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甘いの妖言 -09-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自我流設定很多,妖怪x除妖師paro


 

  周澤楷坐在葉修旁邊,將他腿上的毛毯往上拉攏了些,兩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氣氛非常溫馨和平。

  直到背著藥箱的方明華走了過來,頂著自家少主那面無表情但是露出幾分不悅的目光,還是只能硬著頭皮表示該替葉修先生換藥了。

  「小周,那要麻煩你啦。」葉修笑咪咪的拍了拍身旁妖狼青年的肩膀,完全沒有挪動半步的打算,畢竟他可是傷患。

  「好。」周澤楷點點頭,起身彎下腰、小心翼翼的將人從躺椅上抱了起來,直接往臥室的方向走,連招呼都不打的。

  方明華唯有摸摸鼻子自己跟了上去。

  大步跨進房間,周澤楷將葉修放在高腳凳上,看著他肚子還有腳上纏了一圈又一圈的白色繃帶,皺著眉還是不大高興。

  見狀,葉修只有揉揉他的頭髮,微笑道:「沒事,小傷而已,很快就好了。」

  妖狼少主還是有些不開心,用腦袋蹭了下對方的側臉,接著又得到除妖師輕輕捏了捏耳朵的安撫,這才稍稍滿意的坐到一旁,準備一如往昔的監視……呃、是旁觀和學習剛好進門的方明華如何換藥。

  不巧,江波濤正好有事情找自家少主,於是兩人就去了隔壁書房。

  方明華不由自主的鬆了一口氣,順便在心裡盤算一下若是下回換藥時託江波濤將少主拉走的可能性……要不然只是換個藥還一直被少主在旁虎視眈眈眨也不眨的直盯著,壓力山大的好嗎?

  「怎麼了?需要我站起來嗎?」已經很自覺的將雙手舉高的葉修,見他遲遲沒有動作,貼心的開口問著。

  「不用、坐著就行了。」方明華笑了笑,專注心神,開始動手拆紗布。

 

  另一邊,江波濤大概也知道自家少主巴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黏在葉修先生的身邊,所以也不說多餘的話,開口便直奔主題:「前幾天妖狐族的黃少天來了一趟想見葉修先生,但後來跟你打一架氣沖沖離開,這回又派另一個人來,還送來關於陶家那些見不得光的『證據』,看葉修先生打算怎麼做,全憑他處置,只希望不要引起除妖師協會跟妖怪之間的大規模衝突。」

  周澤楷伸手抽過桌面上擺著的部分紙張,面色依舊沉靜,眸底卻盡是冷凜的殺意,要不是怕驚擾到隔壁的葉修,估計妖氣和殺氣連同身上的毛都一起炸開了。

  動了妖狼少主的心頭肉,分分鐘都是找死的節奏。

  沉默半晌,周澤楷突然道:「收集證據,所有。」

  想了幾秒,江波濤就意會過來,「你是說,去問問其他族?若我目前所知的消息無誤的話,至少北邊、西邊的兩大族手上也有。」

  雖然妖怪裡的幾大族已經和平許久,族裡也不少妖怪習慣融入人類社會過日子,但這不代表他們什麼事都不幹。既然謂之大族,內部早有一套不成文的規範,我不犯人也不犯妖,不過若是人類想在暗處搞些手段,他們也不會一無所知,更不會毫無防備。

  先前默默看著不提,只是還沒犯到自己眼皮底下,但這回已經嚴重踩到妖狼少主的底線了,要是周澤楷能再隱忍下去,江波濤會完全認為是自家少主已經不管三七二十一,決議直接踏平陶家給心頭上那人出口惡氣。

  所以,也幸好自家少主的理智線還是在的,多虧有葉修先生。

  「嗯,去問。」周澤楷點頭,「齊了,再給人類。」

  「要拿到東西不是問題,但是葉修先生暫時不適合露面,要交給他的同伴嗎?」江波濤比較猶豫的是人選的問題,他想到的只有蘇沐秋。

  「B市,葉家。」

  「葉家是B市的幾大世家之一,要碾壓陶家完全沒問題……」不過好端端的,突然送上門去人家會收嗎?

  葉……等等、姓葉?

  「葉修先生他……?」腦袋某個想法蹦出來之後,江波濤瞬間驚呆了。

  「葉秋,是他弟。」周澤楷也不繞圈子,直接了當的解答他的疑惑。

  「這就難怪了。」江波濤一臉恍然,但隨即也有些不解,連他這個妖怪都知道葉家在B市赫赫有名、更別說是出了B市在其他地方,葉秋他也聽說過是這一代年輕的掌權人,怎麼當哥哥的還會被陶家折騰成這樣?

  想到這裡,饒是三百多歲的妖怪,江波濤還是忍不住腦補了一個兄弟鬩牆、爭權分家這類的宅鬥戲碼。

  「離家出走。」似乎是看透了他現在的心思,周澤楷又簡潔扼要的補充一個重點。

  「…………」但是知道結果之後,江波濤除了刷出一排刪節號之外再無其他評語了。

  話題有些歪了,江波濤到底還是妖狼少主最得力的左右手,沒多久又立刻導正回來,繼續問:「我等等就讓吳啟去辦,不過、要先問過葉修先生的意思嗎?畢竟他才是正主兒。」

  「不用。」周澤楷搖搖頭,非常獨斷堅決。

  他知道葉修會留在陶家是因為前一位除妖師的關係,而且還約定了五年。

  就算期限未到、就算葉修不在意,那也不代表他會這麼輕易的就將此事揭過。

  那晚在山崖上看到的一切,已經深刻地留在他腦海裡──周澤楷完全不敢想像,若是自己晚到一步的話,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只要是傷害到葉修的,不管是人還是妖,他都不會縱放。

  既然妖怪已經被妖狐族先處理了,那麼「人」這部分,自然由他決定。

 

  正事討論完了,江波濤也很乾脆的準備離開,省得被少主攆出門。

  只是踏出門之前,他看到周澤楷已經起身走到書櫃前,挑挑撿撿抽了幾本書,忍不住問:「給葉修先生看的?」

  「嗯,怕他悶。」周澤楷頭也不回的繼續找書,也不管這些書是不是妖狼族千年多來的珍藏古本、還是從未外傳的秘錄。

  至於妖狼的文字葉修能不能看懂……這也不是問題,身上有了少主的妖種,自帶同步翻譯功能。

  對於自家少主搬書的行為原本不想多作評論,但是看到他抽出某一本書之後,江波濤還是再度開了口,「小周,你……」

  尚未想到適合的措詞,周澤楷卻明白他想問什麼,先一步給了答案,「只要他,不會放。」

  只要那個人,一旦認定了,就不可能會放手。

  某些妖怪天性上都有一種執拗,妖狼少主雖然平常看起來溫和呆萌好說話,但除了兇狠起來時那殺性根本是極端相反的兩隻妖,在自己早已認準的事情上更是如此。

  江波濤覺得自己不應該多此一問的,會如此的原因,也只是由於葉修是個人類。

  與妖怪漫長的妖生相比,人類的一生不過百年,僅是眨眼間的事,所以他原以為就算自家少主再喜歡、再執著,或許也只是這段時間。

  但是看到周澤楷的舉動也猜出他的後續打算後,江波濤也有一種果真如此的感覺,倒沒多少意外。

  ──小周這一生的執拗,大概全都會在葉修先生身上了。

 

  江波濤離開之後,周澤楷抱著書轉回隔壁房間,葉修已經換好了藥,此刻還乖乖坐在高腳凳上,一邊晃著腳一邊和方明華閒聊。

  「小周,你忙完啦!」一看到周澤楷進來,葉修立刻笑咪咪的朝他招招手。

  「嗯。」周澤楷應了聲,雙方目光對上時眉眼都不自覺溫柔下來,「這些,給你。」然後他將那疊書暫時擱置在旁邊的矮櫃上。

  「給我?」葉修有些訝異,連眼睛都稍微瞪大了些。

  「無聊,可以看。」周澤楷趕緊解釋。

  「喔喔,小周就是貼心呢!」恍然地點頭後,葉修又朝他笑了笑。

  一時之間,彼此的氣氛美好無限,背景彷彿都開起了溫馨的粉色小花來。

  但是站在旁邊的方明華欲哭無淚,走也不是、出聲打擾也不是,覺得自己的燭光太亮,稍有不慎就有被自家少主收拾的風險。

  幸好周澤楷還是很介意房間裡多了個人佇在那裡,盯著他將手洗乾淨、又照例一個妖火把鐵盆裡的繃帶布條燒得只剩下灰,很快就讓他先離開。

  「小周,沒想到你們對於醫療廢物的處理這麼嚴格啊!」直接一把火燒得乾淨,真是長見識了。

  周澤楷眨眨眼睛,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小心的把葉修從高腳凳抱到軟榻上,讓他坐得舒服點。

  腰後塞了柔軟的抱枕,葉修舒服的往後靠,閒來無事打算翻翻周澤楷拿來的那堆書。

  妖狼少主很有眼色的將矮凳櫃移過去點,讓他只要往旁邊一伸手就能夠拿到。

 

  「小周,我想喝水。」

  「好。」

 

  ■

 

  十天半個月過去,葉修的傷勢也好得七七八八了,比較嚴重的反而是他耗損的靈力,現在仍是極為緩慢的回復中,以目前的程度估計連對上隻B級的妖怪都能被打著玩。

  腳踝的扭傷完全好了,只是周澤楷在的時候,仍舊被他以「傷筋動骨一百天」為緣由,順手抱過來又抱過去,連穿鞋子都省了,反正這些天下來也很習慣這樣的移動方式,本性也是懶骨頭,葉修也樂得隨他。

  只是少動多吃的情況下,他的養傷日子真的過得非常滋潤,連他自己都不由得掐了掐肚子上的肉(當然是沒有傷口的另一邊),很認真的評估著等到再半個月過去這總共會胖多少斤?

  不會最後是頂著圓了一圈的肚子回去吧……那畫面太美我不敢看。

  他這個動作一直持續到周澤楷從外面進來,都還是一臉苦惱的模樣。

  「……葉修?」為什麼、要捏肚子?周澤楷感到無法理解。

  葉修攏著眉梢、抬起頭,一副很是煩惱的樣子,道:「小周,你看看,我是不是胖了啊?」

  「……」只見妖狼少主空白了幾秒,走上前去,也伸手輕輕地捏了一把柔軟的腹肉,順便在心裡想著葉修的皮膚好滑好好摸、肉也好軟好好捏,才搖搖頭,認真道:「沒有,剛好。」然後還意猶未盡般的又摸了一把。

  ……你這是趁機耍流氓還是耍流氓還是耍流氓吧?葉修囧著一張臉看向他。

  但周澤楷眨了兩下眼睛、還是一副天然無辜的表情,更何況那張臉怎麼看就怎麼俊美帥氣,過沒多久葉修還是默默的將目光轉走,心裡只剩「果真妖孽」這個想法。

  一名妖狼敲門進來通知少主說長老有事找,葉修在屋裡待久了、正想去外面曬曬太陽,周澤楷就把他抱到外面院子的躺椅上,還順手拎上一本才翻到一半的書,讓他無聊時可以翻翻。

 

  沐浴在午後的暖陽中,葉修舒服的瞇起眼睛,考慮著要打個盹兒還是翻翻書,周澤楷前些天搬來的書,他差最後半本就能翻完了。

  妖狼族的這些書確實挺有意思的,除了一些關於族裡的歷史之外,還有曾經和人類、除妖師的戰爭與衝突,裡頭甚至還詳盡描寫了在人類世界中已經失傳的咒術,讓葉修看得津津有味。

  於是,他最後選擇了將剩下的書給翻完。

  時間就在一頁又一頁的翻書中過去。

  葉修將看完的書放在旁邊的茶几上,揉了揉有些痠澀的眼睛,同時想著要不要找隻妖幫忙倒壺茶來的時候,一隻自動送上門的羔狼就這樣從不遠處路過……看起來還有些眼熟。

  「那邊的、杜明同志──」認出是那隻幫忙跑腿幾次送信的妖狼,葉修立刻朝他揮手。

  對方看起來有些恍惚,不過聽到呼喊聲之後,還是立刻跑了過來,「葉修先生?」

  「勞駕,幫忙倒壺茶來可以嗎?」葉修笑嗬嗬的問。

  「好。」愣愣地點了點頭,杜明快步離開後沒多久,又捧著茶壺和茶杯過來,還很貼心的附贈一盤核桃酥,「葉修先生沒有其他吩咐的話,那我先……」

  「你有事要忙?」葉修截斷他的話直接問著,得到他下意識的搖頭之後,拍拍旁邊的矮凳示意他坐下,「小周去忙了,一時半刻大概忙不完……沒事就坐下來陪哥喝個茶、聊聊幾句吧。」

  有鑑於面前的這位是少主捧上掌心各種寵溺的貴客,杜明也不好拒絕,再加上他心裡確實有些事心煩著,如果能趁這個機會問問那是再好不過了。

  所以他很快的坐了下來,殷勤的幫忙倒茶。

  葉修端起茶杯,氣質裝逼,氣勢更裝逼的開口:「怎麼了?看起來很煩心的樣子?年輕人……不對、年輕妖想開一點、別這麼鑽牛角尖。」

  ……論歲數的零頭或許我是比較小沒錯,但我好歹前面還有個三,足足長了快三百歲啊!杜明嘴角微抽,有種無言的感覺。

  將吐槽的話語拋到腦後,畢竟他可沒膽把這些說出口,省得待會兒被少主收拾,又想了半晌,才勉強組織了語言,吞吞吐吐地道:「葉修先生……關於、那個…唐…唐柔小姐……你的了解…有、有多少呢?」

  「唐柔?」葉修聽到這個人名非常意外,所以稍微愣了一下,然後也沒多想,就把腦袋裡目前想得到的那幾條點評倒了出來,「就是個很有主見、個性好強的姑娘,能力也不錯還會彈鋼琴,是個才女……啊、對了,長得也還行,聽沐橙說過她的追求者一直沒少過……你幹嘛反應這麼大?我說錯什麼了?」

  看著杜明原本精神奕奕起來沒幾秒,又突然像是蔫了的植物般萎靡不振的模樣,葉修想著自己是不是說錯話了?

  剛剛自個兒說了什麼?唐柔、還有……追求者?

  這瞬間發現自己真相了的葉修,立刻驚呼了聲,音量也高了起來,嚷嚷道:「臥槽!你不會是看上唐柔了吧?使不得啊!要知道、這人與妖之間可是殊途──」

  於是,杜明同志無精打采的腦袋這下子直接貼到茶几桌面上去了,雖然有被說破的羞赧,但更多的是求而不得的絕望和失落。

  葉修這時也發覺到自己似乎是太直接了,抓了抓頭髮,還想著該怎麼鼓勵對方的時候,眼角餘光掃到有什麼靠了過來,猛然轉頭──發現是周澤楷回來了。

  不過,他的情緒不比現在的杜明高到哪裡去,俊美無儔帥妖狼都變成氣質憂鬱花美狼了,澄淨的黑眸望了過來,有著難過、驚訝、委屈……像是被欺負了的小媳婦,只差沒明明白白的寫上控訴。

 

  ──你們現在是怎樣?妖狼才有的流行病嗎?蔫了吧唧還會傳染的!



 

                    TBC.

 

 最近的lofter都刷不太進來啊(凝重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