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家長組】Amarantine -04-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家長組  #gramander

* 龍部長Graves × Newt

※ 捏造的少年時代&自我流設定有而且很多OOC可能也有請務必慎←

※ 部長假便當有+血統私設有

※ 本篇大綱來自於 記梗小段子

 ※ 刊物資訊:   請戳我





 

  又一次站在紐約港口,Newt的心情比先前複雜沉悶很多。

  儘管Theseus撇下一票Auror部屬不管,只顧著專注陪在自己身邊、說些輕鬆詼諧的話題試圖轉移他舊地重遊的感傷,還是心中的低落仍是免不了的。

  「Artemis,真的不再多等幾天嗎?我保證會用最快、最高的速度和效率與MACUSA的人交涉,等事情處理好了,我再陪你──」

  「Theseus,我一個人不會有事的。」Newt果決地打斷兄長的話,神情很是無奈。

  「可是紐約現在已經不安全了啊!前陣子才發生那麼嚴重的事件,你差點就被MACUSA執行死刑了,要不是Artemis聰明機智,哥哥恐怕已經見不到你了!唉,你去了這麼多地方都平安無事,結果來到紐約這個我以為很安全的城市卻險些無辜送命……」Theseus像是想起來就後怕的擔憂模樣,搭著弟弟的肩膀繼續叨唸著,全然無視旁邊前來接待的MACUSA代表職員們越來越尷尬的臉色。

  深知兄長的性格,從小到大那些曾經欺負過自己的人沒有不被報復過的──Newt知道雖然先前不提,但肯定非常介意MACUSA將自己關押判刑的事,難得親自來一趟紐約,要Theseus絲毫不追究恐怕是不可能的。

  不可否認的,Newt確實是在那次的事件裡受到了傷害,不單單是險些被處以死刑,而是來自於突然知曉Graves的噩耗……一想到這裡,他就一點勸阻兄長的心情也沒有了。

  於是,英美兩國的Auror和職員們,就這樣看著英國的戰爭英雄將弟控的本質發揮得淋漓盡致,在同一席話重複了至少兩次的叮嚀之後,才依依不捨地與他的寶貝弟弟道別。

  代表MACUSA前來迎接的幾名巫師總算是鬆了一口氣,看著離開弟弟後神情、姿態與氣場頓時截然不同的Theseus,逐漸感受到這個男人被稱作「戰爭英雄」的原因──確實,氣勢和威壓與他們已故的安全部部長同樣強大,可惜了、他們的Graves部長……

  他們心裡不約而同地帶上幾分感慨,表面還是維持得體的禮儀,客氣地接待了Theseus一行人,過沒多久雙方人馬就踏進了總部大門。

  但他們很快就會意識到,方才那口氣還是鬆的太早。

  整個MACUSA上下、不分部門職責的絕大部分職員,即將親身體驗了一回「戰爭英雄」的威名究竟從何而來,並且為此在心裡齊聲咆哮──

 

  『不怕受害者家屬找上門,就怕受害者家屬是戀弟成狂的戰爭英雄啊!』

 

  而在與兄長道別後的Newt,自然是不會知道MACUSA總部因為他的緣故正處於風暴來臨前的極度詭譎的寧靜。

  此時的他,懷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以及一絲的極度渴求的冀望,準備前往Graves家族宅邸可能的所在。

  是的,可能。

  在當年戰爭結束後,Graves夫婦就將家族所有事務交給了他們唯一的獨子兼繼承人,與Scamander夫婦將責任全數交託給長子Theseus一樣,退休的他們趁著好不容易緩和下來的國際局勢,踏上了長期的愉快旅途,行蹤與歸期皆不定,久久才會記得寫信回家一次向兒子報平安。

  而在父母遠行之後,習慣節奏簡單的軍旅生活的Graves,認為自己一個人並不需要這麼優渥奢華的生活空間,再者他緊接著要投入絕大部分的心力在MACUSA的新職務和工作上,每天回家除了短暫的休息之外大概也沒別的時間去做別的事,甚至貪圖方便最後他乾脆在紐約市區租了公寓,為了不引起額外的麻煩就將暫時無人居住的家族宅邸直接封閉起來。

  這使得在許久之後,當Theseus總算與歷劫歸來的老友碰上面時,不免針對這件事狠狠地嘲諷一番──當初要不是Percival嫌麻煩又貪圖方便選擇另租公寓,而是住在家族宅邸的話,憑著Graves家的底蘊還有古老的防衛機制,估計Percival不會「死」得那麼壯烈……當然這是後話了。

  因為宅邸被封閉起來,正確的所在位置只有Graves本來知曉,作為從前的戰友兼關係不錯的好友,Theseus最多也只能推測出幾個可能的地方,而Newt收到的由Picquery轉交的那封Graves來不及寄出的信,內容也只是一如往常的問候及再次邀請他前往紐約,並沒有留下任何關於銀質項墜的隻字片語。

 

  隨著記錄著那些可能地點的羊皮紙上被劃掉的地名越來越多時,Newt雖然感到有些挫敗,但他並未因此而沮喪,反倒是越來越堅信著那渺茫的希望,存在於至今仍隱密地被封閉的宅邸中,靜靜等待著他去發現。

  興許是重新踏上美國土地後越來越頻繁出現的相同夢境給他的鼓舞,也興許是向來敏銳的直覺在他稍微脫離極度低落的情緒後總算是有了符合自身迫切渴望的感應……無論如何,內心存在著這股希冀的力量,讓他繼續朝著剩下的可能地點確認。

  在尋找的過程中,Newt總會忍不住猜想著到底那座被封閉已久的Graves家宅邸會藏著什麼樣的秘密?

  最美好的想像,莫過於是當他終於找到宅邸的大門時,很快就見到留給他項墜的人從屋裡走出,並且帶著如往常般熟悉溫和的笑容迎接他──不過這個畫面很快就被Newt甩出了腦海,即使他願意相信仁慈的Merlin聆聽到他的願望並且賜予轉機,但他也明白過於貪心的人註定是什麼也得不到……所以Newt願意在那之後付出任何的代價和時間,只要能求得那麼一點契機。

 

  然而,在Newt來到了最後一個可能地點並且總算成功找到了被封閉起來的Graves家宅邸時,他所得到的「契機」卻是完全超乎他的想像──他得到了相當符合奇獸飼育學家身份的事物……一顆蛋。

 

  ■

 

  獨自一人走在陌生卻又有幾分似曾相識的林中小徑,水色薄霧迷濛了空氣,同時也將前方的景色隱去。

  這條路長得彷彿沒有盡頭,但Newt仍舊堅定不移地走著,為著心中此時此刻唯一執著的念頭──向前走,並且找到……一定要找到、必須要找到才行!

  此時的他並不知道自己內心莫名執著的那股信念究竟是從何而來,也不知道自己想找的是什麼,但這些都不影響他繼續前行的堅定決心。

  直到來到一個突然出現的岔路前,他才有些遲疑的停下腳步。

  只是這樣的猶豫也並未持續太久,Demiguise的小巧身影出現在其中一條岔路上……那雙憂傷的眼眸柔和地望著他,而後那雪白影子在淡化於空氣前的最後輪廓是向前快速移動的模樣──Newt想也不想,下意識的反應就是趕緊拔腿追了上去。

  「Dougal!」

  Newt追在後面急忙喊著,但急切的大喊卻像是被施展了消除聲音的咒語,只剩下微微弱弱的餘音模糊地傳進他的耳裡,甚至還沒有因為他突然劇烈跑起來而驟然加快的心跳還要清晰。

  Dougal向來是他最乖巧聽話也最不用擔心的孩子,從來就沒有搗蛋脫序的行為,所以當牠突然亂跑時自然是讓Newt格外緊張。

  這場追逐並沒有持續太久,Newt很快就跑到了像是出口的地方……他覺得前方的光線越來越明亮,迷濛的霧氣也在那燦爛的光中被驅散,顯然是只要到了那裡就會走出森林──這讓Newt更緊張了,森林外頭是全然未知的所在啊!

  然而,他沒想到這條岔路的盡頭竟然會是……一處斷崖。

  毫無預期的踩空和隨之而來的猛烈失重感,讓他險些尖叫出來,但這驚惶的情緒並沒有感受太久,他就掉進一處充滿淡雅香氣的花園裡。

  在全然未受到任何傷害的情況下,彷彿有人施展了緩衝的魔法,讓他在落地的瞬間彷彿跌進了世界上最軟綿安全的所在。

  過了一會兒,Newt才緩和情緒、逐漸從地上爬了起來,但他還只是跪在地上時,就瞧見了這一望無際的繽紛花海,全屬於同一種花卉──

  「這是……鳶尾花?」

  高貴典雅的香氣並不濃郁,即使是這麼大片的花園,隨著微風竄入鼻間的依舊是那般清淡適宜的花香,讓Newt很快就恍惚了心神,連原本要站起來的打算都暫時忘卻,全心沉溺在這瑰麗斑斕的景致裡。

  一道屬於龍的嘶吼聲突然傳來,雖然是斷斷續續的,卻是自遠而近。

  隨著那龍吼聲的靠近,不僅讓Newt回過神來,就連地面也因而微微震撼著,可見那聲音蘊含的能量。

  但Newt並不害怕,因為他很明確地體會到那一聲又一聲的嘶吼聲所表達的意義──牠在呼喚某個對象,聲音的背後更是飽含著無盡的思念和滿溢的情感。

  規律的振翅聲在龍吼聲的間隙中也逐漸清晰起來,強烈的風突然颳起,隨之而來的是大片的陰影籠罩──發出聲音的龍已經來到了上方,並且暫且停留。

  迎著強風,Newt無所畏懼的站了起來。

  只是他正要抬頭時,那龐大的身影連同威壓很快就消失無蹤。

  但緊接著,他整個人突然被往後扯落到一個溫柔的懷抱當中,熟悉的氣息隨即包圍了他,那低沉醇厚的嗓音頓時讓他有了想落淚的酸澀……

 

  「……Newt,我一直在等你──為我而來。」

 

  ■

 

  『噼啪──』

 

  Newt醒來時,火爐裡燃燒中的木柴發出了燃燒的聲響。

  他緩緩地坐了起來,蓋在身上的毛毯因而滑落到腿上,雖然他並不覺得冷,但還是下意識地離火源更近了些……

  盯著正安然待在火堆中的龍蛋,有著鳶尾花紋的光滑蛋殼映照著橘黃的火色光暈,Newt因為那再度從相同的夢境中醒來而躁動不已的心緒逐漸平緩下來。

 

  「……Graves先生。」

 

  許久之後,Newt的聲音低低的迴盪在空盪的小隔間中。

  這句從他微起的唇間溢出的輕聲呼喊,有著明顯的感懷和想念,以及他自己還未意識到的……無比眷戀。

 


                   TBC.



评论(9)
热度(28)
  1. PAPER╟彼岸╪滄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oo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