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Killchalla】Worship -02-

*自我流設定有,時間線在電影結局後

*Erik(N'Jadaka) X T'Challa

 



 

  全然陌生的空間,唯一的陪伴者是最熟悉的敵人,而且還是睡得毫無警戒的狀態,身邊更沒有跟著那位忠心耿耿的侍衛長。

  儘管不確定自己是因為昏迷太久還是接受治療造成的後遺症導致現在全身無力,但常年下來的思考模式,讓Eric的腦中本能般的浮出著某個念頭。

  他想,要不是自己現在動彈不得,Wakanda或許將再一次面臨王權更迭。

  即使失去了趁機動手的絕佳機會,他也拒絕承認自己心裡並未有多少遺憾可惜的感覺。

 

  虛軟的手腳不聽使喚,但是轉動腦袋這樣的力氣還是有的,Eric稍微偏移視角,目光接著停留在T'Challa垂懸於沙發外的手腕上方處──透明的面板已經開啟了自動閱讀模式,即使在主人並沒有在瀏覽的情況下,簡報和文件依舊自行緩慢循環滑動著。

  內容主要是關於Wakanda對世界開放和資源交流的章程、成立基金會援助貧苦族群和弱勢國家的計畫草案,以及針對販賣人口、毒品氾濫……等跨國間的犯罪問題,制定相關的制裁和嚇阻措施。

  沒有花費多少時間就將那些資料看完,對這些已經是Wakanda數百年以來的重大改革,Eric的感想是──果然還是那個在溫室裡長大的小王子,這種天真又柔軟、根本不具多少威嚇的手段怎麼可能會有成效?

  但在T'Challa醒來時,那些到了嘴邊的冷嘲熱諷,卻都在他毫無緣由的反射條件下全數嚥回肚子裡。

 

  「……N'Jadaka?」一睜開眼睛就與沉睡多日終於清醒的男人的眼神對上,儘管其中的敵意依舊赤裸地存在,但T'Challa還是露出顯然鬆了口氣的笑容,道:「你終於醒了。」

  並且隨手將還未看完的資料畫面先收起──稍早時,他一踏進房間就響起檔案送達的提示聲,因而就先在沙發坐了下來打算進行閱讀,卻好像在突然間就睡著了?

  即使只是短暫的睡眠,但他確定自己被拋進了某個夢境,依稀殘留在腦中的奇異色彩模糊閃過,彷彿是剛服下心形藥草以精神和先祖們會面時的感覺……Wakanda的年輕國王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肩頸,認為自己或許這些天真的太過疲累了,以至於只是稍坐片刻都會不知不覺的睡著。

  「T'Challa,你可真是信守承諾。」Eric目光凌厲地瞪著他,帶著些許諷刺的冷意,「我說過……將我葬在海裡,而不是治療我讓我活著躺在這裡!」

  「你的要求我完全理解。」T'Challa點了點頭,溫和得彷彿全然沒發現對方幾乎怒目而視的態度,「但我必須澄清的是──那時候,我確信自己並沒有作出承諾。」他最多就說了一句或許還能治好他而已。

  「…………」又驚又怒的情緒讓Eric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要不是現在的他力氣尚未恢復,恐怕早就坐起來扯過對方的衣領、再度開啟一場攸關生死的決鬥。

  只不過,還是有其他事物代替他發出刺耳的叫囂──某些身體數據的急遽升高,瞬間就達到紅色的警戒值,因而發出警訊聲,很快就將實驗所的負責人給招了過來。

  「啊──哥哥!」Shuri驚呼一聲,一時之間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該震驚那個男人的突然醒來,還是為兄長不知道說了什麼竟然將對方氣到穩定幾日的數值標升破了警戒值而感到不可思議,「你要把他氣死了!」

  最後她認為即使不是很想見到KillMonger清醒,但她還是必須為自己付出不少心力的搶救成果被輕易糟蹋了來表達抗議和不滿。

  於是,在「受害人」的親眼見證下,Wakanda現任的掌權者,就這麼被輕而易舉地趕了出去。

 

  「……咳、將軍。」站在門外的國王陛下,和自己的侍衛長面面相覷,莫名感到一陣難以言喻的尷尬。

  「我保證我沒有忍不住笑出來,陛下。」忠誠的侍衛長看著國王,面帶笑容。

  「也是時候該走了。」T'Challa順勢就這麼離開,畢竟每天來探望一回也不過是希望對方能夠盡早醒來,現在目的達成,他也該回去繼續處理政事。

  另外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如果現在不走,等到Shuri將N'Jadaka的狀況重新穩定下來後,肯定會拉住自己又是叨唸一頓。

  「他看見了。」跟在後方的Okoye突然這麼說,在自家陛下投來詢問的困惑眼神之前,就接著解釋道:「在你睡著的時候,那些文件都是開啟狀態。」

  即使是昏迷數日的重傷患,對於這個曾經奪權成功的男人,可以說是舉國上下都抱持著高度警戒,唯獨為了對方竭力將長老們說服的國王陛下是唯一的例外,但這也不影響所有人對於KillMonger的戒備,儘管Shuri聽從了哥哥的勸說答應全力救治這名兇殘嗜血的重傷患,但最高級別的戒護措施還是免不了的,其中二十四小時的監看自然是最基本的項目之一。

  就算收到了陛下交待了留他一人就好的指示,Okoye當然也不可能真的放任她的國王和KillMonger獨處,始終保持著全面的警戒,只要稍有異狀就會啟動病房內的防衛,因此全程目睹了那個男人突然醒來的經過,以及將那些簡報和文件看完的舉動。

 

  「……是嗎?」T'Challa的持續跨出的步伐短暫停頓了一瞬,但很快又接著往前走,「Okoye,妳眼中的N'Jadaka看起來是什麼樣的反應?」

  「不好判斷。」Okoye反覆回想稍早前的畫面,越想越覺得那個男人從醒來到最後T'Challa離開房間時,整個過程中的情緒轉變有種說不出來的違和感。

  在她見到他睜開眼睛時心跳驟然加速,原本已經做好了隨時要違令衝進去的準備,但很快又見到對方在死命瞪著T'Challa的情況下平息了激動焦躁,而後還被氣得說不出話來反駁,最終侍衛長也只能暫時歸咎於那個男人大概是剛清醒過來、思緒還未正常運作所導致。

  「我了解。」T'Challa點了點頭,認為那麼短暫的時間裡估計也看不出什麼端倪,反正他早就打定主意要讓堂弟參與進來,之後有的是機會可以當面詢問那個人的意思。

  「陛下、」Okoye語氣稍轉,直接了當地道:「我還是不贊同救治KillMonger,我並不認為他在下次殺人時會記得你所給予的恩惠。」

  「我知道,Okoye。」T'Challa不意為意地笑了笑,「如果我沒記錯,這是妳第三次向我提出反對的意見了。」

  「但我支持你做的任何決定,只要你認為是正確、值得去做的。」隨後,Okoye相當堅定地補上這句承諾,或許她曾經「迷失」,在深刻反省後她決定讓忠心追隨的這個信念貫徹到底,只要是T'Challa為王,「我相信你。」一如現在Wakanda舉國上下的所有臣民,願意將完全的信任交付於他們這位年輕的國王手裡,相信他帶來的一定是前所未有的衝擊,充滿冒險但卻又值得期待看到改變。

 

  T'Challa終於停下腳步,但他並未開口說些什麼。

  年輕國王那脣角邊的笑意,帶著驕傲和喜悅,多年的信賴和忠誠,原本就不需要任何言語。

 

  他是Wakanda的國王,永遠以他的臣民為傲。

  如同他們也是一樣。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