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Ready for Abduction -12-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怕什麼?哥現在就算是在首都星也是能橫著走的。」葉修很是驕傲地一抬下巴,示意包廂外的某個方向。

  蘇沐秋順著他的意思透過透明的門板朝外看過去──距離這間包廂最近的那張長桌,坐滿了幾個男人,雖然是穿著普通衣服、面前也各自擺了冰品或飲料……但那神態和舉止倒不像普通民眾,更像是訓練有素的軍團士兵,而且是菁英中的菁英。

  「你這是……回家了?」蘇沐秋也是今天一早接到葉修的消息說下午要過來一趟時才知道他人在首都星,「不對、我看你弟弟今天在星網上的狀態還掛著『你有本事離家出走,就有本事別死外面』的啊……」

  「咳咳、咳……」正吃冰的葉修給嗆住了,差點噴了他一點冰渣子,「笨蛋弟弟這是什麼素質!在星網上這麼敗壞他哥的名聲!」

  「你自個兒對號入座了還好意思怪別人,再說了……」蘇沐秋真心為攤上這種糟心兄長的正牌葉秋點上一長排的蠟,「你能都給我發訊息了,怎麼就不記得通知你弟弟一聲?要不是我臨時起意去問他知不知道這件事,估計他現在已經到H星去把嘉世基地給掀翻了。」

  葉修稍稍征愣,但又快得像是錯覺一般,不怎麼正經地繼續感嘆:「哎呀,葉秋都多大年記了,做事怎麼還這般毛毛躁躁……」

  「你就再貧吧!以你葉家在首都星的勢力,真的要掀翻嘉世基地也不是不可能,只是付出的代價大了些,嘖嘖……你弟弟對你果然是真愛啊!」

  「噗──」葉修這會兒真的將嘴裡的冰沙全噴到蘇沐秋的臉上,不顧他萬分嫌棄鄙夷的神情,趕緊喊道:「你少在那邊汙衊我們純潔感人的兄弟情!」要是被家裡的小年輕聽到了這分分鐘都是難以收拾的節奏!

  想起了周澤楷,葉修的眉眼不自覺溫柔下來。

  早上他決議要出門一趟的時候,周澤楷雖然不贊同、但也不忍拂了他的意思,乾脆將自己身邊的近衛都派給了他。

  雖然自個兒現在的身分是極機密的事,不是想將事實死死地掩蓋住,而是在嘉世那攤亂事沒理清前都不能打草驚蛇,但杜明、吳啟、呂泊遠這些人都是周澤楷身邊的心腹,忠心度勘比江波濤,也就不用擔心了。

  ──至於杜明那些人總算得以見到傳說中的嚮導尊容時紛紛化作行宮裡的雕塑至少十分鐘這就不在他關心的範圍了。

  「看你那副懷春樣,分明是跟男人勾搭在一塊兒了!」

  「什麼勾搭,這叫處對象!你這語文程度還是回爐再造別留在這邊殘害帝國好苗子了。」

  「十幾年沒回家了,好不容易回趟首都星連家門都沒邁進去過,有你這樣處對象的嗎?」

  「你當我傻啊?我這一踏進去就別想再走到外面了!」

  「你男人是幹什麼吃的?叫他去接你不就得了?還能見見家長順便提個親──」

  「我去!這才多久沒見,都不知道蘇沐秋你什麼時候變趕進度派的!怎麼著、什麼時候給沐橙找個嫂子?」

  「別把牽扯到我身上來,說的正是你!」

  ……

  許久未見的兩個損友還是免不了打起嘴仗來。

  要是蘇沐橙在還能勸上一勸,但她這會兒參加訓練要過幾天才會回來,包廂裡隱密性高隔音又好自然是吵得非常歡實。

  最終在外面的杜明過來敲敲門提醒時間、蘇沐秋一臉的不忍直視之下,葉修也準備打道回宮了。

 

  就在葉修準備打包一份冰盤回去給周澤楷回味回味的時候,蘇沐秋像是漫不經心地走近他的身邊,低聲問:「什麼時候做個了結?」

  「看那人什麼時候出手……我看也就兩、三個月內的事,因為他也盼了夠久了。」葉修語氣淡淡地說。

  「我想也是。」否則葉修不會這麼急著提到『君莫笑』,想起自己多年的心血、還有自家妹子前陣子天天哭紅的眼睛,蘇沐秋只得再道:「你自個兒悠著點,別害得我家沐橙又難過!」

  「放心,」葉修微微一笑,語氣裡聽得出明顯的得意,「哥可是有家屬的人呢。」

 

  ■

 

  榮耀曆2097年2月18日。

  輪迴基地,訓練場。

 

  帝國皇帝當初策立皇太子之後,將輪迴軍團交由周澤楷全權制轄,但畢竟他也不是經常待在基地的,因此平時的管理還是由原來的指揮官暫代,他則是每隔一段時間會過來巡察。

  輪迴基地距離首都星不遠,不過一小時的路程,在葉修住到行宮後不久,皇太子殿下反而來基地來得更勤了,並且每次都會在訓練場待在一段時間。

 

  經過清場之後的訓練場,現今只有兩架機甲纏鬥在一塊兒。

  銀灰色的神級機甲,利落地馳於場中,面對敵手的長矛接二連三的迎面突刺,皆能如流水一般地輕易避過,並且在迴身之後迅速地舉起槍械精準開火。

  對手同樣是神級機甲,灰黑色為底、赤紅的色紋卻像是火焰一般張狂,且配備著傘狀的武器,看似張開為盾、能輕鬆擋下瞄相自己的連發射擊,但實際上它還擁有多種武器變化,好比幾十秒前的長矛,以及現在的──槍火回敬。

  訓練場上,一時星火四射,兩架機甲穿梭在不時擊出的槍彈中卻是如入無人之境的自在靈巧,看得幾個在旁圍觀的幾人驚嘆不已。

  「就算已經不是第一次旁觀了,但看到時還是忍不住想鼓掌叫好的衝動。」杜明眼睛睜得大大的,興奮不已到連眨都捨不得。

  「瞧你這出息。」方明華嗤笑了一聲,但心裡也十分同意他的話,「也就只有咱們殿下和葉…修上將對上時能這麼精采了。」

  「到現在我還是覺得不可思議,那機甲竟然還是嚮導用精神力操作。」吳啟一臉的驚奇。

  「可見葉修上將的精神力有多麼強大,還有……」江波濤突然很感嘆地道:「其實嚮導也能是很強大的戰力,只可惜過去幾百年下來的保護條例讓嚮導變成溫室裡的花朵,除了哨兵的附庸之外也無法再有其他戰鬥力。」

  「但我們帝國還是有葉修上將啊!」杜明一副欽佩的模樣,亢奮道:「況且有了泰爾學園之後,嚮導的存活與數量比百年前改善很多,不管是條例還是制度都是能再修正的。」

  「你說的也有道理。」江波濤釋懷一笑,想著葉修的身分如果公眾於世之後會帶來什麼影響……驚濤駭浪是肯定的,但有這麼強大的「野生嚮導」作為典範在,要再改革也是相當有希望的。

  「不過呢,昔日的帝國第一哨兵……現在這名號估計得讓給咱們殿下了。」方明華失笑道。

  「直接改稱帝國第一嚮導了,但目前來看其他嚮導根本就沒有可比性,還能遠遠甩後面不知多少光年遠。」方明華跟著笑道。

  幾人正閒聊的時候,訓練場中央的對戰不知何時也停了下來。

  葉修過來的時候看他們聊得正歡,也隱約聽到了自己的名字,刻意挑起眉梢道:「在背後說人長短啊?小周你看看你手下這素質──」

  走在葉修後面的周澤楷向立刻行軍禮的幾人點頭,接著示意方明華替葉修檢查身體狀況,也不知道經歷一番戰鬥有沒有什麼影響……

  見周澤楷全副心神都在關心自個兒的身體狀況上,葉修也只能舉手投降,順從地讓方明華檢查。

  自從「君莫笑」到了手上之後,葉修就想著要找個合適的地方試試,就算周澤楷縱著他也不好在行宮胡作非為……開玩笑,皇家的行宮要是不小心碰壞了哪裡都是好幾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建築啊!

  後來江波濤便提議了輪迴軍團的訓練場,於是才有周澤楷三不五時就抽空跑來的情況──完全是為了給葉修習慣新機甲的機會,同時也是屬於哨兵的那份戰意蠢蠢欲動,於是更堂而皇之的佔據陪練一職……黃少天要是知道了估計得咬牙恨死。

  但由於嚮導的機甲幾乎全靠精神力操作,先前葉修的大腦又受創極重,就算方明華說已經沒有大礙了,周澤楷還是不敢掉以輕心,每回練習結束後都會讓方明華給他檢查,並且特意準備好恢復精神力的藥劑。

  「就說了哥好得很……這些年下來大概沒有現在的狀態這麼好過了,說不定還能比當年連續作戰七十二小時連哈欠都不打的時候堅持更多時間。」葉修一邊無奈地接過藥劑,一般伸手揉著周澤楷面帶幾分憂色的臉。

  一隻量子獸拍著羽翼飛了過來,直接站在周澤楷的肩膀上,漂亮的長羽在空中勾勒出青色的晶亮光線,溫潤的眼眸盯著周澤楷不放,接下來用鳥首蹭著他的臉時還不時發出幾聲悅耳清靈的低鳴。

  江波濤等人還是第一次看到葉修的嚮導量子獸,訝異的同時也驚艷著蒼玄鸞的美麗與強大──不管怎麼樣,能一翅膀將想靠過來的墨龍給搧下去……這能不威武啊嗎?

  「嘖嘖,見色忘主啊。」葉修對著自家量子獸鄙夷道,但立刻得到牠傲嬌地甩了甩尾羽作為回應,倒是那條墨龍還主動纏到葉修這邊要求撫摸拍拍以示安慰了。

  兩人就這樣互相抱著對方的量子獸玩鬧起來,就連旁觀默默圍觀的幾人也忍不住臉上的笑意,平時嚴格肅穆的訓練場上如今卻是輕鬆不已。

 

  然而最終打破這片短暫和樂的是江波濤的個人星腦,來自於緊急的消息音。

  江波濤與對方連繫完畢之後,神情有於當時收到葉修出事的消息一般凝重。

 




                                                                TBC.


不知不覺間這篇也快貼完了(?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