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Ready for Abduction -10-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即使有皇太子殿下在H星插了一手,讓陶軒不得不盡力投入搜救……哪怕只是表面上的,然而在經過半個月密集的搜索,失蹤的九人裡已有八人的遺體被尋獲,就算最後葉秋仍舊找不到,陶軒也有充分的理由表示搜救行動必須告個段落,以免影響基地正常運作。

  周澤楷已經找到了他的嚮導,自然也就不在意行動繼續與否──反正目標都被他親自尋獲了,於是他就讓自個兒的副官順勢接受陶軒的建議,不過還是刻意故作為難的讓陶軒每隔數日依舊派一小隊的人到雪原行動,有任何線索必須隨時回報。


  然後皇太子一行人就愉快的返回首都星了。

  呃、正確來說,十分愉快的是皇太子本人,十分激動到甚至根本是軍心沸騰的是輪迴軍團上下……是的,他們還在熱衷探討自家殿下親自帶回來、寶貝到直接將人帶回首都星的嚮導究竟是什麼樣的天仙美人?

 


  ──唯二掌握真相的江副官和方醫官,先後嗬嗬一笑不解釋,一切盡在不言中。

 


  榮耀曆2096年12月23日。

  首都星,行宮。

 

  周澤楷以休養為名讓葉修跟著自己回到行宮,盯著人在自個兒的眼皮底下乖乖喝藥休息、三餐定時定量營養滿分還外加一頓下午茶及消夜,爭取在一個月之內將人養回原本健健康康的模樣。

  同時也怕他覺得悶,特意在自己的書房也佈置了屬於葉修的星腦和書籍雜誌──不過葉修覺得周澤楷三不五時就在書房裡辦公開會商量事情,經常有外人的聲音不自在,於是要求給他另外準備一個小書房……結果才半天過去,葉修就擁有一間同等規格的書房,還位在隔壁而已,方便周澤楷隨時親自監督……咳、探視。


 

  這天下午,周澤楷在書房辦公,葉修同樣也在自己的書房……開會。

  星腦啟動了會議模式,在書桌前方的空間,出現數個如同畫作般的虛擬屏幕,依照環狀圍著桌子排序,就像是圓桌會議一般。

  如果此時有尋常士兵看到的話參與的所有成員的話肯定會興奮到昏倒。

  藍雨軍團的喻文州和黃少天、霸圖軍團的韓文清和張新傑、百花軍團的孫哲平和張佳樂、雷霆軍團的肖時欽以及微草軍團的王杰希……無論是誰,任何一人在軍隊中都是聲望極高的將軍級領袖,說是縮小版的軍事會議也不為過。


  「收到訊息的時候我還以為是哪來的詐騙訊息,騙到本將軍這裡也真是特麼有種,沒想到還真的是你啊老葉……嘖嘖嘖、怎麼突然改名兒叫葉修了?」

  「憑你的智慧我很難跟你解釋啊樂樂!」

  「樂你妹!」

  「不管怎麼說,見到葉上將平安無事還是令人高興的。」

  「放心,哥可沒這麼容易就隨便光榮的。」

  「消息剛傳來的時候我們都主動向嘉世提出過能協助搜救的,然而不管是誰去說都被拒絕了,陶軒也太有自信了,拒絕得這麼果決就一點兒也不怕我們看出端倪嗎?」

  「那是因為你們沒叫老韓去,只要咱們的韓上將眉頭一皺,陶軒估計連氣都不敢喘一個了。」

  「噗。」

  「哈哈哈老葉你有種啊也就只有你敢在正主兒面前說這種話了!看在好歹交情一場的份上,明年的今天我肯定會親自去你墳前上香祭奠的你就安心的去吧!喔對了不過在那之前你必須先把欠我的三十場PK連本帶利的還清──」

  「葉、秋!」

  「老韓沒看到屏幕上的身分顯示寫著大大的葉修嗎?沒想到你年紀輕輕眼睛就不好使了,不過現在醫學技術這麼發達,早期發現早期治療,可不能諱疾忌醫,該吃藥就絕對不能停,千要不要放棄治療啊!」

  如果殺氣能穿透屏幕並且實體化的話,估計葉修已經死上無數次了。

  葉修幾乎是一個個嘲諷過去,要是遇到油鹽不進榮辱不驚的就跳過(因為逗起來太無趣了),到後來根本是葉修跟黃少天還有張佳樂幾乎呈現三方嘴仗會戰,一時之間書房熱鬧的都是他們三人的叫囂、怒罵還有嘲弄笑聲。

  直到韓文清怒到拍桌然後險些拂袖而去,幾個人才開始進入正題。

  「B星這邊沒什麼動靜,離首都星越近、星盜的蹤跡就越少,不過我倒是收到一個消息,據說嘉世軍團有人暗地裡向眾議會的某部分議員示好,我猜測是有關明年度的職位大調動。」王杰希跟著說出他手上掌握的消息。

  「想也知道啊!好不容易將擋路的人給弄死了,這下子嘉世就完完全全被陶軒牢牢掌握在手上啦!不趁這個時候爭取更多的好處或是多塞幾個心腹到別的軍團甚至是首都星裡就是傻子。」張佳樂忿忿地說。

  「先前收到葉上將的提醒,我確實有留意W星附近的星盜蹤跡,發現正如葉上將所說的──」肖時欽交叉著雙手、神情嚴肅,「他們確實掌握了部分軍方情資,能夠巧妙地避開我方派出的圍剿路線。」

  「在葉秋的眼皮底下還能搞怪,陶軒這幾年下來的嘉世指揮官做得確實挺稱職的。」孫哲平語氣淡淡地說。

  「11月的時候我收到一條消息,一個地下組織從黑市買到了大批針對哨兵的匿蹤炸彈,透過G星這邊的走私門路運到H星,這幾天我查到了他們的領頭人名字叫陳夜輝,原本是嘉世軍團的一名中校,在十年前因為犯事被軍團除了名……」喻文州稍稍頓了一下,又接著道:「根據手上目前的情報來看,這個人有極高的可能在檯面下替陶軒辦事。」

  「我去!陶軒真的是膽兒肥啊!就不怕老葉直接將他連同手底下的一窩老鼠給一鍋端了嗎?」黃少天嚷嚷著。

  韓文清眉頭一皺,冷冷道:「軍紀敗壞!軍方的顏面都被丟光了!」

  「韓上將先別動怒,我想葉上將連繫我們,想必是已經有什麼主意了?」張新傑突然插了句話。

  此話一出,眾人的目光齊齊看向坐在書桌後方、愜意地捧著茶杯的那個人。

  「老葉你倒是吱個聲啊!」張佳樂沒多少耐心地喊著。

  只見葉修一副世外高人的鬼神莫測模樣,高冷地喝著茶,一會兒後才慢悠悠地開口:「沉得住氣方能成就大事啊樂樂。」

  同軍團的孫哲平伸手按住了正要跳腳的張佳樂,直接了當地道:「有什麼計畫就趕緊說吧!要是拖得太久大夥兒來不及安排,這敗仗可要全算你頭上了。」

  「嘖嘖嘖老孫你夠狠啊,欺負我一個傷患你可還要臉嗎?」葉修一臉控訴地對孫哲平搖頭嘆息,在眾人紛紛想拍桌讓他廢話少說的時候,葉上將總算是說起了正事:「目前時候未到,得再等等。」

  「等對方露出夠大的尾巴?」張新傑問。

  「嗬嗬,等敵人覺得無後顧之憂而放手幹票大的時我們直接來個當場人贓俱獲不是挺不錯的嗎?」葉修微微揚起嘴角、帶上一抹淺笑,猶如昔日在戰場上那般自信從容的姿態。

  「確實,在對方最得意智滿的時候,直接給予迎頭痛擊,更能一擊中的。」肖時欽讚同地附和。

  「那接下來的佈局必須要足夠縝密,不讓敵方有任何一點逃脫或是脫罪的機會。」喻文州同聲應和,說話的同時思緒也跟著轉了起來。

  「關於陶軒這幾年背地裡幹的勾當,我能掌握的證據都已經交上去了。」葉修突然說著。

  「你有證據?有證據就好辦了啊犯得著繞這麼大一圈嗎──」黃少天立刻驚呼。

  「也不能這樣說,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除惡務盡啊!」張佳樂難得地幫葉修說話。

  然而,葉修很快就恩將仇報道:「唷,今兒個是怎麼了?還會掉書袋啊樂樂!」

  「你交給了誰?」韓文清很恰巧的出聲,氣場之大,順便鎮壓了張佳樂的爆走。

  「嗬嗬,這個嘛……」正想來句『你猜』的時候,葉修突然感受隨意擱在椅子扶手上的手傳來了冰涼光滑的觸感──像是撫摸到某種鱗片般,他側首一看,不怎麼意外地笑道:「哎呀,怎麼過來了……你的主人忙完了?」

  墨色的龍首親暱地蹭著葉修的掌心,龍爪也自覺地收起尖銳的前端,巴住他的手腕各種鬧蹭。

  一人一龍旁若無人地玩鬧著,在場的眾人很快就認得出這隻帝國裡獨一無二的量子獸。

  「臥了個大槽!!這隻龍不是──」

  「少天,慎言。」

  黃少天一秒就驚呼出聲,被自家的指揮官連忙出聲喝止,就算平常粗言粗口胡鬧慣了,畢竟這隻量子獸的主人身份還是相當特別的,在皇室的面前保持禮儀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必要性。


  喻文州的顧慮還是有道理的。

  下一刻,帝國第二尊貴的青年就這樣走了進來,看到這邊的情景……似乎還驚訝地愣了一下。

 





                                                                TBC.





评论(3)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