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16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兩個蹲點的護衛走了,葉修原本打算繼續出賣些武林極機密小道八卦給周澤楷聽,只是他才想重新起話頭時,卻發現坐在身旁的小年輕,正抬頭望向正前方的後院圍牆、若有所思貌。

  於是,到嘴邊的話就硬生生地變了,「小周,怎麼了?」

  「……無事。」周澤楷頓了一會兒才回答,不過卻在說完這兩個字之後,拉著凳子坐離葉修更近了。


  葉修對他突如其來的舉動覺得有些困惑,雖然沒有功力在身,但心思敏銳的他很快就把周澤楷的反應想在一塊兒,瞬間有了結論──圍牆之後,肯定有什麼讓小周起了戒心。


  果真,在周澤楷故作不動聲色地端起茶杯要喝時,竟有兩名持刀的蒙面男子越過圍牆、飛身進來,眼神齊齊瞪視葉修、幾乎是一踩上後院泥地上就緊緊地鎖住他不放,銳利而凶狠。


  「姓葉的,納命來──!!」

  兩人極有默契,低吼之後便同時舉刀,腳下飛快地衝向葉修。


  周澤楷在兩人舉刀的瞬間就想出手,但葉修暗地裡踢了他一腳,再加上心裡的疑惑與蘇沐秋初見時的那一招,於是隨手拿了兩個瓜子,只用了一成內力地拋射出去──正好將那兩柄直晃銀光的刀給截半折斷。

  那兩人立刻停下腳步、愣在當場,下意識轉頭去看那斷得整齊乾脆又漂亮的一截刀身,深深地插進背後的泥地裡。


  「操!!!!!!!!」其中一人又驚又怒地吼了一嗓子。

  另一人則是惱羞成怒地扯下臉上的黑巾,扔在地上忿忿地跳腳罵道:「老葉你個不要臉的!還找代打可不可恥?!」


  「只敢翻牆不敢走大門的宵小之輩,還敢跟哥談可不可恥?」葉修一臉鄙夷的看著他們。

  「我去!都是老魏出的主意,這筆算他頭上。」已露出真面目的那人,立馬將責任撇得一乾二淨。

  「看你這個撇清速度就知道你的下限大概這輩子都找不回來了。」葉修果斷評論道。

  「扯蛋吧你,你個最沒下限的人還跟人家說下限?下限這兩個字都哭了你知道嗎?」跟著扯下布巾的男人露出底下那張有著連鬚鬍子的臉,不齒地說著。

  「唷,不錯嘛老魏,這麼久沒見還知道繞口令了?敢情這些日子是到書院裡去蹲牆角陶冶你那粗魯不已的身心靈去了?」

  「葉秋你大爺的!我這般高尚的品行人格豈容得了你個無恥之輩這般汙衊?!」

  「……老魏,快別說了,我都要吐了。」

  「就是就是!小周,快幫哥拿個盆來。」


 

  在周澤楷目瞪口呆之下,這三人先是胡亂閒扯一番之後,葉修才幫他們互相介紹。


  比較年輕的那個人叫做方銳,周澤楷以前曾經聽過他,據說他原先是呼嘯門掌門師弟的一名徒弟,反應靈敏又聰明,在師兄弟的排名地位挺前頭的,只是後來內部發生一些變故,掌門急病猝逝,原本應該接任掌門的大師兄卻突然遠走北方,聽說參軍去了,最後接任的確是排名較後面、但據說天賦極佳的一名師弟。

  與自己最為親厚的師兄一走,不久後方銳也離開呼嘯門,不過他師父給他在呼嘯門除了名帖,師徒的名份倒是還在,因此在外人眼裡就覺得微妙了,只是畢竟是人家的家務事,也不好多說什麼。


  有著鬍子的男人名為魏琛,與藍雨閣的祖師爺有份師徒淵源,雖然後來沒有留下來,但之後的小輩、就算是喻文州和黃少天這樣在位置上的,對於這位無名但有實的師叔也是頗為敬重的,據說魏琛私底下也幫襯過藍雨閣不少,所以關係應該還算不錯的。

  綜觀來說,這兩人近幾年在江湖上行事雖然不高調,但還是有些名聲在,屬於比較隨心自由的「遊俠」般的人物。

  只是聽葉修介紹時才知道,原來這兩人也入了魔教,而且現在的位階還是掌事長老底下的四名堂主中的兩位……這讓周澤楷著實驚訝不已。


 

  彼此介紹完畢之後,方銳和魏琛自來熟的跑到葉修指了指的屋裡搬了凳子出來,四個人便圍著桌子坐了下來。

  「我說老葉,你這小日子過得挺滋潤的,外面亂成一團,你倒是好,躲在這小院裡悠悠哉哉地喝茶嗑瓜子啊!」方銳跟著抓了一把瓜子開始嗑了起來。

  「看你這副閒適樣,找我們回來不會是避風頭的日子太乏味所以拿人尋開心吧?」魏琛不得不懷疑葉修從來沒有節操二字的人品。

  「怎麼會?哥是那種人嗎?」葉修的表情特別嚴肅正經。

  「你不是那種人嗎?」「怎麼會不是?」方銳和魏琛一副『您老可別這麼謙虛』的模樣。

  「唉,哥這也算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小周你看看他們……都這樣欺負我。」葉修委屈的身旁的人哭訴,樣子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前輩,有我。」雖然知道葉修是故意擺這副姿態,但周澤楷倒是挺高興的,因為這等於是前輩在向他撒嬌似的,所以即使知道對於眼前這兩位──其中一人算是平輩、但另一人還是前輩,而且都沒什麼交情可言,他還是以譴責的目光看向他們。


  「想不到這麼久沒見,老葉你還是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方銳面無表情的說著,似乎已經看習慣葉修這番做派。

  「有正事還是快點說說吧,不然老夫可要喊人拿個盆來了。」魏琛一臉忍著噁心才沒吐出來的模樣。

  「也行,講完你們就趕緊滾,省得影響我吃晚飯的時間。」葉修點點頭。

  「臥槽!我們千里迢迢跑來你連飯都沒請一頓,你好意思?!」方銳拍桌罵了句。

  「我請你吃瓜子了啊。」葉修理所當然地說著,又指了指正自己倒茶喝的魏琛,「也請老魏喝茶了啊。」

  魏琛一聽,有股衝動想拿手裡的茶杯砸過去,但是又看到旁邊的周澤楷那副護犢心切樣,還是咬咬牙、當作沒聽到,繼續喝他的茶。


  「你還是說正事吧。」方銳已經開始質疑自己回來的這趟到底對還不對了。

  「嗯,第一件事……」葉修停頓了下,似乎在想著措辭,「我其實叫葉修,葉秋是我孿生弟弟。」

  「……蛤?」方銳和魏琛都是一臉『你剛剛喝的不是茶,是酒吧?』的表情。


  於是,葉修又無奈地把當年那個將笨老弟下藥的往事簡單的又說了一遍,讓方、魏兩人都有連自己的親弟弟都下得了手、那不管這沒下限的用什麼手段對付他們,都不用太驚訝的感想。

  而方銳這邊又多了一份心思,因為他想起了不久前在官道上看到那名跟老葉長得一模一樣的青年,又隨口問了幾句、確定正牌的葉秋確實才剛離開蕭山鎮沒幾天,更是肯定了這點。


  至於葉修和魔教的淵源就不用解釋了,因為這部分在這兩人先後加入魔教時就已經說過了……方銳和魏琛是葉修給蘇沐秋找的幫手。

  在當年那場中毒意外之後,表面上蘇沐秋這人是死了,但實則是換了一個名字又重回魔教、持的還是長老掌令,葉修怕他又吃了虧,於是想辦法引薦兩個人進去,於是方銳和魏琛就這樣一半是自願、一半被拐騙地進去了。

  接下來就剩陶軒的事情還有武林盟大會的事要解釋,不過因為早前跟周澤楷說過一次,葉修這會兒也差不多是照著說一遍,也沒花費多少時間。



  「……不得不說,老葉,你這次栽得可真夠水準的。」好不容易得了機會,方銳立刻嘲諷一句。

  「好說好說,不過也就只有哥在那種圍殺之下可以逃出生天了。」葉修不疾不徐地接了話,還很得意的自誇一把。

  「吹吧你!弄到只能偷偷摸摸地躲在這裡養傷,一養還不止大半個月,你還有真有臉說啊,葉‧莊‧主。」魏琛跟著回敬一句。

  接著又是唇槍舌戰了好一會兒,正事的話題才得以繼續。


  「所以叫我們回來是等著參加武林盟大會?可那群老傢伙老古板會這麼輕易同意我們參與嗎?」方銳問。

  「有小周在,你們就放心等著吧。」葉修信心滿滿地回答,眼眸含笑地望了望身旁的人。

  周澤楷點點頭,以非常肯定確切的語氣道:「最多七日。」

  「哥知道小周就是能幹。」葉修笑嗬嗬地說著,還伸手拍了兩下小年輕的肩膀。

  得了讚美,周澤楷也高興,看著前輩就是滿心歡喜的笑意。


 

  方銳和魏琛一時也摸不清他們如此自信的底氣到底是從哪兒來的,不過既然都這麼說了,也沒什麼事,乾脆就留下來等消息。


  一會兒後,陳果和唐柔碰巧進到後院時,被突然冒出來的兩人給嚇了一跳,不過方、魏兩人一見倆姑娘,立刻氣憤地拍桌大罵葉修這不要臉的!養傷還有這麼漂亮的美人陪!總之就口無遮攔地嚷嚷起來。

  「哎,你們怎麼不說,哥身邊還有小周這絕世美色伺候?」葉修一臉炫耀的囂張模樣。


  於是,三個人再度互掐起來,二對一,葉修絲毫不落下風,遊刃有餘得很。

  不過,有些姑娘家可是不好惹的,對於某些渾話,唐柔還一笑置之、沒當一回事,但陳果可就沒這麼好說話了──兩位大俠差點就被拿著掃帚給打出茶樓了。

 



  雖然得罪了老闆娘,但最後方銳和魏琛還是在茶樓住了下來。

  在那之後幾天裡,茶樓後院熱鬧非凡,就連包子、喬一帆、羅輯、安文逸幾個跑堂小夥子也跟他們漸漸混熟,幾位大俠閒著沒事也會指定這些小輩幾招拳腳招式,意外發現這幾個年輕苗子潛力倒也不錯,領悟力也好,幾個「師父」也樂在其中。

 


  正如周澤楷信誓旦旦所說。

  在第七天,江波濤的信送到了茶樓,告知武林盟大會即將召開一事。


 

  輪迴城、藍雨閣、百花谷、微草堂、嘉世莊、呼嘯門、雷霆會、虛空寨……等正道各門各派,都先後收到了武林帖。

  除此之外,武林帖也送往蕭山頂上,交到了剛回到教中的長老手上。

  消息一傳開,掀起江湖千層浪。


 

  正道與魔教之爭,在朝廷干涉下,硬是消停下來。

  但武林盟大會,可謂正面交鋒──會是先禮後兵?還是平心和談?

  全看這場江湖盛會。





                        TBC.



昨天睡前想著葉神這個月就生日了,生賀要寫些什麼,

結果想著想著就睡不著了(到底

最後還是聽到雞啼聲才睡著的(我明明住在城市裡啊怎麼會有雞啼


因應5月底正好是ICE場,有想弄個生賀無料不過大家介意無料要查證件嗎(被小精靈揍


评论(6)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