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家長組】Daddy and Mommy in the House -08-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家長組

*真的部長葛雷夫爹地 X 紐特媽咪

*私設&OOC可能有請務必慎←

 *CWT45新刊,本子資訊可以看 → 這裡






 

  雖然被發現的那天的後續發展超乎想像,但魁登斯還是從自己偷渡進皮箱的非法移民轉為經過認可的正式住民,並且還有道高帶著他和其他奇獸們一一打過招呼。

  儘管不是所有奇獸都能像道高這樣能夠很快就接納這個新來的小伙伴,畢竟那黑色的靈體讓一些心性較為脆弱的魔法生物出於本能的畏懼,但經過幻影猿的居中安撫,過沒多久皮箱裡的世界依然是寧靜和平……呃、大致上來說,確實是的,如果將玻璃獸再度脫逃成功還把客廳弄得一團糟的搗亂日常扣除不計的話。

  而魁登斯,也怯生生地努力融入這個孩子眾多的家庭裡,更重要的是,他終於有了媽咪──一個真正關心他、帶給他滿滿暖意的溫柔媽咪。

  或許是經年累月下來的痛苦怨恨終於獲得緩解,也或許是紐特的耐心和關愛讓魁登斯放下最後殘存的陰暗,過了一段時日後的某天早上,紐特發現原本晚上總是待在自己房間地毯角落窩著的小黑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蜷曲著身體並且陷入熟睡的男孩?

  那張稚嫩的面容和整齊的黑髮,與曾經見過的少年外貌完全相同,只是看起來年紀小了些、約莫是六、七歲的年紀……

  「魁登斯?」紐特一邊低喊,一邊用手輕輕地拍著男孩的臉頰。

  大約十幾秒後,睡得異常深沉的男孩才有逐漸轉醒的跡象,他低低輕吟後,緊閉的雙眼在眼睫輕顫後慢慢地睜開,並且充滿著茫然不解的迷糊。

  「……媽咪?」微弱聲音在安靜的房間裡格外清晰,這一聲呼喊也讓兩人同時征愣住了──作為黑色小靈體的時候,儘管有許多想說的話,但魁登斯還是沒能說出屬於人類的語言,只能藉由拖著的小黑影尾巴和身體擺晃幅度來表達情緒。

  「這真是太好了!」回過神的紐特非常欣喜,他激動地摸著那柔軟的黑髮,「魁登斯,你變回來了。」

  「我、我……」恢復人類型態的魁登斯低頭看著自己的小小的手和短短的腿,頓時陷入了莫名的恐慌,直到他的媽咪伸手將他抱入懷裡,一下又一下規律地拍摸著他的背脊,才讓那顫抖中嬌小身軀慢慢地緩和下來。

  「不用害怕,這樣的你很好,我們都很喜歡你,因為魁登斯是好孩子呢。」

  儘管已經有了這些時間的相處,紐特也明白要讓這孩子幾乎是千錘百孔的心完全癒合不是那麼快的,所以他大概猜得到一夕之間的突然變化肯定會讓魁登斯感到害怕,連忙像是從前照顧那些受到驚嚇的小奇獸般的安撫他,

  等到魁登斯已經能平靜的讓紐特牽著站起來時,外頭正好傳來了呼喊聲──因為紐特已經比平常晚了五分鐘都還未出現在餐桌旁,讓葛雷夫有些擔心的來敲門。

  當他發現房間裡那一大一小的身影時,反應也與稍早前的他們一樣。

  魁登斯連忙躲到紐特的背後,雙手緊抓著他背心後方的蝴蝶結……即使這段時間,這個男人晚上都會陪著媽咪來和他說話,但他現在還是沒有辦法那麼快就接受這個人的存在。

  雖然,媽咪說這個男人跟先前騙他的那個截然不同,是個溫柔的好人……就算媽咪說這句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臉很紅,但魁登斯還是不敢對媽咪以外的人付出完全的信任。

  「這是怎麼回事?」觀察了一會兒,葛雷夫好奇地問。

  「醒來之後我就發現魁登斯變回來了,我想,這表示他已經不會再被闇黑怨靈控制了,應該也不會再變回……」紐特的話還沒說完,就發現腰後被拉扯的力道突然一鬆,連忙轉頭一看就發現男孩消失了,一小縷的黑影沿著手臂往上飄晃到他的肩膀高度,而後又再度溜到他的背後。

  這讓紐特的喜悅瞬間被澆熄,因而有些沮喪地垂下腦袋。

  「大概是目前的情況還不穩定?」葛雷夫看了有些好笑,走過來揉著他的頭髮安慰道:「但總是個好的開始,不是嗎?」

  小黑影這時也飄到了紐特的臉側,小尾巴甩呀甩的,像是在應和一般。

  「嗯,你說的對。」看著那團小東西的精神似乎比往常還要好,在自己旁邊轉了幾圈後又跑去找還賴在枕頭上的木精,紐特也覺得是自己太操之過急。

  「時間晚了,先去用早餐吧。」葛雷夫本想將手收回,但接著又想起今天還未做的例行日常,轉而按往對方的耳朵後方,在接近唇角的地方落下一記親吻,微笑道:「早安,紐特。」

  「呃、哦……早安…波西。」冷不防被親了一下,即使已經持續好些天了,紐特還是控制不住臉上的溫度──唔,熱熱的、大概也有些紅了吧……

  好吧,儘管那一日並未得到一個確切的回答,之後更因為魁登斯的出現讓紐特的注意力分了不少給那小傢伙,但他們之間的相處還是發生了不小的改變,而且還是明確朝著葛雷夫希冀的方向……這讓他原本苦悶的心情很快就由陰轉晴。

  還是住在同個屋子裡的生活日常,只是有些互動明顯的不同,變得親密許多──例如方才這樣的早安吻,或是像揉摸、相擁或摟抱的肢體接觸,還有改口的親暱稱謂……想起一開始強迫紐特學著喊自己的名字時的情景,葛雷夫總壓抑不住唇角的笑意。

  當時還是以「紐特不願意直接稱呼名字是不是不把他當成值得交往的朋友」這般強硬的理由,迫使他的奇獸飼育學家改喊名字,而且還是經過幾次喊錯被自己「糾正」之後才逐漸習慣。

  至於糾正的過程,是葛雷夫樂得進行的方式──既然紐特喊不出口,肯定是認為他們之間的情誼還不夠深厚,他覺得自己必須更主動親近才行──這才有了只要紐特一喊錯,葛雷夫就積極主動表現自己對紐特的親近之意,以親吻他的臉頰或額頭的行為。

  雖然這些變化的絕大部分都是葛雷夫主導,但看紐特的模樣也不是排斥的,有時候甚至還能看到他自己一個人呆呆地坐著傻笑,而後還不知道想到什麼連耳朵都有些發紅,就像是隻可愛無比的軟綿小奇獸,讓人見了只想抱到懷裡來好好揉上一揉。

 

  ──即便是少了一個單詞,他們大概也跟一般交往中的戀人沒什麼區別了吧?

  這個念頭讓安全部部長的心情更是愉快不少,即使是面對出了大紕漏的部屬,也沒有讓他們感受到如北方冬天那冰天雪地般的嚴寒無情。

  但葛雷夫這種溫和寬容的處置,對早就習慣上司是嚴格無情的安全部職員來說,根本是破天荒的頭一回──茉西路易斯!這怎麼可能?!

  戰戰兢兢好些天的部屬,在忐忑許久之後才終於放下那高高懸掛的心,但也有些人開始發現了端倪……如果部長沒有任何被冒充頂替的可能,那細數這些日子以來到目前為止的異常──看起來不就像是陷入愛河的幸福得意?

  於是,「真相」終於開始在總部秘密地流傳開來,傳到早就知情的奎妮耳裡,也只是對跑來向她獻殷勤以及貢獻八卦的男同事露出了格外甜美的笑容。

 

  好的,再度回到葛雷夫部長家中。

  在這個早晨過後,魁登斯的情況似乎是一天好過一天,隨著每一個月落日出過去,他維持人形的時間越來越長,大約是一個多禮拜後,基本上就已經能自己掌握變化的狀態,憑靠著他的意識。

  這表示,魁登斯不僅是終於擊敗了潛藏在心中多年的陰暗魔鬼,心靈也開始逐漸成長……身為媽咪的紐特,當然是無比的欣慰,並且為孩子感到驕傲。

  以至於當葛雷夫這天下午提前返家的時候,看到的是他的奇獸飼育學家正用雙手將那名男孩舉得高高的,並且在放下後開心地笑著親吻他的額頭。

  「發生什麼事了嗎?」感受著屋內輕鬆歡快的氣氛,葛雷夫也跟著笑了起來,走上前去先給紐特一記親吻,「我回來了。」而後看著正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的男孩,也俯身在他額頭親了一下,就像是一家之主結束工作回到溫暖的家中的第一件事就是親吻他心愛的伴侶和孩子。

  「魁登斯已經學會自我控制變換了,真是非常棒的孩子,對吧?」紐特用力地揉著男孩的黑髮,即使揉成一團亂也不在意,還拉著他站到自己身前,一大一小同時望向葛雷夫,兩雙眼神齊齊盯著他、像是在尋求他的認同和肯定。

  「是的,表現得很好。」葛雷夫自然是順勢點了點頭,瞧他們開心不已的模樣,忍不住又提議:「好孩子就應該得到獎勵,所以……我們今晚出去慶祝吧。」

  這大概是一場說走就走的慶祝。

  葛雷夫不僅是帶他們去餐廳吃了一頓豐盛的大餐,在那之前還特地到常去的高級訂製店為紐特和小魁登斯訂做幾款適合的外出服,最後還帶著他們去劇院聽了一場音樂劇。

 

  昏黃的夜燈無聲地佇立在夜色中的街道,將晚歸的人們的身影拉得很長。

  刺骨的寒風吹著,曾經這樣幽暗冰冷的場景讓魁登斯感到惶然無助,但今晚的他卻是感覺十分溫暖,無論身體還是心靈。

  身上穿著全新的金棕色毛呢外套,右手被走在他身旁的媽咪牽在手裡,並且不時側首過來與他說話。

  在不知道是第幾次抬頭仰望那張轉過來看著自己的溫柔慈愛的笑臉,魁登斯的心裡突然有個想法。

  「魁登斯,怎麼了嗎?」紐特見男孩突然停下腳步,不禁疑惑地問。

  魁登斯沒有說話,只是朝左邊稍稍側過身,鼓起勇氣伸出左手抓住了始終走在他們斜後方默默跟隨守護的男人的右手。

  葛雷夫很快就意會過來,立刻回握住那小小的手,並且走到男孩左邊的位置,正是一家三口溫馨又完美的組合。

  「媽咪。」魁登斯仰頭對著紐特喊了一聲後,又轉頭看著葛雷夫,頓了幾秒後才下定決心,「……爹地?」

  「嗯。」葛雷夫低低應了聲,心裡的感受卻突然澎湃起來──將近三個月以來的生活即使短暫,卻讓他體會到比過去幾十年都還要豐富的情感,像是強悍卻一直孤獨奮鬥的戰士,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棲身歸處……這一切,都是遇到紐特之後。

 

  ──感謝帕拉瑟,感謝命運將這個人帶到自己的面前,並且讓自己在一次見面後就鍾情於他。

 

  這份感動同時充斥在三人之間,除了小魁登斯正低頭為自己終於有了爹地和媽咪而暗自開心不已,紐特也覺得此時此刻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

  他對於生命的熱愛投注在奇獸飼育上,甘願為牠們流浪世界各地,他是許多孩子的媽咪,但紐特從來沒有想過能為牠們找一個爹地……然而在今晚,他卻覺得能將這個位置交給這個男人──波西瓦‧葛雷夫,第一個讓紐特覺得值得這個稱謂的對象。

  權勢、地位、強大──這些都不是理由,而是紐特願意相信的是這個人竭盡所有向他展現的真摯心意。

  儘管有些難為情,紐特還是迎上男人始終注視著自己的目光,冷寒的夜風下他的臉還是微微發燙著,燦亮的灰綠眼睛掩不住那份相同的情意和喜悅。

 

  「……我願意。」

 

  遲來的答案低低的在三人之間響起,回應他的是葛雷夫在街道上不顧嚴謹了幾十年的形象,高興到像個年輕衝動的小夥子,伸出還空著的左手直接將人攬住親吻。

  此刻之後,就再也沒有什麼能將他們分開,哪怕是不久後將從海洋彼端而來的戰爭英雄。

 

  就在此時,一名夜歸的MACUSA職員碰巧直擊了這溫馨感人的畫面。

  這晚過後,某個傳言得到爆炸性的證實,以更猛烈的速度在總部流傳開來……

 

  ──號外!號外!葛雷夫部長不止確定墜入愛河,連孩子都這麼大了!

 


                          TBC.

 

CWT45真的支持大感謝Q////Q

本來是連3月翁裡的量一起印起來的結果第一天就沒了(艸)

之後會再加印一次喔!!!!

然後因為通販預購的量我錯算了(蠢),目前多了3本餘本可洽 這邊 購買!


评论(8)
热度(47)
  1. princeanly╟彼岸╪滄海╢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彼岸╪滄海╢ 转载了此文字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