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

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緋色柯】緋色の邀約

※名偵探柯南M20《純黑的惡夢》衍生突發無料
※赤井 x 柯南 + 安室 x 柯南,這是個三人行的故事,柯南並沒有變回新一,雷者慎←

 

 




  東都水族館的摩天輪事件過去兩週,留下的餘波仍舊盪漾。

  在少年偵探團幾個小孩的心裡,那個消失無蹤的大姐姐回到了屬於她的地方,但那些短暫的美好回憶依然留在他們的心中。

  不過對於在外表雖是小學一年級的七歲男孩、內裡是心智年齡早就超過原本十七歲實際年齡的柯南而言,還是留下了一些深刻的感慨。

  這些想法在心底盤旋幾日,終究還是逐漸淡去,成為經歷過的許多案件記憶之一。

  與黑暗組織的對決依舊,不管是他、灰原,或者其他致力追查的人,太多未知的危機仍潛藏在前方等待著,無法逃避,就只有更堅定謹慎地繼續前行。

  整理好心情,柯南打起精神面對未來的挑戰,而日子也重新回到平常的軌道。


  這天,柯南從學校回來,正準備一如往常地走上樓梯時,卻被從咖啡廳走出來的服務生叫住了。

  「安室哥哥,有事嗎?」

  「關於這次的事件,有些後續我想跟你聊聊,這個星期六下午有空嗎?」

  「喔、」柯南一聽,下意識地點了點頭,「有空,是有什麼新查出來的消息嗎?」

  安室透還未回答,柯南身上的手機突然傳來訊息的震動聲,他連忙滑開手機螢幕查看,「是赤井先生──欸?」

  「什麼?」聽到這個名字,安室透就像是隻炸毛的貓,那溫和的脾氣瞬間暴躁起來,「那個FBI又想幹什麼了?!」

  「哈哈…也沒什麼,」柯南心想這兩人大概永遠都是這麼水火不容的狀況了,將手上的螢幕拿給他看,「你跟赤井先生真有默契,都說星期六下午想跟我談談這次的事件。」

  安室透惡狠狠地瞪著那發亮螢幕,忿忿不平地道:「我就知道那個FBI肯定會壞我的好事!」

  這個有些莫名的詞彙入耳,讓柯南直覺奇怪的複誦:「壞你的好事?」

  「不、應該是說……壞我的邀約!明明是我先跟你約好的!」

  「如果是要談同一件事的話,要不要一起討論呢?或許能得到更詳細準確的情報也說不定?」雖然知道這兩個人非常不合,但畢竟這是重要的大事,坐下來好好談話還是辦得到的。

  「我跟那個FBI沒有什麼好談的!」安室透重重地哼了一聲。

  柯南翻了一記白眼,正想再勸說幾句,手機又收到一封訊息,「可是安室哥哥,赤井先生說你知道的事肯定沒有他多,要我不用理會你。」

  「那個混蛋FBI──!」要不是還有一點理智在,安室透肯定氣得讓整條街上的人都聽到他的怒吼。

  「那、星期六……」

  「去就去!叫那個FBI給我好好等著!」

  「是、是……」柯南只得陪笑,默默地將回覆用委婉的訊息發送出去。

  只是回到事務所的時候,他回想著方才與安室透的一連串的對話還有收到赤井先生的訊息……屬於偵探的直覺告訴他,這兩個人似乎存在著某種關連的不對勁,不過對於與黑暗組織有關的事,一點蛛絲馬跡都不能錯過,於是柯南最後還是決定選擇赴約。


  事後,平成年的福爾摩斯對這個決定感到無比懊悔。

  ──他怎麼會蠢到相信危機已經近在眼前卻還在摩天輪上打起架來的那兩個混蛋!


  ■


  「所以我說,要不是我在千鈞一髮之際拆了那個炸彈,傷亡肯定會更慘重!」

  「喔,在那之前,是誰先分不清楚事情的輕重緩急,直接動手打人的?」

  「少囉嗦!別說的好像你沒還手一樣!」

  「我那是逼不得已的自我防衛。」

  「休想狡辯!你這個禽獸FBI!」

  「彼此彼此,戀童癖公安。」

  ……


  「我說,你們要吵架的話──就不能把我先放開嗎?!」夾在他們之間的男孩很無奈,但更多的卻是羞憤和掙扎不開的氣惱。

  原因無他,任誰被兩個男人半強迫地壓制住還被剝到只剩一件被褪的敞開襯衫掛在手肘上時,都沒辦法維持冷靜淡定的。

  安室透讓柯南近乎赤裸地站在自己盤起的膝蓋上,而赤井秀一半跪坐在男孩的後方,這兩名男人分別用其中一手按住他那單薄瘦弱的肩膀和腰部,另一手則是在那幼小的身軀不斷徘徊遊走,濕熱微痛的吻和啃咬也隨之落在那嫩白的肌膚上。


  柯南其實也不太明白為什麼事情會演變到如此地步,原先他們三人是真的在討論摩天輪事件的一些細節,但是當安室透一提到自己被組織當作叛徒綁在倉庫裡、還被琴酒險些用槍射殺時,明顯對他露出一副需要求安慰的模樣;接著,赤井秀一也提起自己潛伏在外面,伺機救了安室透一命,更明顯是求表揚的模樣。

  事情大概是從這裡開始失控的。

  在這兩人例行的開始起口角之後,被吵得有些頭疼的柯南還沒搞清楚狀況、更沒來得及勸架,後來就直接被他們聯手拐帶到了床上──你們的默契就只能用在這種地方嗎!!

  他,工藤新一並不是真的七歲小孩,曾經身為一個十七歲早就到青春期尾聲的青少年,就算平常再怎麼醉心於推理對其他事物半點興趣也沒有,但作為偵探的直覺跟觀察力不難讓他發覺這兩人對自己相當濃厚的異樣情感。

  並非完全沒有預料,而是不敢相信這兩人竟然還真的禽獸到對現在外表只有七歲的他下手的地步!


  「你們……」極力忍著那已經在唇齒間即將溢出的呻吟,男孩咬牙切齒地道:「還能不能有點身為執法者的職業操守!」

  「恐怕不行喔,柯南。」安室透輕咬了一下他的嘴唇,微笑道:「因為我們──」

  「執行的就是法律。」赤井秀一的聲音在他的耳邊響起,灼熱的呼息也因此拂過耳畔臉頰,「只是這回,犯人僅屬於我們。」

  最後的掙扎駁斥,也隨著那突然變得激烈的觸撫吻弄而無力消散。

  稚嫩的身軀被落下越來越多的吻痕,漫延擴展到每一吋肌膚。


  猶如緋色的記號,宣告著所有權。

  絕對佔有。



                       完.

 




评论(22)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