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藺蘇】浮生

 TAG:[琅琊榜][藺蘇][黑鴿主試寫(?)][星掠只是想練練手(乾)]

 注意:黑鴿主不同人格(OOC)設定有,請慎入←




 

  自梅長蘇從長達數月的昏迷中甦醒之後,冷寂幽靜的琅琊山終於有了幾分生氣,甚至比起以往還熱鬧不已。

  雖然多了一名不知從何而來的「少閣主」,生得與他們看了幾十年的那張臉是一模一樣,讓上下中人個個驚奇不已,但看在這位新上任的主子比原本那位正經許多,辦起正事來也更俐落果決,大夥兒也就很快地接受了……不過讓後來得知宗主無事而立馬從江左盟趕來的甄平黎綱等人,嚇得整整愣了一刻鐘。

  梅長蘇也是在恢復氣力之後的幾天,才完整得知完整的緣由始末。

 

  梅長蘇在慶功酒宴中突然倒下時,氣若游絲,沒多久便面色灰白,已然是油盡燈枯之相。

  蒙摯等人大驚失措,趕忙招來數名軍醫都無能為力,藺晨憑著自己的醫術堪堪吊住梅長蘇的最後一口氣,連夜將人轉移到適合醫治的地方時,收到信兒的老閣主總算趕到,同來的還有帶著稀世藥材的藥王谷數人,以及醫聖世家潯陽雲氏的幾名神醫。

  幾波人輪番搶救之下,總算是將人從鬼門關前拉了回來,雖然梅長蘇這破敗的身子這輩子估計就是這樣了,但至少不會再被冷風寒雨給輕易奪了性命,往後細細調養個三五十年,終歸會好些的。

  藺晨留信給蒙摯等人,說是梅長蘇命懸一線、在這苦寒之地更會消磨掉他活下來的可能,於是直接將人帶回了氣候溫暖宜人的地方,等到他們發現的時候,一行人都在路上了,想追都追不回來。

  雖然事後免不了被金陵城中的那位殿下連番幾次派人上山來探問情況,最終甚至還親自跑來,但蕭景琰看著蒼白消瘦不肯醒的梅長蘇,又想起京中風雲驟變的這些日子,心中悲之痛之悔之,也知道這人已經付出了太多太多了……此後,便由著他在這番山色景致中逍遙度日,調養生息,或許才是最好的。

  好不容易將最麻煩棘手的太子殿下給送走,總算鬆了一口氣的藺晨卻胸口一陣突如其來的劇痛,冷不防就是一大口的鮮血噴咳而出,雙目更是血紅得可怕,整個人都邪氣詭譎起來。

  幸而老閣主尚未離山,診視藺晨的狀況之後確認他是這段日子以來大驚大働又勞心勞累,不僅是舊疾復發復又走火入魔,甚至傷及心脈,必須即刻閉關調養。

  接著,老閣主就雷厲風行地將兒子趕進靜室閉關調息,還翻找出這些年下來他雲遊各地時搜集而得、與此舊傷相關的醫書心法,一股腦兒的全數塞進屋裡,讓他好生研讀研讀,將自己打理好才准出來!


  豈料,等到月餘日過去,藺少閣主的「舊疾」確實是安然痊癒了,只因……都直接變成兩個人了!還能不好嗎?!

  老閣主大驚駭然,圍著兩人仔細研究診斷一番,卻也摸不著頭緒,沒多久更是匆忙離山,說是天下之大還有太多太多無奇不有的地方,自己看得還不夠多、所以接著雲遊四海去了。


  不過嘛,若真要說的話──普天之下,有什麼事能比自己原本一個兒子突然變成一雙還來得讓人驚奇呢?

  於是,梅長蘇笑得比那天初醒時還更歡快了。

 


  「噗…哈、哈哈哈……」笑到最後,梅長蘇突然覺得胸腹之間隱隱作疼起來,呼息也略有不順,趕緊止下。

  他身旁的黑衫男人連忙伸手探進他鬆垮的衣襟裡,寬大溫熱的手掌貼住那微涼的胸膛一邊揉按一邊替他順著氣,目光帶上幾分責怪──誰讓你拿自個兒的身子開玩笑的?

  等到梅長蘇好不容易覺得緩過來了,還貼在自己身上的那手,卻似乎還戀戀不捨地趁亂佔他便宜……?

  「適可而止。」只見梅長蘇面色如常,淡然地將那隻手給拍開。

  趁火打劫的意圖被戳穿的男人也不以為意,神態自若地端來一壺藥茶,盯著人喝下今日的份量。

  待梅長蘇苦著一張臉將茶碗給推遠的時候,飛流提著一籃果子歡歡喜喜地蹦跳進來,後頭來跟著叨唸不休的藺晨。

  「……嘖嘖、竟然又送來了!每隔幾天就送東西來,這是當我琅琊閣沒錢沒人嗎?!」

  「蘇哥哥,吃!」飛流將那紅艷欲滴的鮮美果子整籃捧到梅長蘇面前,也只有他有這份殊榮可以得到少年的熱情分食。

  「蘇哥哥還吃藥呢,不能吃這個。」梅長蘇歉意地搖了搖頭,拍拍他的腦袋,道:「飛流乖,幫蘇哥哥吃!」

  起先被拒絕得少年還有些不開心,但聽了後面的話又是喜上眉梢,捧著籃子到屋簷下坐著,開開心心地「幫蘇哥哥吃」!

  梅長蘇看著藺晨一副忿忿不平、恨不得找個人好好抱怨上一頓的時候,不禁失笑,道:「行了吧你,還在叨叨唸唸著什麼東西?」

  「長蘇,你說你那些個青梅竹馬生死之交會不會太誇張?遠的我也不說,就單單這個月,已經送來了一車的藥材、一箱籠的披風獸裘、一大櫃子的書冊古籍、兩匣子的點心……還有今天這一籃的水果!這是在嫌我琅琊閣窮酸到連這些東西都沒有嗎?!」

  興許是有了蕭景琰不願再讓人打擾的意思,知道自己還活著、只是需要漫長的靜養之後,沒至交故友再找上門,而是變成每隔個三五天就有人送東西上山來。

  梅長蘇知道送東西的這些人肯定是蕭景琰、蒙摯、霓凰郡主……甚至還有靜妃娘娘的手筆,再加上被命令著照看江左十三州沒事別跑來的江左盟上下,更是把盟裡好東西都往這兒送,以至於梅長蘇這陣子在琅琊山的生活水平根本是節節上升,舒心又舒適,連帶著整個人的氣色都好上不少。

  終歸是舊友的一番心意,即使已經下定決心將林殊的一切業已了結,有些情誼也不是說能斷就能斷、有些人也不是說想離就能離的。

  看著氣憤難平的藺晨,梅長蘇只得笑笑道:「行行行,既然藺少閣主這麼介意,等會兒我就先寫封信,讓他們以後別麻煩了,我在這兒過得很好。」

  「你、確、定?」藺晨咬牙切齒地道:「要是收到你的親筆信、知道你已經醒來沒事了,他們不會一個個都跑上山來嗎?」

  此話一出,就連旁邊靜默聽著的男人也眉頭深鎖起來。

  看著這兩人一個氣結不已、一個皺眉沉凝,梅長蘇徹底被他們給打敗了,只得將這事兒拋到一旁,想著還是用點別的事兒來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梅宗主目光一轉,望向廊下吃果子吃得正歡的少年護衛,於是帶上幾分笑意、揚聲喊道:「飛流!」

  少年疑惑的眼神立刻回望過來,連帶兩個被引起注意的男人也看向梅長蘇。

  「白色的藺晨哥哥跟黑色的藺晨哥哥……」梅長蘇分別指了指身旁的兩位少閣主,然後問:「飛流比較喜歡哪一個?」

  「蘇哥哥!」

  「噗哧……」梅長蘇忍不住搖頭失笑,又道:「飛流,蘇哥哥剛剛說的選擇裡面,只有黑色和白色的藺晨哥哥。」

  「不管!就要蘇哥哥!」少年很堅持,特別特別嚴肅。

  「好好好、就聽飛流的。」梅長蘇也沒想到自己隨口一問會讓飛流這麼堅持,況且這答案也不是多意外,就不再多說什麼,溫和含笑地望著那朝氣蓬勃的少年。

  不過,梅宗主不再深究這個話題,旁邊那兩人可就不依了。

  只見藺晨斂起神情,一副肅然正色的模樣,義正詞嚴地道:「我說,小飛流……你蘇哥哥呢,可是──」

  「我們的。」黑衫男人截斷了他的話,表達自己暫時與之統一戰線的立場,「我和你藺晨哥哥的。」

  藺晨掃了黑衫男人一眼,心想他與自己本該是一人,多個人一起逗弄小飛流也多了個戰力,橫豎都不吃虧,也就順理成章地應下了,「沒錯,就是我倆的,可沒有小飛流的份喔!」

  徹底被激起脾氣的少年不依了,跳著腳就要找這兩人理論,一時之間熱鬧非凡。

 

  最後,梅長蘇乾脆將吵到最後根本是打起來的三人攆到院子裡去,省得擾得他頭暈。

 





                     完.


《曉夜應知暗香沉》四篇公開部分全貼完噠!

最後一篇晌歡三批a肉就不公開惹!

考慮10月份的亞洲影劇ONLY少量再刷這本,因為不小心把自己的也賣掉了TAT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