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01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開新坑所以寫前面(?

古風趴囉很多位大大都寫過了,但還是想把腦內練成的畫面寫出來。

什麼陰謀算計不太會有因為我也想不出來XD  

就單純想寫個歡樂狗血的古風故事,目標是寫出周葉兩人放閃江湖(???

因應劇情或許會有原創角色,但會盡量壓低戲份(看自己的手

大概就是這樣,有BUG隨時會修修 

新坑請多指教(鞠躬

還有篇名跟故事其實沒什麼關係(乾

   





  所謂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是非……有是非的地方、咳,應該是說不管有沒有,多半會攪出個正道魔教誓不兩立什麼的。

  雙方勢如水火,鬥得不死不休的,然後逸聞八卦滿天飛,這就是江湖眾多人士的樂趣所在了。

  反正現今風調雨順、海清河晏的,百姓豐衣足食就算天下太平,沒鬧出什麼大災大禍,偶爾惹惹事端,江湖事江湖了,頂多就是尋常人家茶餘飯後的話題了。


  而今的江湖,說平靜也不平靜,暗地裡波濤那個可洶湧的。

  近年來的幾件大事,環環相扣,話題總脫不了一個人──葉秋,嘉世莊曾經的莊主,亦是武林第一人,不過貌似要加上前任。

 


  魔教的根據地位於西南的蕭山頂上,山腳下有個頗為熱鬧的城鎮,此乃官道的必經之地,因而人來人往,可謂熱鬧。

  鎮上最大間的茶樓,經常高朋滿座,有幾個人正聊得起勁,倒是可以聽聽究竟……

 


  「欸,你們說,葉秋真的死了嗎?」

  「孤雲崖可是武林十大險地之一啊,從雲深不知處的地方跳下去那還有能命在嗎?」

  「那可難講,以他的本事,沒準說不定真活著呢。」

  「要知道,幾年前通緝榜上榜首惡徒玄九天也是被葉秋追到孤雲崖,也是跳下去的,數月後有人在三十里外的溪流中打撈到他那缺了小指的一截手骨還有兵刃,根本死無全屍。」

  「唉,如此說來真是風水輪流轉啊,當年葉秋一戰成名,沒想到最後也是折在那兒。」

  「不過好端端的怎麼搞得這般田地?雖然當年武林擂他連莊三年第一人,盟主的位置當之無愧,後來規定上場必須以真面目示人後他就不參場了,但本事還是擺在那裡,江湖誰不知他那第一人的名號還是坐實的。」

  「據傳葉秋勾結魔教已久,一日不慎被陶長老還有幾名弟子撞破,情急之下便想殺了幾人滅口,豈知接著又被首徒邱非撞見,重傷昔日愛徒後倉皇逃逸,被嘉世莊追捕,最後才有孤雲崖圍殺一事。」

  「慢著,陶軒不還活得好好的?」

  「那是他命大,幾個弟子都死了,要不是邱非來得及時,墳頭可要多上那麼一座了……事後也是陶長老撐著傷體向武林同道宣告葉秋勾結魔教,叛門反出一事,懇請大夥兒協助緝凶,以告慰無辜死者在天之靈。」

  「以葉秋的本事和聲望,勾結魔教對他沒什麼好處,這也太說不過去。」

  「哎,不然你說葉秋好端端的,怎麼會老遮著臉不讓人見?武林盟主那多麼威風的位置,何苦怕人家認出來?這估計有什麼不尋常的貓膩在……再說了,陶長老指證歷歷,還從葉秋的房裡搜出與魔教聯繫的信物和書信,其中還提及一年後的武林擂,魔教肯定正蠢蠢欲動。」

  「沒準真跟魔教有什麼關係,怕被人認出來。」

  「我還是覺得這事奇怪……」

  「哪裡奇怪?你想想看,如果這事若不是真的,邱非老早就跳出來替他師父講話了,但這都快個把月過去了,還不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嘿,這你們可就淺了,我還知道一件沒有多少人知道的祕密……當年的神匠,你們可還有印象?」

  「你說跟葉秋差不多時期橫空出世的蘇沐秋?從他手裡出來的每一件武器都是天下神兵,聽說他們是至交好友,葉秋手上那柄橫掃武林的『卻邪』就是出自他手,不過他不是老早就病死了?」

  「從嘉世莊走漏出來的消息,說蘇沐秋當年不是生病,是中毒,而且是死於魔教的獨門奇毒……依照事態來看,沒準當時葉秋就和魔教勾結,連摯友都忍心下手。」

  「這如果是真的此人也太喪心病狂。」

  「可不是?而且魔教在葉秋跳崖之後明顯多了不少挑釁動作,嘉世莊正帶頭召集同道要圍剿蕭山頂呢。」

  「怪不得最近鎮上的人好像多了起來。」

  「沒事還是躲遠點兒,好不容易才從關外回來一趟就碰上這事兒,可別鬧出什麼大亂才好。」

  「就是啊,咱們這些老百姓……」

 


  這麼長串對話下來,總結不過一句──昔日武林第一人葉秋涉嫌勾結魔教,殺人逃逸,引得嘉世莊等同道圍殺,如今生死未明,接下來嘉世莊的人籌謀殺上蕭山頂,欲一舉剷除魔教。

 

  這裡雖然是鄰近魔教山腳下的小鎮,但也位於官道,平素就人來人往的,因而茶樓裡江湖人多、平民百姓也不少,這桌的幾人在談論江湖事,鄰桌亦有之,但也有部分客人純粹在談論經商賺錢、天氣收成、鄰家長短……好不熱鬧。

  相較起來,靠近角落位置的那張坐了兩名青年的桌子,倒是安靜許多,即使如此,還是引得不少人頻頻側目。


  原因無他,若是路上碰到長得跟天仙一樣的美人,多看一眼都還嫌少的啊,同理可證,長得俊美無比的男人,也是讓人禁不住多瞧幾眼──只是姑娘眼底是欣賞愛慕,漢子的話多半還是各種羨慕忌妒恨了。

  這兩名青年,一人穿著淡青衣衫,書生打扮,溫文爾雅,唇帶淺笑,讓人有如沐春風之感;另一人,則是吸引不少注目禮的重要關鍵……玄色錦袍,高貴雅緻,面無表情,似冷漠亦似專注心思,更襯得出那精雕細琢的面容之沉靜出色。

  他們少有談話,主因在於其中一人似乎沉浸於自己的思緒裡,另一人不便打擾,但許久過後、特別是聽聞旁人高談闊論一把江湖事之後,青衫書生終究忍不住開口,道:「小周,你……還好嗎?」

  好一會兒後,玄衣青年才幾不可見地微微頷首。

  見狀,青衫書生無聲地嘆了一口氣。

  見兩人的氣度穿著定非尋常百姓,手邊也沒有兵刃、與大多粗莽的江湖人大相逕庭,旁人下的判定多半是非富即貴……這答案雖不中亦不遠矣。

  青衫書生名為江波濤,出身輪迴城,在江湖上廣為人知,於廟堂亦有不小的名聲。

  原因無他,輪迴城在起初原名輪迴門、僅是一個在江湖上頗有勢力的門派,不過百年以前朝堂動盪,異姓諸侯擁兵為亂,當時的門主忠勇仁愛,不忍百姓因戰亂而顛沛流離,自願為當時領命平亂的太子效力,經過近十年的征戰總算平定天下。

  後來太子即位論功行賞,感念輪迴門主及門下弟子忠肝義膽,將輪迴門所在的城池封賞予其,雖享有世襲封號但無實權,造就後來的輪迴城在江湖與廟堂中皆佔有一席重要之地,到了百年後的如今,過去已經有十數位英勇將領都是出身自輪迴城,倒也算為國養才。

  而另一名玄衣青年,正是輪迴城的少主周澤楷,他與江波濤從小一塊兒長大,生性較為沉默寡言,倒與江波濤挺合得來的。

 


  「別想太多,蘇姑娘那時候不是說了,那個人會沒事的嗎?」江波濤溫言勸道。

  蘇姑娘便是神匠蘇沐秋的親妹妹蘇沐橙,同樣與葉秋交好,原本也隨他一同待在嘉世莊,但事發當時她恰巧應好姊妹毓秀郡主楚雲秀的邀約往京城一聚,正好與這事兒錯開。

  依照方才那幾人的言談,若神匠蘇沐秋真是折在葉秋的手裡,怕蘇沐橙與葉秋之間不會如此……真實度可想而知。

  再者,江波濤、周澤楷……連帶其他些與葉秋一向交情甚篤、在武林上也排得上前面名號的人,並不相信葉秋真會幹出這樣的事兒來,這其中必有蹊翹。


  「……前輩,說好的。」半晌後,周澤楷才簡短回道,聽得出語氣裡的無精打采及擔憂。

  早在數個月前,周澤楷好不容易盼得到葉秋點頭,中秋答應和他一塊兒喝酒賞月,僅他二人。

  到了當天,輪迴城十里外,碧蓮湖畔芳草亭,周澤楷帶足了桂花釀及精緻小點,滿心歡喜地等待著。

  只是月上柳梢深寂夜,銀盤孤圓映隻影,直至破曉天明,露水沾濕衣袍,終究還是沒盼到那人的身影。

  反而,等到的是江波濤神情凝重的帶來嘉世莊所傳來的驚變消息。


  一聽到葉秋跳下孤雲崖,周澤楷腦海一片空白,顧不上失落,心中就只有一個念頭──往孤雲崖的方向趕去,江波濤花費好一番力氣才給勸住。

  不過他還是沒能拗得過眼下心中除了葉秋還是只有葉秋的周澤楷,勉強拉著人回城稟告城主,便風風火火地上路了。

  日夜兼程趕赴孤雲崖,除了零星湊熱鬧的江湖人之外,他們還瞧見一名特別突兀的嬌美身影──蘇沐橙,顯然也是得知消息後急忙往此處趕,也好在京城離這兒還是近得些,毓秀郡主亦派得不少心腹近衛一路護送。


  『他不可能會做這樣的事。』瞧見周澤楷,知道這名青年對於葉秋的情感,蘇沐橙臉色蒼白,還是勉強朝他微笑說道:『他也肯定會沒事的,你別太擔心。』

  結果只來得及匆忙談幾句,蘇沐橙便表示另有急事要辦,心急地帶著人離開了。





                     TBC.





评论(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