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Ready for Abduction -09-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陶軒原本因為周澤楷率領近衛來橫插一手感到相當窩火但又無可奈何,心裡萬分憋屈,不過幾天下來看這位殿下一心一意關注在葉秋的下落上,幾天後他也不是那麼在意了。

  畢竟就算是葉秋,也不可能再那針對哨兵所埋下的重重陷阱中生還,就目前找到的失蹤將士的遺體都已經殘缺不全、面目全非,甚至還有一個剩不到半具身體,相信在爆炸中心的葉秋肯定是屍骨無存了。

  於是陶軒的心慢慢地定了下來,一邊依照表面形式派人出去搜索,一邊……自然是繼續他未完成的目標。

  沒了葉秋,從越雲那小軍隊調來的孫翔足以補上這個戰力,況且也好操弄不只百十倍,讓他省心多了。

  如此一來,H星要全數掌握在他手中的日子,也就不遠了……

 

  陶軒依照往常的路線,穿過基地休息區來到自己的辦公室。

  但他總覺得今天基地裡的人心似乎浮動得非常明顯,這才什麼時候休息區就喧鬧成一團了?皺著眉把副官叫來問:「外面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也、也沒……」崔立臉色有些複雜,「只是聽說皇太子殿下下午從雪原歸來時,親自抱了一名受了重傷的野生嚮導回來。」

  說到底跟他們嘉世軍團的人一點關係也沒有,起先激動的全是皇太子那邊的人,只是這八卦份量太大了,底下不管對擁有墨龍量子獸的周澤楷是否抱持仰慕關注的兵士們也跟著沸騰起來。

  「嚮導?」陶軒征了一下,心思飛快轉了起來,「雪原……可知道皇太子救的那名嚮導長得什麼模樣?」

  「沒人瞧見,起先殿下回來時不少人看到,但據說那名嚮導傷得不輕也吹不得風,所以殿下就用披風把整個人給遮掩住了,後來又說基地裡哨兵太多不利他休養,就帶著人住到星艦裡去,更是不可能看到了……」說到這裡,崔立也明白陶軒擔心的是什麼,「那會不會、是……」

  「你確定那個人是名嚮導?」陶軒問。

  「是的,」崔立肯定地點了點頭,「當時在場的幾名哨兵都聞到嚮導訊息素了,據說皇太子殿下因為這事還不怎麼高興。」

  「那就別管了,橫豎都與我們無關。」陶軒確定不會是葉秋之後就丟下這個問題,轉而問:「一葉之秋的修復情況怎麼樣了?還有孫翔呢?」

  「關榕飛說大概還要一週才有辦法修理到能使用的程度,之後還要進一步的調整,至於孫翔……他對一葉之秋很期待,但非常不滿意智能體的模樣,說是要關榕飛給它重置……」

  陶軒說起這事也有些火氣,壓抑不住那幾分暴躁道:「那是皇太子殿下親自弄出來的,這可由不得他!要鬧讓他自己跟殿下說去!」

  「我知道了。」崔立面有苦色的應下了,這邊陶軒脾氣不好,那頭孫翔更是暴躁強橫的主兒,夾在中間、吃力不討好的也只有他自個兒了。

  「劉皓呢?」

  「一早帶人前往雪原了,這週輪到他負責搜索任務。」

  「找個由頭把他換下來,我另外有事要交給他去辦。」

  「這個時候?殿下那邊……」

  「不用管那邊,搜救這麼久了還一無所獲,他不可能在這邊繼續耗著的。」

  陶軒簡短交待完之後,就擺手讓崔立下去了。

  靜默下來的空間裡,他望向虛擬星儀顯示著H星的全境地圖,目光滿滿是勢在必得的陰冷。

 

  ■

 

  過去嚮導被封閉式地關特定的塔中,並非沒有原因,而是他們對哨兵的影響非常之大。

  結合熱是一種毫無徵兆又突然猛烈的情況,會使得周遭的哨兵近乎發狂似的爭奪這名嚮導,進而引發嚴重的衝突,再者嚮導體質較為虛弱、人數又少,經常是哨兵和不肖份子的目標。

  葉修在軍團裡打滾多年,混在一堆哨兵裡,卻不曾發生過結合熱,更甚者、他連一點嚮導信息素都能藏得滴水不漏,以至於這麼多年沒人發現他的身分,其中多半要歸功於他的量子獸──青熾鷹,在目前帝國哨兵量子獸排行裡數一數二的強大量子獸,在戰場上的一高亢長嘯不知能震退多少的量子獸。

  但實際上,那其實是隻名為蒼玄鸞的……嚮導量子獸,和青熾鷹銳利快狠、盤據天際的鷹類英挺外表稍微不同,原形是擁有一身晶亮青色長羽的漂亮鸞鳥,名符其實的蒼穹王者,高貴傲然,睥睨天空。

  只是,葉修維持多年的記錄,終究在那一回與周澤楷的「重逢」當中,成了一次驚險的意外。

  那一回,葉修也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是會發結合熱、也是能讓人察覺出自己的偽裝,不過那個人必須是周澤楷。

  周澤楷也因此才知道他其實是名嚮導。

  一名比無數哨兵還兇悍、精神力強大無比,卻擁有帝國第一哨兵稱號的──嚮導。

 

  而此時,這名偽裝被迫拆下的「前哨兵」,正懶洋洋地窩在帝國皇太子的星艦上養傷,隨心所欲地擺弄新到手的星腦,完全沒有安全顧慮的連上星網到處溜達,順便惡補一下這些天下來錯過的新聞。

  嗯,當然也沒錯過論壇上那幾帖早就堆爆的祈福帖。

  不過他這般愜意,負責為他治療的醫官可就沒這麼輕鬆了。

  方醫官明華這幾天下來的心理活動,可謂精彩,刷頻能立刻刷出上千字的驚嘆句子,不過最後多半能以一個詞句精闢總結──臥槽!!!!!!

  起初他也對這名野生嚮導非常好奇,得知要替對方檢查診斷的時候也忍不住在心裡激動了一把,等到真正面對面時……激動變成了大大的驚嚇,幸虧他正值壯年,要是再過幾十年估計這會兒得掏速效救心的藥劑了。

  ──正對著自己悠哉微笑還很熟稔似的輕鬆擺手的人不就正是這半個多月來找得人仰馬翻的葉秋嗎?!為什麼瞬間變成嚮導了而且自家殿下還一副捧上手心上寶貝到不行的模樣?!這個世界其實瞬間被穿越了吧!!

  ……不對、被穿越的應該是自己才對,這才眨眼瞬間就跟不上世事變化的速度了。

  同時震驚的還有皇太子殿下的副官,因為事關重大、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這名野生嚮導的尊容就只有方明華和江波濤有幸親眼所見。

  江副官雖然也深深地震驚了,但他回神的速度還是挺快的。

  葉秋…喔不、葉修是嚮導、對周澤楷而言反倒更好,作為皇太子,伴侶為嚮導對他的地位來說才是最穩固的。

  況且,也因為是嚮導,周澤楷才越有機會將人完完全全牢牢地掌握在手心裡,再也不怕會有什麼人、什麼事會搶走對方。

  「……檢查結果並沒有其他後遺症和潛在病徵,只是曾經失血過多,以及腦部的損傷導致目前精神力復原的速度緩慢,關於這兩方面的治療,我稍後會送藥劑過來。」方明華一邊翻著檢查報告,一邊仔細地說明著。

  周澤楷全程陪在一旁,聽完結果之後雖然稍稍鬆了口氣,還是無法完全放心地問:「還疼嗎?」

  「不疼。」葉修拍拍他伸過來握住自己的手,寬慰一笑,「哥真的已經好多了,小周別怕。」

  見像是忠犬般蹲在身旁的周澤楷還是一副擔憂掛念的模樣,葉修只好不停地安撫著他,心裡想著或許該採取進一步的安撫方式。

  方明華看兩人如膠似漆的模樣,覺得自己這顆強力電燈泡實在是亮得太有存在感了,在自家殿下投來嫌棄的目光之前,很有自知之明的先告退閃人了,將空間留給他們。

  ……只是當他踏到艙門外,就免不了被一群守候已久的同僚給拖到一旁盤問各種八卦的待遇就是。

 

  「小周,來這兒坐。」葉修坐的雖然是單人沙發,但實則空間大到能夠塞兩個人,於是稍微挪動一下、拍拍身邊的空間讓周澤楷過來。

  周澤楷自然是聽話的起身,但他沉默地注視了一秒、大概是覺得兩人同坐會有點擠,於是乾脆將葉修抱了起來,自己先坐下,接著再把人放在自個兒的腿上。

  但是他還沒來得及開口說些什麼,下一秒葉修就勾住他的肩膀,主動又迅速地吻了上去。

  難得被襲擊的人只呆了一秒,很快的他就反客為主,自主將這個吻從輕貼升級成唇舌交纏的深吻。

  雖然周澤楷和葉修並未結合,但如此親密的接觸足以讓他們之間建立起短暫的精神結合。

  葉修要的就是這個──他悄悄地伸出一條精神力觸手,輕緩地侵入周澤楷的大腦,像春風拂過樹梢一般溫柔地安撫過那歷經過度頻繁的狂躁而損傷的地方……

  由於顧慮到葉修的精神力還未恢復,周澤楷本想抗拒,但又擔心他這麼一掙扎反而會讓對方傷上加傷,只好忍下了……再者,被自己的嚮導用精神力觸手疏導的感覺太美妙,很快地他也沉浸在那種宛若上癮的甜美滋味。

 




                                                                TBC.



评论(3)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