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家長組】Daddy and Mommy in the House -05-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家長組

*真的部長葛雷夫爹地 X 紐特媽咪

*私設&OOC可能有請務必慎←

*新刊預購已經開始,可參考 → 這裡






 

  住進葛雷夫家中的這些日子,不僅是來到紐約之後最愜意的時候,更是紐特離開英國在外遊歷以來,最舒適無憂的時候。

  這麼漫長的流浪日子下來,紐特自認為已經很習慣在專心照顧孩子們之餘,分出一點點時間打理自己,隔了這麼久的時間身旁再度有人像兄長那般照顧自己……在最初的惶恐不安被對方勸解開、逐漸放心下來時,他感到有幾分懷念、同時也有些欣喜溫暖。

  那種心情又跟與兄長相處時不同,畢竟葛雷夫先生除了是哥哥的老友之外,他們之間再無其他關連,就算是他主動提出想學習奇獸方面的知識,但自己在之後享受到的待遇也抵消不了……因為葛雷夫先生對自己實在是太好了。

  像是每天的三餐,都是葛雷夫先生親自準備,即使是需要工作的平常日也不例外,在中午和下班後總會匆匆趕回來做菜,接著陪伴他用餐。

  借住在人家家裡,這些基本的日常瑣事本該由他來做,畢竟他幾乎是整日都待在屋子裡,但紐特也很明白自己的手藝到什麼程度──從前在家裡有哥哥負責三餐,輪不到他碰這些,出門在外又隨意慣了,根本沒機會做菜,頂多是準備給孩子們的食物這方面會好些……但總不能讓葛雷夫先生吃這樣的東西啊!

  當時意識到這點的紐特,既沮喪又懊惱,但很快就被察覺到他的想法的葛雷夫先生給勸慰了,並且堅定表示他是客人,若讓客人在自己家中還要動手做這些的話,就是身為主人的疏失了──那副正經肅穆的模樣,瞬間讓紐特想起自己被假冒的葛林戴華德審訊的時候,使得他也不敢有別的想法,只能放寬心來享受這久違的舒適時光。

  而在閒暇時間比較充裕的晚餐過後和休假日時,葛雷夫先生會陪著他一起照顧那些孩子,在過程中也會一如他在港口提出要求那般──像是個求知慾旺盛的好學生,不時向自己詢問著關於奇獸們的習性和相關知識。

  紐特知道自己不是個好老師,但不得不說……葛雷夫先生確實是個很聰明好學的優秀學生,沒過幾日,他已經能和自己討論正著手開始撰寫的書籍內容,並且還可以幫忙校正草稿。

  儘管到現在為止只過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但這不妨礙紐特的心中對於葛雷夫的好感度日復一日增加的速度,甚至到了在只有自己在屋子裡的時候,他開始會不經意的想起對方。

  

  「道高,葛雷夫先生真是好人,你說是不是?」

 

  這天,紐特對幻影猿再度說著這些日子以來已經私下讚美不少次的話。

  只見那憂傷的圓亮眼眸盯著主人一會兒後,突然閃爍過不尋常的暗光。

  但牠並沒有多餘的動作,彷彿樂見其成般,繼續溫和地聽著主人細數著那個男人的優點……畢竟那是這麼久的時間以來,第一個極有可能成為牠們爹地的人選呢。

 

  紐特並沒有察覺到幻影猿一閃而逝的預見,因為他聽到外面有熟悉的嗓音正喊著自己的名字,所以他很匆忙得離開皮箱。

  雖然今天葛雷夫先生回來晚了,來不及做飯,但紐特本來就不是個挑食的人,在外頭的這些年他多半只要能填飽肚子就夠了,就算是隔夜的乾冷麵包,他也照樣能吞下肚。

  況且葛雷夫先生帶回來的午餐,也看得出是精挑細選過的,煙燻牛肉起士三明治配料相當簡單卻是非常美味,還有那造型對紐特而言是非常熟悉的麵包──

  「很特別吧?是你的莫魔朋友做的。」葛雷夫看他的奇獸飼育學家臉上有著明顯直接的驚奇和喜愛,也跟著淡淡地微笑起來,「他開的那間麵包店才剛開幕沒幾天,但生意很好,經常大排長龍……噢對了,店裡還有其他不同造型的麵包,大多都跟孩子們很像呢。」不知不覺間,在紐特的面前葛雷夫也省去了孩子前面的所有格,像是也把那些奇獸們也當作是自己的孩子般看待。

  雖然他最大的目的還是孩子們的媽咪,但這與他想給紐特一個完整而美好的家庭並不衝突──這當然得建立在包容接納紐特所愛的所有事物上,他相信自己肯定也會是個好爹地的……儘管爹地仍在認真學習中。

  「是的,非常特別。」紐特笑著應和地點了頭,眼前的玻璃獸造型麵包令他感到十分的趣味,同時他也不禁感嘆著,「太好了,雅各先生果然實現了他的夢想。」

  「這也要多虧你幫忙他。」葛雷夫可是知道紐特偷偷送了那些純銀的蛋殼才讓那個莫魔有開店的資金,他的紐特對待朋友就是這麼溫柔善良呢。

  察覺到男人讚美自己的意味,紐特憨然笑著,有些難為情,但更多的是喜悅……畢竟他可是被在他眼裡是跟兄長一樣優秀強大而且還是個大好人的葛雷夫先生給稱讚了。

  「我下午有個會議,恐怕等一下就得先離開。」葛雷夫掏出懷表發現與紐特共進午餐的休息時間剩沒多少,忍不住在心裡想著他真不該跟瑟拉菲娜談那麼久,「晚餐有特別想吃什麼嗎?」

  「……嗯?」沉浸在欣喜中還有些飄飄然的紐特很快地回神,連忙道:「噢、我吃什麼都可以,葛雷夫先生方便就好。」

  「那麼──」葛雷夫知道紐特是不愛給人添麻煩的個性,所以早就私底下觀察過他在吃食方面的愛好口味,還有不久前西瑟斯寫的那封寫滿紐特從小到大生活喜好的冗長書信,也被他細細研究後牢牢記在腦海中,「吃烤牛肉與約克郡布丁好嗎?」

  「好的!」聽到是自己喜歡的食物,紐特應答的語氣都不自覺地歡快些許。

  看到他這般純粹直接的反應,葛雷夫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那柔軟的捲髮,才依依不捨地回去上班。

 

  目送男人匆忙離去的身影,坐在餐桌旁的紐特突然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恍惚當中,好一會兒才驚覺──他似乎在回味著方才葛雷夫先生的手掌按上自己腦袋的熱度還有力道?

  這個事實讓紐特感到驚訝。

  因為性格使然,除了父母和兄長外,並沒有其他人會對他做出這般親暱的動作,而這種感覺卻美好到令他下意識回味起來還不自覺。

  但他來不及細想,餐桌這邊突然發生的小意外,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某個漆黑的小身影竄過,似乎還偷走了桌上的某個東西?

  紐特一眼就察覺到了異狀,猛然轉頭就看到朝房口奔跑的玻璃獸,以及牠雙手抱著的那個與他幾乎是一模一樣只不過外表是烤得金黃酥脆的麵包──

  「……你這小壞蛋,快放下我的麵包!那是葛雷夫先生帶給我的!」

  一人一獸很快又上演著相當稀鬆平常的追逐戲碼,並且很快又追進皮箱當中,使得其他待在窩裡的奇獸們也紛紛被這場騷亂給吸引出來,場面異常熱鬧。

 

  ■

 

  因為下午除了對玻璃獸展開一場額外的追捕和說教,之後還要安撫其他因而被打擾到的孩子們,最後還要整理因為追逐而變得零亂的環境,到了晚餐前紐特差不多就已經筋疲力盡,甚至可以說是又累又餓。

  這使得他在享用完葛雷夫先生做的美味晚餐過後,坐在扶手椅上原本還想跟屋子的主人討論一下關於昨天書籍草稿的修正部分,卻在沒幾分鐘的等待時間裡,不知不覺睡著了。

  身體相當疲累,但或許是因為這樣的緣故,他的意識雖然十分迷糊不清,但卻沒有完全睡熟,還能隱約感覺到葛雷夫先生從廚房走回客廳時的動靜,還有接著似乎是來到了自己面前──

  「……紐特?睡著了……竟然累成這樣…不應該讓他這般折騰自己的………」

  那刻意壓低音量的喃喃低語雖是斷斷續續地傳入自己的耳裡,但紐特還是能明白葛雷夫先生的意思──好像是認為他不該把自己累成這樣?

  紐特沒有多餘的力氣細想,接下來男人選擇的動作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葛雷夫先生沒有叫醒自己,也沒有使用漂浮咒語,而是用那雙結實有力的手臂直接將他從沙發上抱了起來……

  紐特原本以為是自己半睡半醒的意識迷糊不已才有的錯覺,但他忍不住努力撐開些眼皮想看清楚些──因睏意而迷濛的視線中,他看到那張熟悉的臉孔離自己很近,而且還是仰望的角度?

  對方很快就察覺到他似乎是被驚醒了,連忙安撫道:「噓,沒事、快睡吧……乖乖聽話,把眼睛閉上。」那語氣聽起來大概比自己在安撫孩子們時還要溫柔。

  那低沉的嗓音也像是有魔力般,隨著那簡短的話語,紐特像是被不赦咒給蠱惑般,乖巧地重新閉起眼睛、腦袋也順勢倚靠在他的胸膛,而不是接著意識到這樣的行為已經親密到超出了彼此目前的關係。

  雖然因為行進間難免有些許的顛簸讓紐特無法真的依言睡著,但那溫暖的懷抱和男人身上的氣息卻讓紐特感到莫名的安心,使得他更溫順地任由對方抱著自己。

  ──他喜歡這種感覺……彷彿有種無法形容的滿足漲滿了心口。

 

  被放到柔軟的床鋪之後,紐特下意識用臉輕蹭了一下這些天早已睡慣的枕頭,接著又感覺到那輕暖的被子緩緩地蓋到身上,並且確保自己除了腦袋之外連根指頭都沒露在外面。

  整個人陷入溫暖又舒適的被窩裡,紐特本來就不怎麼清醒的意識再度昏沉起來,只需要再過幾秒鐘就能完全睡著。

  他知道葛雷夫先生還未離開,但他已經睏得睜不開眼了。

  一陣溫熱的吐息突然拂上紐特的臉頰,像是有人正近距離地貼近他──而後,嘴唇傳來了柔軟溫熱的觸感,像是有人在那個地方輕輕地落下一記親吻。

 

  「……Good night……My dear……」

 

  紐特以為自己在作夢。

  要不,葛雷夫先生怎麼會突然親吻自己?晚安吻的位置也不該是在那裡的吧?

  更何況,還有那般親暱到讓他以為是某種親密愛語的低喃。

  但他隨即努力掙扎地睜開眼睛時,他確信自己還聽到外面走廊那逐漸遠去的腳步聲,以及嘴唇上依然殘留著曾被親密貼合過的觸感──這不會只是夢。

  原本的睡意逐漸消散,紐特征愣地盯著天花板好一會兒,總覺得這個突如其來的吻就像是某種信號,即將徹底改變他多年來單純而自在的生活──關於感情方面。

 

  「道高,你說葛雷夫先生……是什麼意思?」

 

  被媽咪呼喚的幻影猿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床邊,睜著那雙憂傷圓亮的眼睛,緩緩比了一個愛心的手勢,接著又很快淡化在空氣中。

 

  「……啊?」

 

  留給紐特不僅是無限的遐想,更注定是難以入眠的夜晚。

 

 

 

 

 


                          TBC.

 

 

 

我寫出來了!!!!比心的道高!!!!!

(比心的緣由可看 → 這裡

 



评论(6)
热度(77)
  1. princeanly╟彼岸╪滄海╢ 转载了此文字
  2. AlecNights╟彼岸╪滄海╢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