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靖蘇】如是我執 -07-

◎琅琊榜衍生,蕭景琰 x 梅長蘇

◎自我流設定有,電視劇+小說設定混雜有,背景時間為結局後,玄幻(?)類HE梗←

◎10.30亞影Only新刊 →   詳情請戳我  ◎通販可洽 → 這裡





 

  晚膳過後,梅長蘇在偏殿裡走走繞繞權當消食,蕭景琰很理所當然地跟在旁邊陪著。

  兩人一邊走著一邊閒聊,梅長蘇就把下午與那兩個孩子閒聊的情形說給他聽,最後還不忘讚譽幾句。


  「快過年了,淵兒從今日開始休假不用上課,正巧庭生也回宮述職,臨時起意就讓他倆一起來見見你……聽起來你們真的是相談甚歡,淵兒到最後還捨不得走,原本沒先跟你打聲招呼我還怕你生氣,現在看來我這個決定可沒做錯。」

  「太子殿下年紀雖小卻是聰明伶俐,我和庭生說的話他多半都聽得懂,即使不明白也會勇於提問,從他的言行當中也看得出品性淳樸、直率良善,你的那頭小牛確實是教養得很不錯呢。」

  「你就喊他小牛吧!況且他看起來也很喜歡你,你要與他生疏說不準他還生氣呢。」蕭景琰不贊同地讓他改了稱呼,又道:「淵兒也是你的晚輩,無須如此客套……這些年虧得有母親幫扶,雖說我每日會抽出時間查問他的課業起居,但一忙起來的時候還是不免會有所疏忽。」

  「孩子年幼,雖然有祖母照看,但終歸還是需要──」

  「過了年淵兒就六歲了,也不算小,他自小聰穎、三歲時就啟蒙讀書……大梁的太子,能夠早日擔起重任,於我而言也是輕鬆。」蕭景琰知道他後面要接什麼,,心頭一凜、連忙將話接了過來,「今日你也瞧過庭生了,覺得他如何?」

  「當年我覺得讓庭生遠離皇室核心、避開朝堂,能夠平安快樂的長大就好,但今日看起來似乎也沒什麼不好,只要他……」梅長蘇想起心中顧慮,總是有不免為此而憂心。

  「我知道你是擔心庭生知曉自己的身世後若是心生忿怨走了岔路就不好了,但這些年下來,他去過東海練兵,還去過雲南支援駐守,半年前也到過北境替我與蒙卿商議過換防的問題……樁樁件件都處理得很好,因此我才能封他一個瑞王。」

  朝中的老臣不少猶在,見到那越長越大的庭生與當年皇長子越來越相似的容貌,心裡都有幾分瞭然,對於蕭景琰基本上是越制的封賞也就沒有太大的反對,畢竟要是當年祈王不曾受到冤害,這孩子能得到的榮寵肯定遠不及此,如今他也算是與國有功,再加上身為今上義子的身分,眾位大人眼觀鼻鼻觀口口觀心,也就默默地無異議接受了。


  「你說的也是道理。」梅長蘇點點頭,但仍是若有所思的模樣。

  再見當年那勤奮好學的孩子,如今已是能保家衛國的英武青年,看著那人目光清正、友愛手足,看著自己仍是當年的孺慕敬意,梅長蘇自是放心許多,只是此後每每想起關於他的身世,仍是不免繞回這些憂思上。

  還是在許多年之後,某一回因緣際會下,庭生與梅長蘇坦而無礙的推心置腹一番,表明自己很早就知道身世,心中確實曾不平怨恨過,但當時庭生也隱約猜出了梅長蘇的身分,更對他為了大梁天下和百姓於北境殉國的作為由衷感佩,在那之後他便決心此生也要以命捍衛大梁疆土,這才對得起梅長蘇當年的相救與教導,也對得起蕭景琰的養育和愛護。

  而那時候的梅長蘇,親眼見證過庭生總是領著兵馬在四境遊走駐防,歷經風霜扛下艱苦而打磨出來的成熟穩斂,也就終於能放下心來。

  不過,那也是很久之後的事了,這會兒的梅長蘇還是免不了被蕭景琰一陣無奈的叨唸。


  「你啊!老毛病不改,就是這麼愛操心!」看到那不自覺蹙起的眉梢,蕭景琰不禁伸手揉了揉,「別想太多,終歸有我和母親看著,況且、這不是還有你在嗎?」

  「我?」梅長蘇一愣,下意識地反問:「我能做什麼?」

  「你能做的可多了。」蕭景琰怕他走得乏了,將人帶回暖閣的椅榻坐好,並讓陳濤準備今晚的湯藥,這才接著道:「庭生以前就對你十分敬重,隔這麼多年亦是如此,淵兒那邊我也屬意為他再找一位老師……那倆孩子,往後還要靠你幫著照料了呢。」

  「庭生若有疑難處,能幫的我肯定相幫,但大梁儲君的教導事關重大,這我擔當不起。」

  「你可別謙虛了,琅琊榜首學識淵博智計無雙,江左盟勢力囊括江左十四州,無論是才情或是見識,自然是擔得起的。」

  梅長蘇一聽,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戲言笑道:「這話要不是從你嘴裡說出來的,我肯定會以為朝廷要清算我江左盟了。」

  「堂堂梅大宗主,怎麼能夠這麼汙衊於人呢?」蕭景琰故作一副不可置信的委屈模樣。

  「堂堂一國之君,怎麼能夠這麼裝腔作勢呢?」梅長蘇也毫不客氣地回敬一句。


  最終,兩人相望一眼,齊齊笑了出來。

  梅長蘇身體還虛著,這才笑了一會兒就讓他有些喘不過氣。

 


  端著藥的陳濤得了應許進到閣中時,蕭景琰正坐在榻邊一角為梅長蘇揉著胸口,臉上那溫情憐惜,絲毫不掩飾。

  向來感覺敏銳又善於察言觀色的御前陳公公縱然心裡一驚,面上還是不動聲色,將藥碗放下後就行禮出去了,往後這兩人獨處時更是把不相干的人都遣得稍遠些,忠心耿耿地幫著打掩護。

 

  放下空了的瓷碗,梅長蘇在榻上倚靠了一會兒就覺得有些困倦了。

  「小殊,今天我收到消息了。」蕭景琰伸手撥理了下他前額的頭髮,緩緩道:「藺少閣主後日會抵達金陵,已約定好申時在蘇宅一會。」

  聞言,梅長蘇稍稍睜大了原先半瞇起的眼睛──關於那些自己甦生後還懸而未解的謎,總算要揭曉了嗎?

  「別擔心。」察覺到身旁之人隱約的緊張不安,蕭景琰溫聲安撫著,言語簡短而情深意切,「無論如何,我都會陪著你。」

 

  抬眸對上那平靜柔和的目光,梅長蘇心裡的那點激盪也就跟著緩和下來。

 

  ■

 

  在北境邊關戰禍初平的那一年,亦是江左梅郎自琅琊榜首墜下的時候。

  當時江左盟早就已經將金陵城中潛伏的勢力撤除大半,最後就只剩下他們的宗主最後居住過的這一處宅院。

  黎綱和甄平原先是想賣掉的,商量幾回後卻還是捨不得,但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置,乾脆就先閒置了,只是拜託霓凰郡主幫忙照看著。

  然而霓凰郡主後來隨著夫君到東境駐守海防去了,穆小王爺也回到了雲南接下了南境軍,這份差事最終還是落到了蕭景琰這邊。

  這些年下來,除了讓人按時清掃收拾,每隔一段時間,蕭景琰總是會來到蘇宅,獨自一人站在過去梅長蘇時常坐著的廊下,一待就是幾個時辰。

 


  梅長蘇裹上雪白狐裘被蕭景琰從馬車扶出來的時候,抬頭望了一會兒門前的匾額,恍然中彷彿已經隔了無數個人世間。

  「外面風大,別站在這裡。」蕭景琰塞個一個手爐到他懷裡,強硬地帶著人進門,生怕一時不慎讓他吹了風或是受了寒。

  「這裡……」沿著長廊一路走來,看著依舊如息的院中景緻,梅長蘇不免感懷道:「還是跟從前一樣,都沒變過。」

  「畢竟是你住過的地方,我再怎麼樣都得將這裡保留下來。」對於院中的一切再熟悉不過了,蕭景琰攙著人小心地走上屋前的臺階,「進去吧,我已經讓人先燒好炭火,還是屋裡頭暖和。」

  「嗯。」梅長蘇被攙到爐火邊的軟墊坐下,狐裘也讓蕭景琰脫下來蓋到腿上,而後捧著熱茶繼續對著屋內的一角一物發呆。


  似是在緬懷、也似是在回憶,也似是在期待著接下來的會面──儘管疑問即將獲得答案多少都令他有些緊張,但也阻擋不了即將見到故人的喜悅。

  待蕭景琰讓人將準備好的熱茶和糕點送上來時,就像是掐著時辰、外頭庭院突然傳來一道熟悉的嗓音……

 

  「在下區區一介江湖草莽就不講究禮數了,還請陛下莫怪!」

 

  一道飄逸身影現於人前,還是昔日的天青月白;而這人的旁邊還有另一個輕靈纖瘦的少年,顯然比他早一步站到了廊下地板。

  四道目光齊齊相對,還是那最天真率性的少年先有了反應。

 

  「──蘇哥哥!」

 

 



                 TBC.


這篇提到庭生的部分也是對原劇裡庭生的一點想法,也希望他以後會變成的模樣,還是覺得被蘇哥哥教導過的孩子,長大後憋走歪啊QQ

另外下一回就是鴿主的主場啦!主要是把一些事情交代一下←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