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家長組】Daddy and Mommy in the House -07-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家長組

*真的部長葛雷夫爹地 X 紐特媽咪

*私設&OOC可能有請務必慎←

 *CWT45新刊,本子資訊可以看 → 這裡




 

  魁登斯其實一直都待在紐特的皮箱裡,在闇黑怨靈被正氣師們集體擊碎之後不久。

  他知道紐特肯定發現了在慌亂中逃跑的自己,雖然是極為狼狽匆忙,但他還是瞧見了對方眼底在乍見自己時的驚喜和欣慰。

  想起紐特在地鐵隧道時和另一名幫過他的女人不斷對被黑暗主宰的自己溫情的喊話,在無處可去時,魁登斯心想他可以再相信別人一次吧?就這麼一次、他想再相信這個和那些奇怪的生物說起話時都非常溫柔的男人……

  所以,他躲在旁邊觀察了一陣子,很快就趁著某次的機會,躲進了紐特很寶貝但老是關不緊的皮箱──也幸好它總是悄悄地被打開,才讓他有溜進去的契機。

  皮箱裡的奇異世界讓魁登斯感到相當新奇。

  他小心翼翼地觀察整個環境過後,最後決定躲在皮箱裡原本就存在著闇黑怨靈的那塊空間的小角落,靜靜地觀察著這裡日常的一切。

  每天,紐特都會進到皮箱中,一待就是很長的時間,除了按時餵那些奇怪的生物吃飯和替牠們整理環境,還會很認真地陪牠們玩耍、專心地傾聽牠們的聲音,以及花費心思和牠們溝通說話。

  就像是魁登斯從很久以前內心就極度渴望擁有的──一個溫柔、願意聽他說話的媽咪,哪怕只是短暫的幾分鐘,他也想被如此溫暖的抱在懷裡,溫言的被告知──魁登斯,媽咪在這裡,別怕。

  儘管曾經被那個男人狠狠騙過,魁登斯還是很渴望這樣的溫暖,即使這樣的念頭依舊存在、而且更加劇烈,但對此他卻更加絕望,還有深深的恐懼……害怕自己,必須得再承受一次以為自己快要得到了、卻只是滿滿的謊言組成的騙局。

  過沒多久,那個男人、那個欺騙他的男人……竟然還敢出現在這裡!

  再一次見到那名在陰暗的巷子裡帶給他希望卻又殘忍地將他打入更深沉黑暗的絕望中的男人,魁登斯的情緒變化是非常劇烈的,哪怕他現在只是一小縷殘存的部分,還是足以牽動不遠處那個完整的闇黑怨靈。

  但是,失控的情況終歸沒有發生。

  看著讓他感覺溫暖的人和他所憎恨的人相處的互動,以及交談的一言一語,雖然後者長得跟暗巷裡的男人完全一樣,但那人和紐特說話時的感覺卻與記憶中有著明顯的差異……跟紐特對待那些奇異生物的時候有點像、但又有些微妙的區別,唯一的共同點,大概就是……都很溫柔吧?

  不是虛假誘騙,而是在當時那個男人每次哄騙他的時候,從來沒有見過的誠摯。

  疑惑和茫然,讓魁登斯慢慢地恢復平靜,他決定再觀察一段時間。

  而後,他確實也慢慢發覺到出現在皮箱裡的男人和先前那個是完全不同的人,即使他們的外貌一模一樣。

  最大的證明,就是紐特在見到那個男人的時候,臉上的笑容看起來越來越燦爛了。

  跟當初他們在地鐵站那種強烈的敵對排斥差距非常大,所以……不是同個人吧?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如果是另一個人的話,魁登斯就放心了。

  紐特真的是個很好、像陽光一般很溫暖的人,魁登斯覺得自己好像越來越喜歡他了,哪怕他現在依舊不敢露面,只是這樣偷偷摸摸地瞧著,他也覺得很高興。

  他希望這麼美好的人,臉上的笑容可以一直都在。

  所以,當魁登斯突然發現扭特看起來很煩惱的樣子,還悶悶不樂地坐在地板上嘆氣,旁邊的奇異動物催促了至少兩次之後才去餵飯,不由得也跟著擔心起來。

  在角落焦急地原地轉圈圈轉了許久,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最後到底繞了多少個圈,最後他決定偷偷地溜出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但魁登斯萬萬沒想到,他才離開那個空間沒多久,就被其中一隻奇異的動物發現了!他記得牠的名字……紐特對著牠喊過「道高」?……不對、他被發現了啊!

  魁登斯嚇得想找陰暗的角落躲藏,但其他驚覺自己存在的動物已經跑到皮箱外把紐特給拉了進來──躲藏不了了啊啊啊!

  全無來由的巨大恐懼讓魁登斯抖了又抖,本來就一小縷的黑影看起來似乎更小團了,像是希望自己能夠這樣縮了又縮、變成無論是人還是動物都再也看不到他存在的大小才好。

  聽到紐特喊出自己的名字的時候,魁登斯還是忍不住望向對方……雖然很害怕看到他發現自己時的排斥和厭惡,像過去無數的人看到自己時一樣。

  但是,他擔憂並且預想的眼光並沒有出現,而是──那張總是相當溫和的面容露出明顯的訝異後,很快又燦爛地笑了起來。

  魁登斯在很久之後才明白紐特在短時間裡情緒轉換得如此迅速的含意──那是與本來以為再也無法見面的人重逢時的驚喜。

  極度惶恐不安的情緒,彷彿也在見到那總是能帶給他溫暖的笑容之後,慢慢地被撫平下來。

 

  ■

 

  看到魁登斯,紐特確實是驚喜萬分的。

  曾經,紐特為自己的無力感到十分憾恨──就差那麼一步的距離,他就能拯救這個可憐的少年。

  幸好,最後還是讓他看到那縷小黑影逃離地鐵站的瞬間,儘管只是匆匆一瞥,但他相信只要還有一絲存活下來的機會,就是希望。

  然而,紐特完全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能再見到魁登斯──還是在自己的皮箱裡。

  只是這份喜悅,很快就因隨後跟來的男人而冷卻不少……紐特立刻就想起了在地鐵站時,魔國會的正氣師們毫不留情地將闇黑怨靈狠狠擊碎的畫面。

  站在他旁邊的男人,正是那群正氣師的頂頭上司。

  這讓紐特越想越是擔心,默默地朝那小團黑影的方向移近了些,試圖讓自己擋在葛雷夫先生和魁登斯之間……若是真的發生衝突的話,他還能作為阻隔,爭取挽救的時間。

  葛雷夫起先還在想為什麼那一小團的黑色靈體會藏在紐特的皮箱當中,過去自己的注意力總被這裡原本就有一個完整獨立的闇黑怨靈所吸引,使得他完全沒有發現,但這小傢伙躲藏了這麼久,到底是在圖謀些什麼?該不會是對紐特有什麼不該有的壞心思──發現到危機潛藏的可能,還是攸關他的奇獸飼育學家的安全,他的心神即刻就開始專注警戒。

  然而,當葛雷夫才要將注意力移往目標時,卻發現紐特已經擋在中間。

  對上那雙有些擔憂的棕綠眼睛時,葛雷夫很快就意識到紐特此刻的想法──他在怕自己對那小傢伙下手……若是他真的這麼做的話,紐特有很大的機率會為了那小黑團跟自己動手吧?

  一想到這裡,不久前的告白還沒得到答案的安全部部長心裡覺得更加氣悶了,差點忍不住反射性就要掏出魔杖的衝動。

  詭異的沉默突然漫延在兩人之間,終究還是紐特先一步打破沉默,他的聲音不大、甚至可以說是有些氣弱,但卻是相當堅定:「葛雷夫先生,我想……他不會造成任何危險的,我保證。」

  即使內心鬱悶不已,葛雷夫還是維持面色的平靜,緩緩開口:「在你的心目中,我的形象就那麼樣的是非不分嗎?」

  「不、當然不是!我只是……只是、想起了地鐵站那時的正氣師,所以才……」紐特連忙否認和解釋,並且像是個做錯事的孩子、沮喪地垂下腦袋,但後來意識到自己的行為真的對葛雷夫先生相當失禮,又連忙抬起頭來誠懇認錯,「我很抱歉,葛雷夫先生,請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看著那張溫和的面容正經到連一絲笑意也無,葛雷夫原本就只是內心太過打擊才說出那般的話,完全沒有責怪的意思,怕紐特真的介懷,緩下情緒、將除非意外否則絕不離身的魔杖交了出來,「這樣好了……武器交給你,總該放心了吧?」

  「……欸、噢?──不!不用這樣……葛雷夫先生,你收起來就好。」紐特連忙將把魔杖遞到自己面前的那隻手推了回去。

  但葛雷夫既然拿出來了,就沒有自己收回去的道理。

  僵持了一會兒後,紐特的眼角餘光發現到躲在他斜後方的魁登斯看到魔杖之後又更加瑟縮害怕了,只得接了過來,隨即又直接塞回魔杖主人的大衣內側的暗袋裡。

  葛雷夫只感覺到手裡突然一空,接著就是大衣被人扯開,他的魔杖就這麼被對方強塞回原本的位置,在短暫的過程中因為忙亂的關係,紐特的手還是不免碰到自己,譬如側腹的位置……指腹撩蹭過的那瞬間,他突然有點後悔今天的衣服料子不該挑選這般厚度的。

  「斯卡曼德先生。」葛雷夫突然以相當嚴肅的語氣開了口。

  「……是的?」已經好一段時間沒被對方如此生疏的稱謂,紐特頓時一愣。

  「關於方才行為──我就視為你是在……挑逗我?」

  「什、什麼……?!」這般陌生又煽情的詞彙,讓紐特又是驚訝又是難為情的稍稍染上一些紅暈。

  「這個位置可不是隨隨便便能讓人碰的。」

  「不是的!我並沒有──」

  「說起來,這是你第一次這麼主動。」

  「就說了不是……」

 

  ──情況,似乎跟料想的完全不一樣?

  原本看到那個男人掏出魔杖而又驚又怕的魁登斯,這時已經躲到幻影猿的背後了,但他聽著那越來越超出他理解範圍的對話,又忍不住冒出一點黑影……他們是在吵架嗎?

  但是,魁登斯覺得一點也不像,因為從前在養母家看著其他孩子吵架時的模樣,可沒有這麼和平,眼神也絕對沒有這麼明顯的溫暖笑意。

 

  在魁登斯越來越迷糊茫然的時候,道高已經預見了未來即將發生的事。

  牠們不但有了即將上任的爹地,還多了一個新的小伙伴……媽咪會希望牠們好好照顧他的。

 

  於是,在大人們還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道高已經帶著依然怯生生的小黑影,去認識皮箱裡的其他住民。

 



                          TBC.

 

大家新年快樂恭喜發財!!!!!雖然晚了好幾天( 乾


不知道為什麼寫到這裡部長就突然變得,這麼無恥(看自己的手(乾

 




评论(4)
热度(53)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