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銀色禮讚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奇幻架空向,麋鹿小周x聖誕老人葉神

◎聖誕賀文










  極北圈的神祕角落,有著一個古老而美麗的村莊,終年被銀雪所覆蓋。

  這裡的居民純樸自在,過著安樂和平的日子。

  然而,在冬天裡,是他們最忙碌的時候。

  因為十二月二十五日,是一年一度的聖誕節。

  在前一天晚上,聖誕老人必須把所有禮物送到世界各地孩子們的襪子裡。

  這裡是聖誕老人村,住著聖誕老人們,以及他們愉快的麋鹿夥伴。

 


  村莊裡是以人族和麋鹿族兩大族群所組成的,除此之外還有少數的精靈和妖精。

  顧名思義,有許多的人族少年會以成為一個優秀的聖誕老人為最大的就職目標,但這也不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必須通過在村長及幾名長老的見證之下進行的重重考驗才能正式成為一名聖誕老人。

  但即使無法成為聖誕老人,村莊裡還是有許多重要的事情──好比說調查孩子們的願望、準備及製作各式各樣的精美禮物,這些也都是神聖而必須的工作。

  麋鹿族的情形差不多也是如此,許多年輕的麋鹿會以成為聖誕老人的專屬麋鹿而感到驕傲,只是這同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能力當然是條件之一,但更重要的是,必須要有聖誕老人願意選擇你才可以。

 


  周澤楷是麋鹿族裡年輕一代的優秀青年,受到多位長老的賞識與擁護。

  甚至有人提出直接讓他跟在大長老身邊學習,無須去尋找契合的聖誕老人出外歷練。

  但是被他所拒絕了……因為,在許多年前,他心中就已經有一個極為渴望完成的願望。


  在成年以前,他希望這個願望能夠實現。

  作為成年禮、以及他將付出往後歲月的重要目標……那便是,成為某名聖誕老人的專屬麋鹿。

 


  對方曾經有過自己的專屬麋鹿,而那名族人也是非常優秀的麋鹿,只是後來因為受傷而無法繼續他的工作。

  在那之後,那名聖誕老人就沒有專屬麋鹿了,每年聖誕節時寧可損耗自己的魔力操縱雪橇,也不願意再找與自己契合的麋鹿。

 


  「葉修……」他低喃著那人的名字,手裡握著一封信件。

  他明天會去寄出這封信,詢問對方願不願意與自己見上一面。

 

  如果,能如願以償就好了……

  就算沒有,可以與對方見面,也是足以讓他惦念許久的回憶。

 


  ◆

 


  在聖誕老人當中,葉修是極少數資歷悠久、也是非常優秀的一個。

  ……雖然他發言的嘲諷度和他的能力幾乎是成完全正比,經常拉著同僚們的仇恨值。

  儘管如此,他的人緣還算不錯,不僅是在人族裡,麋鹿族還有村裡少數的精靈和妖精,都有他的人脈在。

 

  不過,在今天,他收到一封拜訪信,來自於麋鹿族的周澤楷。

  這小年輕他非常有印象,聽麋鹿族那些老傢伙們經常掛在嘴邊,也曾在村裡的重大慶典上見過他幾次。

  長得很高,模樣也挺帥氣的,頭上的鹿角更是雄赳赳氣昂昂……估計整個村裡沒有哪個麋鹿的鹿角比他的還要迷人。

  雖然沒有見過他的麋鹿型態,但是以角觀全的論點來看,肯定非常非常非常的英姿颯爽。

  印象中周澤楷的個性也挺不錯的,就是靦腆了點,但人品好得沒話說,難怪那群老頭把他當成寶似的。


  記得……他好像是今年十一月就成年的吧?

  那他,來找我的意思是……

  葉修總覺得已經能猜到對方的來意。

  ──要成為聖誕老人的專屬麋鹿,年齡限制的底線就是必須成年才可以。

 

  麋鹿族未來的北極之星啊──似乎、好像……見上一面也挺不賴的?

  將腦袋裡關於對方的資料全都翻出來思量過好幾回,葉修樂嗬嗬地笑著,然後提筆寫下了同意的回覆,並且已經開始想著當天要準備什麼茶點來招待這名主動送上門的小年輕。

 

 


  約定見面的日子很快就來到。

  葉修帶著這名害羞靦腆的帥氣麋鹿進了自家的客廳……不過他怎麼有種把人家帶進狼窩的感覺?不然這小年輕怎麼緊張成這樣?

  端上用雪莓果做成的布丁還有熱可可來招待年輕的客人之後,他才笑著開口道:「周澤楷……是吧?怎麼會想來找我?」

  「嗯……」小年輕看起來緊張到像是要被吃了一樣,坐姿端正到不能再端正了。

  「別緊張,放輕鬆點,你都是個這麼大的麋鹿了……難道還怕我吃了你不成?嗬嗬……」葉修被他的反應給逗樂了,頭一回遇到這麼有趣的小年輕,不過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他伸手拍了一下那非常緊繃的肩膀,繼續道:「好吧,先喝杯飲料冷靜一下我們再來聊聊?對了,叫你小周可以吧?」

  小年輕當然是很用力地點頭,同時可以看到他那張帥氣的臉龐似乎默默的紅了。


  「作為交換,你可以直接叫我葉修。」葉修認真地表現出身為一名資歷悠久又樂於提攜年輕新人的前輩氣度,「別光顧著喝茶,布丁也挺好吃的,上回我那笨蛋弟弟可是吃掉一大盤呢……」

  難得來了這麼一名害羞靦腆的小年輕,葉修只好主動帶起各種話題,讓他在聊天中慢慢地不那麼緊張。

  雖然周澤楷大多只是點頭或搖頭,偶爾才會冒出簡短的回應,但確實在一段時間的閒聊過後,他已經能表現出比較平常心的狀態,至少不是正襟危座了。

  「小周啊……」葉修一邊拿起茶壺往他杯子裡添加熱可可,一邊說道:「那麼,你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關於,麋鹿……」周澤楷遲疑地說著,一時之前找不到簡短精闢的詞彙表達自己完整的意思而有些焦急。


  葉修看著他的反應,認真地思考一會兒後,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你是問說,我的專屬麋鹿?」

  「嗯。」周澤楷有些戰戰兢兢的點頭,總覺得這個問題頗為唐突,希望葉修不要生氣才好。

  「喔、這個問題啊……」葉修倒也不在意被人問到這個,淡然地微笑道:「老馮、文州還有大眼他們都勸過我呢,不過哥就是懶得再找對象啊沒辦法,畢竟能匹配我這個放眼全村魔力最強的聖誕老人的麋鹿可太難找了……還是,小周你想毛遂自薦?」

  「我願意。」周澤楷立刻回應著,眼底彷彿閃爍著自信的光芒及那難以掩飾的渴望。

  「啊?」葉修倒是稍微愣了一下,這活像是答應求婚的台詞是怎麼回事?不過他也很快就反應過來,「我的條件可是很高的,小周,你就這麼有把握?」

  「什麼,條件?」周澤楷專注而認真地問著,目光灼灼,誠摯意切。

  望著他的神情,葉修真的不得不說……他確實有點被打動了──真的應該叫那廢物點心來觀摩一下什麼叫作真誠眼才是。


  「條件嘛,最重要的──當然是要哥看上眼啊,嗬嗬……」葉修輕輕地笑了起來,又道:「最最基本的評量,小周,不介意看一下你的麋鹿型態吧?」

  「好。」周澤楷點點頭,沒有半點猶豫,張望了一下四周之後,起身往庭院的方向走。

  葉修放下茶杯之後,才慢悠悠地跟著起身離開客廳。

  他走得稍微慢一些,在踏進庭院之前,一股強悍的魔力波動宛如撲天蓋地而來,連他這個心理素質槓槓的聖誕老人也不免吃驚。


  ──那、到底是……?

  不過很快的,葉修就有了答案。

 


  自家的庭院裡,被開滿的雪梅樹所圍繞的地方,佇立著高大英挺的麋鹿。

  如同月光一般聖潔美麗的銀雪毛色,以及那透著澄淨氣息的鹿角。

  這是……百年都不見得會出現的銀色禮讚,身懷著來自於傳說中雪國女神的祝福。

  擁有著比一般麋鹿族強大數倍的魔力,以及那與身俱來的高貴血統。

 

  「難怪……那幫老頭總是一副很驕傲的樣子……」葉修喃喃自語著,目光被深深地吸引,以至於忍不住伸手摸向那銀雪麋鹿的頭頂,指尖傳來那異常滑順好摸的細緻觸感。

  按理說這個舉動對於麋鹿族來說,其實不太禮貌。

  但周澤楷毫不在意,甚至他還輕輕地甩動了腦袋,彷彿在回蹭著他的揉摸。


 

  這天之後,周澤楷得到了葉修願意認真考慮的回答。

  以及有空的時候可以來一起喝個下午茶的邀約。

 


  這讓麋鹿族未來的北極之星,高興到一連幾天都掛著喜悅的微笑,成功地放倒一群愛慕者,其中不只是同族,更是橫跨人族和其餘少數族群。

 


  ◆


 

  在很多年之後,周澤楷才從葉修那裏得知他之所以不願意找尋專屬麋鹿的原因。

  因為他的魔力太強大了,到了一個稍有不慎就會失控的地步。

  那一次就是在路上遇到暴風雪,他的魔力卻因而失控,當時他的麋鹿為了保護他而受了無法完全治癒的傷勢,這讓他再也興不起尋找新搭檔的念頭。

  而見證了周澤楷的力量之後,葉修確實被他所吸引,經過一番考慮之後,點頭答應與他結下契約。

 

 


  「……葉修、葉修。」英俊的麋鹿族青年,溫柔地喚著床上熟睡的那人。

  「唔……」迷迷糊糊醒來的人族青年,揉了揉眼睛,帶著睡意道:「小周?時間到了?」

  「嗯。」麋鹿族青年體貼地用浸泡過熱水的帕子為他擦擦臉,並且為他取來衣袍、腰帶、帽子以及鞋襪,一件件的替他換上,動作輕柔且熟練無比。

  「時間過得真快,一年過去了,又得要送禮物了呢。」人族青年在對方為自己扣上腰帶的時候如此感嘆著。

  麋鹿族青年只是溫柔地看著他微笑,在最後要替他戴上帽子前,輕輕地吻上他的臉頰。

  「這麼客氣?」人族青年嗬嗬一笑,主動送上自己的嘴唇,然後再任憑對方肆意的侵入糾纏,掃掠著彼此的氣息。

  在擦槍走火之前,還保有一絲理智的麋鹿族青年強迫自己停了下來,因為他們還有任務需要完成。

  「剩下的……就等回來吧。」人族青年挑起被吻得有些紅腫的唇角一笑,還挑釁般的摸了一把他的麋鹿角。

  被挑釁的麋鹿青年眸色一暗,悄悄地記在心裡,留待回來之後再好好清算。

 



  村莊裡,聖誕老人們忙著整理他們的雪橇,然後帶著禮物,與搭檔的麋鹿一起整裝出發。

  葉修和周澤楷也是其中的一組,而且他們還是村裡眾所矚目的焦點。

  高大罕見的雪銀色麋鹿,站在他的聖誕老人旁邊,彼此親膩地互動。

 


  頸側附近的銀藍色毛皮,有著雪色的圖紋印記。

  而頸間掛著對方送的銀鈴,是那人親手製作的信物,有著獨一無二的祝福。

  這表示他是有搭檔的,只屬於一名聖誕老人的專屬麋鹿,也是他憧憬了許多年的夢。

  在現今以及往後的歲月裡,他將永遠珍惜且愛護他的美麗心願。

 


  銀色禮讚奔馳過雪色大地,清脆的響聲彷彿留下雪國女神的福音。

  這是北方最古老、最迷人的傳說。

 


  ──Merry Christmas,僅獻於你。





                      END.


聖誕快樂!!!!!!!!!

一個下午撸出來的賀文(挺


其實我只是想寫一個聖誕老人被麋鹿吃掉的故事(不對

某種程度上這大概也是人獸戀吧啊哈哈哈哈哈哈(病


好想看帥氣颯爽的麋鹿小周嚶嚶(哭ㄆ 


评论(15)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