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家長組】Daddy and Mommy in the House -02-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家長組

*真的部長葛雷夫爹地 X 紐特媽咪

*私設&OOC可能有請務必慎←

*新刊預購已經開始,可參考 → 這裡




 

  在過去的時光裡,波西瓦‧葛雷夫幾乎將所有心力投注在他的工作上,並且讓自己的生活有絕大部分的時間都被其占據。

  他從未覺得這樣有哪裡不好的,甚至認為自己這是為美國的巫師界的穩定發展奉獻一份努力,而這份付出是值得,同時也讓他感到驕傲,來自於對自己工作的使命和成就感。

  直到他遇到那位來自英國的巫師,並且深深地為對方著迷。

  在這之後的他才體會到,即便是再風光順遂、再成功卓越的人生,也沒有擁有一段美好深刻的戀情來得更甜美滿足。

  只是對於葛雷夫來說,在被旁人點醒之前,現在的他仍然為了昨夜幾乎奪去他所有注意力和心神的幾個畫面而恍惚出神──這之於美國安全部的部長而言是前所未有的情況,畢竟他始終都是如此專注在自己的工作上,從未為了別的事分心過。

 

  「……唉。」

  稍稍從恍惚中回過神,葛雷夫有些懊惱地嘆了口氣,伸手揉了揉緊蹙的眉心,更深切的情緒是茫然而失措的。

  這是他頭一回坐在辦公室裡卻完全無法專注在工作上,哪怕曾經在追補邪惡的黑巫師過程中而不慎受傷時,隔天他都能帶著那不重但也不算輕的傷勢繼續坐在這裡全神貫注地辦公。

  不像現在,就算強迫自己將視線鎖定在桌面的文件上,那些字母卻沒能讀入他的思緒裡,腦海中的畫面依然停留在昨晚見到紐特時,對方緊張不安卻強撐一絲笑意的靦腆面容,或是而後低頭盯著茶杯愣愣地發呆,還有最後那燦爛真切的笑顏……

  向來優雅自律的葛雷夫不由得低聲咒罵一句,因為他已經無法控制自己此時此刻的思想,並且可能必須束手無措地任其像是脫韁的野馬般失去控制地繼續想著那個人。

  勉強打起精神看了一下時間,發現距離下午的會議開始前的空檔已經所剩不多──他必須趁這個時候去找些食物填飽肚子,好應付接下來至少會持續到傍晚的會議……這也是他第一次對於自己必須參加如此沉冗又煩悶的會議而感到厭煩,過去的他每一回可都是猶如即將踏上戰場前那般養精蓄銳的精神奕奕。

  葛雷夫走出了辦公室──當然還是那副正經嚴肅的模樣,沒人能看得出他們的安全部部長此時那從容沉穩的精英外表下,其實心情是有些頹喪躁鬱的,同時脫軌的還有那依舊失控得十分歡快的思緒……

 

  ──喔、不,更正一下,並不是沒有人。

  作為相當罕見的「破心者」,碰巧路過的奎妮正是那少數並且唯一的例外。

 

  儘管是在走廊上短暫的擦身而過,但奎妮很快就察覺到表面依舊平靜與她打招呼的部長先生,內心最真實的想法……她並非是有意要讀取對方的心思,只是本能地覺得葛雷夫先生似乎、好像、或許是……有些煩惱?

  雖然這個結果令她感到相當的不可思議,但她也很快就壓下心裡的所有詫異情緒──畢竟對象是紐特,想想他那純真憨厚的善良性格,哪怕是像葛雷夫這般魔力強大又性格嚴謹的正氣師,也難以抵抗那最純粹柔軟的魅力。

  開朗大方又善解人意的奎妮,立刻喊住了即將消失在走廊轉角的葛雷夫。

  確認四周並沒有其他人之後,這位女巫望著還在以肅然又不怒而威的神情等待自己主動開口說明來意的部長先生一會兒後,忽然露出甜美無比的笑容,道:「葛雷夫先生,關於你現在的煩惱,或許我能給予一點小小的建議?」

  「……煩惱?」葛雷夫內心一凜,但依舊面無表情地鎮定道:「抱歉,請恕我無法理解妳的意思。」

  「喔,我是指關於你現在所想的一切,像是……嗯、紐特先生的頭髮好柔軟、紐特先生的笑容好可愛、紐特先生的小雀斑好迷人唔嗯嗯──!」那嬌美的聲音突然被強迫消音,來自於某個匆忙施展的禁言咒語。

  兩分鐘後,奎妮被請進了安全部部長的辦公室裡。

 

  「葛雷夫先生,你也不用太煩惱,其實──」看著這位強大而自信的男人顯露出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慌忙無措甚至還有些許頹喪,金髮女巫再度展現了她甜美的笑容,「你只不過迷上紐特先生罷了。」

  ……迷上?

  這個從未在自己過去的人生中出現的詞彙,陌生得讓葛雷夫多了幾分茫然不解。

  「更直接的說法,就是──你已經愛上紐特先生了,並且深深地對他著迷不已。」

  這句話彷彿引領著他穿越了思緒的重重迷霧,撥開這些朦朧不清的阻礙時,葛雷夫確實開始對自己從昨晚到現在或許只要一個簡單的咒語就能將他擊倒的嚴重恍惚有了頭緒。

  更驚人的是,在簡短的時間裡迅速地釐清消化並且接受之後,他並未有任何糾結抗拒的情緒產生,先前的躁鬱懊惱反而在這個瞬間後也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急切不耐。

  愛情這個詞彙曾經對他很遙遠,然而在它與紐特連結過後……他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展開並且享受這般美好並且使人徹底迷醉的滋味。

  在經過與奎妮的一番談話之後,葛雷夫更是果斷迅速地做好了打算──愛情雖然來得很突然,但他是不可能會讓其有任何一絲溜走的機會。

 

  ■

 

  「葛雷夫先生?」紐特提著舊皮箱站在港口登船處旁邊,見到前來送行的人完全不是自己預想中的對象時,不由得露出訝然神色,「怎、怎麼會是你,我以為會是……」

  「抱歉,因為突然發生了緊急的事件需要處理,無法讓你的朋友前來為你送行。」葛雷夫面不改色地解釋著,對於他一早就利用職權將蒂娜派遣出紐約而且一去就是至少一星期的行為毫不心虛。

  「是嗎?既然是工作,那也沒辦法。」一心全撲在奇獸上的紐特,自然是沒想到如果真的有緊急的事連蒂娜都必須在連告知一聲都來不及的情況下匆匆出發了,身為安全部長的葛雷夫又為何有空閒時間來替他送行?而且還是這副優雅淡然的從容姿態。

  「不過,我特地前來,其實也是有件事想要拜託你……這次事件的發生才讓我體會到,自己對於魔法生物的所知是那麼樣的貧乏有限,所以──」葛雷夫沉穩平靜的一如往昔,唯有將下意識握緊的手插入口袋中的動作洩漏了他此時的緊張,但所幸現場也只有他自己知曉,「我能否拜託你繼續留在紐約一段時間,好讓我請教關於這方面的相關知識?」

  沒想到會聽聞如此要求,紐特頓時震驚地瞪大了眼睛,全無防備又直率的情緒反應使得他看起來又單純憨然幾分,再度直擊葛雷夫的心神,瞬間晃蕩了好一會兒。

  不過也幸好,此時的紐特還在為葛雷夫提出的要求感到萬分驚訝,根本沒留意到對方因為自己的反應而短暫有過的細微異狀。

 

  「我……」

 

  看著眼前的奇獸飼育專家,在短時間裡神情從震驚到不知所措的反應,儘管還未得到答案的情況令葛雷夫仍然緊張,但欣賞著對方的這副模樣,他不禁心猿意馬地想起之後的事了。

 

  ──若是將來自己表白或是求婚的時候,紐特大概也是這般可愛的反應吧?噢不、或許會再更可愛生動又活潑些。

 

  葛雷夫無可救藥地想著,甚至已經有些想入非非了。

  儘管如此,他的外表看起來依舊是個抱持著極大的誠意,耐心等待著答案的優雅男人。

 



                          TBC.

 

 

 

 正在意淫欣賞媽咪萌態的部長,顯然完全沒考慮到大舅子在他背後而且非常的火(乾

 





评论(11)
热度(71)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