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12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嘉世莊?」剛剛沒聽到這段,周澤楷困惑地提問。

  「你問後來怎麼會進了嘉世莊嗎?」葉修淡淡一笑,道:「我們師父其實也沒有逼我倆一定要進魔教,只要有個人接手去處理教務別讓百年基業被搬空就好,至於正道不正道的,沒燒殺擄掠、沒泯滅人性,師父也是由著我們……那時候因緣際會認識了陶軒,覺得他也算是志同道合的朋友,所以就接受他的邀請入了嘉世莊,不過當然不可能告訴他這麼多事,蘇沐秋沒跟著進去,因為他那時候已經接了魔教長老,經常忙得團團轉,沐橙只好跟著我,好比跟著他那兄長東奔西跑……」

  「你還說!要不是你把事情全推給我我犯得著這麼累嗎?!」奪妹之仇不可忘,蘇沐秋每每想起來都一肚子火,「大師父把教主令傳給你了,你放著好端端的逍遙教主不當跑去嘉世莊,結果連小命都差點玩丟了你看看你!!」

  「……別光說我,也不想想誰當年先中毒險些就要再等十八年看看能不能當好漢了,想想沐橙那時候哭得梨花帶雨、肝腸寸斷。」葉修慢悠悠地將問題給打了回去。


  先別管剛剛聽到的「教主令」,周澤楷立刻就想到剛來到蕭山鎮時,在茶樓聽到的傳聞──『從嘉世莊走漏出來的消息,說蘇沐秋當年不是生病,是中毒,而且是死於魔教的獨門奇毒……』

  神匠蘇沐秋當時英年早逝的消息傳遍武林,但死因一直沒有人知道,有人說他是病死、也有人說他是死於江湖仇殺、更有人說是求鍛神兵不得才憤而動手、甚至還有人說是因為有武林名門之子欲求娶蘇沐橙遭拒而對其痛下殺手……什麼緣由都有,但始終沒人知道真相。

  而今聽起來,中毒是確有其事,但具體是什麼恐怕也只有這兩個人才知道,於是周澤楷默不作聲地繼續聽下去。


  「我還以為魔教個個都只想當甩手掌櫃,沒想到還真的有人癡心妄想著獨攬大權……拉拔到這種叛徒上位,我也是看走眼了,活該我中暗算,只是可憐我家小橙……」一想到寶貝妹妹那時候哭成淚人兒的模樣,蘇沐秋只覺得五臟六腑都糾結在一塊兒。

  「喂,也不想想當年誰可是差點跑斷氣的,你怎麼不可憐可憐誤交損友的我?」葉修瞥了他一眼,道:「要不是我果斷連夜扛著你去微草堂找大眼先吊住你一口氣,又趕赴關外找師父他們拿解藥,估計現在只能清明時候見了。」清明時節雨紛紛,故友上香掃掃墳。

  「……那真是感謝您的救命之恩啊葉大俠,大恩大德小的沒齒難忘。」想起這人當時為自己連著幾日不眠不休的奔波,蘇沐秋也不好回嘴,順勢接著話頭,「不過當時果然還是太年輕氣盛,不應該直接把人處理掉……要是細心一點順藤摸瓜抓到後面個大的,也不會給陶軒勾結魔教叛逆的機會。」

  「陶軒要是一心想如此的話不管你處置幾個,他遲早也都會勾上的。」葉修神情格外淡漠地說著,「多少年了……你中毒『死』的時候我還沒有懷疑他,直到無意間發現他和那個人暗地裡的接觸,嗬嗬……要不是我倆的師父身分在,我們對魔教中人都有一定的認識,恐怕我到現在也會被他瞞在鼓裡。」


  原來蘇沐秋在當年「死」前已經入了魔教,估計因為是他太年輕、魔教內部也是混亂的,其中有人對這突然進門卻能掌權的青年起了殺心也不是太奇怪,不過江湖這些年來從未聽聞蘇沐秋跟魔教有什麼關係,可能一是因為他和前輩一樣、本身成名很早,「神匠」一名在此之前已廣為人知,二是他入魔教時間短、而教內弟子大多都不屑與武林為伍,消息沒傳出來也是正常的,而這麼多年過去大概也沒多少人知曉神匠的這段往事與「死因」。

  已經有了大略的思緒,但周澤楷還是想要了解得更明確些,所以他只好開口,問道:「魔教,叛逆?」

  「嗯。」雖然和蘇沐秋你一言我一句的、已經把傳出去會讓江湖震上一震的秘辛給說得差不多了,但葉修本來就是要讓他知曉的,所以也不藏私地說得更仔細些,「蘇沐秋當年中毒是因為魔教有叛徒,那時候就處理掉了,不過後來這幾年我陸續找到陶軒勾結魔教叛逆的證據,估計當年中毒的事情背後還有人……本來我已經收集了不少證據,這幾個月裡也陸陸續續暗中送出去,還沒商量好該怎麼處理這事兒,千算萬算也沒想到陶軒會在中秋前夕就對我下手,邱非在我出門前跑來說要喝一杯,結果喝了馬上出事,最後還沒送出去那一部分的證據成了他誣陷我的『鐵證』,至於那幾名死了的弟子……他們當時是想掩護我走的,沒想到還是連累無辜。」

  「邱非知道?」周澤楷知道他在嘉世莊唯一正式收的徒弟就只有這個人。

  「他……」葉修淡淡一笑,有著幾分澀然,「他端來的酒水沒問題,但我的杯子抹了化功散,他自個兒的抹了迷藥,我想他應該是不知情的,但事發後陶軒跟他說了什麼、他又信了幾分,我就沒把握了。」


  「先別說這個了,再不抓緊時間天都要亮了。」蘇沐秋知道他心底的感慨,還是忍不住插話轉走注意,當然要把握時間把事情談妥也是當務之急,「這一趟出門我故意讓他們覺得我大概幾個月會不見人影,而且去的又是高山峻嶺,收不到外邊的消息,估計是這樣那叛徒就敢讓陶軒對你下手,這會兒提前回來還沒人知曉,可以殺他個措手不及。」

  「你就算現在立刻回去把他宰了,山下武林盟的人馬也都還在,無濟於事。」葉修涼絲絲地說。

  「證據,下落?」周澤楷突然出聲,簡短表示:「武林盟大會。」

  「嗬嗬,不愧是小周,跟哥想到一塊兒去了。」葉修彎起唇角,真心有著笑意,還滿是欣慰地拍拍周澤楷的肩膀,道:「大部分的證據,我分成幾次,陸續給了大眼、樂樂還有少天他們,我一出事,他們應該就商量著去找老馮了。」老馮名叫馮憲君,是武林盟資歷最深的長老,也是少數有資格召開武林盟大會之人。

  一聽到那幾個人竟然有前輩給他們的證據,原本還像是被褒獎所以還笑著的周澤楷,立刻垮下臉來,眼裡有著明晃晃的委屈,可憐兮兮地盯著葉修看。


  「怎麼突然不開心了?」小年輕的情緒轉變太快、太明確,葉修細細想了兩回自己方才說的話就明白問題出在哪裡,像是安撫自家小孩鬧彆扭,趕緊揉著他的腦袋哄了起來,「哎,哥可是最最最~相信小周的,今夜說的這些我誰都沒提過,就只跟你說,其實我也留了一份證據打算中秋時要帶上的,想請輪迴城的少城主幫哥出點力的,沒想到被陶軒捷足先登。」


  周澤楷對陶軒的怒氣原本已經高到了一定程度,現在更是怒不可堪,今夜下來累積的殺意盡數算到陶軒的身上,要不是還有理智在,這會兒他趁夜摸進嘉世莊營地直接宰了陶軒都有可能。

  前輩被嫁禍誣陷的名聲、遭人下藥失去的武功、逼於無奈只能跳崖的決絕、傷痕累累的慘況……這其中只要稍有差池,他就再也無法見到這人──周澤楷緊握拳頭,此生殺意從未如此熾盛。

  昔日的武林擂第一人、剷除多少通緝榜惡徒、剿滅不少山寨賊窟的前輩,竟然師承魔教教主,而且還是繼任人選……這消息對周澤楷來說,不可能無動於衷、定是訝異非常。

  但是驚異過後,又如何?縱使他出身武林名門,但他並不像某些自詡正道人士那般迂腐、死死地認定正邪不兩立。


  葉修的修為、人品、行事,自身其正,由他揚名江湖以來始終不墜的聲名便可得知,除卻這回被誣陷勾結魔教而鬧得沸沸揚揚之外,在此之前無人會在背後質疑他之風骨。

  一個人的正邪在於品行,而非出身,學得一身本事照樣仗義江湖,出身魔救又何妨?況且武林來自名門卻是道貌岸然的真小人,年年不缺,隨處可見,若這還能謂之正道,那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在周澤楷的眼底和心裡深處,他看到的、注視的、憧憬的、仰慕的……始終都是葉修,只是這個人,無關其他。


  而葉修這邊,他一直觀察著周澤楷的反應──事實證明,這小年輕並沒有讓他失望,在那雙沉靜的眼底有過震驚、訝然、怒氣、殺意……但這些情緒都來自於他所說的往事、以及對陶軒的所作所為,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對他的出身、師門並未有半點猜忌,甚至防備。

  這讓他,欣喜不已……心中的快慰甚至遠不如他己身察覺,那份歡喜更是宛若清風撫過心尖那般舒暢痛快。


  另外,作為比較接近於旁聽者的蘇沐秋,則是對周澤楷有更深一層的認識、以及更高一階的評價──此人確如傳聞,見識氣度不凡,甚至更勝其名,不愧為輪迴城的少主。





                     TBC.




有錯字之後校稿的時候改,邊寫邊回頭修補BUG中(吐魂

電腦壞了送修中,最糟的情況是三個星期沒有電腦用,因為這個天窗的話我一定不會瞑目的(眼神死



评论(8)
热度(72)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