會承認,但是……曾經這世界上最親密的存在,他們是比兄弟還要更緊密的雙胞胎,有著與對方一模一樣的容貌,但如今卻只剩下一個人了。

  就算是從小到大一直以逗弄弟弟到暴怒跳腳為樂的葉修,此時此刻卻什麼也說不出來,心中百感交集,不知過了多久的沉默,還是只有最後一記無聲的嘆息。


  而周澤楷始終默默地在旁邊陪著他,盯著那屬於「葉修」的墓碑,心裡也是五味雜陳。

  他想起自己初入聯盟時,那位早已經登上榮耀顛峰位置的傳奇鬥神,望向對方的眼神只有憧憬和崇拜,深深地仰慕。

  只要能親眼見到那人一面,甚至在比賽對上嘉世時和隊裡其他前輩一同去打招呼,就算只是客套的微笑點頭,就足以讓他開心很多天。

  直至第八賽季那年冬天,葉修突然退役,驟然消失在比賽場上……沒辦法在比賽場上碰到前輩、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從榮耀比賽消失之後,和對方的交集完全消失。

  這讓周澤楷的心裡受到劇烈的衝擊──他漸漸明白,始終堅定追逐的目光,似乎不只有一般後輩對於前輩那樣的憧憬尊敬……而是,另一種更深沉的愛慕,不知何時早已開始紮根。

  後來,君莫笑在第十區的名聲傳開來,他也曾猜想是不是前輩,果真事情如他所期待。

  再後來,葉修帶著興欣從挑戰賽殺了回來,第十賽季時總算又能在場上相見,等不了賽季結束,他在一次偶然機會中大概是鼓起畢生的勇氣表白了,即使最後沒有等到「葉修」的答案。

  可是現在的他,很滿足,因為他至終還是等到了他最想要的人。

  想到這裡,周澤楷忍不住更靠近身旁那名少年,悄悄地蹭蹭了對方。

  結果是──成功了得到一記警告的眼神,明確寫著:小周,別鬧。

  這讓他還是忍不住帶起一抹笑意。

 


  ……來掃墓還這麼高興?信不信我那笨蛋弟弟揍你!

  方才心裡情感豐沛的感傷一把,葉修來不及跟上小年輕的內心世界,所以只能莫名其妙的用眼神警告他不要亂來,當心葉秋抓狂。

  幸虧這邊無聲的交流沒有持續多久,葉秋丟下一句「我去附近走走。」之後就轉身走遠,留下周澤楷和小少年兩人面面相覷。

 


  「……前輩,不說?」就算只和葉秋見過幾次面,周澤楷看他那副模樣也覺得於心不忍,剛剛說要去附近走走時聲音還有點哽咽,估計是想起自家兄長又難過了。

  「我再想想,這真要解釋……也不知道怎樣說他才會相信。」葉修也很是糾結,不管怎麼樣還是自個兒的親弟弟,從小被自己欺負大,後來嘴巴雖然不說,但他們感情確實很好,看他這個樣子也覺得挺難受的。

  眨了眨眼睛,周澤楷提議道:「照實說?」

  ……講話就講話還賣什麼萌!葉修總覺得周澤楷對他撒嬌真的越來越上手了,根本是與言行結合在一起,賣萌起來得心應手,偏偏自己完全妥妥的毫無抵抗力,必須合理懷疑一下是不是有人帶壞他,萬一之後靠這招坑殺自己肯定會吃大虧的!

  其實,葉修真的是想多了,槍王大大只是想撒嬌順便賣萌,如果能蹭點甜頭就更好了,目標可簡單的。


  「?」見前輩沒有說話,周澤楷繼續睜著眼睛盯著他看。

  「雖然已經穿幫了但我還沒有直接找人照實說過啊,你和沐橙都是自個兒發現的,我只要決定承不承認就好了……就我那笨蛋弟弟反應遲鈍,要是他早看出來我也不會不告訴他,都是他的錯!」說到最後葉修還憤憤不平了一把,順便對自己弟弟的觀察力表達一下鄙視之意。

  如果真要說起來……要是葉攸小騷年存心裝單純,其實還真的不太容易發現。

  活生生的證明是周澤楷那一次識破,是因為小騷年喝酒誤事自個兒露餡;而蘇沐橙那一次,又是因為他和周澤楷的關係太過親密起了疑心,再加上相處多年的妹子觀察力槓槓的,看久了就看出破綻。

  所以必須說句公道話──葉秋根本是無辜的,而且還特別倒霉,挖心掏肺的照顧自家小孩,沒想到外表是堂弟內在是親哥哥的小騷年還不認他,真的值得為他點上一籮筐的蠟。

  就算多少有這點想法的周澤楷,還是必須裝作什麼想法都沒有,以免被葉修惱羞成怒地果斷拉黑……這簡直教人無法活了,所以只能點頭附和,各種乖巧。

 


  「好了,機會難得!」葉修突然精神抖擻起來,將話題導回此行的目的,「都來掃墓了,有什麼話要對哥說的?」

  「……?」槍王大大頭上的問號還是挺亮的。

  「我是說……對這裡。」葉修指了指墓碑,然後非常不自在。

  周澤楷點了點頭,上前幾步,聲線平穩但是聽得出語氣相當認真,道:「最喜歡,前輩。」

 

  ……你是來掃墓還是還訴衷情的?

  在旁邊的葉修突然覺得現在的小年輕在想什麼自己真的不怎麼懂啊。

 

  「答案,等到了。」周澤楷的語氣輕快了些許,「這輩子……最開心。」

  葉修聽了也忍不住露出微笑,帶了點無奈又帶了點溫柔,伸手揉了揉他的腦袋,道:「就這點出息啊你。」

  「嗯,喜歡。」周澤楷還真的點點頭,主動蹭了蹭他的手。

  「你還年輕,必須有點追求啊!」葉修扳起面孔,一臉認真的表示。


  ……必須,有點追求?

  於是,乖巧聽話決定積極奮發邁向更高目標的周澤楷,在理解之後突然一陣熱血沸騰,眼睛跟著綻放光彩的望向葉修──前輩的意思,是可以再更進一步了?

  好的,槍王大大的方向似乎有點歪了……畢竟他身邊的人是葉修大大,這實在是不能怪他。

 


  ──這小年輕的眼神怎麼突然這麼熱烈?

  ──好像還有那麼點如狼似虎……這沒問題吧?

  葉修突然一個激靈,還沒意識到自己在無意識間招了一頭外表看似天真無辜的大狗狗但內裡實實在在也算是隻飢餓又嘴饞的狼。







                                      TBC.


總有一天會吃到,但不是現在(乾

這篇久違了!!!!!都快一個月了啊



评论(17)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