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緋色柯】某個假日的約會體驗

※赤井 x 柯南 + 安室 x 柯南,這是個三人行的故事,柯南並沒有變回新一,雷者慎←

※時間線捏造+自我流設定有OOC可能也有

 ※CWT44新刊,刊物資訊可點 →  這裡 






 

  週末假日的百貨公司裡,聚集了不少逛街購物的民眾。

  大部分是結伴而來的年輕女孩或主婦們,也有情侶相約來逛街,或者是父母帶著小孩一起來的,還有一整群的青少年嘻嘻鬧鬧地往電玩遊戲、玩具模型的樓層聚集。

  然而,在來來往往的人潮裡,有個組合倒是頗為特別──兩名男人,帶著一個大約七、八歲的男童,三人在各種童裝品牌的樓層中,成為一組相對罕見的客人。

  更奇特的是,那兩個男人對於挑選衣服的興趣明顯比那孩子高出許多,在旁稍稍觀察一會兒就能發現……大人十分積極地挑選架上的衣服,只要覺得適合的就會拿起來詢問男孩的意見,但被冷淡地搖頭拒絕的頻率非常高,接近百分之百。

  而且,那男孩的表情從面無表情到冷淡,演變到後來已經能夠感受到他渾身上下散發的低氣壓,顯然是非常的不高興,瞪著那兩個男人的眼神也越來越不善,大有隨時都能爆發的意味。

 

  早上起來,柯南吃完早餐之後,就抱著一套小說舒舒服服地窩進沙發裡,打算趁這個假日把書看完。

  正當他看到劇情進入高潮的時候,那兩個男人突然提議說要去百貨公司逛逛順便買些衣服,被他果斷冷漠拒絕之後,竟然還聯手把他身上的家居服換成一套保暖的衣褲再套上外套圍巾,強硬地把人攜帶出門。

  這一路上,柯南臉上的怒意就沒消退過,儘管到後來已經是懶得生氣了,但還是覺得這麼簡單就放過這兩個男人也太便宜他們了。

  連續逛了兩個童裝品牌的櫃位,都沒有得到男孩一個好臉色,赤井秀一和安室透終於放棄等著他自己消氣的念頭,認命地將人帶到角落,預備賣笑討好以求男孩的諒解……

 

  「哼,」柯南環抱著胸口,下巴微抬、一臉高傲地瞪著正蹲在自己面前的兩個男人,「你們知道自己錯在哪了嗎?」

  「嗯,知道。」赤井秀一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

  「我們下次再也不敢了」安室透滿臉笑意的承認錯誤。

  「你們認錯認得這麼乾脆,我看根本是毫無誠意吧?」柯南半瞇起眼睛盯著他們,顯然是抱持著高度的懷疑。

  「怎麼會呢?」安室透連忙舉起雙手投降示弱,「我們可是真心誠意的。」

  「我確實明白自己的錯誤,往後會小心謹慎不再犯錯。」赤井秀一異常熟練地唸著自省話語,說完還不忘指了一下旁邊的男人,「但他可就不一定了。」

  「赤井秀一!」安室透立刻不滿地叫罵起來,「你別在那邊挑撥離間!」

  「我這只是合理的質疑罷了。」赤井秀一瞥了他一眼,絲毫不把他的反應放在眼裡。

  看著這兩個男人再度幼稚地鬥了起來,見怪不怪的柯南也懶得勸架,只是覺得他們同盟的信任關係應該非常薄弱,但在特定時候又總是會異常堅固,還有那莫名合拍的詭異默契,根本無法用一般常理來評斷。

  幸好這兩人還知道眼下的當務之急──將還在生氣的男孩的情緒給安撫回來,所以沒吵多久注意力再度回到仍是冷冷地盯著他們的男孩身上。

  「好吧,柯南,別生氣了……」安室透討好地笑著,指著旁邊正好路過、被母親牽著的小孩手上的霜淇淋,「我買霜淇淋給你吃?」雖然已經是冬天,但在暖氣充足的百貨公司裡,還是有不少顧客會去買冰品吃。

  「我才不要吃!」這是真把他當小孩子哄了?柯南更加不悅地瞥了他一眼。

  赤井秀一觀察了一下周遭的人潮,好一會兒後才選定了目標,「還是買那個?」

  柯南下意識地朝對方所示意的方向看去──某個將小孩扛在肩膀上的男人,手裡提著兩大袋的紙盒子,透明提袋可以看得出那是某個玩具廠商新上市的機器人和軍事基地的系列積木。

  最後,忍無可忍的男孩還是往他們曲起的膝蓋飛快地各踢了一腳。

 

  「好端端的為什麼突然要幫我買衣服?」既然已經給過教訓,柯南也懶得再生氣,直接和兩人談起今天的出門目的,「你們就這麼不希望我變回原來的模樣嗎?」

  其實原因非常簡單,經過了連續幾個總是窩在家裡的週末假日,兩個男人覺得似乎應該要一起出門走走,所以才有今天臨時抓著男孩出門的計畫。

  至於為什麼地點會選在百貨公司?他們絕對不會說是吵了快半個小時依然毫無共識,百貨公司是最後兩人都還可以勉強接受的地方。

  逛街、購物、吃飯……相當平常的行程,但要說是約會或是家庭活動,都是說得通的。

  「話不是這麼說──」安室透抓了抓自己的後腦勺,陪笑道:「反正在恢復前都穿得上的,買幾套衣服備著穿也沒什麼不好……你說是不是?」手肘頂了頂旁邊的宿敵,要他也幫忙勸說一下。

  「……嗯、也對,」赤井秀一頓了幾秒,才幫腔道:「這傢伙說的有道理,下星期你不是跟朋友約好了要去遊樂園玩?那個地方靠近海邊風大,還是再買件防寒又保暖的外套好了。」

  聽著這兩人輪流勸說,柯南也漸漸地被他們說服了,畢竟以前青梅竹馬偶爾也會帶著他去買衣服,甚至有一次還買給他帶耳朵的動物裝……那樣羞恥的經驗都有了,還怕這兩人買什麼更羞恥的衣服給自己嗎?

  至少他們是帶著自己來挑,而不是自作主張買了一堆滿足他們的私慾而自己根本不可能會穿的衣服。

  再說了,真要買的話也不是花他的錢。

  想到這裡,柯南的心情總算是由陰雨悶雷中轉晴了。

 

  男孩仰臉望向兩個覺得危機解除而重新站直起來的男人,終於露出了一絲笑意。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那就買幾件吧!」

 

  ■

 

  兩小時之後,安室透和赤井秀一的手上各提了幾個紙袋。

  柯南站在兩人的面前,兩手空空,稍稍抬起的下巴讓小臉看起來更加得意,就像是個被寵壞的富家小少爺,帶著兩個保鑣來逛街購物似的。

  然而在往別的樓層移動的時候,走在前方的柯南偶然回頭瞄了一眼乖乖跟在自己背後的兩個大男人,瞬間覺得他們悶不吭聲又亦步亦趨跟著的模樣活像是哪來的警犬……

  腦袋頓時不由自主地浮現出自己牽著兩條分別有著FBI和日本公安標誌項圈的警犬的畫面,行走過程中牠們還互看不順眼的不時向對方挑釁或是汪汪叫──柯南不禁抱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

  「想到什麼這麼好笑?」安室透忍不住傾身湊到男孩面前問。

  「一個很有意思的畫面。」柯南笑嘻嘻地順手摸了對方的頭頂,接著又勾勾手讓赤井秀一也把頭低下來,同樣在他的頭頂上拍了兩下。

  做完這個動作之後,柯南像是達成什麼目標,滿意地繼續往前走,還心情相當不錯地哼起不成調的旋律來。

  兩個男人對看了一眼,彼此都不明白男孩這麼做的用意何在。

  但看在那孩子心情似乎很好的份上,很有默契地不打算深究原因,而是緊緊地跟在他的後面,繼續當盡責的「保鑣」。

 

  雖然還不到晚餐時間,但錯過午餐又逛了這麼久,三人的肚子老早就餓得咕咕叫了。

  所以他們來到了位於最高樓層的餐廳區域,挑了間家庭餐廳準備享用遲來的午餐。

 

  「柯南你想吃什麼?」安室透翻著菜單,問著對座正在滑手機的男孩。

  「牛排,隨便哪種都可以。」柯南頭也不抬的說。

  「那你想要──」安室透想要接著問,卻被旁邊的男人打斷了。

  「他說只要是牛排都行,我們幫他選就可以了……那挑這個吧?」赤井秀一指著菜單的某一處,唇角卻是微微地上揚。

  安室透看了一眼,立刻明白了FBI的惡趣味所在,但他看著柯南依然低頭專注在手機上,似乎在回覆郵件,也不再多問,直接招來服務生進行點餐……

  約莫十分鐘過後,三份餐點送上來了,柯南這才放下手機。

  然而,他一看到擺在自己面前的「牛排」,不禁愣了一會兒──這分明是兒童餐!

  餐盤不僅是充滿童趣的Q版獅子汽車造型,擺在中間的牛排還插著日本國旗,配菜是小孩最喜歡的炸薯條和雞塊、小份的肉醬麵和份量頗少的水煮花椰菜,另外還附上布丁和果汁。

 

  「怎麼了?是你自己說只要是牛排都可以的啊。」安室透一臉無辜地說。

  「嗯,毫無疑問的,這是牛排沒錯。」赤井秀一點了點頭,又補了句,「廚房還很貼心的已經事先切成小朋友可以直接食用的大小了。」

  彷彿還嫌男孩不夠鬱悶似的,服務生這時拿來了一個塑膠籃子,裡面裝了很多小玩具,說是兒童餐附贈的玩具,讓小弟弟自己挑選一個……

  柯南勉強裝出高興的模樣,隨手拿了一個之後還不忘向大姊姊道謝。

  等到服務生走遠之後,柯南惡狠狠地瞪著對面笑得十分張狂的兩個男人,拿起叉子憤憤地朝餐盤叉下──彷彿他戳的不是牛排,而是對面那兩個可惡男人身上的肉。

  瞧著氣呼呼的男孩洩憤似地叉著食物,赤井秀一和安室透斂起笑意,眼底有著同樣的控訴……

 

  ──誰讓你只顧著回覆青梅竹馬的郵件、而將我們冷落在一邊呢?

 

  ■

 

  不知道是氣狠了還是餓慘了,也或者是兩者兼具。

  最後,餐盤上的食物一點也不剩,就只剩下布丁上的櫻桃梗孤零零地留在餐盤裡。

  柯南摸著自己鼓起來的肚子,有些懊悔不應該吃得這麼撐的,都怪他們!

 

  ──是的,平成年的福爾摩斯這口氣依然未消。

 

  「你們在這裡等一下,我去旁邊的甜點店買檸檬派。」赤井秀一看男孩撐得難受,想說讓他待在這裡休息一會兒,自己也可以趁這個空檔去買。

  剛剛經過的時候,他有留意到男孩發現那間店的招牌檸檬派的小眼神,彷彿瞬間綻亮起來,顯然是相當想吃的模樣。

  「哦。」一聽到是自己喜歡的甜點,柯南心情尚可地應了聲。

  「嘖、竟然被那傢伙搶先了……」安室透有些不滿地嘀咕了一句,但他接著只是對柯南笑了笑,「我先去結帳,你待在這裡坐著看東西,別亂跑喔。」

  「我知道啦。」柯南忍不住給了他一記白眼,目光有些嫌棄地盯著他往櫃台的方向走。

 

  就在座位只剩下男孩一個人、他想著要不要再拿手機出來看看即時新聞時,旁邊突然響起的熟悉嗓音令他下意識地抬起頭──

 

  「……欸?這不是柯南嗎?」

 

  穿著便服的高中女生,正是他的青梅竹馬──毛利蘭。

 

  「小、小蘭…姊姊。」一段時間未見,再加上稍早前才回信給對方,柯南喊起這個稱呼就有些彆扭,然而看到緊接著又出現的女人時,連忙喊道:「阿姨好。」

  「哎呀,好久不見了,柯南。」妃英理笑笑地摸摸他的腦袋,揚了揚手上的帳單──示意她去結帳,他們可以趁著個時候聊一下。

  「沒想到在這裡遇見你。」小蘭朝男孩笑了笑,張望了一下四周,問:「誰帶你來的?博士嗎?」

  「安室哥哥帶我來的。」柯南指了一下妃英理方才轉身離開的方向。

  靠近門口的櫃檯處,收銀機似乎是出了點問題,兩名服務生正忙著處理,安室透還站在那邊,看起來有些無奈地等著,而妃英理正好走到他的後面排隊,兩人打過照面後開始寒暄起來。

  「嗯、真沒想到,安室先生原來是公安警察呢。」小蘭收回視線,依然有些訝異地感嘆著。

  那時候安室透與先前見過幾次的那名FBI來到事務所,說柯南捲入一件正在秘密調查的跨國大案裡,先前安室透隱瞞公安身分到咖啡廳打工也是為了就近保護,如今是案子的收尾前夕會更加危險,為了不波及到其他人,他們必須將柯南帶到身邊進行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的保護。

  她也懷疑過柯南被捲入的案件跟新一所遇到的可能是同一件,畢竟先前他們私底下的聯繫也不算少,但這件案子太機密了,連目暮警官他們也不是很了解,所以她也無法詢問確認,只得不放心地囑咐柯南幾句,並且幫他收拾行李,最後和爸爸一起送三人離開。

  據說柯南還是有去上學的,只是偶爾會遲到早退,雖然上一次有在放學的時候偶然遇到過,但那也是將近一個月多前的事了……如今看到這孩子還是這麼健康有精神的模樣,她多少也有些放心,只是仍然忍不住詢問一下他的近況。

  「我過得很好,安室哥哥他們都很照顧我,小蘭姊姊不用擔心。」柯南在回答完幾個問題之後,帶著笑容如此總結。

  「那就好……有機會的話回事務所來吧,我再做你喜歡吃的菜。」小蘭微笑地叮嚀。

  「好的,謝謝小蘭姊姊。」柯南點了點頭,立刻乖巧地道謝。

  「還是柯南最乖了。」小蘭欣慰地揉摸他的腦袋,卻也忍不住低聲嘀咕,「不像新一那傢伙,整整兩個星期都沒回信給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都不知道人家會擔心嗎……」

 

  ──幸好他不久前才用手機回過信了,雖然因此被那兩個傢伙點了兒童餐戲弄。

 

  「一段時間沒見了,小蘭小姐。」結完帳的安室透正好走了回來,微笑道:「妳的母親說她在門口等你。」

  「好的,那我先走了。」小蘭轉頭一看──發現妃英理正站在餐廳外似乎在講電話的模樣,連忙向他們匆匆道別,「再見。」。

  「路上小心。」

  「掰掰~」

  目送毛利蘭離去之後,柯南才剛收起純真的笑容,轉頭就發現安室透正意味不明地盯著他。

  「幹嘛這樣看著我?」他一挑眉,不以為意地問。

  「看來你們聊天聊得挺開心的?」安室透雖然是微笑著,但那笑意似乎是未達眼底,語氣也有些冷。

  「你剛才跟青梅竹馬傳郵件還不夠,現在連本人都出現了?」正好在這個時候回來的赤井秀一,也面無表情地插上一句。

  柯南瞪大了眼睛,下意識地想要辯駁:「我跟小蘭……」

  「關係還是很親密的,對吧?」

  「所以連跟我們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也只想著回覆她的郵件。」

  「我那只是剛好想起……」

  「接著又見到了本人出現在面前,就更高興了吧?」

  「這麼久沒見,想必你也非常想念她,是嗎?」

  「我……」

 

  「「你不用解釋了。」」

 

  最後這句是兩個男人異口同聲的結果。

 

  回家的一路上,氣氛異常的沉悶,讓柯南直覺想到了押送嫌犯的囚車。

  不管他開口說些什麼,兩個男人都異常的冷淡,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回應,最多是用簡短的單詞回應他。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要關燈睡覺的時候。

  以往在睡前,要不是特別累的話,三人會躺在床上隨意地聊天。

  但今晚那兩人毫無反應,甚至各自翻身背對著他,讓柯南一個人仰望著天花板。

 

  「……唉。」輕輕地嘆了口氣,男孩既無奈又認份地道:「說吧,要我怎麼做你們才會消氣?」

 

  房間裡依舊是持續了好一會兒的寂靜,兩個大男人都並未回話。

 

  其實柯南不用問也大概知道他們的答案──大概是想要一些、甜頭吧?

  雖然三人住在一起還同床共枕一段時間了,但除了會讓他們摟著睡之外,其他親暱的動作少之又少,最多就是偶爾會讓他們親吻額頭或是臉頰。

 

  「我給你們三秒鐘──轉過來、面向我,否則就別怪我後悔了。」

 

  話一說完,那兩個本來還悶不吭聲的男人果然立刻翻身轉了方向,甚至還往男孩的身邊更靠近了些,兩雙眼睛齊齊盯著他,但還是不發一語。

 

  ──如此看來他們又更像是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警犬了,稍早的反應根本是在鬧脾氣。

 

  柯南亂七八糟地腹誹上一句,咬咬牙、爬起來跪在床鋪上,終於下定了決心。

  他飛快地在兩人的嘴唇上各親了一下,接著又飛快地躺回床上將自己塞回被窩裡。

 

  柔軟微熱的觸感在自己的唇上輕拂而過,速度快得讓兩個男人不由得一愣,接著卻也不約而同地露出一絲笑意。

  「柯南……」安室透伸手掀開被窩一角,蹭到男孩的身邊。

  「接吻可不是這樣的。」赤井秀一也做出相同的動作,同樣蹭到男孩的另一邊。

 

  兩人默契絕佳,一個捧著男孩的臉親吻,另一個開始伸手去解開他身上的睡衣鈕扣。

 

  「「讓我們教教你吧!」」

 

  最後這句依然是兩個男人異口同聲的結果。

 

  ■

 

  迷迷糊糊從床上爬起來的男孩,打了個呵欠慢慢地晃進浴室。

  然而在看到鏡子裡自己的嘴唇仍舊有些紅腫,以及未完全扣上鈕扣的睡衣底下,脖子鎖骨間佈滿的緋色印記,殘存的睏意瞬間消失無蹤。

  他盯著這些痕跡,就想起那兩個男人昨天輪流把他壓在床上又親又咬、鬧纏了許久的畫面……

 

  男孩的臉瞬間紅了起來,也不知道是氣憤、羞憤還是悲憤,也或者是三者都有?

 

  當男孩在樓上房間的浴室裡咬牙切齒地盤算著要給那兩個混蛋一點教訓的時候,昨晚嚐了不小的甜頭還在回味的兩位當事人正坐在樓下餐桌旁,看起來非常愉快的喝咖啡看報紙,還難得和平的不時交談幾句。

 

  ──嗯,憋了許久的警犬們終於嚐到了一點肉味,心情當然是相當美好。

 



當初寫這篇的時候,和萌佑ㄉㄉ聊到了她的緋色柯新刊,是關於男童馴服兩隻警犬的故事(無誤(慢

所以在寫的時候也不小心,自我帶入意象XDDDDD(ㄍ

雖然萌佑ㄉㄉ12月的時候因為某些原因(?)不小心窗了,但讓我們期待一下2017年2月佐倉佑ㄉㄉ的緋色柯新刊!

保證又香又萌又好ㄘ!!!


评论(2)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