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靖蘇】如是我執 -05-

◎琅琊榜衍生,蕭景琰 x 梅長蘇

◎自我流設定有,電視劇+小說設定混雜有,背景時間為結局後,玄幻(?)類HE梗←

◎10.30亞影Only新刊 →   詳情請戳我 

◎通販可洽 → 這裡





 

  「……小殊的身體沒事,只是仍然有些虛弱,需要好好調養。」靜大后仔細診視之後,溫和笑道:「我待會兒開個方子,景琰你再順便讓人準備一些補氣滋養的藥膳上來。」

  「對了、」蕭景琰突然一臉的懊惱,緊張又擔憂地問:「小殊,你睡這麼多天沒吃東西,餓不餓?我先叫人送點吃的進來?」

  「不用著急,我沒什麼大礙……」在那雙眼睛突然銳利起來的瞪視下,梅長蘇才老實招供,「只是有些倦了。」

  「那你再忍著點,既然已經醒了就不能完全不吃東西,至少喝些湯再睡。」靜太后連忙起身到桌邊用早已準備好的筆墨迅速地寫起藥方,而後蕭景琰接到手裡,走到暖閣外吩咐陳濤立刻去準備。

  等待的過程中,蕭景琰先是搬了張椅子到榻邊讓母親穩妥安坐,接著又拿了毛毯和軟枕讓梅長蘇能倚靠得更舒服些,最後才在床沿坐了下來。

  三人閒聊了近幾年的一些瑣事,讓初醒的梅長蘇對於空白的這些時日不至於太陌生。

  「這塊玉……跟以前藺晨曾經給我看過的很像。」聊了一會兒後,還是回到梅長蘇手中的那塊玉牌上,「輪廓和形狀與我印象中的幾乎是如出一轍,但我記得玉面光滑、並沒有任何花紋的。」指尖拂過那盛開的落雪寒梅,與記憶中的有所出入,但他心裡又有股莫名的堅定認為是同一塊玉牌。

  蕭景琰姑且認定它們是同樣的東西,接著問:「藺少閣主可有說過這塊玉牌是何來歷?」

  「據說是當年老閣主和父帥不打不相識之後,他們曾經同行遊歷過一段時間,期間在天山上因緣巧合發現了一個據說是千年前一名飛升的修道者留下的荒廢洞府,這塊玉牌就是在那裡被發現的。」

  梅長蘇將玉牌小心地收回錦囊中,並且遞還給蕭景琰。

  「同時被發現的還有一卷古籍,言之此玉牌名為『引靈玉』,據說能夠引神安魂、蘇醒返生,讓死去的人有重生的機會──那時候我當藺晨是跟我說笑的,若這玉牌是同一塊的話……或許、冥冥之中真的自有天意也說不定。」

  這其中梅長蘇沒有說清楚的是,當年父親認為那些都是無稽之談,將東西都塞給老閣主後就將這事拋在腦後,按理說他不會知道。

  然而後來藺晨會和他提起這件事的原因,是因為在琅琊山解火寒毒時實在太苦痛難熬,在某個疼得睡不著的夜裡,藺晨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特意說起這樁往事、最後還半笑半鬧地提議要不乾脆毒死他再來試試,這樣一來不僅可以驗證是真或假,同時也不用忍受這些比死還折磨的痛苦……


  「小殊……」靜太后緩緩地嘆了口氣,望向榻上少年的目光多了幾分似是追憶的複雜但柔和依舊,「你是好孩子,可憐你苦了這麼多年,老天爺肯定會補償你的。」

  「母親說的對。」蕭景琰慎重其事的點頭附和,並且同聲應是,「小殊,無論如何,以後的日子一定會好的。」憑他身為皇帝的金口玉言,梅長蘇往後肯定平安順遂,再無磨難。

  「嗯。」梅長蘇看著,淡淡地笑了起來。

  「不過,為什麼會是這般樣貌呢?」蕭景琰注視著那張臉龐突然問著。

  「你是指這少年模樣、還是梅長蘇的這張臉?」

  「自然是指容貌。」若是引魂重生,不應該是林殊的模樣嗎?

  「我也不清楚,詳細可能還是得問問那蒙古大夫,而且坦白說、眼前的這些還是讓我覺得不怎麼踏實,畢竟死而復生怎麼聽都是相當驚世駭俗……」

  「小殊!」蕭景琰打斷他的話,肅然正經道:「只要你還能平安無事坐在這裡,其他什麼的就不必去想了。」

  「是啊小殊、」靜太后也同聲勸慰,「你現在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休養。」

  縱觀這事確實非同小可,不僅超脫世道,更是牽涉天地無常、仙神玄靈,讓人不得不抱持著敬畏之心,以及包含驚奇駭然、喜悅慶幸在內的其餘種種複雜情緒。

  但儘管如此,終究還是能夠再見到本以為逝去已久的故人的欣喜佔了上風,畢竟皆是歷經多年風雨磨難的人,心性也不是常人能及,再怎麼晦暗難熬的局面都撐過了,這點世間奇聞又算得了什麼呢?

  「好,我知道了。」見他們母子二人如此緊張自己,關懷之情意切,梅長蘇順從地應和,如同他現在的外表年紀,看起來就是個乖巧聽話的好孩子,惹得蕭景琰忍不住在他頭頂上不止拍了拍、還順手搓揉了一把。

  最後還是被忍無可忍的梅長蘇回以嫌棄的一眼,還大逆不道的將那隻在自己頭上作亂的手給拍開,引得靜太后樂呵一笑。

  陳濤送湯藥和食膳來的時候,蕭景琰還是不讓梅長蘇下榻,命人再搬來一張小炕桌,讓人直接在榻上用餐。

  一口又一口慢慢地喝著湯,梅長蘇自覺被如今大梁天下最尊貴的兩人這樣恬靜地陪同,況且靜姨又是長輩,自小再怎麼親暱的情誼免不了有幾分不自在,想起方才談論過的話,率先起了話頭,望向蕭景琰、刻意帶上幾分調笑道:「對了,方才會問起我現在的容貌……是依舊不喜歡這副書生模樣嗎?」

  「不、怎麼會呢!」聞言,蕭景琰趕緊辯駁道:「以前是我太過固執偏見、自以為是,更何況小殊你不管是生得什麼模樣,我都會喜歡的!」

  「呵呵。」梅長蘇只是一時興起玩笑罷了,倒不是多認真,聽著他急忙澄清自辯的言語,眉眼彎彎地繼續喝著湯。

  「小殊現在這樣,倒符合外表看起來的年紀,少年的頑皮心性啊。」靜太后在一旁慈愛的溫和笑著。

  然而,靜太后又默然地看著兒子,目光瞭悟沉靜,但也不願、更不忍多說什麼。

  知子莫若母,自家兒子對小殊的那番心思,她怎會看不出來?

  這倆孩子歷經太多年的苦楚,如今大梁雖不能說是盛世富強,但至少朝局清明,國泰民安,不僅是為了這些,他們失去的已經太多太多……又憶起兒子近幾年過得沉悶寡歡毫無生趣的日子,多少未成句的言語盡數消弭在不捨與憐惜之中。

  她並非拘泥世俗之人,也不是恪守禮教的朝野文儒,她僅是一名深愛疼惜孩子的母親,人生不過短短幾十載,既然他們前半生已經有過太多磨難,況且皇嗣早已誕下,只要此後孩子能過得好,她也就別無所求了。


  「不過,雖然不知道緣由,還是這副模樣也少了一些麻煩。」放下湯勺,梅長蘇摸了摸自己的臉,「金陵城中故人處處,還是以林殊的樣貌出現,估計此後出門都要蒙著臉了。」

  畢竟赤焰一案在當年好不容易重審雪冤,林家和因此慘案而牽連冤死的數萬人也得以有了安息之所,無論如何,他都不願意讓任何可能的因素再掀起意外波瀾。

  而梅長蘇本來就一介江湖人士,是生是死,終歸屬於江湖。

  正想著該不該想辦法聯繫江左盟等舊部時,蕭景琰將還溫熱著的湯藥端到他的面前,眼神堅定嚴厲,那意思很明顯──不管你現在在想什麼,能做的就只有乖乖喝藥然後睡覺。

  梅宗主也只好讓一干下屬再等一等,老老實實地喝藥睡覺。


 

  等到床榻上的少年再度睡得安然香甜時,安神靜眠的薰香也在閣中盈盈飄散。

  蕭景琰伸手替梅長蘇掖好了被角,這才扶著母親緩緩地踏出暖閣,嚴令陳濤等人在閣外伺候,並讓其餘內侍宮女留在原處,自己陪著母親散步般地走向殿外長廊。


  幾番思量,蕭景琰帶著幾分猶豫,但仍是開口了,「母親,我對小殊……」

  「景琰、」靜太后突然拉起他的右手,另一手在他手背上拍了拍,沒有等兒子把話說完,逕自道:「好好照顧小殊。」


  母子相視無話,僅是目光相對,即使不說卻已然明瞭。

  蕭景琰心中一片熾熱滾燙,有感激亦有慶幸,那麼接下來他便能更無後顧之憂地向梅長蘇坦言心意。

 

  「我一定會好好待他的。」

 

  是對母親的承諾,亦是給自己的誓言。

  無論如何,蒙上天垂憐,能夠再一次的失而復得。

 

  這回,就沒有什麼足以擋在他們之間。



                 TBC.


醒來之後就是開始談戀愛噠(X

评论(2)
热度(28)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