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Ready for Abduction -13-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殿下、葉上將,霸圖、百花、藍雨、雷霆、虛空等軍團都發來消息說是受到星際異獸潮的侵襲,已經發佈B級警戒讓基地周圍的民眾避難,駐守的將軍們都已經準備出戰了。」

  「這個時間應該週期還未到啊!」杜明驚呼道。

  「那嘉世那邊呢?」葉修問。

  「也有,只是比較零星,但H星有個更棘手的問題……」江波濤快速地組織了各軍團發來的消息,簡短道:「依照幾位將軍同時發來的消息來看,將近二十個星盜團目前正在H星附近的航道集合,怕是要大規模襲擊H星。」

  「陶軒呢?他就沒傳來什麼消息?」葉修再問。

  「傳消息來的是他的副官崔立,陶指揮官人目前N市,已經準備趕回基地了。」

  「信不信他還沒趕到,星盜就已經打上門了。」葉修哼了一聲,側過身望向周澤楷道:「小周,記得哥跟你說過的吧?我收拾一下、馬上就能出發了。」

  周澤楷擰起眉,道:「先結──」然後他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出來就被葉修給伸手堵住嘴了。

  

  先結?結什麼?

  ──難道是結婚嗎?!

  方明華等人瞬間沸騰了,漢子們的八卦魂燃燒起來也是相當驚人,幾雙眼睛緊盯著八卦中心,目光那個熱情如火。

 

  葉修心道小周你真是好樣的上次私下耍流氓也就罷了這會兒還有旁人啊!

  但是看著周澤楷的目光直勾勾地瞧著自己,眸光幽深正經卻又帶了點控訴,活像他是即將拋氣糟糠妻的負心漢一樣,哭笑不得,只得小聲道:「時間緊急、等回來再補上行嗎?」

  小年輕的眼睛一瞬間像是無數星辰燦閃般亮起光芒,只是還勉強壓抑著情緒,在葉修一開走之後,一副略為苦惱的樣子,道:「說好了。」

  「……小周你好樣的,當眾耍流氓哥都不跟你計較了還敢討價還價?」葉修笑咪咪地揪住他的衣領,繼續低聲道:「嚴格說起來,上回咱們可沒說好,再挑三撿四的就幾年後再來討論,如何?」

  周澤楷趕忙搖頭,然後認真道:「等你回來。」即使他不放心葉修一個人去,但數個軍團接連發生事情,這個時候他是走不開的,再者……同為軍人,他必須相信葉修,以對方目前的能力肯定有辦法能漂亮地凱旋而歸,屆時──

  「就結婚。」

  葉修說,不以結婚為前提的求結合都是耍流氓。

  堂堂皇太子殿下必須不能耍流氓,所以葉修答應和他結合,等於是願意將後半輩子交到自己手上。

  在那滿心歡喜的注視下,葉修伸手捧起他的臉,大方地點頭,「好。」

 

  ──果然是結婚!!!

  親眼見證自家殿下求婚的場景,方明華他們激動到差點沒衝到訓練場上去跑圈。

  雖然地點在訓練場沒什麼情調,但重點是結果啊!這必須讓軍團上下大肆慶賀一番!!

  饒是沉穩持重的江副官,也為自家殿下感到非常高興和欣慰,並且慎重地把婚禮籌備加到重要日程上,等這次的事情平息之後就是這件為第一要務。

 

  ……凱歌未奏前,先預演個結婚進行曲也是不錯的。

  光想像都激動不已的輪迴漢子們紛紛如是想。

 


  ■


 

  榮耀曆2097年初發生的動盪是近年來最嚴重的一次。

  幾大軍團受到異常的星際異獸潮襲擊不說,更是有好幾個星盜團聯合起來蠢蠢欲動,預備趁機禍害,而他們的首要目標……據說是嘉世基地,極有可能是看準了葉秋不再坐鎮此處,讓人不免感慨嘉世軍團到底是否流年不利?先是葉秋上將中伏失蹤至今仍未尋獲,數個年輕哨兵身死,現在又軍情告急。

  即使首都星距離最遠,但這起規模不小的動亂已經引發皇室、朝臣、議會與民眾的高度關注,皇帝更是直接指派皇太子全權處理,與首都星的軍方高層一同齊聚在會議室裡,從事情發生起二十四小時隨時待命,務必掌握軍情和及時應變。

  幾乎半個帝國的軍團都動了起來,首當其衝的全面警戒備戰,鄰近的基地也進入緊急狀態,若是收到支援消息便即刻出動。

 

  榮耀曆2097年2月21日。

  H星,嘉世基地。

 

  從一個小時前,尖銳的哨音便響徹了整個基地。

  這是基地的緊急警告音,表示有敵方入侵,並且狀況持續未解,軍團全體必須嚴正以對,聽從長官命令,誓死殲滅的人。

  如此刺耳的聲音,基地的老人已經有十幾年不曾聽到了,新兵更是從未聽過,一時之間雖然恍然和驚惶都在心頭徘徊過,但多年的軍旅生涯也讓他們迅速地鎮定下來,嚴守自己的崗位,隨時準備拼盡全力殺退敵方。

  ──如果葉秋上將還在,這個警告音還響得起來嗎?

  這個念頭多多少少在士兵的心中一閃而過,想起往昔總是和他們並肩作戰的帝國第一哨兵,與這般的強者並肩作戰不管敵人再強再橫也不怕,就算會殉職也願意光榮地赴死。

  然而現在……時隔不到三個月,那道強悍的身影依然從在所有人的心裡,間接影響了整體士氣,即使背桿再直再挺,眼底那點遺憾失落終究揮散不去。

  「都像木頭一樣杵在這裡幹什麼?第一艙門已經被敵人攻破了,你們還不快點去守著!一群廢物!」暴躁的聲音傳來,驚得這一區的士兵趕緊聽令往前跑,只是每個人心中的那股惆悵似乎更濃厚了些。

  孫翔原本是越雲軍隊的哨兵少將,後來調到嘉世軍團,雖然戰力非常強悍,但脾氣十分暴躁自傲,幾乎不把基地的人放在眼裡,一心想要取代葉秋的地位。

  自從葉秋失蹤之後,陶軒就讓他暫代葉秋的位置,同時也將修復完畢的一葉之秋交由他操作,於是得到夢寐以求的神級機甲的孫翔更加狂傲了。

  在目前陶軒還未回來、崔立的話他根本不聽,其餘的將領不是早就圍在他身邊拍馬屁就是使不上力,現在的嘉世基地等於是由他指揮,讓崔立是急得上火卻又無可奈何。

  基地被攻進讓孫翔非常惱火,他先是大罵最前方的士兵,接著又回頭把第二艙門附近的人手全往前面調度,試圖用人數碾壓闖進基地的星盜團。

  又過了半小時,敵方似乎有了敗退的跡象,紛紛開始邊打邊撤離,後來更是顧不上搶奪基地內的資源,駕駛著機甲和各種飛行器各自散開奔逃。

  「看你們哪裡跑!」孫翔見自己的戰術奏效十分得意,一邊叫喝著周圍的士兵們跟著自己,一邊駕駛著一葉之秋急起直追。

  過沒多久,雙方人馬在雪原上再度打了起來。

  銀白與火紅相間的神級機甲曾經栽在這片銀白的大地上,如今卻又威風凜凜地揮舞著焰色長矛,一個接一個的斬殺敵人,彷彿想改寫鬥神曾經留下的傳說,締造全新的詩篇。

  但,意外驟生也只是一瞬間的事。

  一記沉悶的響音在雪原上突然回盪起來。

  像是某種信號一般,還在與嘉世軍團的人纏鬥的所有星盜們,紛紛使出渾身解數、以最快的速度直接逃離戰場,比方才從基地撤退時還火速。

  「怎麼──」

  孫翔還來不及叫囂什麼,數道閃光忽然在雪原上炸開來,伴隨著一聲巨響。

  在聲音過後,場上所有人都覺得腦袋像是要炸開似的疼痛,耳朵裡充斥著轟隆的回音,哨兵的五感比普通人敏銳數倍,因此承受的痛苦更大,甚至大部分的哨兵都開始發起狂躁症來。

  痛苦呻吟一時之間此起彼落,就連一葉之秋……也撐著長矛單膝跪在雪地上,看起來駕駛艙裡的人也正強忍著痛楚。

  就在星盜團的人即將回來收割埋伏後的戰果時,一道動人悅耳的清啼響了起來,彷彿鸞鳳高飛般的流轉輕揚,空靈鳴唱著某種安神曲,連靈魂深處的躁動都能一起拂平似的,不僅頭痛舒緩下來,就連哨兵們也感受到短暫的狂躁似乎也被安撫下來,心中清明不少,更能安下心神來繼續作戰。

  ……是嚮導嗎?但這麼大規模的動作、怎麼可能有嚮導做得到?

  就在眾人猜測之際,兩架機甲緩緩地降落在雪地裡。

  並不是神級機甲,而是比一般機甲再高級一點的A級機甲,側邊有著輪迴軍團的標誌。

  因為一看就是友軍,所以嘉世軍團的人並沒有動作。

  緊接著又一架機甲落在一旁──有著焰紅的色紋的灰黑色機甲,扛著傘狀武器的閒適姿態像是某種從古星球的東方古國的裡的古畫中走出來的風流名士。

  一隻拖著碧色長羽的美麗鸞鳥,飛過天際時還帶出一道輕淺的青色餘光,牠再度簡短地啼叫一聲之後,朝最後出現的那架機甲飛去、而後消失不見。

  ──這分明是嚮導的量子獸!難道這架機甲的駕駛者……是名嚮導?!

  「嗬嗬,哥不過才離開一陣子,你們就這麼灰頭土臉啦?」這架機甲突然傳出了令嘉世軍團上下都非常熟悉的嘲諷嗓音,也是在戰場上他們渴望聽到的指揮聲。

 

  「……上將?」

  「葉秋…上將?」

  「是上將回來了──!!」

  「上將!您沒事真的太好了!!」

  ……

  驚喜的聲音像是平地一聲雷般地炸開來,所有士兵紛紛舉著武器歡呼起來,像是已經贏得了勝利,他們正為最大的功臣歡呼著。

  而在一葉之秋駕駛艙裡的孫翔,則是忿忿地差點咬碎一口牙。

 




                                                                TBC.




评论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