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家長組】Amarantine -02-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家長組  #gramander

* 龍部長Graves × Newt

※ 捏造的少年時代&自我流設定有而且很多OOC可能也有請務必慎←

※ 部長假便當有+血統私設有

※ 本篇大綱來自於 記梗小段子

 ※ 刊物資訊: 請戳我




 

  Newt是家中的么子,自小就乖巧安靜,受到雙親和兄長的呵護疼愛。

  就算是在活潑好動的年紀,Newt也不愛跟同齡的孩子玩耍,性格內向的他並不擅長與其他年齡相近的小孩相處,更別說是融入他們的小圈子。

  他的哥哥Theseus在親眼目睹過自家的寶貝弟弟孤伶伶地站在一群玩得十分歡快的孩子旁邊的可憐模樣、其中還有幾個小混蛋竟然還試圖欺負Newt後,氣得直接將弟弟帶回家,事後再去狠狠修理那些小混蛋一頓。

  在那之後,Theseus就一直耐心地陪伴著弟弟,無論他想出門或是只想待在家裡,再不願意讓他被旁人欺負,但在Theseus到了該上學的年紀而去了Hogwarts後,Newt也只能靜靜地待在屋裡看書、或是獨自在庭院玩耍,

  自家么子過於安靜沉悶的個性讓Scamander夫婦十分的擔憂,帶著他參與過好幾次的巫師家族間的聚會,Newt還是沒遇到能玩得來的同伴,反而越來越沉默,後來還是放暑假回家的Theseus託友人給弟弟找來了一隻AppaloosaPuffskein,才讓Newt逐漸活潑起來。

  雖然還是羞澀內向,但有了這隻溫馴又可愛的毛絨絨小寵物,吸引了鄰近的小女孩還有個性相對溫和的男孩前來圍觀,藉此有了話題,Newt也慢慢地能與同齡的孩子交流說話,即使依然沒有特別合得來的小夥伴,至少已經是不錯的改變了。

  Newt對奇獸表現出極為濃厚的興趣,並且看得出他在照顧那些奇獸時明顯比和其他孩子在一起時還要輕鬆快樂很多。

  當時的Theseus大概也沒有料到,自己一個想讓弟弟高興的舉動,間接影響了他從今往後的人生目標──成為一名奇獸飼育學方面的專家,並且立志要讓世界上的所有巫師了解這些孩子的珍貴可愛之處。

  不過,這是在更久遠之後的事了。

  總之,因為養了小寵物的關係,Newt開始願意與其他孩子接觸,在能與他和平討論小動物的情況下。

  雖然小兒子的性格還是那般害羞內向,但這樣的變化已經足以讓Scamander夫婦安心不少,他們想著只要孩子願意與其他人來往,等以後進了Hogwarts、有更多年紀相當的小巫師在,總會遇到幾個談得來的朋友,屆時大概就能有更大幅度的改善了。

 

  這一年的夏天,是Newt準備到Hogwarts就讀前的暑假。

  Scamander家在英國魔法界算是頗有歷史和背景的家族,即使現任家主原本就偏向低調的處事態度因為外界的局勢而更加收斂,但每隔一段時間總會舉辦較大的聚會,邀請世交朋友前來參加──距離上次也有幾年了,當時是Scamander家的長子入學前夕。

  而在小兒子即將入學時,Scamander夫婦為了公平起見也舉辦了一場聚會,雖然依照Newt的要求規模小了些,但當天家裡還是十分的熱鬧,除了原本關係不錯的幾個家族,還有Theseus的一些朋友。

  Percival Graves就是應邀前來的客人之一。

  除了因為Graves家與Scamander家雖然分屬兩個國家並且隔了遼闊的海洋,但這依舊擋不住祖輩延續下來的交情,而年輕一代的Percival與Theseus同年,兩人自多年前認識之後就一直維持著還算不錯的交情。

  即使這次的聚會Newt可以說是作為主角,但他還是不習慣也不喜歡這樣的場合,在剛開始與賓客們必要的招呼和問候結束後,他就趁著父母和兄長都在和客人說話時悄悄地溜了。

  夏日夜晚的星空很美,徐徐吹來的風微涼舒適,讓Newt決定暫時先在這時間沒人會來的庭院逃避現實一陣子。

  而當時還只是少年的Graves,就是在Newt正抱著Puffskein坐在草地上、仰著小臉望向夜空的時候來的。

 

  「你怎麼一個人待在這裡呢?」即使還沒成年、Graves這時比起同齡的小巫師已經沉穩許多,平常待人總是不苟言笑、淡漠疏離,如今看著孤零零地坐在草地上的男孩下意識朝自己看來的那張稚嫩臉龐看起來呆愣得可愛,純粹的眸光彷彿映入滿天星光的燦亮,卻不自覺將聲音放柔了幾分,並且有著與之閒聊的興致,「是覺得宴會太無聊嗎?」

  「沒有,不是的!」Newt連忙搖搖頭,但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什麼理由,頓時開始感到緊張而不知所措起來,「我、那個……」

  Graves其實並不擅長和孩子相處,早熟的他總覺得那些無法溝通又很容易失控的小孩好比野生的怪獸,有些甚至破壞力又驚人得可怕,吵吵鬧鬧得像是要將房子的屋頂給掀了,不過他現在看著面前的男孩卻莫名覺得他單純得無比可愛,心裡完全沒有任何一絲從前遇到比他小幾歲的孩子時的厭煩,而是反而有種看對方相當「順眼」的喜悅興味。

  這讓Graves在意識到之前,身體已經主動有了反應──他已經將手放到男孩的腦袋上,輕輕地揉了揉後又腦袋裡突然冒出了這頭微卷的頭髮摸起來比想像中還要柔軟。

  「……Graves先生?」呆愣了一會兒,Newt才以微弱的聲音遲疑的喊著。

  在這一刻以前,Newt對眼前這名少年的認知是──父親朋友的兒子、兄長的好友、和Theseus一樣優秀出色但始終給他一整冰冷淡漠很難親近的感覺……但對方現在卻做出了摸自己頭髮這麼親暱的舉動?

  同時也在這一瞬間,Newt突然莫名覺得對方給他的感覺就像是Theseus那般的溫柔親密,其中又有那麼一些截然不同的差異,但都同樣讓他感到無比的安心和親近。

  「放輕鬆,Newt,你是Theseus的兄弟,我們之間不需要這麼客氣。」Graves忍耐不住心底想與這男孩親近的衝動,態度自然是十分難得的主動親和,甚至還帶著發自內心的柔和笑意,「你可以直接喊我Percival……或者是Percy。」不過頓了一秒,他便脫口將屬於家人的親暱稱呼也說了出來,並且在接下來的時間裡絲毫不為這般衝動而感到懊悔。

  面前的少年向自己示好的善意太明顯,讓Newt顯而易見的不知所措,雖然心中因為那莫名的親切感讓原本對外人的牴觸沒那麼大了,但也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很快接受對方的親近,所以Newt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始終沒有喊出他的名字。

  Graves也不以為意,溫和地輕笑過後,不顧形象的在Newt身旁位置坐了下來,開始主動提出各種話題和男孩聊了起來。

  Newt雖然不擅長與外人相處,但本質上他還是個十分乖巧聽話的孩子,所以面對Graves以閒聊般的輕鬆語氣提出的任何問題,他都直接坦承地回答,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在這過程中被對方套去了不少的關於自己的日常習慣、偏好和一些Graves單方面覺得有趣的往事。

  等到Graves得到了足以令他感到滿意的情報量後,他才更柔和地笑了笑,話鋒一轉、指著男孩懷裡的毛絨絨小東西,問:「你很喜歡這隻Puffskein嗎?我看你一直抱著牠不放。」

  「嗯。」Newt用手來回順著小寵物的毛,側首對少年不自覺地露出了跟奇獸相處才會有的純粹笑容,道:「牠很乖、是我的朋友。」

  「怪不得Theseus當初那麼急迫,原來是要給你找個『朋友』。」Graves一副像是突然想起某件事的恍然大悟,狀似不經意地道:「那時候Theseus寫了好幾次信催促我,讓我想辦法送一隻AppaloosaPuffskein到英國來,畢竟我正好知道紐約哪裡能買得到……過程是麻煩了些,但看到你這麼喜歡牠的樣子,這一番工夫花費得非常值得呢。」

  Newt知道懷裡的小寵物是兄長拜託朋友找來的,但沒想到那位朋友竟然是眼前的這名少年,他趕緊向對方道謝,同時也因為對方的這番話而感到有些難為情,耳根悄悄地紅了起來。

  看到男孩乖巧又好似有些莫名羞澀的模樣,Graves眼底的笑意更濃切了幾分,再次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對方的腦袋。

  不幸的是,這麼溫馨輕鬆的寧靜氣氛很快就被某個過度惦記弟弟的盲目兄長給破壞了。

  「難怪四處都找不到人,Percival你這居心不良的混蛋離我的弟弟遠一點!該有多遠就離多遠!!」

  「Theseus,我跟Newt只是在進行一場相當友好的閒聊,你不用這麼緊張。」

  「我的Artemis就像天使一般天真無邪,特別需要防範像你這種人!」

  「像我──是哪種人?Newt,你覺得呢?」

  「…欸?我、那個……」

  「Artemis,別跟奇怪的人說話,快到哥哥的身邊來!」

  「管太多的兄長是會被討厭的,Theseus。」

  「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Artemis最喜歡的人就是我了。」

  「自信是好事,但太過度的話可就是讓人反感的自大了,Newt,你說是不是呢?」

  「…………」直覺告訴Newt,這種時候做個乖巧安靜的孩子才是最安全的。

  所以他就一聲不吭地待在一旁,靜靜地當個好孩子。

  不過,看著這兩人吵起來的模樣全然沒有以往的友好和諧,Newt覺得這樣的畫面讓他對兄長還有兄長的朋友有了新的認知。

 

  ──原來看起來很成熟很厲害的Theseus和Graves先生,也有這麼幼稚的一面。

 

  那場時間不長但氣氛格外好的交談雖然在Theseus出現後就斷然結束,但Graves似乎是真心想要與Newt結交。

  在Newt去Hogwarts之後,Graves每個一段時間會寫信問候他的近況,每年過節時也不忘寄禮物給他,甚至得知Newt對奇獸有很大的興趣時,還費盡心思收集了一些關於奇獸的畫冊和圖鑑給他。

  一開始Newt對於Graves的關心示好是不知所措的,但久而久之也接受了對方的善意,即使隔絕著遼闊的海洋、許久才見上那麼一面,這份交情還是一直延續下來。

  就連後來Newt想休學在家裡引起不小的風波時,得知此事的Graves還跨海寄信過來、以極為誠摯的言詞表達支持,並且鼓勵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成為第二個全心全意、大力支持Newt的人,當然第一個人是離得近、又從小把弟弟捧在掌心的Theseus。

  戰爭結束後,Newt開始了足跡遍及世界各地的田野調查之旅,課題全圍繞在奇獸周圍,因為長年流浪在外聯絡不便,與Graves的通信間隔也就更久了,一年最多兩封。

 

  ──懷抱著想給對方一個小驚喜的念頭來到紐約,他心中始終惦記的Graves先生卻已經全然不是他認識的那一位了……

 

  ■

 

  「Scamander先生,你想要吃捲餅還是派呢?」

 

  聽著那甜美的聲音,Newt從斷斷續續的回憶中驚醒,按捺著焦慮不安的心,含糊地回了一句「都可以」,然後在那名叫Jacob Kowalski的Muggle男人的擠眉弄眼示意下坐到了餐桌旁。

  在離開MACUSA總部之後,Newt逼迫自己冷靜下來,並且先去將拿錯的皮箱找回來,那名逮捕自己的女巫毫不意外的同行,最後他們帶著那個已經被Murtlap咬傷的可憐Muggle暫時先一同回到了女巫的家。

  只是屋子裡最後不止有他們三人,還有一位女巫、Tina的姊妹──QueenieGoldstein,同時也是一名極為罕見的「破心者」。

 

  Newt整理著腦海中始終混亂不已的思緒,努力想讓自己暫時不去想這些,畢竟旁邊還有一位「破心者」在,他不確定口音的問題是否真的會影響對方讀取自己的心思,但他可以肯定的是──這些事情現在不能被除了自己以外的人知道。

 

                   TBC.


评论(4)
热度(26)
  1. PAPER╟彼岸╪滄海╢ 转载了此文字  到 oop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