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緋色柯】專屬男孩的最佳利器

※赤井 x 柯南 + 安室 x 柯南,這是個三人行的故事,柯南並沒有變回新一,雷者慎←

※時間線捏造+自我流設定有OOC可能也有

※預計是CWT44新刊,刊物資訊可點 → 這裡 





 

  清晨六點時分,住宅區的街道鮮有人煙,靜悄悄的只有小鳥的清脆啼叫特別清晰。

  然而,在一陣腳步聲匆忙響起又驟然停下過後,接著響起的是兩個人的爭執。

  根據嗓音,聽起來──似乎是一個男人跟……一個男孩的爭吵?

 

  「……所以,這回你幫不上忙的,乖乖待在這裡吧。」

  「我才不信,肯定是你們兩個人暗地裡已經商量好什麼行動所以不讓我跟!」

  「我跟那傢伙確實有商量好一件事,但不能讓你跟。」

  「憑什麼不讓我跟?就算你是FBI也沒有權利限制日本公民的行動自由!」

  「你這是在逼我採取一些必要手段?像是直接下藥迷暈你、或是用手銬把你銬在地下室──」

  「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我不管!」

  最終是男孩不知道是惱羞還是悲憤的大叫才制止了那名男人後面聽起來比起FBI、反而更像是犯罪宣言的話語──因為男孩確信,男人只要說出口的話是真的做得到的。

  其實事情也很簡單,東京最近發生接連發生爆炸的事件,目標已經鎖定某個犯罪組織,凌晨四點半時發現到極有可能是他們下一個作案的地點,赤井秀一原本打定主意要暗中前往,但終究躲不過某個名偵探的追蹤。

  從以往的每一次經驗來看,男孩對於案件的興趣和推理的渴望在FBI或是另一位公安的縱容之下都會得到滿足。

  只是這一回,看起來他們並不想讓他牽涉其中。

  「真的不讓我去?」柯南仰起頭,氣勢洶洶地又問了一次。

  「嗯,」赤井秀一點了點頭,語氣堅決地道:「這次真的不行。」

  「那好吧……」柯南恨恨地低下頭,一副百般不願的模樣。

  然而下一秒,他卻突然蹲在地上,用手掩著臉、發出了哭泣的聲音,「可是我想跟嘛……人家好想跟……嗚嗚……」

 

  聽著平時根本不符合外表年紀的理智正經的語調變成這般稚嫩的哭音,儘管心裡明知對方肯定是假哭,但那哭聲夾雜著近乎撒嬌的語句,還是讓赤井秀一在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時,就已經看見那名男孩正坐在自己的手臂上,對他露出故作天真的燦爛笑容。

  猶如頑皮的孩子惡作劇得逞似的。

 

  十五分鐘之後──

 

  「──喂!不是說好了很危險別讓他來?你這是什麼意思?!」看著出現在約定地點的一大一小,安室透直接對著那個說話不算話的混蛋FBI大爆炸。

  「……他很堅持。」頓了一秒還是決定將過程隱瞞的赤井秀一僅是如此簡短地回答。

  「有多堅持?我們不是還擬定了好幾個他非得要跟的情況下該如何解決的戰術──」

  「喔,戰術啊。」柯南半瞇著眼、仰頭瞪向安室透,接著又一視同仁地瞪了眼旁邊的共犯,「既然你們已經這麼要好了,等到這件案子結束,我就搬回事務所住吧。」

 

  ──才開始不到兩個月的三人同居生活就這樣被迫結束?

 

  不小心說溜嘴的安室透還是惡狠狠地瞪著赤井秀一,畢竟在他的想法裡──追根究柢起來,還是這個FBI把人帶到現場來害的!

  「不用這麼看我,沒兩句話就自己露出破綻,讓人非常懷疑以前你是怎麼當NOC的。」

  赤井秀一也不甘示弱的以言語回擊著,雙方很快又爭鋒相對起來。

 

  最後,還是男孩非常公平的各踢了他們一腳,才讓兩個男人將注意力回歸到正事上。

 

  ■

 

  週日下午的商店街,充滿了逛街的人潮。

  人來人往的吵鬧環境裡,有兩個人正在為某件事爭論不休,引起路過的民眾紛紛側目不已。

  更準確來說,是一名男人跟一個年約七、八歲的男孩。

 

  「……這一次是真的不行。」安室透有些頭疼地看著拉著自己的褲管還一臉堅持的男孩,「赤井那傢伙怕沒辦法一次掩護這麼多人,所以你還是待在家裡負責監看和連絡吧。」

  「監看和聯絡有博士在!」柯南反駁完,又認真地表示:「你們不用管我,我自己會小心的。」

  「我們怎麼可能有辦法不管你……」安室透小聲嘀咕著,看著被緊緊抓住的褲管,莫可奈何地嘆了一口氣。

  「你只要帶我去現場就行了,接下來你們忙你們的,我自己去找線索。」

  「絕對不行。」安室透斂起神情,正經而嚴肅地道:「據目前的情報,該組織還有至少七名持槍的成員潛伏在港口,下落不明的那批炸彈也還在裡面,你別想一個人在裡面亂跑。」

  「那就更要帶我去了!我一定能找出炸彈被安裝在哪裡!」

  「就說了不行!」

  「帶我去帶我去嘛!」

  「不、可、以!」安室透深深地看了男孩一眼,總算是下了決心,他心一橫地將男孩的手從自己的褲管上拍開,轉身就打算快步離開。

  然而,他才剛起跑,背後就傳來一陣彷彿快要哭出來的叫喊……

 

  「…爸爸、安室爸爸!不要丟下我──」

 

  驚呆了的安室透急忙停下腳步,接著後方的男孩就撲上來抱住他的腿,繼續大聲哭喊:「爸爸,我保證一定會聽話,求求你別把我一個人丟在這裡!」

  緊接著,安室透成為大概是日本史上頭一個站在街道上被來往的民眾以嫌棄的目光狠狠譴責的公安警察。

 

  十五分鐘之後──

 

  「所以,你就把人也帶來了?」聽完簡略的過程之後,赤井秀一面無表情的看著對方,雖然語氣平淡無波,但很快就引起對方的瞬間爆發。

  「那一群歐巴桑只差沒指著我的鼻子當面責罵說我這個不負責任的爸爸竟然想把孩子丟在街上了,你說我還能把人留在那裡嗎?!」

  「喔,這倒是。」赤井秀一極為難得的沒有與他唱反調,而是看向對方懷裡那個笑得十分高興的男孩,「沒關係,柯南,我一定會保護你的。」

  「嗯,我相信你。」男孩朝著FBI露出更加燦爛的笑容。

  「喂,赤井秀一,那說好的掩護呢?我們公安這邊可是把安危都交給你負責的!」

  「我想你們肯定有聽過一句話。」

  「什麼話?」

  「像是……『生死有命』這類的?」

  「赤、井、秀、一!」

 

  於是,在這次的行動開始之前,公安和FBI之間的緊張關係似乎又攀升到了新高點。

  根據某位知名不具的狙擊手表示,絕對不是在介意某位公安竟然得到了某個特定稱呼的緣故。

 

  ──嗯,肯定不是。

 




本篇是在打開心眼的情況下重新看完柯南VS魯邦電影版之後得到的梗,專注於「假哭」和「爸爸」上(乾

另外其實這篇最早在中秋節那時候一小時快速撸出來的,因為個人還滿喜歡的(私心自重)所以稍微修一下之後決定收錄這次的本子了XD


评论(9)
热度(74)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