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緋色柯】當公安不在家的時候

※赤井 x 柯南 + 安室 x 柯南,這是個三人行的故事,柯南並沒有變回新一,雷者慎←

※時間線捏造+自我流設定有OOC可能也有

 ※CWT44新刊,刊物資訊可點 →   這裡 




  最近兩天,赤井秀一的心情特別好。

  原因無他,就是他的宿敵兼犯罪夥伴的公安日前接到一個任務,必須前往北海道,少則五天長則超過七天也有可能,而且因為是極機密的行動,過程中除了他們自己人內部聯絡,對外通訊是完全斷絕的。

  也就是說,赤井秀一可以享有獨佔男孩至少五天的福利,這讓他的心情怎麼可能會不好?

  從安室透拎著行李心不甘情不願地出門開始,赤井秀一連做早餐的時候都是哼著歌的。

 

  對於柯南來說,少了一個人,雖然剛開始有那麼些許的不習慣,但在赤井秀一根本是把安室透的空缺給補上了之後,也就沒那麼明顯的感受了。

  特別是在自己看書、寫作業甚至是看電視的時候,身邊總是緊緊黏著一個男人……這才是他要開始不習慣的地方啊!

  先前兩個男人都在的時候,或許是為了在某些方面上的互相制衡,他們對待男孩的行為並沒有這麼親密;然而,在平衡暫時被打破的時候,赤井秀一當然就不會再客氣下去了。

 

  「去滑雪?」

 

  洗完澡之後,柯南拿著一本短篇小說坐在沙發上翻閱著,赤井秀一突然遞給他一個信封,裡面裝的是兩張滑雪度假村的豪華招待券,使用期限只到後天。

  這是柯南的母親有希子請人寄給赤井秀一的,說是原本想去的朋友臨時有事無法前往,但期限又快到了,為了避免浪費所以就轉贈給有希子。

  但有希子這陣子沒有回日本的安排,只好交給赤井秀一讓他帶著自己的兒子去玩……反正她也聽說了另一個人這段期間碰巧不在的消息,這樣一來也不怕引發流血衝突。

 

  「嗯,快要過期了。」赤井秀一指著招待券右下角,示意他看票券有效日期,「如果你想去的話,我們明天一早就出發?」

  「明天可不是假日啊。」柯南抬頭看了他一眼,「那你明早負責向小林老師請假。」

  「好,交給我吧。」赤井秀一揉了揉他的腦袋,「先別看書了,去收拾行李。」

  「收拾行李?」柯南愣了一下,困惑地問:「不是去滑雪而已?」而且地點不算遠,開車大概一個小時,早點出門不就行了?

  「你沒看到嗎?」赤井秀一將票券翻過來,帶著幾分調侃的笑意道:「當偵探的,觀察力衰退可不是件好事啊……」

  「囉嗦!」柯南瞪了他一眼,分明是這個男人剛剛故意引導他將注意力放在使用期限上,才讓他根本來不及去看背面的說明!

  男孩有些氣呼呼地抓起票券,仔細地看起背後的說明,這才發現這其實是包含一個晚上食宿的招待券,下榻的旅館還附有溫泉,可以說是滑雪、泡湯、渡假三種能一次享受的行程。

  看起來這個渡假村的設施似乎還不錯──柯南被引起了興趣,拿著手機上網搜尋了些相關資訊,連續翻了幾篇去過的人寫的遊記之後,對於明天的滑雪行程開始有了些期待。

  「嗯哼。」但男孩還是對著男人輕哼一聲,以表達自己對他剛剛的發言的不滿,接著直接跳下沙發,踩著拖鞋就跑了,「我去收拾行李。」

 

  看著那矮小的身影啪搭啪搭跑出客廳了,赤井秀一微微一笑,將票券收回信封裡。

  而後,也跟著上樓去收拾行李了。

 

  ──只有他與男孩的雙人旅行,就算只有兩天一夜,他也是非常期待著。

 

  ■

 

  被銀雪覆蓋的滑雪場裡,因為非假日的緣故,所以遊客並不多。

  天空蔚藍清澈,層雲翻滾,陽光依舊燦爛。

 

  為了避免被刺傷眼睛,柯南老早就戴好了隔絕紫外線的護目鏡。

  但他抱著滑雪板站在旅館門口一角,瞪著不遠處被幾名年輕女大學生包圍的某個男人,突然有種想從腰帶射出足球朝那邊狠狠一踢的衝動。

  他不知道赤井秀一是怎麼被纏上的,他只知道自己晚一步從旅館的房間出來,看到的不是那個男人站在外頭邊抽菸邊等他,而是和幾個女孩子在說話,看起來……還、挺、開、心、的、嘛!

 

  男孩瞇著眼睛盯著那幾個人一會兒,那個男人卻完全沒有將眼神移到自己這邊過。

  於是,徹底火大的他,抱著滑雪板轉身就走,決定自己滑雪去了!

 

  等到赤井秀一找到跑遠的男孩時,已經是將近一小時之後的事了。

 

  「怎麼不說一聲就自己跑到這邊來了?」赤井秀一才剛靠近就感受到男孩似乎在生氣,也不好責問他擅自跑掉,只得溫聲詢問。

  「怕打擾到你啊──」柯南帶著乖孩子般的燦爛笑容說完後,神情立刻一變,半瞇起的眼睛惡狠狠地瞪著對方,「非、常、受、歡、迎、的、赤、井、秀、一、先、生!」

  「……嗯?」赤井秀一停頓了一會兒,才意識到男孩指的是什麼,「你看到我和那幾個女人說話了?」

  「是啊,看到某人真是受歡迎呢。」

  「你誤會了……」赤井秀一神情有些無奈,卻又有幾分竊喜──男孩這是因為他而吃醋吧?「她們有個同伴在來的路上和負責開車的男朋友大吵一架,她們從房間出來後就沒看到那兩個人,怕發生什麼事,所以問我有沒有看到他們離開。」

  「只是詢問而已,回答頂多就一句話,哪需要那麼長的時間?」柯南環抱著胸口盯著他,目光滿是了懷疑,「況且,她們又怎麼知道你肯定有目睹到她們的同伴離開?」

  「因為她們先去問了櫃檯的接待人員,其中有人有看到她們的同伴在出旅館前有停下來跟我借了打火機。」赤井秀一把手放在男孩的腦袋,用力地揉了揉,「我確實有看到那個女人,她點了煙之後就往外面走了,後來一個男的追了上去,推開門之前還刻意瞪了我一眼,應該就是她的男朋友。」

  「她們七嘴八舌的邊詢問又邊討論,才浪費了我不少的時間……相信我,別生氣了?嗯?」

  「是嗎?」男孩唇角微揚,帶著幾分挑釁道:「憑什麼我必須相信你?這些都是你單方面的說詞。」

  「你不妨推理看看,我的這番說詞是否有值得懷疑的地方?」赤井秀一雙手一攤,給男孩一點思考時間。

  其實也不用推理,更不需要證據。

  在滑雪場上吹了快一個小時的風,男孩的情緒早就平復不少,那時候的他只是覺得開開心心地跑了出來,卻一眼就看到那個讓他不怎麼舒服的畫面,落差之下反應才會特別大。

  只是看到那個男人找過來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想鬧點脾氣、找些麻煩罷了。

  絕對不是要對方給個清楚明瞭的解釋。

 

  既然來了,就別把時間浪費在這意外的小插曲上。

  兩人很快就去滑雪,等到他們玩過幾趟暫時停下來休息時,午餐時間早就過了,飢腸轆轆的他們這才去找東西吃。

  滑雪場距離旅館有一小段的距離,需要搭纜車下山。

  但在山上就有幾間餐廳,提供給玩累的旅客休息和吃飯。

  「你想吃什麼?」赤井秀一帶著男孩站數個併立的招牌前,讓他挑選喜歡的餐廳。

  「嗯……」柯南考慮了一下,最後指向某間速食餐廳,「吃這個好了。」雖然在雪山上冷颼颼的,但他不怎麼想吃熱呼呼的拉麵,反而突然很想吃些高熱量的食物。

  「那走吧。」赤井秀一帶著男孩,朝被選中的那間店前進。

 

  兩人推門進到餐廳內,有暖氣運轉的室內讓他們開始感到有些悶熱,連忙將身上的帽子圍巾和保暖衣物脫了下來。

  因為是平常日且用餐時間已過,餐廳裡沒什麼人,他們很快就挑了靠近落地玻璃窗的四人座位置坐下,將脫下來的衣服暫時掛在椅子上。

  問好了男孩要點什麼之後,赤井秀一就去櫃檯點餐了,柯南獨自坐在位置上,一邊讓踩不到地板的腳懸空地晃呀晃著,一邊無聊地四處張望。

  除了他們這桌客人之外,還有靠近櫃檯的長桌坐了六個男人,已經用完餐了正在交談,氣氛看起來相當輕鬆;再來就是坐在最角落的一對中年男女,兩人沒有什麼交流,桌面上只有兩杯熱飲,各自專注於自己的手機上。

  沒什麼特別的,所以視線轉了一圈之後,柯南只好盯向還站在櫃檯旁邊等餐的男人。

  興許是察覺到熟悉的視線投注到自己的身上,赤井秀一很快就側過身來,揚起唇角朝男孩的方向微微一笑。

  這時餐廳的門突然從外面被人推開,一名年輕俏麗的女人正好走了進來。

  柯南坐的位置正好在門的斜後方,時機以及角度的驅使下,使得進門的女人誤以為赤井秀一是在對她微笑,面色一喜,立刻堆滿笑容的朝他走了過去。

  「嗨,又見面囉。」女人嬌媚地柔聲笑道。

  看著這名莫名其妙地停在自己面前、還擋了他看向男孩視線的女人,赤井秀一厭惡地皺了皺眉,沉聲道:「我們見過面嗎?」

  「哎呀,在旅館門口你借過我打火機的。」女人不以為意地嘻笑起來,突然伸手想勾住對方的手臂,卻摸了個空。

  「抱歉,我不記得了。」赤井秀一側身避開後,語氣冰冷地說。

  「十八號的客人,您的餐點好囉!」

  服務生叫號的喊聲適時地響起,赤井秀一轉身到櫃檯取了餐盤,自顧自地走回位置上。

  只是他將餐點放到桌上後、才剛在男孩對面坐了下來,就看到那似笑非笑的眼睛正盯著他瞧……那意思很清楚──當著我的面,還敢去搭訕別的女人?

  「別誤會,她就是那時候跟我借打火機的女人,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湊上來。」赤井秀一面無表情地解釋著,看起來自恃冷靜,但語氣隱約有幾分無奈。

  身為多年的FBI,一眼匆匆瞥過的畫面他都能記住了,幾個小時前有過短暫交談的女人怎麼可能會不記得?但他真的沒想到,對方會主動跑到他的面前……

  柯南不置可否,伸手拿起其中一個漢堡,自顧自地吃了起來。

  見男孩的反應看起來還算平靜,赤井秀一稍稍放心了,將加好奶精的熱咖啡放到他的面前,不忘囑咐一句,「咖啡是剛煮好的,小心燙。」

  但是,他真的安心得太早。

  過沒多久,那個女人拿著餐盤,坐到了他們隔壁的位置,明顯就是想繼續搭訕赤井秀一的樣子,「帥哥,你看起來這麼年輕,這個小弟弟應該不是你兒子吧?」

  碰上這麼一個主動熱情的女人,柯南也算是大開眼界,甚至還不由自主地想著:若是放在以前,遇到她的是叔叔的話,大概會挺開心的?

  當柯南表面漠然地看著、內心的想法實則是有些跑題時,赤井秀一的神情和氣息已經完全冷然下來……

  不過他還來不及採取行動,門板突然被一名男人粗魯地推開,發出不小的碰撞聲響,引起餐廳裡所有人的注意。

  他也不理會齊齊朝他投射過來的視線,逕自走到赤井秀一和那名女人中間隔著的走道,怒氣沖沖地指著那名女人直接破口大罵──

  「還有臉說我誤會妳?妳這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到處勾引男人以為我沒看到?剛剛我在外頭都看見了!」

  「你看見又怎樣?早就告訴你我們已經玩完了!就算我到處勾搭男人又怎樣?你管得著嗎?!」

  ……

  由於女人也不甘示弱,雙方很快就激烈地吵了起來。

  戰場如此接近,對於赤井秀一和柯南來說根本是池魚之殃,兩人默契地對看一眼,決定換個地方──

  柯南將吃到一半的漢堡用包裝紙包好,放回對面的赤井秀一即將拿起的餐盤上,自己則是小心地端著還冒著白煙的熱咖啡。

  當兩人起身的時候,那個情緒看起來瀕臨失控邊緣的男人突然爆發,彷彿受了刺激般伸手想抓住離他最近的赤井秀一,嘴裡還忿恨惱怒地吼著:「都是你!把我女朋友搶走了!我就知道你那時候出借打火機是不安好心的──!!」

  以赤井秀一的身手,尋常人怎麼可能抓得到他?

  在那名男人的手碰上肩膀前,就被他矯健俐落地直接反手扣住,下一秒將人壓制在旁邊的椅子上。

  只是在這變故突起的瞬間,赤井秀一手裡的托盤滑落回桌面上,碰巧撞到男孩的手,那杯熱咖啡因而打翻,依然滾燙的褐色液體就這麼直接淋在他的手腕上。

  「嘶……」柯南忍不住倒抽一口氣,瞬間吸滿熱咖啡的毛衣讓手腕上越來越刺痛的傷口面積擴大些許。

  「柯南!」赤井秀一急忙喊著,將男人的雙手反剪扣押的力道不由得加重許多,讓原本還再叫囂的男人改而痛嚎起來。

  餐廳裡旁觀的其他人這才像是猛然驚醒般,紛紛上前來幫忙。

 

  一陣兵荒馬亂下,坐在長桌的幾名男人幫忙將吵架的男女帶到旁邊的座位隔開,餐廳的主管也急忙請來滑雪場內醫療站的醫護人員,幫在廁所沖了許久冷水的男孩處理傷口。

  灰藍色的毛衣袖子已經先被用剪刀剪開部分,露出底下仍然發紅微腫的肌膚,甚至還起了水泡……雖然內在是高中生的柯南早就過了受傷就疼得哇哇大哭的年紀,但手臂前肢傳來的陣陣刺痛感還是讓他難受地直皺眉。

  赤井秀一在旁邊默默地看著醫護人員替男孩包紮傷口,瞧著那張眉頭緊皺又不時露出疼痛表情的稚嫩臉孔,他的神色也跟著越來越陰沉,不知不覺間,那雙銳利的目光轉而盯向坐在不遠處依然躁動不已的男人──

  「你在看什麼?」柯南敏銳地察覺到身旁的氣壓似乎越來越低沉危險,連忙用沒有受傷的那隻手扯住對方的衣袖。

  赤井秀一將視線往旁邊稍微移動些許,淡淡地回應道:「沒什麼。」

  「你以為你看旁邊我就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了嗎?」分明在看剛剛那個罪魁禍首!而且還一副想動用私刑的樣子!

  「我沒在想什麼。」赤井秀一收回目光,將注意重新移回到男孩身上,關切地問:「手還很疼嗎?」

  「還好,不碰就……嘶!」醫護人員正好在上藥,難免會碰到他的傷處,柯南覺得旁邊男人的臉色似乎又更陰沉了,只得道:「陪我聊天轉移一下注意力吧。」

  「好。」赤井秀一立刻應和,但頓了一秒後又問:「你想聊些什麼?」

  「不知道耶。」柯南搖搖頭,然後看著男人露出天真的笑容,「不如你唱首歌來聽聽吧?」

  「…………」赤井秀一依然面無表情,但好像能從其中讀出短暫又明顯的空白。

  看著男人極為少見、幾乎可以說是不知該作何表示的反應,柯南像是被取悅般地笑了起來。

  幸好,包紮在不久之後就結束,也算是間接解救了赤井秀一。

 

  平白無故遭遇一場災難,稍早在滑雪場的運動量再加上折騰了這一段時間,柯南開始感到疲累,坐在椅子上打了個大大的呵欠。

  「睏了?」赤井秀一摸摸他的腦袋,避開他受傷的右手將人抱了起來,「那我們先回旅館休息吧。」

  旁邊幾名不久前才匆匆趕到的女大學生,已經在詢問下得知事情的經過,除了忙著勸解那對依然還在吵架的情侶的人之外,其餘幾人見他們要離開了,連忙過來替同行的友人表達歉意──

  「不好意思,彩子和幸夫竟然給你們帶來這麼大的麻煩。」

  「我們真的沒有預料到,真的非常抱歉。」

  「醫藥費部分,一定會讓他們賠償的。」

  不想再招惹多餘的麻煩,赤井秀一僅是向她們點了點頭、揮了下手就轉身,表達自己不願多談的意思。

  接著他讓男孩坐在他的右臂上,另一手則是拿起遺留在座位的保暖衣物,將它們一一套回男孩身上,其中也包含自己的外套。

  「把你自己的外套穿回去。」柯南皺了皺眉,推開了他的外套。

  「乖乖待著,別動。」赤井秀一用寬大的外套將男孩包裹住,直接連人帶外套抱著離開餐廳。

 

  在回到旅館房間前,柯南就已經靠在赤井秀一的身上睡著了。

  未受傷的手勾在男人的肩膀上,經過包紮、不好動彈的另一手,只好收在自己胸前,順勢抓住對方的衣領。

  察覺到懷裡的男孩已經睡著,赤井秀一的動作放得更加輕緩了。

  進到房間裡,他小心翼翼地將人放到床鋪上,並且將男孩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地輕柔脫下,然後才替他把被子蓋上。

 

  ■

 

  等到柯南醒來的時候,窗外已經是夜幕低沉的景象。

  作為遲來午餐的漢堡沒吃到幾口,一路睡到現在約莫也是晚餐時間了,摸著太久沒好好吃上一頓而發出低鳴聲的肚子,他懷疑自己根本不是睡飽醒來而是被餓醒的。

  隱約聞到房間裡似乎有食物的味道,柯南小心地跳下床鋪,穿著室內拖鞋走出睡房。

  「醒了?」赤井秀一坐在睡房門口的椅子上翻看著書本,發現男孩已經起床,便帶著他來到和室客廳裡的榻榻米座椅坐下。

  而桌上已經擺好了晚餐──是口味相對輕淡的會席料理。

  「餓了吧?剛剛才送來的。」赤井秀一將筷子小心地放到他的手中,「我本來還想著再過三分鐘就去叫你起來的。」

  餓慘的男孩,幾乎是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還被對座的男人勸阻了幾次,要他吃慢一點省得噎到,以及小心受傷的手腕別碰疼了。

  片刻過後,一整套的膳食風捲殘雲般地被掃光,沒剩下多少殘渣。

  最後,男孩舒服地靠著椅背,摸著吃撐的渾圓小肚子,飽足地瞇起眼睛;男人則是一邊愜意地小酌著清酒,一邊欣賞對面的男孩如同饜足小貓般的慵懶模樣。

 

  讓旅館人員將桌面上的杯盤收走後,兩人繼續坐在桌邊喝茶休息。

  看著男孩擱在桌上裹著繃帶的右手前臂,赤井秀一突然想到一個問題,「等一下洗澡的時候,你打算怎麼辦?」

  「嗯?」柯南愣了一下,發現對方在看自己的手,這才意識到這件事,「這個嘛……套個塑膠袋?」

  「不妥。」赤井秀一不贊同地搖搖頭,接著道:「而且你這樣子,恐怕也不能去大浴場泡湯了。」

  「那你說怎麼辦?」柯南雖然覺得遺憾,但他想著至少能在房間泡泡澡彌補一下,但包著繃帶也確實麻煩,要是弄濕了就不好了。

  「若照我說的話、」赤井秀一放下茶杯,露出一絲笑意道:「還是我幫你洗吧!」

  「我覺得這更不妥。」盯著對方那躍躍欲試、似乎還有些期待的樣子,柯南的心中頓時充滿了不信任感。

  「會嗎?」立刻被拒絕的赤井秀一不以為意,而是繼續勸說道:「我能幫你洗頭,避免你使用到右手導致弄濕了繃帶。」

  「但是你敢保證──」柯南以充滿質疑的眼神看著他,「不會做多餘的事嗎?」

  「多餘的事指的是什麼?」赤井秀一漫不經心地將問題又丟了回去。

  「就是……」柯南頓時一噎,臉頰漸漸地泛起了些微的紅──這是要他怎麼說出口!

  「呵呵,」赤井秀一不禁輕笑了起來,他當然看得出男孩的想法和此刻的困窘,「我可以保證,絕對不會做違反你意願的事。」

  「真的?」柯南還是不怎麼相信地望向他。

  「真的。」赤井秀一點點頭,斂起笑意的神情看起來的確很認真。

 

  因為也沒有其他選擇,於此情況下,男孩最後還是只能相信了做出保證的男人。

  然而,他在事後確定了一件事──FBI的值得信任度根本從此破滅!

 

  ■

 

  深夜時分,赤井秀一把早已昏睡過去的柯南抱回床鋪的被窩裡。

  心情相當滿足愉悅的他,將男孩抱在懷裡,躺上很久依然沒有半分睡意。

  經過短暫的思考過後,他決定向人分享當下這般得意幸福的心情──於是他拿出手機,快速地編寫一段訊息後送出。

  然後他將手機隨手扔到床頭櫃上,躺回去繼續和男孩窩在同個被窩裡,享受在親密過後格外安逸甜膩的時光。

  尚未完全暗下來的螢幕,依稀可見訊息對話的畫面上,聯絡對象是正是仍處於通訊封閉的某位公安。

 

  這使得幾天後,總算得以與外界聯繫的安室透,開啟手機之後的反應就是怒氣沖沖地衝回東京,回到家的第一件事也不是將心心念念多日的男孩抱到懷裡各種摸蹭以撫慰離別這麼多天的寂寞心靈。

  「你這混蛋FBI簡直卑鄙無恥又不守信用──」

  而是暴跳如雷地指著宿敵一陣叫罵,然後從未如此強烈地要求單挑!

 

 

 

 

 

 

因為懶得鎖文章所以中間開車的2千多字我就,先刪掉了詳細請見本子(乾

好多想開的坑但是沒有時間啦(抱頭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