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18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魔教這邊,雖然是頭一遭收到武林帖而正式應邀前來參與武林盟大會,但那股從容自在,彷彿只是下山到飯館吃飯一般、旁邊坐的這群正道門派都是大白菜。

  若要說他們如江湖傳言那般兇惡無比、面目猙獰──這倒沒有,領頭的秋長老是冷硬剛毅的中年男子,隨意披散於肩膀上的長髮卻是黑中帶幾分雪白,神情很冷、眼神更冷,一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漠然;他身邊的方銳、魏琛更不用說了,大部分的人還是認得的,稍早前身分曝露時引起在場一陣錯愕譁然,但他們這會兒坐在一起輕鬆愜意地喝茶,還吆喝清遠山莊的下人端點心上來,十分的沒心沒肺。


  其實還有一個人,外表不是很出眾,就江湖上隨便一把抓就可以撈到很多的那種平凡長相,身形偏瘦矮小,很容易被人群埋沒……但他其實也是魔教中的一堂之主,位階不比方、魏二人還低,此時的他坐在方銳旁邊,捧著茶杯、低頭沉思狀。

  被安排坐在他們附近的門派如臨大敵,坐下來之後幾乎不曾交談,頂多用眼神用肢體示意,一個個都是全神戒備,深怕魔教之人卑鄙無恥,假意參與實則要藉機偷襲他們。

  但是若有心思細膩的旁人注意觀察那位端著杯子、垂首不語的魔教堂主一會兒的話……肯定會發現他的不對勁。


  崔立其實在魔教也是老資歷了,比起大多數桀傲不遜、古怪乖張的教中人,他算是表現比較平實的一個,而他當初入教的理由也很乾脆──到這裡自由,互不干涉,沒有同門師兄弟會給他臉色、更不會給他使絆子。

  魔教的人多半是想要一個能夠受到庇護的地方,在裡頭勾心鬥角、爭權奪利……這是大部分的弟子都沒興趣的事,他們我行我素、行事自我,對內的原則是人不犯我我就不犯人,對外倒是非常一致──看不順眼者打、欺我同門者殺、擾我教者死。

  崔立入教幾年後,算是裡頭難得熱心一點的弟子,至少有些年輕弟子根本不願意沾手的教內事務,他會願意去做,因此後來被上一任堂主拔擢到身邊作為隨從。

  他看得出來,那位堂主有野心、跟自己藏於心中那點不敢想卻又不甘忘的心思一樣……所以他暗地裡幫忙做了些不為人知的勾當,後來大概是見他還算忠心,對方便告訴他一個至高機密──魔教主殿的密門裡隱藏的秘密──成堆的財寶玉石、金山銀山……所有想得到的奇珍異寶堆滿了庫房,那是幾輩子都享用不盡的財富。


  一個衝動念想之下,他悄悄聯繫上在當年自己被趕出嘉世莊時、幾次偷偷伸出援手的師兄……那時候的師兄已經成為江湖上許多人都得尊稱一聲「陶長老」的一號人物了。

  教主長年不在、教內掌權的長老經常一連數月都不見人,若要籌謀什麼也不是件難事,於是他幫著那位堂主和陶軒搭上了線,雙方密謀要奪取那筆深埋教中的龐大財富。

  只是後來,一名青年手執長老掌令突然現身、表示自己從此刻起正式接過長老位置,更驚人的是他的身分竟是──神匠、蘇沐秋,當時在教中掀起不小的波瀾,不服、不解、質疑、輕視的聲音皆有,但卻也沒人阻止他接任,這擾亂了他們原本的計畫。

  後來那位堂主與陶軒決議要對蘇沐秋下毒,就挑在他去嘉世莊探訪摯友和妹妹的時候,而這個計謀一如預想那般順利成功,突然暴斃的神匠從此消失在魔教、唯留名於江湖。

  但他們並沒有高興多久,就被另一個又是突然到來的冷酷男人給破壞了,那個男人殺伐果決、冷面絕情地誅殺那位堂主和幾個手下,幸虧他迴避得宜沒有被牽連進去,而後那個只知姓秋的男人順理成章地接過長老位置,教內沒有任何異議。


  在那之後又過去數年,期間總算升任堂主的他仍然與陶軒秘密聯繫,但顧忌在教中已然樹立威信的秋長老還有半路入教卻直接坐上堂主位置的方銳和魏琛,除了一些小打小鬧的事情之外他們也不敢大動作,直到秋長老因不明原因開始離教數月不歸時,他們知道這是難得的機會……

  趁著秋長老離教又歸期不定,方、魏兩人亦同時不在,圍殺葉秋並嫁禍於他,煽動正道使其攻打魔教,最後便可以趁亂搬走魔教裡的所有財寶──這是他們密謀的最後計謀。


  但如今、如今…或許什麼都無法補救了……

  崔立捧著茶杯的手惶恐緊張地微微顫抖起來,幾滴茶水噴濺於那難以平復的不安之中。

 


  偌大的廳堂,眾人心思迥然,神情亦是如此。

  隨著最後到來的輪迴城數人踏進廳中,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在那剎間移轉過去……

 

  領在最前面的,是名溫文儒雅的青衫書生──眾人稍早前已先打過照面了,是輪迴城的年輕一代,地位與實力大約僅次於自家少主。

  走在後面的,一名玄衣青年,俊美無雙、眉宇淡漠,自然是武林擂第一人、輪迴城少城主周澤楷

  而另一名黑衫青年,神情從容,眸中帶笑,三分瀟灑、三分隨意,還有四分傲氣,跟著周澤楷旁邊,一身鋒芒卻沒有被掩蓋,反而讓人有這兩人旗鼓相當、難分軒輊之感。

 


  ──他是誰?在場不少人有此疑問。

  但也有部分知曉他身分的人,這會兒見到這人總算出現,各種情緒皆有之──放心、欣慰、興奮,喜悅之情溢於言表;當然也有憤怒、不甘、忿恨,難以置信得驚懼錯愕。

 


  其中,來自嘉世莊這頭……彷彿從牙縫中硬是擠出的忿恨語響,伴隨著瓷杯碎裂的清脆,在此時悄然寂靜的廳中格外引人注意。

 

  「……葉‧秋!」

 

 


  ■

 



  若說方才廳中是安靜,在那二字傳進周遭的人耳裡時,更是接近於死寂一般的鴉雀無聲。

  座位比較遠的人沒有聽清楚,但他們不約而同的看見大廳中央那附近的人無不震驚、甚至倒抽一口氣的模樣,紛紛不解究竟是發生何事──不就是輪迴城少主到了嗎?


  「陶長老別來無恙。」葉修語氣平靜,神情更是格外淡然,唯有夾雜幾分複雜情緒的目光露露著他的心思。

  周澤楷倒是果決乾脆,他就給了陶軒一眼──那意思很明確,涵蓋了從得知葉修失蹤的那一刻起到明白所有真相時的情緒,有怒意、有殺意,深沉而帶上罕見的狠戾。

  陶軒被那樣的眼神震懾住了,他原先因為見到本該是死人的葉秋而驚訝地站起來,這會兒卻下意識地坐回椅子上──冰冷、殺伐,那一瞬間他真的以為他下一刻就會被周澤楷一瞬擊殺。


  這邊黃少天已經差不多忍不住了,見到故友的欣喜讓他滔滔不絕地叨唸起來:「哎呀真不愧是王堂主,神機妙算啊!剛剛那句真是又精闢又神準,是吧老葉你還活得好好的幹嘛不早點出來吱一聲?一定要弄個大場面恭迎你才出來嗎──」

  「少天,少說兩句。」喻文州輕拍了下他的胳膊,然後望向重新現於人前的那人,微笑著點點頭──僅僅如此舉動,卻包含了他要表達的意思。

  葉修難得沒有回敬黃少天,他接受到喻文洲的未說出口的意思,視線又掃往王杰希、張佳樂的方向……那兩人也都是差不多的動作──抿緊嘴唇,幾不可見地頷首,他想彼此都能明白。

 


  廳堂不過就這麼大,這麼短短一段路發生的情緒變化卻足以千迴百轉。

  周澤楷理所當然地坐上主位,葉修則是和江波濤坐到輪迴城的席位,此舉更是引起周遭的人忍不住低聲議論起來。

  見時辰差不多了,周澤楷朝江波濤點了點頭,後者立刻明白自家少主的意思,擺手招來待在角落待命的下人,讓他去裡頭請來因為年事已高、所以稍早出來打過一圈招呼之後又暫時回房歇息的幾位長老。


 

  馮憲君是武林盟裡資歷最老、名望也最深厚的長老,其他幾位長老多半也是以他馬首是瞻。

  這回的武林盟大會召開,其一是他的意思,其二是輪迴城派人轉述周澤楷的幾句話、也是這個意思,其他長老原先不是很明白這其中的曲折,但情勢經過變化以及幾番思量,他們也沒考慮多久、也就同意了。

  因為先前他們覺得嘉世莊領頭圍剿魔教是江湖恩怨,雖然打著武林盟的名義,但師出有名且武林盟本就含括所有正道門派,這些年下來本就與魔教不合,也就未多加干涉。不過之後卻引得朝廷發兵干涉,這個問題可就大了……要是有個萬一、引起江湖和朝堂對立,稍有不慎就是滅頂之災。

  慈眉善目、溫和可親一直都是馮憲君給人的感覺,對於年少傑出的後輩更是親近,好比從前的葉秋、現在的周澤楷,不過眼下的他臉上雖然還是帶著笑,但看起來眉頭緊鎖、似乎有什麼煩心事讓他連掩飾都掩飾不了。

  事關重大,又是即將面對,馮憲君這會兒心裡的確那個愁啊!


  葉秋那事的消息一傳來,馮憲君震驚得連珍藏寶貝多年的筆洗都給摔壞了,但他沒想到這還不是唯一的一件事──打從藍雨閣、微草堂、百花谷三家秘密給他捎了消息之後,他就再也沒睡過一次安穩覺了。

  他不敢相信這件事是真的、但證據又血淋淋地攤在眼前,那三家及後來也派人過來的輪迴城都不可能、也沒有理由會誣陷嘉世莊……無論真相為何,武林盟大會都勢在必行,哪怕在之後武林盟將會因為這事而顏面掃地。

  若是真的,就可憐了葉秋,就這樣沒了……可憐那個昔日站在頂峰、意氣風發的武林第一人……

 


  「馮老,一段時日沒見,怎麼您老人家氣色看起來不太好啊?」慵懶而熟悉的嗓音,帶著笑意傳了過來。

  原本專注於思緒、沒注意已經走到大廳的馮憲君,聽到這聲音立刻驚醒,望向來人的神情是那麼樣的震驚──


  「葉秋!」






                        TBC.


劇情流的技能點大概只有0.5(點滿大概要100點),還有好長的路要走(角落蹲

壞了半個月多的電腦還是沒有脫離病房,極度躁鬱(炸


喔對惹對惹,母親節快樂!!

评论(11)
热度(56)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