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

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緋色柯】從今而後的三人生活

※赤井 x 柯南 + 安室 x 柯南,這是個三人行的故事,柯南並沒有變回新一,雷者慎←

※時間線捏造+自我流設定有OOC可能也有

※預計是CWT44新刊,有興趣的同學歡迎幫填印調 → 這裡

 

 

 




 

  滴滴滴滴……

  鬧鐘響起的聲音迴盪在臥室當中,將躺在床鋪中央懷裡還摟著毯子一角的男孩逐漸從熟睡中吵醒。

  很快的,那雙眼睛迷糊地睜開來,睡眼惺忪地打了個呵欠之後,才滾到床頭櫃旁邊,伸手將鬧鐘的鈴聲關掉。

  男孩靠著床頭櫃發了一會兒的呆,不是很意外房間這張比平常的雙人床還要大上些許的床鋪上只剩他一個人在──畢竟是要睡三個人的嘛。

  不必想也知道那兩個人大概早早就下樓去準備早餐了,也不知道今天又要引發什麼樣的料理對決……一想到上星期就有兩天吃撐到差點需要額外吃胃藥的地步,男孩就忍不住深深鄙視了那兩個大男人的幼稚程度。

  盥洗完畢後換好衣服離開房間,男孩才剛走下樓梯就聞到從遠處飄過來的食物香味──光是聞起來就知道這肯定又是豐富的一頓早餐,使得他更加飢腸轆轆、同時也更煩惱會不會又吃到胃撐到受不了。

 

  「柯南,早安!」

  「早,快來吃早餐。」

 

  男孩還未走到門口,裡面忙到一個段落的兩個男人早就已經察覺到他的出現,並且要他快過去餐桌邊的椅子坐好。

 

  「早安。」

 

  屁股才剛貼上椅子,面前很快就被擺放了熱騰騰的早餐,他下意識地抬頭望向正看著自己的那兩人。

  儘管已經看了一個多禮拜了,身體還沒恢復成實際年齡狀態的平成年代的福爾摩斯,對於這兩個男人如此居家的模樣還是不太習慣。

  畢竟,他們先前專注著的可不是這樣的事──

  一個是先前假死改換身分但如今已然恢復的FBI赤井秀一,前身份沖矢昴。

  一個是先前以假名進入黑暗組織臥底如今也自由的安室透,原名是降谷零。

  無論是誰,又無論這兩人之間有過什麼樣的衝突恩怨,目的都在於黑暗組織。

  而經過了所有人於這段期間的各自奮戰,雖然過程很驚險,在最後關頭時險些賠上所有人的性命,所幸最後他們還是成功讓黑暗組織覆滅,即使這途中仍是不免意外的有人傷亡,但已經比原先預料的情況還要好很多,至少柯南所認識的絕大部分相關人員都是平安的,這已經是令他感到相當慶幸的結果。

  到了這個時候,在世人眼裡消聲匿跡已久的工藤新一總算可以透露一點消息給部分始終不知道內情的親友──像是青梅竹馬的一家人,但他們所知道的也是工藤新一先前意外捲入了某個跨國犯罪組織的案件裡,因為事關重大先前才一直躲著無法露面,雖然現在事情已經圓滿解決,仍需要他前往美國接受證人的秘密保護一段時間,好讓這個案件得已順利地進到最後審結的階段。

  為此,「工藤新一」在打了那通「坦白」電話到事務所的時候,還被青梅竹馬邊哭邊罵、足足抱怨了半個小時,在連聲答應她會讓這個案件畫上一個完美的句點並且平安回來之後才順利結束通話。

  儘管他與小蘭之間只是兒時玩伴兼青梅竹馬,但也僅限於此,不存在更多或是其他的關係和情感,但這個答案似乎沒有被當時也在旁邊卻像是盯上一個即將犯案的現行犯那般緊盯著他的那兩個男人所接受,以至於他被迫答應了他們幾乎是胡攪蠻纏般無理的要求──那,從此之後我們就住在一起吧!

  於是,在一切初步塵埃落定的這個時候,龐大的犯罪組織要完全徹查清理乾淨也需要一點時間,赤井秀一與降谷零分別向FBI與公安警察提出建議,由他們二人負責保護關係密切又功勞重大的有關人員──江戶川柯南──理由是因為這名男孩在工藤新一意外被捲入組織而被迫消失在人前之後,不僅幫忙掩飾他無法外洩的行蹤,更提供不少的支援協助,所以肯定也成為了組織報復的目標。

  表面上是如此冠冕堂皇的理由,說到底也只不過是兩個在某方面的心眼特別小的男人,為了達到某種目的罷了。

  但由於柯南過去的表現太過出色,得到FBI方面高度的讚賞與認可,同時也認為接下來的善後他或許也幫得上忙,赤井秀一的申請就理所當然的通過了,而公安這邊也不落人後,降谷零很快的得到了保護該名男孩的任務。

  最後,柯南就被FBI和公安聯手從寄住已久的毛利偵探事務所給帶走了。

 

  「怎麼了?」安室透拿起桌面上的空茶杯,替他倒了一杯熱紅茶,「快吃早餐啊!」

  「嗯。」赤井秀一也跟著舀了一碗味噌湯放到他的手邊,「放涼就不好吃了。」

  「我說、你們──」柯南看著桌面上琳瑯滿目的早餐,忍不住朝他們各翻了一記白眼,「就不能排個順序輪流做早餐嗎?」左手邊是一大盤炸蝦三明治搭配水果沙拉,右手邊是白飯、煎蛋捲、烤魚、漬菜、白蘿蔔煮物再加上味噌湯就是完美的全套早餐。

  ──但這份量是想撐死他嗎?!

  赤井秀一一貫的沒什麼表情,只是簡短扼要地道:「早餐很重要。」

  「是啊,所以柯南不僅要吃飽,還要均衡營養才行,而且……」安室透應和完,還帶上微笑補了一句,「多吃一點才會快快長大。」然後還把叉子強硬地塞到他的手裡。

  看了一眼手上的餐具、再抬頭望向笑得連眼睛都瞇起來的日本公安,柯南在這一刻確實有股襲警的念頭──把叉子筆直地扔到他臉上之類的。

  因為有左邊公安、右邊FBI的聯手坐鎮餵食之下,儘管最終吃不到一半,但這天早上的柯南的小肚子卻還是圓滾了起來,相當飽足地上學去了。

 

  「怎麼了?大偵探。」一進到教室的灰原哀,看著坐在位置上的臉色不怎麼好看的柯南,帶著一絲的微笑上前慰問:「還是不習慣現在的新生活嗎?」

  「……對、」一與對方的視線對上,再加上那臉上明顯的笑意,柯南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這女人肯定是想看好戲,「要是妳那邊的研究進度能夠更快更順利的話,我肯定能早早就習慣了。」恢復原本身形之後,也不至於總在某些時候會被那兩人當成真正的孩童一般照顧順便戲弄。

  「那你可得先自力救濟了。」灰原哀眼神淡然,語氣更是冷涼,道:「組織那邊關於實驗室的相關資料早就被銷毀了,解藥的研究進度本來就很有限,如果你的同居人有辦法從虛無中把資料找出來的話,說不定就有可能。」

  「現在好不容易沒事了,難道我們還得一直維持這個模樣不成?」

  「耐心點,江戶川。」自從組織覆滅之後,從終日的擔心懼怕中得到解脫的灰原哀,心情一直相當愉快,「我可以告訴你,比起之前、最近確實是有些進展,但仍然需要一些時間……你不如就靜下心來好好珍惜並且享受這段不知道何時會突然結束的小學生生活?」

  「那還真是謝了,我以為我已經享受夠久了。」柯南最終還是忍不住以一記白眼做為回應。

  不巧的是,最後這個動作被正好進來了其餘少年偵探團的成員看到了──江戶川柯南立刻成為被公開譴責的對象。

  「柯南,你太過分了,怎麼可以瞪灰原同學呢?」

  「就是說啊!罰你今天中午必須把午餐分給我們……耶!太棒了!今天的午餐正好是咖哩飯!」

  「小哀小哀、怎麼了?你們吵架了嗎?」步美看著好友小哀故作無事的模樣,也不由得看向柯南,眼神充滿了控訴和不敢置信。

  「……」完全不想與這些孩子爭辯的柯南,只能無力地趴在桌上,心想著這樣的日子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不過到了中午,柯南還是把他一半的午餐貢獻出來。

  並非是因為早上的事,而是他的早餐還沒消化完,到了中午還不怎麼覺得餓。

  「哇!那我就客氣啦!」元太非常高興地吃起份量多出一半的咖哩飯。

  「元太,吃慢一點,小心嗆到。」光彥看著他狼吞虎嚥的吃相,皺起眉頭地出聲提醒。

  「才不會……唔啊!咳、咳咳──」

  「你看吧……」光彥無奈地遞上水壺給他。

  「咦、對了!」步美像是突然想起什麼,小小地驚呼一聲,「柯南最近中午是不是都食欲不好啊?我記得前天、還有上星期四的時候,柯南的午餐都有剩下耶!」

  「這個嘛……」柯南乾笑著,突然不知該如何回答。

  「該不會是生病了吧?」步美面帶擔憂的問。

  「放心,江戶川沒事。」灰原淡定地說完,促狹的目光再度望向當事人,「只不過,是最近的生活過得太滋潤罷了。」

  「灰原!」突然揚高音量的警告,語氣就不知道是被說穿時的羞憤還是悲憤了。

  「我又沒說錯。」灰原無所謂地聳聳肩,繼續慢悠悠地吃著自己的午餐。

  「滋潤?」對於這個不是很熟悉其背後深意的詞彙,步美困惑地眨了眨眼睛。

  「滋潤?這個詞我好像有聽過類似的,啊、難道會是……」光彥搓了搓下巴,臆測地道:「愛情的滋潤?」

  「什麼?」步美立刻驚訝地喊了起來,「柯南你什麼時候談戀愛的?!是誰?你怎麼可以喜歡上別的女孩子──!!」說到最後連語氣都委屈起來。

  少年偵探團這邊瞬間混亂起來的景況,也吸引了教室裡其他同學們的注意力。

  多了幾個好奇不已而紛紛湊過來詢問究竟的小孩,這場面是越來越熱鬧了……

 

  ──就算外表還是小學生變不回來,他也不想跟這些小鬼們分享自己的感情生活啊!

 

  柯南用單手掩著臉,完全不想面對眼前這一切,只覺得從來沒有心情像此時此刻這般疲累不已。

 

  ■

 

  對於中午那場莫名引發的混亂,即使實際乍看之下並不會覺得和那兩個男人有所關聯,但追根究柢根來看,禍首分明就是他們沒錯!

  再者,柯南也必須為自己的腸胃著想──他是很想要快快長大沒錯,但他迫切需要的是灰原研究出來的APTX-4869的解藥,而不是安室透說的「多吃一點」。

  作為一個思緒敏捷的名偵探,要想出一個快又有效的解決方式並不難……雖然有點難為情。

  行動起來向來效率極高又迅速果決的他,仍是決定要即刻實行。

 

  又是一日的清晨時分,柯南刻意讓自己在那兩個男人起床之前先提前醒來。

  初醒時的睏意,讓他將那點難為情拋在腦後,只想著趕緊達成目的再繼續入睡。

  他腦袋稍稍往左一頓後又向右一偏,最後乾脆一個翻滾──直接滾到左邊正好面對著他側躺的那個男人的胸前,對方似乎沒被他的動作擾醒,而是在睡夢中下意識的抬手擱上他的腰……正好就將嬌小的身軀攬進懷裡。

  鼻間隱約聞到男人身上傳來熟悉又令人感到安心的氣息,睡意朦朧的柯南很快又再度進入安穩的夢鄉裡。

  渾然不知,在不久之後,一場戰鬥險些因為他的這般舉動而在一大清早就無聲開打。

 

  安室透醒來的時候,總覺得跟平常似乎有些不一樣。

  因為依照這些天已經逐漸成為習慣的動作來看,他在剛醒時往左邊稍稍一伸手,就能摸到男孩的腦袋,但今天……為何手伸過去只碰到了冷涼的枕頭?

  這使得他猛然睜開眼睛,意識也瞬間清醒過來。

  接下來映入眼底的這一幕,立刻就讓他在早晨時火氣就直接升到最高點──那個無恥的FBI竟然不顧先前說好的協定,直接將柯南抱到他那邊去了?!

 

  「赤、井、秀、一──」

 

  即使是在憤怒當中,還是不忘壓低音量,引免將男孩從熟睡中吵醒,但也因為這樣的緣故,那語氣聽起來似乎更加咬牙切齒了。

  被嚴厲指控的赤井秀一,神情平淡,唯有眼神隱隱藏著些許的愉悅透露著自己的好心情,他舉起自己原先無意識地擱到男孩身上的那隻手、而另一隻手正被對方枕在腦袋下就真的無法動彈了。

  這動作所表示的意思非常明確──他並未違反原先說好的協定,是男孩自己滾到他這邊來的。

  安室透原本已經做好將人拖到外頭先打上一架再說的準備,但看到他的無聲辯駁,又仔細瞧了一下……那小巧的手掌正揪住那混蛋FBI的上衣──雖然極度不爽,但看起來確實是柯南主動滾到他那邊去的,大概是睡迷糊了……嘖!

  惡狠狠地瞪了赤井秀一一眼,安室透憤恨不平地下了床鋪,悶著一肚子的氣下樓去準備早餐了。

 

  ──喔、對了,那傢伙現在八成也捨不得起床了,就讓他早餐吃空氣,嗯哼!

  想到這裡,安室透的心情似乎勉強地好了那麼一點點。

 

  於是,這天早上,柯南總算擺脫了同居以來的這些天總是得要吃雙份早餐的日常。

  吃著份量剛好的三明治,看了一眼旁邊正給自己倒牛奶的安室透,接著又轉頭看向另一邊啃著乾硬吐司但心情似乎挺不錯的赤井秀一,他心中突然有種生活就該像這樣的滿意感。

 

  ■

 

  再隔一日的早晨,赤井秀一睜開眼睛時,發現昨日早上自動滾到自己懷裡的男孩,這會兒卻是到了安室透那邊。

  接收到那顯然是挑釁的得意目光,他淡淡一笑,不以為意地從容起床,而後自顧自地下樓去準備早餐。

  昨天是他收到突如其來的「福利」,今天則是輪到那傢伙,若這樣他還看不出那孩子在想什麼的話……他這FBI也白幹了這麼多年了。

 

  雖然先前他和安室透每天都不約而同的準備早餐純粹是一時的意氣之爭,持續幾天也該罷手進行停戰協議了,省得真的吃壞那孩子的腸胃。

  但能得到這麼預料之外的「好處」……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預計是CWT44的新刊!書名感謝萌佑ㄉㄉ贊助!

這本應該是數篇有關連性的短篇集結,但暫時懶得取篇名先用數字代替←

第一篇算是交代一下這本的時間背景(?

總之應該是沒什麼案件,純粹是充滿傻白甜和沒羞沒臊緋色組還有視情況可能有肉的本子(等等

 


评论(4)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