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Ready for Abduction -06-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葉修接著休養了兩天,期間也喝了幾回治療藥劑,一直抽著的腦仁總算沒那麼疼了,只是精神力還恢復不過來,只能看自家量子獸精神厭厭地窩在五維空間。

  期間他和興欣旅店的主要幾人都見過了,心得的話……怎麼說呢?像是一間外表看似平凡的旅店,但夥計們感覺起來都是績優股啊!

  老闆娘陳果先是古道熱腸地要他安心養傷、旁的什麼都別管,順便強烈譴責咒罵那些該死的星盜;接著是一名叫包子的哨兵,感覺他的量子獸應該會是橫衝直撞的黃金獅犬,一見面就衝過來叫老大,驚得他差點傷勢復發,但最後被老闆娘當機立斷、英勇地趕了出去;還有一名外表高冷漂亮的唐柔姑娘,葉修和她只打過照面,但他總覺得彷彿看到一隻走在雪地裡的雪豹,優雅貴氣中帶了點藏匿不了的強悍鋒芒。

  在軍團中打滾多年況且後期幾乎是滾上軍旅巔峰,屬於葉上將的那份愛才惜才心思又蹭了出來──這妥妥就是支能成就榮耀的隊伍,哪怕是傭兵團。

  只是坐在大廳觀察他們一下午之後葉修又熄了那份心思,平淡又簡單的日子也是一種生活,但看個人怎麼選擇……只要自己甘願快樂就好。

  接著又想起自己在嘉世的這些年,回顧到最後都忍不住自嘲地勾了勾唇角,眼底的幾分苦澀彷彿都隨著他正夾在指縫的菸燃出的白煙而慢慢淡去。

  ……等等、菸?

  「葉、修!」陳果從廚房走出來碰巧路過葉修坐的角落,聞到菸味時還遲疑了一會兒,但緊接著看到葉修手上的東西時,瞬間就爆了,怒罵道:「你還能有沒有一點傷患的自覺?有哪個從鬼門關回來才半個月的人還能這麼大剌剌抽菸的!嫌命太長了是不是?!」

  然後直接伸手抽走葉修手上的菸,經過一番審問之後確定給他偷渡香菸盒的是包子,於是她接著沒收那盒香菸並且怒沖沖地去找包子算帳。

  大廳裡,唐柔正在著接待一小團剛上門的旅客,喬一帆在旁幫忙。

  葉修見人都忙去了一時半刻不會注意到自己,於是走到放置給客人自由使用的星腦旁。

  身份晶片通常是植入右手腕部,但葉修看了一眼自己還纏著繃帶的右手,卻接著抬起左手讓星腦感應然後連上星網──顯示為葉修的個人資料畫面中,通訊錄上一個人都沒有。

  這才是他真正的身份晶片,然而極少數的人才知道他平常使用的「葉秋」身份是屬於他的雙胞胎弟弟,來自於年少離家出走後又偷溜回去拿身份晶片結果發生拿錯的美麗意外。

  他目前暫時無法使用葉秋的身份,因為誰也不知道嘉世那幾人是不是還暗搓搓地盯著星網好藉此追蹤他的下落,而葉修這個罕為人知的身份晶片正好派上用場。

  雖然通訊錄上沒有人,但葉修確定線路安全之後熟練地輸入了一串號碼,接著又發出一條訊息……「嗨,曾經在首都星的森林公園一起藏貓貓的小伙伴,這麼久沒見我只想告訴你目前我一切安好,願你也是。」

  他和周澤楷第一次見面的地方是首都星,當時還只是少年的小年輕遇上了不小的麻煩,他就帶著他藏到從小混到大的森林公園裡,成功甩掉追兵。

  這是他與周澤楷的小祕密,他相信小年輕肯定能看得懂。

  首要任務完成了,葉修接著又頓了一會兒努力回想某串號碼,嘗試輸入之後發現對方正在線上,名字顯示「秋木蘇」,於是他很愉快地發出即時對話訊息──

  「唷,這時候怎麼在呢秋教授?為人師表帶頭翹課,你這素質不行啊!」

  「葉修?!你這是屍變還是託夢啊!!」

  「嗬,讓你失望了,哥還能再活兩百年呢。」

  「臥槽!所以你真的沒事?沒事不會早點吱聲啊!我家沐橙因為你哭了好幾天了,你早點出來是會死嗎?!」

  「是不會,只是差點嚥氣了而已。」

  「所以你真的被陶軒那貨給陰了?堂堂帝國第一哨兵的葉秋上將,這臉可丟到多少光年外了!」

  「帝國第一哨兵名頭確實差不多該換人了。」像是他家的小年輕已經完全可以接棒了。

  「……啥?不是吧?你是真被弄廢了?」

  「不是,只是馬甲掉了,估計弄不回去了。」

  「馬甲掉了?……啊、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噗──」

  後面的訊息突然沒了,但葉修不用想也知道那傢伙肯定在星腦前面笑到快摔到桌下去了,「行了你,我主要是想叫你趕緊的把『君莫笑』打理好。」

  「哈哈你也有今天……我找時間調整一下也不用多久,那一葉之秋呢?」

  「應該是被帶回去了,依那個毀損狀況估計至少要在維修艙待個三五個月,關榕飛可有得頭疼了。」

  「那好歹是我當年的一番心血啊喂!看在它跟著你出生入死這麼多年的份上,你就不能愛惜一點嗎?!」

  「有意見的話去跟陶軒那幫人說啊!墳前草可長了的蘇、沐、秋、大、師。」

  「呿,我該去上課了,有事隨時給我留話。」

  「行,小秋子跪安吧。」

  「跪你妹!」

 

  葉修確定自己的痕跡已經抹得一乾二淨後才退出星網。

  只是才一轉身就看到坐在櫃檯裡的唐柔正看向自己,他淡定笑了笑,順勢從容地走了過去。

  「跟家人連絡嗎?」幾分鐘前剛忙完的唐柔視線瞥到葉修在星腦前面傳送訊息,氣氛感覺還算輕鬆,所以她猜想這人應該是在跟家裡報平安。

  「嗯,」葉修笑著點了點頭,「給我家屬留個話,省得他著急。」至於蘇沐秋完全是順帶的,一切都是為了『君莫笑』還有沐橙……啊、忘了也給笨蛋弟弟留話了。

  良心發現的葉修本想著要不要回頭去補個訊息給正牌葉秋,但此時陳果剛好來叫他們去餐廳吃晚餐,於是他又愉快地將這件事給忘到腦後。

 

  ■

 

  榮耀曆2096年12月14日。

  H星,興欣旅店。

 

  興欣旅店位於主要航道上,附近又是常年冰天雪地,周圍更是荒涼到只有他們這間旅店,因此三不五時就有疾行趕路的商旅會在深夜上門,所以陳果後來安排了輪班值夜制,每個晚上都會留一個人在櫃檯守到早上。

  一方面為深夜趕路的旅客提供服務,另一方面也可以警戒深夜悄悄襲來的危險……留守的人戰力不夠?不怕、包子的房間就在一樓,只要一個尖叫他就會立馬抄著傢伙從房間衝出來。

  ──某次值夜時只是被星腦突然跳出的驚悚廣告畫面嚇一大跳而反射性尖叫一聲、幾秒後就看到包子兇神惡煞地衝到大廳的陳果,深刻感受了一回。

 

  凌晨三點,今晚負責值夜的唐柔坐在櫃檯裡,看著星腦播放的連續劇。

  因為入夜後外頭又颳起了風雪,靜謐的大廳裡偶爾還會響起呼嘯的風聲。

  但是在這樣的深夜裡,敲門聲依然清晰可聞。

  唐柔確認過外面只有一個人,猜想應該是過路的旅人,於是開門直接讓他進來。

  對方身上披著連帽斗篷,腦袋遮得厚實到獨獨露出一雙眼睛──幽深卻燦亮的眸光,讓人能夠明顯感覺到那眼底的激動與急切?

  就算是在荒涼的雪原裡好不容易找到了可以避寒的落腳處,應該也不是這個反應吧?

  向來膽大心細的唐柔有些疑惑,便直接問道:「你好,有什麼我能夠幫你的嗎?」

  「我想,找人。」低沉的嗓音因為被厚實的布料遮掩聽起來有些悶。

  「找人?」唐柔下意識就要走回櫃台去開啟星腦裡的住宿檔案,「你有認識的人今晚在這裡投宿嗎?」

  「不、他叫……葉修。」

  唐柔征愣了一會兒,「你是他的……?」

  來人頓了一下,似乎是在偏頭想著用詞,「家屬。」

  唐柔立刻就想起了葉修晚上說過給他家屬留話的事情,防備也稍微放鬆了些,但她還是以防萬一地提了個要求,「不好意思了先生,你能夠提出任何與他有關係的證明嗎?」

  聞言,來人默默地鬆開披風,露出底下簡單但禦寒保暖的黑色長大衣,然後他啟動了隨身的個人星腦,翻看一會兒之後給唐柔看了幾張照片。

  第一張,葉修懶洋洋地靠著沙發扶手上拿著一本武器雜誌,有個人從後面伸手搭上他的肩膀,另一手拿著隨身星腦使用自拍功能……不過顯然技術不純熟,葉修的臉勉強全部入鏡,但對方只有線條漂亮的下巴。

  第二張,葉修在被窩裡半瞇著眼一副被吵醒的模樣,頭髮還亂七八糟地胡亂翹著,但他望向來人卻絲毫不生氣,溫和的笑容裡有著明顯的縱容。

  第三張,坐在扶手椅上的葉修伸手扯住另一個人的衣領,強迫對方彎下腰、臉龐與自己幾乎是緊密貼著,以角度來看這次負責自拍的是葉修,照片也確實成功多了……至少兩個人的臉都完美入鏡,並且都帶著喜悅的笑意。

  另一個人是名長得非常俊美好看的青年,與唐柔眼前這名已經完全脫下斗篷和遮掩的來人如出一轍。

 

  「這邊的樓梯上去之後,右邊走廊盡頭的房間就是了……」要是換作別人肯定會覺得自己被秀了一臉恩愛,但不以為意的唐柔看到對方眼裡的驚喜與慶幸,完全就是一名盼得重要之人平安歸來的家屬心情,立刻為對方指了路,並貼心提醒道:「不過,葉修當初傷得不輕,現在還需要靜養,你進去的時候還是小聲一些別驚擾了他。」

 

  唐柔完全沒料想到,她這句話說完,這位目光盈滿期待和喜悅的青年,周身的氣場瞬間冷凝下來。

 



                                                                TBC.



終於能用PC登進來了(趴




评论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