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

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Ready for Abduction -11-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在場除了正逗龍的葉修之外的眾人,齊齊向皇太子殿下行了合宜的軍禮,周澤楷也一一頷首回應,在他受封之前也是一名將軍,眼前的這些人大多是他的前輩,因此他的態度也適度的平易溫和些。

  葉修拍了拍墨龍的腦袋,朝周澤楷樂嗬笑道:「小周,忙完了?」

  「嗯。」周澤楷點點頭,看著自己的嚮導和自己的量子獸如此親暱的模樣,想也不想直接將墨龍收回五維空間、關小黑屋去了,「商量事情?」

  「對啊,也差不多了。」葉修朝他招招手,周澤楷立刻聽話地靠了過去,於是享受了先前自家量子獸的待遇──讓葉修拍拍揉摸著腦袋。

  看到兩人如此親密的模樣,驚呆了歸驚呆了,韓文清先前問的問題差不多也得到了答案──十之八久是交給了皇太子殿下……也是、周澤楷出身軍隊,手裡更掌握著輪迴軍團,身份更是尊貴不凡,交給他也的確再適合不過了。

  葉修雖然和周澤楷專注放閃中,但也架不住八雙眼睛情緒大不相同地緊盯,於是又說了兩句、讓眾人繼續持續監控追蹤,便先散會了。

 

  「餓嗎?」周澤楷也不問先前他們究竟在商量什麼,而是稍微留意一下時間後體貼地問了句。

  「還好,一個小時前突然有點嘴饞所以吃了些點心,還配了茶。」葉修搖搖頭,指了指桌上的茶杯和已經空了的盤子,「小周,你都不好奇我方才跟老韓文州他們在商量些什麼嗎?」

  周澤楷靜靜地用指尖撫過他的臉龐,卻沒有回答。

  「雖然我告訴他們再接著盯住,其實我很確定──不出三個月,陶軒肯定還會再有動作、而且這規模肯定不會小。」

  「嗯。」

  「到時候可不是小打小鬧了,星盜團、星際異獸潮……都可能是麻煩,雖然陶軒在嘉世這些年沒少做壞事,畢竟除了大部分的士兵,還有那些小年輕們也是無辜的,為帝國留下未來的戰力和希望也是我們的責任,小周你說對吧?」

  「嗯。」

  「所以,哥肯定也是要上戰場的。」

  「嗯。」

  「……噗。」葉修被周澤楷連續三次簡短俐落並且毫無多餘反應的回答給逗笑了,忍不住又揉了一下他的腦袋,笑道:「怎麼著、現在不管哥說什麼你都會同意是吧?」

  「先結合。」

  這意思非常簡單明瞭,不管葉修要做什麼都可以,但前提是先和他結合。

  如此一來周澤楷再也不會找不到葉修,哪怕未來或許可能依然分隔兩地,但再苦再痛,終究比不上可能會永遠失去對方的絕望恐懼。

  這個要求來得太快太突然,讓葉修不禁睜大了眼睛。

  但他眼裡的詫異一閃而過,短暫的驚訝過後,他瞧著周澤楷格外認真地注視著自己,唯有耳根微微泛著的紅出賣了皇太子殿下此時此刻的心情。

  ──正經慎重底下是無法完全遮掩的羞赧,以及等候答案的緊張。

 

  在彼此無聲無息地對望之中,葉修突然彎起唇角笑了起來。

  不同於平日那自信嘲諷的笑容,而是完完全全只屬於一個人的溫柔縱容。

  他伸手拉住周澤楷的領帶,輕輕地往自己的方向一扯,同時緩緩開口──

 

  「不以結婚為前提的求結合都是耍流氓……小周,你這是想對哥耍流氓嗎?」

 

  ■

 

  榮耀曆2096年12月26日。

  首都星,奧爾學園。

 

  首都星有兩所針對哨兵和嚮導的特殊學校,分別是泰爾和奧爾學園。

  泰爾學園為了要保護嚮導所以戒備格外森嚴,學園外還駐紮了部分輪迴軍團的士兵,一層層嚴密守衛,堪稱是銅牆鐵壁堅不可摧,避免任何意外的發生;相較之下,奧爾學園就寬鬆很多,平時並沒有嚴格限制出入校園的人,只要不是看起來是可疑份子,否則就像是普通大學、開放給一般民眾自由進出。

  像是學園位於西塔樓的食堂所販賣的UFO冰盤──用香檳葡萄、優格草莓、萊姆檸檬……等口味的冰沙做成的圓球擺在持續散發著冰煙的特製圓盤上,味道酸甜爽口外觀也趣味好看,因而聞名於首都星,甚至還吸引不少民眾慕名而來。

  葉修雖然在奧爾學園待的時間不長,但他也確實有些懷念這個味道。

 

  這天下午,葉修坐在西塔樓食堂的某個包廂裡,拿著湯匙慢悠悠地吃著冰盤,對面還坐著一名戴著金色細框眼鏡的男人,溫文儒雅的氣質透著一股書卷氣,像極了學園裡的教授。

  這個人也確實是──秋木蘇,負責教授機甲理論和槍械操作,是奧爾學園裡幾個極受學生歡迎的教授之一。

  然而,他其實還有一個不被外人知曉的身份。

  「我說……蘇大師啊,」葉修手裡舉著湯匙、卻是一臉肅穆正經地開了口,「看你在這邊誤人子弟也誤這麼多年了,就沒有別的打算嗎?譬如放棄殘害咱們帝國未來棟樑?」

  「呸!」被稱為『蘇大師』的男人立刻罵咧咧地反駁:「你出去隨便拉幾個學生問問,只要是我開的課不管是選修還是必修都是堂堂爆滿,他們可喜歡我上的課了!」

  「說不定是因為你的課太好打混了所以才這麼受歡迎啊!」葉修吐槽著,接著又一副語重心長的模樣,「與其教壞這些小年輕,不如閉關去好好造幾架神級機甲好提升軍隊的戰力……雖然你『蘇大師』英年早逝,但遺作還是能搞出幾架的,不是嗎?」

  「去你的!你當我傻啊?好不容易讓世界清靜下來,我何苦再挖坑把自己給埋了!」翻了一記白眼又瞪了對面的損友一眼,想起這段時間以來的變故,『蘇大師』也不禁緬懷起來。

  蘇沐秋和妹妹蘇沐橙是孤兒,從小在福利院長大,滿十六歲之後帶著妹妹出來自力更生,靠著本身在機甲槍械方面的天賦,一邊在機械店兼差、一邊參加星網上的虛擬機甲大賽,靠著工資和獎金日子也還過得去。

  認識離家出走的葉修之後,他倆算是志同道合、沒事就湊在一起討論機甲機械武器什麼的,後來為了讓自己的妹妹未來有良好的就學環境,他知道一定階級的將士家屬能有推薦進入首都星學校的資格,於是他就拉著葉修一起接受了在星網上認識的陶軒的邀請──他們也是這時候才知道原來那個持續關注他們在星網比賽的人是嘉世軍團的一名上校。

  進入嘉世軍團之後,透過陶軒當時雖然官階不夠高但極有手腕的運作下,他得到了資源並且參考葉修的意見,最終得以造出「一葉之秋」這般的神級機甲,引起廣大的震撼。

  當世有的神級機甲並不多,像是霸圖軍團的「大漠孤煙」、輪迴軍團的「一槍穿雲」、微草軍團的「王不留行」……等等,多是出自於年紀至少近百歲的機甲大師手裡,但蘇沐秋這才不滿二十歲啊!打造出來的神級機甲卻不比其他同級的機甲還遜色,智能體的設計不僅也是唯俏唯妙,運作的效率極高,放眼整個星際恐怕沒人能寫出這樣的編程!

  過沒多久,蘇沐秋又製造出另一架神級機甲「沐雨橙風」,說是留給剛覺醒成哨兵、取得奧爾學園入學資格的妹妹,自此之後,天才機甲製造師之名不逕而走,幾乎是轟動整個帝國的機甲迷。

  然而,鋒芒畢露之後蘇沐秋也為自己惹來不小的麻煩。

  越來越多人找上門央求他透露編程內容、機甲設計圖或是各種技術……推拒幾次之後,便開始遭遇大大小小的「意外」,令人不堪其擾。

  蘇沐秋生怕殃及寶貝妹妹,也真的是煩透這樣的生活,在一次讓他重傷幾乎近死的「意外」事故中,他乾脆就這麼「死」了。

  還是葉修透過管道回去找了家裡的關係,給他弄了個新身分,讓他帶著妹子落戶於首都星,蘇沐橙入學之後,他也在偶然之中得到了應聘資格、有了教職,從此生活雖然平淡,但也舒心不少。

  「橫豎都是『遺作』,有什麼好怕的?那些人總不可能去刨你的墳頭吧?如果你是擔心沐橙的話,她現在已經快要畢業了,雖然不曉得之後會被分到哪個軍團去,不過你儘管放心好了,不管分到哪、我這邊都能打招呼的,你還有什麼好顧慮的?」葉修理直氣壯地說。

  「我就是想過清閒日子不行嗎?」蘇沐秋沒好氣地說,既然提起機甲他也就順勢道:「對了,自從你上次傳訊息來我這邊就在準備了,『君莫笑』我調整得差不多了,找個時間你就順便帶回去吧!不過以你現在的狀況……嘖嘖,不會半路被劫走吧?雖然就算被劫估計也沒多少人能用……」

  蘇沐秋說的倒也是實話。

  就算在百餘年前,總算有人察覺到嚮導不僅數量大幅減少,同時也慢慢在退化之後,大刀闊斧地修改嚮導保護條例才獲得普遍認同,時至今日,嚮導在戰場上依然是輔助者的角色、需要哨兵的保護,更別說是操作機甲了。

  而「君莫笑」雖然同為神級機甲,但卻是帝國目前唯一一架──為嚮導設計的機甲,只有嚮導能用精神力控制,若是精神力不夠強大的還無法掌握……放眼整個星際,能使用的估計也只有葉修了──能以哨兵的身分在軍團裡如魚得水這麼多年,精神力之強大,恐怕數百年內無人能出其右。

 




                                                                TBC.


太久沒刷進來了,剛好不容易登進來的時候發現最新的文章竟然停留在6月,要不是F5三次之後就正常了還以為是被刪了(抹汗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