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

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骨科組】All of Me -02-

*怪產+怪罪衍生 #骨科組

*Theseus × Newt

※ 捏造的時間線&自我流設定有OOC可能也有請務必慎←


  「Theseus!」Leta在看到該份文件時感到驚訝,顧不得其他、連忙跑來探問究竟,一進門就見到對方此時的急躁情緒已經完全顯露出來,擔憂地問:「你怎麼突然要前往紐約?」

  正忙著將手裡的急件先行處理的Theseus頭也不抬,將簽完的一大疊文書塞給部屬後,才沉聲回答:「Newt在紐約碰上麻煩,我必須親自去一趟。」

  「Newt?怎麼會──」Leta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神情變得凝重且更加...

【骨科組】All of Me -01-

*怪產+怪罪衍生 #骨科組

*Theseus × Newt

※ 捏造的時間線&自我流設定有OOC可能也有請務必慎←


  一個人的強大,往往源自內心和意志的堅持。

  有堅定的信念,有想守護的事物,終將引領他們走向前行之路。

  哪怕荊棘滿路,即使危難重重,心中傾注的愛意令人無所畏懼。


  ──我的一切,只獻給你。


  ■


  少年時期的Theseus Scamander,對於未來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想法。

  在童年時總有太多惹得大人發笑...

【赤柯/赤新】さざ波の休み

※赤井 x 柯南/新一,雷者慎←

※時間線捏造+自我流設定有OOC可能也有

※收錄於ALL柯合本 → 野外プレイ

※後面一輛急行車,請小心刷卡(?


 さざ波の休み


(混個更(不

之前的長微博工具不能用了換了一個新的試試,不確定順不順(怕.jpg

【赤柯】花火模樣

※赤井 x 柯南,柯南並沒有變回新一,雷者慎←

※時間線捏造+自我流設定有OOC可能也有

※收錄於與佐倉佑ㄉㄉ的合本 → * 

※合本另一篇:會在夏天感冒的不只笨蛋


  『嗡……』


  只有一人在的客廳,間歇發出空調運轉的細微聲響,加上不時有著翻過書頁時才有的紙張摩擦的沙沙細聲,讓這悠閒的下午時光更加愜意安靜。

  緊閉的落地窗和門板,完美的將屋外三十幾度的高溫以及熱力四射的夏蟬唧唧鳴聲隔絕在外,男人以一個最舒服的姿勢靠坐在沙發上,旁邊的茶几擺著加了冰塊的黑咖啡,他手裡捧著一本十分厚實的精裝小說,顯然是很享受這...

【Killchalla】Worship -06-

*自我流設定有,時間線在電影結局後

*Erik(N'Jadaka) X T'Challa


  或許是在深夜喝酒喝出的默契,也或許是在內心真誠的吐露和聆聽中讓關係悄悄地躍進了一大步,無論是誰都能感受到這對堂兄弟之間的氣氛變得不一樣了。

  對此T'Challa深感欣慰,堂弟終於不會再對自己表現出明顯的戒備和不信任,連帶對於其他人的情緒也和緩些,不再像隻野生難馴的猛獸,不管遇到誰都先怒吼示威、竭盡所能地展現自己的極度不願與人親近的那一面。

  只是人們對於某個特定對象的刻板印象不是那麼輕易就能改變,像是本來就對叔叔的兒子總是表...

【Killchalla】Worship -05-

*自我流設定有,時間線在電影結局後

*Erik(N'Jadaka) X T'Challa


  「N'Jadaka,你曾經喜歡……或者愛過某個人嗎?」


  嚴格說起來,Erik認為自己並沒有談過真正的戀愛。

  即使過去曾和Linda有過的交往,但他認為比起情侶關係,各取所需更貼近實際狀況──對她有產生過任何關於愛情的悸動嗎?他想,或許從來就不曾有過,最多的就只有互利互惠的同盟戰友的情分,以至於他在不怎麼遲疑地扣下扳機過後、看到她死在自己的面前時,產生的情緒就只有短暫存在的惋惜,再無其他想法。

  過去的人...

【Killchalla】Worship -04-

*自我流設定有,時間線在電影結局後

*Erik(N'Jadaka) X T'Challa


  自從那天之後,Erik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偷偷下了某種具有致幻性質的毒藥?

  若不是如此,他又怎麼會在每回見到堂哥時,逐漸產生一些難以形容的荒謬想法!


  「致幻毒藥?」Shuri不怎麼淑女的翻了一記白眼,忍住將實驗所的所有侍衛聚集起來並且如這個男人所願的打個半殘再讓他接著躺上十天半個月的衝動,沒好氣地道:「這是我最後一次告訴你──你、的、身、體、狀、況、非、常、良、好!」

  被質疑了兩次檢查數據的公主殿下,終於忍無可忍地發出最後警告,接著...

【Killchalla】Worship -03-

*自我流設定有,時間線在電影結局後

*Erik(N'Jadaka) X T'Challa


  「雖然這裡沒有鐵欄杆,但我知道自己現在的身份。」Erik脫下身上寬鬆的病人外袍,冷笑道:「勞駕陛下親自來移囚,我真是倍感榮幸。」

  「如果真的是移囚,我就不會站在這裡了。」T'Challa將帶來的常服遞了過去,對方用那稍嫌凌厲的眼神掃視一眼後,還是抬手接下,這讓他不禁微微一笑,只是那抹笑意在Erik不經意地露出身上的大片印記和胸前那道猙獰的傷疤時短暫凝滯,而後才轉開注意,道:「還有,別忘了這個。」

  看著那再度向自己伸出並且攤開的掌心上,躺著一串手鏈...

【Killchalla】Worship -02-

*自我流設定有,時間線在電影結局後

*Erik(N'Jadaka) X T'Challa


  全然陌生的空間,唯一的陪伴者是最熟悉的敵人,而且還是睡得毫無警戒的狀態,身邊更沒有跟著那位忠心耿耿的侍衛長。

  儘管不確定自己是因為昏迷太久還是接受治療造成的後遺症導致現在全身無力,但常年下來的思考模式,讓Erik的腦中本能般的浮出著某個念頭。

  他想,要不是自己現在動彈不得,Wakanda或許將再一次面臨王權更迭。

  即使失去了趁機動手的絕佳機會,他也拒絕承認自己心裡並未有多少遺憾可惜的感覺。


  虛軟的手腳不聽使喚,但是轉動腦袋這樣...

【Killchalla】Worship -01-

*自我流設定有,時間線在電影結局後

*Erik(N'Jadaka) X T'Challa


  身為Wakanda的國王,每日總有忙不完的政務。

  特別是國內才剛歷經一場動亂,除了日常要務,善後的工作以及對全世界開放的準備日程,同時如火如荼地進行中,因此T'Challa開始過著登基以來最忙碌的日子。

  即使如此,他總是會勉強抽出一點空檔,來到妹妹的實驗所。


  「哥,你又來了……」Wakanda公主看著從長廊疾步走來的兄長,有些不是滋味地道:「明明最近很忙碌的,難道不是嗎?」

  「是...

上一页 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