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Ready for Abduction 番外、Night Flight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榮耀曆2085年11月30日。

  首都星,某街區。

 

  比起其他星區,首都星的治安與環境向來是相對良好的。

  不僅有層級較高的巡守衛兵,貴族與政要大臣這些大戶人家的宅第也都配有私家護衛,以至於幾乎沒有人敢在這區惹事。

  由於今日是皇帝生辰,有一定地位的政商界人士和貴族都應邀參與晚宴去了,巡守護衛的重點也因而集中在皇宮周遭,為了防止有不良份子藉此機會鬧事,負責皇家的親衛軍還特地向鄰近的微草軍團調了一隊人馬協助巡察。

  這導致平常總是護衛嚴謹的高級住宅區域,在天色暗下來之後,燈火黯淡,呈現一片悄然寂靜──畢竟這些上流階層的人士此時此刻都集中在皇宮裡嘛!

  作為從小在這個地方長大、如今則是離家出走生怕一靠近就會被逮回去的葉家大少而言,他若想溜回家去偷摸走自己的身分晶片,沒有比眼下這個更好的機會了,他就不信他家老頭去赴宴還能記得帶上!

  趁著夜色,葉修熟門熟路找了沒有監控和警備員的死角翻牆進了自己家裡,在五分鐘後順利摸得目標,依循原路再翻牆出來。

  本想火速離開案發現場以免增加被發現的危機,但葉修在拐彎抄小路時,一名少年突然從圍牆跳了下來,發現他時雖然嚇了一跳,但對方警戒地後退一步,像是隻炸開全身毛的貓,眼睛充滿防備地注視著他。

  這時,葉修才發現這名少年身上的衣服沾染不少已經乾涸的暗紅色血跡,也不曉得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微微泛紅的精緻臉孔除了俊美,因為年紀還小、未完全長開的緣故,多了一分中性的漂亮,一雙幽黑眼眸像幼豹那般銳利──以對方這個看起來大概十三、四歲的年紀、如果沒特別受過正規軍事訓練的話,已經是很了不得了。

  稍遠的地方傳來了細碎的人語聲,少年一聽,神情更加緊張起來,臉上的紅暈更加明顯,額角跟著滑下汗水,呼吸也逐漸粗重起來。

  「那個、騷年,」看他這副模樣,葉修忍不住管起閒事,「你需要幫忙嗎?」

  「……」少年沒有說話,只是目光開始游移,似乎想找時機逃跑。

  「我家住這附近,保證不是壞人。」葉修舉起雙手轉了一圈,以示自己是良民的清白,「倒是你…這是被人追殺嗎?」

  少年依然沒有回話,只是緊繃的警戒稍微放鬆些許,緊抿的唇微微顫了顫,似乎猶豫著要不要開口。

  葉修也知道看他這副被害人的模樣,估計戒心非常重,所以一邊很有耐心的跟他閒聊了一下在這附近長大的童年趣事、一邊留意周遭的動靜。

  不到三分鐘,葉修察覺到不遠處有人而且還不是兩三隻小貓的陣仗靠近,連忙想強拉騷年先跑再說,沒想到追兵比他想得還要厲害,一下子就看到巷子的尾端來了一隊相當整齊的人馬。

  「找到了!」

  「在這邊!快集合!」

  葉修驚呆了一秒,在那群人快跑衝過來的那一刻,直接扯著少年的衣袖往另個方向狂奔,邊跑還不忘邊喊道:「臥槽這陣仗也太大!!你是去哪邊殺人還放火了嗎?!」

  少年原本直覺反應是想掙開的,但經過幾番猶豫還是沒這麼做,跟著跑的時候也緩緩地開了口,聲音大概是進入變聲期的關係而有些低啞,「我、沒……」

  「待會再說,小心咬了舌頭!」聽到後方追兵那整齊劃一的步伐越來越近,葉修專心地拉著人跑的同時,心裡也在琢磨著什麼樣的逃跑路線可以一勞永逸的將追兵甩得乾乾淨淨。

  帶著人連續拐了兩個彎,葉修有了主意,直接改往大路上跑。

  熾白的路燈照映下,寬大的路上只有他和少年的身影。

  夜色靜悄悄,唯有急促雜沓的步伐聲特別清晰,劇烈撞擊胸膛的心跳聲彷彿也鼓動著自己的耳膜。

  等到追兵也出現在大路上時,葉修已經拉著人跑進這個區域占地寬廣的森林公園,熟門熟路挑了其中一條樹林步道,跑了一小段路之後又衝進旁邊的樹叢。

  在枝葉摩擦聲中,葉修忍不住壓低聲音道:「遇到哥算你運氣好,這一帶我要是認了第二熟就沒人敢認第一……走這邊!」

  兩人來到的地方已經靠近公園的邊緣,兩旁的茂密樹叢圍成一條隱密的小徑,而葉修帶著少年躲進去的地方,是小徑裡又一處隱約凹進去的縫隙,旁邊剛好還有一棵幾人牽手才環抱得起來的粗實大樹,恰巧遮得掩實,即使是光線充足的白天也很難發現,何況又是沒幾分月色的晚上。

  葉修要少年先貓身進去,讓他坐在裡面能倚靠著樹幹,正好可以休息片刻,而自己則是面對外頭,好隨時察覺外面的動靜。

  在幾乎是伸手不見五指的幽暗中,兩人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彼此的體溫和呼吸,夜風吹襲而過發出悉悉簌簌的聲響,同時也帶來了涼意。

  但不知為何,少年的身體一直處於高熱狀態,彼此靠著也不怎麼冷,葉修心想對方大概是病了、脫困後得想辦法替他治治才行。

  雖然不知道追兵還有這名騷年是什麼身分,但敢在這一區肆無忌憚地派出這麼多人,估計背景也不會是太單純──嘖、就算敵方大有來頭好了,能這麼橫行也只有在目前守衛重點集中在皇宮周邊的現在了,等到晚宴結束後,巡守衛隊也就恢復常規狀態了,到時候他們不撤退都不行。

  葉修推估了一下皇宮的宴會多半在十點左右結束,加上賓客們相繼離開返家,那麼最晚十二點就會恢復正常……再過幾個小時應該就能放心了。

  他低聲將這個推論結果告訴少年,讓對方爭取時間稍微休息一下,自己則是保持全神貫注的警戒……若真的不幸被發現,他也不怎麼擔心,自家的鳥兒還在五維空間裡蹲著呢,要不是怕引起更大的騷動,早在一開始他就直接出手了,放倒所有追兵根本只需要一秒鐘。

  少年沒有開口,只是喉頭微動、輕輕應了聲。

  接下來這段等待的時間裡,他們沒有再任何交流,期間甚至有幾名男人從他們正躲著的樹叢旁邊摸索過去,夾帶著幾句咒罵。

  好不容易熬到了葉修確定外面的巡守衛隊已經恢復正常運作的時候──因為公園旁就有一處巡邏重點,他聽見了巡守衛隊經過該點時所發出的特有鈴聲。

  為了以防萬一,葉修還是將自家的量子獸暗搓搓地放出去查探一下附近,幾分鐘之後得到可疑份子已經撤退乾淨的消息,這才安心地將少年扶出藏匿的縫隙。

  雖然多年之後,兩人偶然談起這晚的情形,還是不免慶幸──要是追兵裡面有哨兵、哪怕只是一、兩個,他們肯定沒辦法單憑葉修對這片區域的熟悉度就逃脫得這般順利。

 

  「還能走吧?」葉修看著少年不知道是腳痲還是身體不適,走起路有些搖晃,關心地問著。

  「……能。」少年揉了揉自己的腿,試圖讓步伐正常一些。

  但葉修想到了少年可還沾了一身血跡,要是走出公園被衛兵逮到了可就很難撇清嫌疑,於是乾脆把身上的連帽長外套脫給他穿好,再伸手攙扶著人前進,遇到盤查就裝作一副是深夜出來尋找在外瞎混、還喝到醉醺醺的弟弟,他這個無奈哥哥只好將人扛回家的兄弟情深模樣,最後總算是順利來到了葉修的暫時落腳處──位於平民區的一處日租套房,因為距離的關係,這段路也讓他們足足走了快兩個小時。

  「你先坐一下。」

  葉修讓少年在椅子上坐好,自己進浴室迅速地洗了把臉、將自己滾了一身的塵土稍微清理一下,這才端了盆熱水和一條乾淨的毛巾出去給少年。

  少年整個人靠著椅背,似乎很不舒服的樣子,背脊起伏劇烈、正大口大口地喘著氣,面色整個漲紅,整個人像是從水裡撈出來似的汗涔涔,不屬於他的外套早被脫下來放到一旁,而那件沾了血色的衣服完全濕透地緊貼在他身上。

  「你沒事吧?」葉修趕緊上前,觸碰到少年的時候發現他的體溫比早先還要更燙了,已經到了多了幾度興許就能燙人的程度……燒成這樣、還不得燒成傻子嗎?

  於是葉修趕忙回頭把那盆熱水給倒了,直接換一盆涼透的冷水出來,想著還是先給對方降溫比較重要。

  只是他才剛走了出來,情況又跟十幾秒前不一樣了。

  少年的情況似乎緩了下來,臉色沒有方才那般潮紅,劇烈的喘息也稍微恢復正常……但他的衣袖裡卻慢慢地鑽出一條墨色的…蛇形量子獸?顯然還是剛出生的?!

  「你這是…剛覺醒的哨兵?你的量子獸看起來──」葉修驚訝地湊上前去想看清楚,只是當他才剛抬起手,那條小蛇就這麼纏繞上他的手指……如此近的距離,立刻讓他看出了不對勁,反射性的驚罵一句,「臥了個大槽!!」

  這真的不能怪葉修這般吃驚,畢竟這隻剛出生的量子獸壓根兒不是一條小蛇,有哪個品種的蛇類是有小爪子的嗎?!這分明是小龍啊!!

  饒是從前學習不怎麼認真的葉修,他也知道龍形的量子獸非常罕見的好嗎!!

  本來是路見不平出手幫了一把,這下子根本是開到頭獎了……不知道以他這種手氣,待會兒上星網買個彩票能不能開到最大獎?

  在葉修還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那條剛出生的小龍歡樂地抱著他的手指玩啊蹭啊,小龍尾愉悅地左右晃了晃,顯然十分愜意。

  感覺到那冰涼的小東西到後來已經是在自己手掌上歡快地繞圈,葉修回過神來,看著椅子上半瞇著眼睛、顯然是累極的少年,脫口問道:「那些人是因為這個才捉你的嗎?喔對了、好歹一起逃難過,也算是認識了……你叫什麼名字?」

  幾秒過去,少年才緩緩道:「……周澤楷。」

  「周?難怪你的量子獸……那就叫你小周了,雖然咱們今天第一回見,但聽哥一句勸,在你有能力應付前,別給人看出這小傢伙的真身,不然很容易出事的。」葉修知道『周』姓是皇族的姓氏,雖然嫡系旁族加起來人數不少,但能擁有龍形的量子獸,就算是旁支也比嫡系有繼承資格,況且皇帝在位都幾十年了,還是膝下無子……想到這裡,葉修差不多都能腦補出一齣精彩狗血的宮鬥大戲了。

  「嗯。」周澤楷輕輕應了聲,沒有多說什麼。

  因為現在的他疲憊到了極點,原本繃緊的神經放鬆下來、再加上直到剛剛才告個段落的這一陣死命折騰,若不是因為葉修還站在他的面前,說不準他什麼時候會睡著……現在的他大概只要上下眼皮碰觸超過一秒大概就會立刻昏睡過去。

  葉修也是相當有眼色的,知道量子獸剛出生,作為主人的體力消耗非常之大,也難為晚上這段時間還跟著自己這樣奔波……能撐到如此地步還只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意志力之強大,前途肯定非常光明燦亮。

  帶著讚賞的意味拍了拍少年的肩膀,然後就主動擰了濕毛巾和一套乾淨的衣服讓他簡單將自己打理一下,就扶著人到套房唯一一張單人床去休息了,連方才一直纏在自己手上玩的小龍也在枕頭邊蜷曲成一團,跟著牠的主人一塊兒進入夢鄉了,畢竟還是剛出生的小龍崽。

  外面天色濛濛亮了起來,葉修坐在沙發椅上睏倦地打起瞌睡,心裡無不慶幸還好他這次溜回首都星是狠下心花大錢租了間套房,不僅偷偷摸摸帶個人回來方便,就算把床讓出去也有地方可以瞇眼打盹兒。

 

  ■

 

  葉修是聽到細微的水波嘩啦聲醒來的。

  當他睜開眼睛時,周澤楷正好從浴室走了出來,顯然是從頭到尾洗過一遍,乾淨整齊的模樣看起來比昨晚那狼狽姿態又更漂亮俊俏了。

  「昨夜,謝謝。」少年有禮貌的道謝,雖然言簡意賅,但可以讓人感覺得出他的真心誠意。

  「連床都讓出去,哥這也算難得做一次徹徹底底的好事了。」葉修大大伸了個懶腰、稍微紓緩了一下在沙發窩了幾個小時的腰痠背疼時順便感嘆一把。

  本想著洗漱完再跟騷年聊幾句的,但葉修才剛坐下來就聽到明顯的『咕嚕』聲,然後周澤楷就默默低下頭,隱約可見他漸漸發紅的耳根。

  經過昨夜那番忙亂葉修也二十個小時沒吃東西了,也不知道周澤楷餓了多久,於是趕緊先上街去買早點回來填填肚子。

  周澤楷一雙眼睛始終直勾勾地注視著突然出現、彼此的身份不明卻勇於伸出援手,外表看起來更是沒比自己大上多少的隨興少年,直到兩人分食完一袋乾麵包和水果,他才正色問:「你、名字?」

  「問我名字嗎?嗬嗬、現在問清楚,以後等你飛黃騰達可記得要湧泉以報啊!」葉修笑嗬嗬地回望著對面的少年,還很手欠的用沾了不少麵包屑的手去摸了把人家白淨漂亮的臉蛋,「我叫葉修。」

  葉修向來就是個隨心所欲的人,否則也不會拋開優渥的環境鬧離家出走。

  他決定救周澤楷是當時動了惻隱之心,就算不知道對方底細,但只要認定覺得該救,他就會幫到底。

  即使好奇背後的原因,但周澤楷不願意說,他也不會強求。

  這頓早飯之後他們差不多就要分道揚鑣了,葉修也該趕緊閃人了,再繼續待在首都星被逮回去的風險大大增加,所以他沒有再逗留的打算。

  星際這麼大,無論分隔多少光年,有緣份自然會再見。

  不知道為什麼,葉修總有一種感覺──他們一定會再見面。

 

  周澤楷沒有皺著眉頭拍開他的手,而是微微頷首,認真地將這個名字記在心裡深處。

  一直到幾年之後,他加入輪迴軍團,於一次任務中與嘉世軍團的人碰面,意外認出那位已經聞名星際的首席哨兵葉秋,分明是當年對自己伸出援手的葉修。

  對方不是哨兵而是嚮導的這件事,也是在那之後的某次意外才知曉。

 

  但,無論葉修是哨兵還是嚮導。

  或許早在初次見面時,就註定了周澤楷這輩子的心思只會落在他一人身上。

 

  瞧,這名現下才剛滿十四歲又是甫覺醒的少年哨兵,始終注視著那自信任意的「恩人」,直到彼此告別分離的那一刻。

  像是要將人刻進心底,連同他的名字,此生至終也不可能忘卻。

 



                                                                完.


刷了兩天終於登進來了,不是頁面刷不開就是登入頁一直無法連線Orz

大家新年快樂!!!!!(遲到的


第一篇番外是關於小周和葉神的初相遇!

第二篇番外Perfect Two就不公開了,是婚後小甜肉餅了,給購書同學的福利!


今晚發現Ready for Abduction已經完售了!感謝各位同學的支持!

窩們下一本見~~~(歡樂跳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