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Ready for Abduction -04-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H星從前是星盜猖獗肆虐相當嚴重的地方,即使有嘉世軍團駐守於此,但還是陸陸續續有星盜劫殺的事件發生。

  直到十年之前,葉秋加入嘉世軍團,幾年內連續圍剿星際惡名昭彰的幾個星盜團,從此開始聲名大噪,在單槍匹馬將通緝榜上首位的星盜據點挑個一乾二淨、平安救出近三百人的人質之後,更是被崇拜者們稱之為帝國第一哨兵,這個名號自此不脛而走。

  也因為如此,H星週遭總算迎來數十年來的和平寧靜,星盜幾乎絕跡,嘉世軍團多半只需要面對出現週期規律的星際異獸潮,或是前往其他基地支援。

  而今天的嘉世基地,迎來了帝國第二尊貴的青年。

 

  星艦艙門開啟時,率先出來的是一小隊的近衛,而後是一名帶上微笑的溫雅青年。

  在這名青年側過身、以恭敬的禮儀作為迎接姿態時,面容精緻俊美卻面無表情的冰冷青年踩著沉穩的步伐現於人前,一步步走下階梯時的舉止緩慢而優雅,盡含皇室血脈獨樹一幟的傲然氣質。

  只是當這位皇太子默然站定時,看向嘉世軍團指揮官的那道目光,冰冷的猶如極星凍原。

  墨龍量子獸突然冷嘯一聲,威壓盡出,當場輾壓現場所有人──不管是普通人還是哨兵……呃、這個基地並非沒有嚮導,在百餘年前嚮導保護條例大幅改善之後,嚮導人數總算是有了緩幅的攀升,雖然也不多、大約十來個左右,但因為幾天前的意外事故,他們忙著協助醫療官安撫受傷哨兵的情緒,無法離開崗位。

  陶軒隱約感受到冷厲的視線,但在那股威壓強迫下,原本微微躬身行軍禮的腰背就更彎了,只能在心裡納悶,嘴上同時也熟練地說著恭順迎接的詞句。

  「陶指揮官客氣了,殿下這回前來,是因為得知葉秋上將的消息。」在自家殿下總算一個不太情願的示意下,江波濤這才開了口,將嘉世眾人聽到這個名字的反應盡收眼底時,不是很意外的發現陶軒旁邊的那人面上閃過一瞬間的不自然,「葉上將這些年下來對帝國的貢獻與付出,受到許許多多年輕將士的推崇,特別是哨兵……包含殿下在內,因此在接到消息之後就立刻趕了過來,希望沒打擾到陶指揮官的搜救處理。」

  「不,您哪兒的話。」陶軒臉上雖然帶笑,心裡在疑惑之餘更是暗自憂心起被看出什麼端倪,只得穩下心神,將皇太子一行人請進了接待大廳,才面帶愁容道:「我們雖然陸續派出搜救隊進行全面搜救,但暴風雪遲遲未停,實在是沒辦法詳細搜尋,截至兩個小時前收到的最新消息,只找到兩具遺體,已經確認是九人當中的兩人……唉,都是相當年輕的哨兵。」

  「一葉之秋。」從抵達到現在,周澤楷總算是開口說了第一句。

  見陶軒的表情有些不解,江波濤連忙補充道:「殿下的意思是,是否能透過一葉之秋的智能體從中了解事發過程?」

  「如果一葉之秋損毀率沒這麼高倒是有機會,只是不久前我才去維修艙了解過情況,因為曾經受到非常嚴重的破壞,導致智能體的資料完全損毀,現在要重新啟動只能整個清除然後重新設定。」陶軒一副相當惋惜的模樣。

  「帶路。」周澤楷一說完便站起身,見狀在場的所有人也立刻站了起來。

  陶軒即使不願意多生枝節,但這位皇太子殿下的意思很明顯──他要親眼確認一葉之秋的損毀程度,以及智能體是否真的已經如陶軒所說的這樣。

  於是接待大廳的椅子都還沒坐熱,一行人又改往維修艙。

  關榕飛到底是關榕飛,作為一個以機甲為畢生愛好者,就算面對的是帝國未來的皇帝,也還是那副不修邊幅的邋遢模樣。

  周澤楷當然也不會計較這個,況且他現在心神完全在那架曾經在戰場上張狂飛揚如今卻宛若廢鐵的神級機甲上……再聯想到它的主人,心情更是重重地往下沉,連帶著體內的躁動有再燃起的趨勢。

 

  「殿下?」江波濤一直注意著自家殿下的情況,雖然旁人不會輕易察覺,但他看得非常清楚,包含那雙無意識緊握成拳的守甚至微微發顫,只得小聲提醒。

  而這邊陶軒已經命令關榕飛停下機甲修復工作,先直接進行智能體重置的部分。

  「重新啟動智能體?現在?」關榕飛也知道來人身分非比尋常,為了能繼續研究他比生命還要熱愛的機甲,所以他飛快地執行起陶軒的命令。

  幾分鐘之後,一名小孩體型的白色機器人樣貌的智能體出現在眾人。

  智能體可以隨意變換外貌,多半會選擇跟主人相似的外表,而機器人的型態用直白一點的說法就是原廠設定,正是重置後完全新生的模樣。

  「請為我命名,並且設定外貌。」機械語音平板地說。

  「名字,一葉之秋。」陶軒等人還來不及開口,周澤楷就已經蹲在它的面前,並且開啟自己的隨身星腦,調出幾張3D影像照片,「這位,你的主人。」

  因為站立方向的位置,陶軒、關榕飛等嘉世方面的人看不到周澤楷的星腦顯示了什麼。

  但站在自家殿下背後警戒守衛的杜明、吳啟、呂泊遠等近衛看得非常清楚──照片裡那位穿著上將服飾、在閱兵隊伍裡笑得自信甚至好像有點兒嘲諷的男人,不就是葉秋嗎?!

  為什麼自家殿下的個人星腦裡會儲存葉秋的照片?而且這架式看起來數量還不是一般多啊!!他們就不信同一場閱兵典禮葉秋還會換好幾套不同軍階服裝!這分明是不同年不同場的閱兵典禮偷拍的!!

  就在幾名近衛突然覺得風中凌亂的時候,智能體已經變換好了外貌──與葉秋極為相像,只是大約七、八歲的縮小版模樣,一臉的面無表情。

  陶軒等人也頓悟了……原來剛剛周澤楷拿的是葉秋的照片?雖然覺得有些說不出的微妙,但畢竟他們沒有親眼目睹那宛如葉秋全寫真的照片一一閃過星腦屏幕,所以也沒特別放在心上,況且他們關注的重點在另一件事上──除了關榕飛之外,陶軒與他身邊的人都惱恨著皇太子殿下這是鬧哪樣?明明他們已經將一葉之秋連同智能體都收入囊中了!

  智能體重新設定完畢,而它看起來確實就是新生的模樣,周澤楷接連問了幾個關於葉秋以及意外當天的問題,智能體都果斷搖頭,並且表示資料庫沒有記錄。

  周澤楷不自覺地攏起眉梢,靜默片刻直接叫出了自己的──同為神級機甲,一槍穿雲的智能體。

  一名與周澤楷極為相似的漂亮男孩,突然出現在眾人面前,饒是早就見過無數次的皇太子近衛們,也不禁一臉驕傲和讚嘆──我們殿下的智能體就是這麼可愛漂亮的玉娃娃!

  男孩一出現,先是抬頭望向自家主人、燦亮的墨玉眼睛呼扇呼扇,在周澤楷的無聲示意下,才往旁邊看去──目光首先對上的,就是面無表情的縮小版葉秋,但男孩立刻歡呼一聲跑到他面前,「秋秋!我想死你了──!!」

  「你是誰?」

  「我是你的雲雲啊!」

  「雲雲是誰?」

  「大名一槍穿雲,小名雲雲,就是我。」

  「喔。」

  兩個小智能體就這樣兩小無猜(?)又旁若無人似的歡快閒聊起來──正確來說,是一個單方面自來熟的說個不停,另一個則是冷淡的用四個字以內的句子打發對方。

  「…………」陶軒等嘉世眾人。

  就在有人已經默默開始黑線之際,周澤楷的墨龍量子獸突然低嘯一聲,原本還在跟夥伴說起當初他們第一次見面情景的小穿雲,立刻收了聲。

  瞬間,整個維修艙安靜到連半點聲響都沒有。

  周澤楷默默朝自己的副官拋出一個無聲的指示,江波濤馬上會意過來,向陶軒要求準備休息的空間。

  即使因為周澤楷的擅自插手讓一葉之秋的歸屬有了阻礙,就算心中再怎麼忿忿不平,陶軒還是以最快的速度準備好讓皇太子以及其一行人休息的舒適房間。

  幾分鐘之後,周澤楷就坐在嘉世基地中最舒適的房間裡,左右完全屏退的情況下,房間裡就只有自己的智能體,以及表面上是被小穿雲強行拉來的小一葉之秋。

  「秋……」只是小穿雲還沒興奮地拉著他的秋秋再說什麼,就直接被主人關了小黑屋,連抗議都來不及。

  看著那張與心中牢牢惦念的面容極為相似的稚嫩臉蛋,卻是不曾見過的面無表情、甚至是冷漠疏離,周澤楷按耐下彷彿如鯁在喉的乾澀不適,蹲在它的面前,緩緩道:「你的主人,在哪?」

  「我的主人?葉秋?」

  「不、」周澤楷斬釘截鐵的否認,隨即又道:「葉修。」

  「葉、修。」複讀之後,智能體像是有過一瞬間的訊號中止般的僵住一秒,才又面無表情道:「誰要找葉修?」

  「周澤楷。」唸了自己的名字之後,周澤楷將手伸向它──那意思很明顯,讀取自己指紋、虹膜以及聲紋好辨識身分,這些資料他都曾經看過葉修在一葉之秋中建檔過,哪怕當時只是因為一時興起的玩笑。

  「身份確認。」平板的稚嫩嗓音說完之後,突然彎起唇角、就像它的主人平時那般隨興又自信的笑臉,就連聲音彷彿都帶上了笑意。

 

  「小周。」

 



                                                                TBC.





评论(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