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家長組】Amarantine -05-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家長組  #gramander

* 龍部長Graves × Newt

※ 捏造的少年時代&自我流設定有而且很多OOC可能也有請務必慎←

※ 部長假便當有+血統私設有

※ 本篇大綱來自於 記梗小段子

 ※ 刊物資訊:    請戳我





 

  當Newt總算如願踏進Graves家大門後,他並未看到任何建築物的蹤跡,目光所及的地方全是色彩絢麗的花海,一如那反覆在夜裡出現的夢境。

  有那麼一瞬間,Newt恍惚地覺得眼前的這一切又是一場虛幻卻逼近真實的夢境。

  但很快的他就察覺到與夢中完全不同的地方──他手上始終緊握的項墜突然開始散發著淡淡的銀色光點,並且慢慢地開始聚攏,往前延伸而去,彷彿指引著他該去的方向。

  而Newt順著那宛若虛線的光點走了一小段距離,就看到了一處灰石平台,而一顆種族未知的蛋就靜靜地躺在那大小適宜的弧形凹槽中。

  想起夢中的那頭真面目始終未見的龍和牠的嘶吼聲,Newt決然地將蛋帶走,而在那顆蛋落入他懷抱裡時,鳶尾花海也開始在空氣裡淡化為虛影,過沒多久眼前的這一切全數消失,回復到在他找到Graves家大門前那片淒涼的荒地。

 

  在小時候挖掘出的興趣並且在少年時期就立志要以研究奇獸作為畢生的志向,Newt在這方面研究所付出的心力和學得的知識,足以被稱作是一名淵博的優秀專家。

  但他小心翼翼地捧著那顆在Graves家得到的蛋觀察許久,遲遲想不到這顆基本上已經確定是龍──結合Graves家徽上的龍紋以及這顆蛋的外殼所有的與鳶尾花相似的紋路,再加上夢境的暗示,更是讓Newt如此確信著的這顆蛋,究竟是屬於他所知的哪個品種?

  雖然得不到解答,但Newt還是以往的學識和經驗,開始著手準備孵化這顆龍蛋。

  他在皮箱中的工作間旁邊,隔出了一個小房間,專門用來孵化這顆蛋,並且難得格外嚴肅地叮嚀過其他孩子不准對牠有任何搗蛋或惡作劇的行為。

  Newt在得到這顆龍蛋之後,生活像是又重新找到了令他振奮不已的目標,精神恢復了不少,讓皮箱裡本來很擔心Mommy而跟著無精打采的奇獸們也開始活躍起來……最明顯的必須是Niffler,再度蠢蠢欲動地想溜出皮箱大肆搜刮金閃閃的錢幣寶石,在Newt經過一間收藏不少骨董珠寶的Muggle博物館時險些就被牠得逞了。

  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再者Newt也想趁著機會繼續先前未完成的美國區域的田野調查,所以他短暫漫無目的旅程開始改往有著奇獸棲息的地方前進,並且考慮著要不要去亞利桑那州探望Frank……

  最終,Newt還是慢慢地往西南邊的方向走。

 

  昨天傍晚Newt在郊外遇到一場雨,眼看有越下越大的趨勢,幸好在十分鐘後順利來到附近的小鎮,並且得到了鎮上旅店的最後一間空房。

  在簡陋的浴室沖了個澡,將自己打理得乾淨清爽後的Newt沒有選擇房間裡那張雖然有點小但還算柔軟乾淨的床,而是在鑽到皮箱裡餵完孩子們後,扯著毛毯來到了用來孵蛋的小房間,直接在木質地板應付地睡了一夜。

  雖然地板有些硬,還再次做了相同的夢境,但Newt覺得昨晚的睡眠品質相當不錯,絲毫沒有半點睏倦或疲勞的感覺。

  Newt的指尖無意識地摩娑著始終放在身邊的項墜上的紋飾,有些戀戀不捨地回想了數回夢裡那最後一句以熟悉的嗓音說出的話語,直到木柴再度發出燃燒的聲響,他才轉而觀察著火堆裡的龍蛋一會兒並且確認無異狀之後,慢慢站起身、接著爬出了皮箱。

 

  『咚……』

  就在奇獸飼育學家的身影消失在樓梯頂端後不久,只有柴火正燃燒的小房間卻突然傳來某種像是有東西滾落到地面的奇異聲響。

  雖然是相當細微的動靜,但Demiguise的雪白身影很快就出現在小房間外。

  圓亮的眼眸閃過一瞬光芒,牠已經預見了這個空間即將發生的事──Dougal很快來到火爐旁,看著那顆不知何時竟然自己從火堆中滾下來的龍蛋,光滑的蛋殼上已經有了一道裂痕,並且在接下來的時間裡每隔幾分鐘就會不甘寂寞地轉晃著,發出喀噠聲響。

 

  正在浴室盥洗的Newt並不知道,他即將錯過小龍的破殼出生的那一刻。

  等到他換好衣服、下樓去帶了旅店供應的早餐回來時,就看到Peach有些驚慌地站在皮箱邊緣對他揮舞著根莖,發出的短促聲音似乎是在叫「Mommy快來」的呼救模樣──

 

  「Peach?發生什麼事了?」Newt連忙放下手上的食物,看著Bowtruckle比手畫腳又解說一番後,連忙把牠撈到肩膀上接著趕緊進到皮箱,「破殼了?這怎麼會呢?!」按照常理來說,至少還需要幾天的啊!

 

  離開不過十多分鐘,發生的變化卻超乎Newt想像。

  當他再度站到小房間外時,火堆裡那顆蛋早就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散落在前方木頭地板上那些不規則的碎裂蛋殼。

  那隻剛孵化出來、還帶著些黏液的黑色小龍看起來濕漉漉的,正站在那些殼的旁邊朝試圖靠近的Niffler發出喑啞的嘶吼聲,明顯排斥其他生物的靠近。

  Newt看到那些碎蛋殼在只有火光的空間裡依舊晶晶亮亮的,立刻就明白Niffler在打什麼主意──為了不讓這膽大包天的搗蛋傢伙被剛出生的小龍給咬了,他連忙將Niffler趕到外頭去,並且讓Dougal去幫忙安撫其他察覺到皮箱裡多了隻力量波動明顯不同的強大而感到躁動不安的孩子們。

  小龍緊盯著緩緩靠近的Newt,模樣看起來充滿警戒,但一直到Newt在牠身旁蹲下時,始終沒有發動攻擊。

  Newt是個極有耐心的人,對待孩子更是如此,況且這是對他而言意義特殊非凡的小龍,更是保持相同的姿勢動也不動,甚至感覺屈起的腿都蹲到開始痠痲了也不予理會,完全專注在對那剛破殼的孩子釋出純然乾淨的善意。

  從前看過無數次小龍剛被孵化出來的模樣,但Newt覺得眼前的墨色小龍是他截至目前為止看過最漂亮的……他終於忍不住朝牠伸出手,以小心試探的和緩速度。

  牠沒有閃躲也沒有反抗,最終讓Newt成功地將手放上小龍的腦袋,這讓他不禁露出了愉悅的微笑,心裡有一股滿足感油然而生,連不久之後,小龍偏過頭、突然張嘴用尖尖的長牙咬住他的手指時,也改變不了他的好心情。

  況且那力道根本不痛不癢,像極了平時其他孩子向他撒嬌時會有的舉動。

  半咬半含持續了一會兒,小龍終於鬆開了嘴,改而向Newt伸出小小的爪子……不是抓,而是勾住他的手指,蹭了又蹭,原本的小心警戒早在這些動作中逐漸消散,轉而對這名人類展現了明顯的好奇和好感,甚至是親近之意。

  這讓Newt高興極了,本來就柔和的目光更染上了幾分笑意,心中彷彿正流淌著暖流,像是在嚴寒的冬天裡喝了熱飲,整個人都暖呼呼的舒服,頓時澎湃起來的情感讓他將藏在內心已經很久很久的名字說了出來──

 

  「就叫你Percy,好不好?」

 

  這個明明早已被允許呼喊的親暱名字,Newt在心裡默默喊過無數次,但到了本人面前卻始終提不起勇氣喊出口。

  小龍眨了眨那雙燦亮的眼睛,而後發出了聽起來是愉快接受的嘶吼聲,像是對這個名字再滿意不過了。

 

  然而,當Newt接下來想將Percy小龍抱起來時,牠突然又擺出了充滿攻擊性的警戒姿態,

瞪著主人的左肩的同時還不忘發出憤怒的低吼,要不是Newt確信這孩子對自己不會有敵意,他都有下一秒就會被咬住咽喉的錯覺……

  一陣細微的窸窣聲響起,聲音的來源是自己的左邊衣領,Newt總算明白牠不滿的對象是誰了──Peach還扒著他的領口不放呢。

 

  「Percy、Percy……冷靜下來,這是Peach,也是你的家人,大家和平相處好嗎?乖、聽話──」Newt試著消除小龍的戒心,但這句話才說到一半,牠就猛然打了個帶著點點火星的噴嚏。

  緊接著,Percy小龍氣勢洶洶地朝露出半截身體的Peach張嘴一吼──雖然還不能噴出火球,但一絲火苗就這麼竄了出來,差不到五公分的距離就會燒到Bowtruckle頭頂的葉子上。

 

  Peach嚇壞了!

  飽受驚嚇的結果是根本顧不得自己的分離焦慮症,驚慌地從Mommy的肩膀上跑了下去,跌跌撞撞地往外面奔逃,像是跑慢一點就會被燒成焦炭般的害怕。

  「Peach…Peach……等等,別亂跑!」Newt轉身要攔住牠,卻沒想到那平常總是黏人的小東西這會兒溜得挺快的,在他反應過來要出手撈回來的時候,那綠油油的小影子已經跑出了Newt伸手可及的距離,直接跑出了小房間。

 

  「…………」無言了一會兒,Newt只好回頭看了一下造成這般結果的罪魁禍首。

  只見那隻墨色小龍重重地噴了一記鼻息,像是對於這樣的結果十分滿意。

  而後牠充分展現了自己格外豐沛的活力,開始嘗試擺動自己現在還被些許的黏液給糊著的小翅膀。

  Newt原本還有幾分想說教的心思,但看到Percy小龍這麼活潑朝氣的樣子,很快就被打消了念頭,注意力轉而認真盯著牠跌跌撞撞又搖搖晃晃的預備起飛的模樣。

 

  不久之後,墨色的小身影以不怎麼熟練的飛行技巧左搖右晃地慢慢飛到了半空中,緊接著在自家主人的腦袋上著陸。

  Newt無奈的笑容中,終歸掩不著對牠滿滿的喜愛和驕傲。

 



                   TBC.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