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Ready for Abduction -05-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經過了這幾天的煎熬,又聽到這熟悉的呼喚方式有種恍如隔世的錯覺,雖然只是智能體,還是讓周澤楷忍不住眼眶一熱,「葉修……你在哪?」

  「不愧是小周,哥倉促之下預留的這麼一點記憶資料都被你翻出來了。」智能體想依照葉修的行為思路伸手去揉周澤楷的腦袋,奈何身高距離太殘酷只能晃了兩下小手後作罷,「別擔心,我一定會回來了,放心等著…咳、咳……時間不夠了……咳、長話短說,小周、有份加密檔案我藏在秋秋這裡,你叫雲雲拿走……」

  「好。」聽著那越來越虛弱的聲音,周澤楷恨不得立刻出現在葉修面前,但他知道這只是僅存的一點記憶而已,只能壓下急躁答應,隨即又將小穿雲給放了出來。

  「我剛剛話都還沒說完!壞人姻緣如殺人父母你知不知道?!」小穿雲不滿地跳腳抗議,但才嚷嚷兩聲就被墨龍量子獸的一尾巴甩在腦袋上後立刻偃旗息鼓,聽從周澤楷的吩咐接收被小一葉之秋藏得穩妥的加密檔案。

  檔案確認傳送出去了,智能體又繼續笑道:「好啦,功成身退……小周,別怕,等我回來──」聲音戛然而止。

  像是被觸發的隱藏任務已經完成,在那屬於葉修的聲音斷掉之後,小一葉之秋又恢復原本面無表情的模樣,就算再問起葉修也絲毫沒有反應,周澤楷猜想那段記憶大概是被讀取完就會自動銷毀,連同已經給了自己的那份檔案。

  現在眼前這屬於一葉之秋的智能體,已經是確確實實的新生了,除非葉修還留了什麼後手能讓它復原如初──這也不是不無可能,畢竟一葉之秋是出自於那位天才機甲製造師蘇沐秋之手,哪怕這個人已經不在了,留下的依然是流傳在神級機甲間的傳奇。

 

  「殿下,打擾了。」江波濤敲門進來的時候,小穿雲依然拉著小一葉之秋聊天還聊得難分難捨(不過依然是單方面),這位見過無數次自家殿下的智能體各種與主人大相逕庭的表現早就見怪不怪了,因此十分淡定的專心說著過來的目的,「我剛剛和陶指揮官確認截至目前為止所有的搜救行動,雖然是由葉秋上將的副將劉皓全權指揮,但我覺得他做的並不夠詳盡,所以已經安排下去,讓部分近衛明天也加入搜救。」

  「全部。」

  「全部的近衛嗎?但是嘉世這邊……」

  「無妨。」周澤楷語氣淡淡地說,不以為意態度顯然是完全不把陶軒等人放在眼裡,「他們不敢。」

  江波濤無聲嘆了一口氣,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改變自家殿下的決定,只能額外想辦法彌補任何可能會造成安全上的危害,「我立刻去安排。」

  「等等。」周澤楷讓小穿雲將剛得到的加密檔案拷貝一份給江波濤,並且用簡短的詞句說了一下方才的情況。

  聽完之後,江波濤的表情肅然不少,很快說出他的判斷:「這份加密的檔案極有可能跟葉秋上將遇襲有關,我會盡快將內容解密出來。」

  「嗯。」周澤楷點點頭,讓江波濤順便把小一葉之秋送回維修艙,然後就把自已的智能體關回小黑屋去,強迫它閉關趕緊著手解密。

 

  ■

 

  葉修一直覺得自己肯定還活著。

  斷斷續續的模糊意識裡,偶爾會聽見身旁有人在說話,只是字字句句到了他耳裡就像是一團雜訊,無法去分辨其中的內容。

  只要有點知覺時,他就能感受到全身上下沒有一處是舒坦的,疼痛、噁心、燥熱……多種負面病徵一次壓縮再他的身體裡肆虐爆發,特別是腦袋、腦仁抽痛得彷彿讓他連每吸口氣都覺得難以忍受,恨不得直接昏過去才好。

  承受這般鮮明痛苦的煎熬,死了就不用受這種折磨──是的,只有人還活著才會如此難熬,所以他一定還活著。

  而且,他也絕對不能死。

  哪怕他一直有種莫名的認知──只要放棄他就不用再繼續承受這些非人的痛楚,但一張張模糊卻又清楚的畫面、一聲聲陌生卻又熟悉的呼喚,不斷地換回他的意志。

  隱約都是同樣一個人,以及同樣的聲音,低沉暗啞的喊著──葉修、葉修……彷彿只要停止呼喚就會永遠失去這個人。

  在宛若被困在煉獄裡挨刑受苦的期間,彷彿一世紀這麼長,也模糊的像是一場夢。

  等到葉修終於清醒過來的時候,身體是好多了,但頭還是像要爆炸似的脹痛,大腦彷彿被人緊緊掐住,難受的讓他連視線都一片模糊,甚至頻頻反胃作嘔。

  但他還是忍不住心想──總算是讓哥挺過來了。

  正當葉修噁心到只想再一頭撞暈自己的時候,他感覺到有人走了過來,語氣聽起來有些驚喜賀意外,「啊、你醒了。」

  因為還看不清楚東西無法判斷來人,葉修只能從聲音判斷大概是名年紀不大的少年,他正簡短說著自己目前的情況,「這裡是興欣旅店,你在路上攔住我們的飛行器還記得嗎?包子哥那時候還跟你打了一架……呃、抱歉,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了?」

  「頭…很難受。」葉修艱難地說,極為乾澀的喉嚨讓他連出聲都覺得相當吃力。

  「你的精神力過度透支導致大腦受到相當程度的衝擊傷害,老闆娘這裡的治療艙只能醫治你身上的外傷,精神力方面只能靠藥水補助,幸好今天風雪終於停了,包子哥才有辦法跑一趟H市的市中心買到治療藥劑。」少年稍微說明之後,便小心地餵他喝藥。

  在等待藥效發揮作用的這段時間,少年看他還疼痛難耐的模樣,小聲地再將當天的情況詳細說了一遍,試圖喚起他的記憶還有轉移他現下的注意力。

  「喔對了、我叫喬一帆。」

  「嗯……今天…幾號了?」

  「今天是12月11日,你在治療艙躺了五天,不久前才移到這個房間來。」

  「是嗎……」

  葉修算著自己昏迷的天數,以及料想這幾天裡可能發生的所有情況。

  他有信心短時間裡嘉世的人查不到這裡,畢竟他在脫離一葉之秋還有戰場的時候已經盡可能做了種種混淆和隱匿行蹤,但相對連帶著那些關心自己的人肯定也急得上火。

  ──也不知道小周他……發現一葉之秋的智能體裡的加密檔案了沒有……

  他知道自己出事的消息一定會即刻傳回首都星,這麼多年下來周澤楷始終密切關注著自己。

  然後,周澤楷肯定會馬不停蹄地趕到H星……希望小年輕可不要發狂躁症才好。

  但只要能讓周澤楷有所警覺,葉修就不怕陶軒他們再繼續搞鬼。

  這一次遇襲確實是他大意了,沒料到為了弄掉自己,陶軒連好不容易才從奧爾學園爭取到那些以極優異成績剛畢業的年輕哨兵都派出來給他陪葬,葉修完全高估了他們對這個帝國、這個軍團的榮耀與忠誠的殘存程度。

  在任務的地點事先埋伏了針對哨兵的匿蹤炸彈,要不是他根本就不是哨兵,估計明年的這個時候親友就只有緬懷自己的份了。

  「那個,請問……你是不是…嚮導呢?」經歷一段時間的靜默,喬一帆還是忍不住問出口,但趕忙又補上一句,「我、我沒別的意思!」

  藥劑逐漸地發揮效果,葉修總算感覺好了些許,稍微清晰點的視線能看到旁邊站著的應該是個有些內向的單純少年,他勉強地微微扯了下唇角笑了笑,「你也是吧。」

  「……欸?」多年來一直待在外頭,喬一帆自認自己隱藏的很好,從來沒被人發現過,「你、你怎麼知道?」

  「一種感覺,你不也感覺出來了?」

  「我是因為在那天看到了你的量子獸。」

  「能從我的偽裝中看出來,你也算挺厲害了。」葉修知道自己在那種情況下要維持住以往的偽裝是不可能的,但要是隨便一個年輕嚮導能看出來他這麼多年也就白混了,這名少年的資質……或許比是他目前看過的小嚮導中最好的一個。

  「前、前輩,你也是……野生的嚮導嗎?」很有禮貌也很有自覺的喬一帆主動將稱謂給換了。

  「算是吧。」只是野到了軍團裡,還當了好幾年的『哨兵』。

  然後葉修就接收到這名嚮導少年瞬間閃亮起來的崇拜目光,並且充滿請教與求知慾。

  「過兩天再跟你聊聊這些……」葉上將多年來在軍團養成的習慣不是上陣威武就是提攜後輩,看到好苗子總忍不住指點幾句,但現下的他體力有限,只能先以正事優先──所以接下來三言兩語就從單純的喬一帆那邊得知了自己的處境還有一些外頭的消息。

  萬般情急、也沒別的選擇的情況下,他挑了那架還有著興欣傭兵團標誌的老舊飛行器果然沒錯。

  許多年前,葉修加入嘉世軍團時的頭一回任務,是和當初應募而來的興欣傭兵團一起行動;許多年後,葉修依然記得當初那位直爽熱心的團長大叔給自己的種種提點和幫助,還有夜晚紮營休息時對方拿出隨身攜帶的照片對自己炫耀女兒的驕傲模樣。

  他在H星的這些年,偶爾會到雪原一帶,也聽過路商旅說過關於興欣旅店的評價。

  老闆娘雖然年輕,但和父親一樣善心熱情,幹練爽利,將興欣旅店穩穩當當地接了下來。

 

  「前輩,你先休息吧。」喬一帆看他半瞇著眼似乎倦了,體貼地提醒並準備離開房間,只是在出去前突然想起老闆娘的交待,趕緊回過頭、卻有些遲疑道:「呃、那個,老闆娘讓我問問,前輩你是……」

  燈光尚未完全暗下的空間中,蒼白無血色的面容在微光中重新睜開眼睛,彷彿星際裡沉寂已久又燦亮起來的星辰,隱約淺笑。

 

  「一個倒楣遇上星盜團的……野生嚮導,喔、我叫葉修。」

 



                                                                TBC.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