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Ready for Abduction -03-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榮耀曆2096年12月5日。

  H星,某間旅店。

 

  在風雪劇烈吹襲當中,雪花狂舞,遮蔽了絕大部分的景象。

  白茫茫銀雪世界裡,有一棟結實堅固並且抗寒的屋子,聳立於風雪之中。

  門外垂掛的招牌不時被狂風吹得『啪咂』作響,隱約可見上頭有了一段年歲的字跡──「興欣」。

 

  興欣傭兵團早年在H星是小有名氣的傭兵團,大多是接下有錢商旅委託的護送任務,偶爾會接受嘉世軍團的暫聘協助支援。

  不過二、三十年過去,傭兵團的人年紀漸大,越來越多人無法負荷這刀口上舔血的日子,傭兵團的團長與大夥兒商議解散之後,便帶著唯一的女兒開了這間旅店。

  這位從前的傭兵團團長後來的旅店老闆在幾年前因病過世,他的女兒陳果將店接了下來繼續經營,雖然位於H星的雪原附近經常是冰天雪地,但往來的商旅還算多,生意倒也過得去。

  原本還有零散的星盜團在附近出沒、她父親仍在的時候還曾發生過被上門打劫的情況,好在嘉世軍團自從有了葉秋之後H星就平靜了許多,她父親在臨終前也才放心的將旅店留給她,也因此陳果特別崇拜帝國的哨兵第一人,只是可惜自己不是軍團的關係人、根本沒有機會見到偶像一面。

  然而她再怎麼樣也想像不到,在某一天會這麼戲劇化的與她的偶像碰面、認識。

  至於幻滅與否,那也是知道對方身分後的事了。

 

  這時候的陳果坐在大廳的接待櫃檯裡,開著星網瀏覽這兩天關於嘉世軍團的消息。

  因為這幾天氣候相當惡劣,幾乎沒有新的客人上門,原本一個商隊的房客們住了三天、也在昨日一早風雪稍緩時就匆匆趕路走了,所以旅店現在閒了下來,身為老闆娘的她也才有空閒拼命刷著星網上的消息。

  前天風雪正大的時候,地面數次傳來震動,陳果還擔心是不是附近的山脈發生大規模的雪崩,後來才從星網得知消息是嘉世軍團的葉秋上將帶人出任務時與數個星盜團發生激烈交火,地點就在附近的一片雪原,當晚葉秋上將失蹤的消息就透過星網傳遍了整個帝國,論壇上祈福專帖在幾分鐘內就堆得高聳入雲霄,各種聳動的假消息還不停地在上面流傳,這位帝國第一哨兵的粉絲們差不多都像陳果這般,經常守在星腦前刷看各種最新消息,然而都兩天了還是沒有更進一步的後續結果。

  「唉,這種天氣大概只能派機器人搜救吧!風雪要是不快點停的話也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陳果喝了一口只剩一點餘溫的茶,總覺得心情也像外面暴風雪那般惡劣。

  外面傳閃過一瞬燦亮的熾白燈光,是飛行器在雪地裡航行的照明燈。

 

  陳果心想大概是店裡的伙計回來了──中午用過飯之後,她就讓幾個人開著父親留下來的飛行器去鄰近的城市購買一些食材和日用品。

  雖然不想讓人冒險在這種惡劣的天候中出去,但糧食艙已經快空了,如果不去補貨的話大夥兒後天開始就得用營養液果腹了,幸好父親從前使用的飛行器還是很耐用的。

  「包子、小喬,辛苦……咦?」陳果走出櫃檯的時候大門正好被人從外面打開,一名少年扛了一大布袋的東西走在前面,隨後的金髮青年則是左右手各抱了兩大箱的東西,背上還扛了一名……渾身是血的人?!

  「這、這個人──」陳果看到那個無法辨認是否還有氣息、根本已經成為血人的重傷患,瞬間驚呆了,但好歹她當了幾年的旅店老闆娘、也從小跟著父親待過傭兵團,膽子也比尋常小姑娘大些,至少看到這麼血腥的傷者沒有立刻尖叫,「小喬,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剛剛我們在經過三十里外的那座森林時,飛行器發生點問題,包子哥停下來看情況的時候,這個人突然出現……」喬一帆一想起不久前的情景還覺得有些呆愣,「包子哥嚇了一跳,直接一拳就揮了出去,沒想到這個人傷成這樣還躲得開,還跟包子哥對了幾招,後來撐不住才倒下的。」

  「這個人可厲害了!從來沒有人可以靠我這麼近但我卻沒發現,他是頭一個!我決定要拜這個人當老大,問問他是怎麼練的!」包子立刻興奮地嚷嚷起來。

  「包子,趕緊的,先將人扛去治療艙。」陳果看著他激動到像是要開始手足舞蹈的樣子,連忙要他將扛著的貨物放下,趕緊把傷患送去治療,「那個治療艙這麼久沒用了,也不知道管不管用……」

  交代完之後,她擔心包子粗手粗腳要是把人摔了可真的要出人命了,不放心地跟在後頭。

  一直到治療艙發出緩緩運行的聲音,始終默默跟在旁邊的喬一帆才有些猶豫的開口,「這個人…似乎跟我一樣,是名……嚮導。」

  他記得很清楚,也不會看錯的。

  在漫天風雪裡,這個男人倒下的那一刻,伴隨著無數彷彿翡翠般燦綠的青色羽毛,飛散於空中,而後轉眼消逝。

 

  那是屬於嚮導的量子獸,以及幾不可聞的嚮導信息素。

 

  ■

 

  榮耀曆2096年12月6日。

  H星,嘉世基地。

 

  昔日銀白色與火紅色交錯的神級機甲,絢麗奪目,無論是衝鋒在敵陣還是列於戰友之中,都是那麼引人注意,無愧它的「鬥神」之名。

  但如今卻是滿目瘡痍的被安置在維修艙中,大片鎧甲不知遺落於何處,曾經熾燦的顏色暗淡無光,甚至不少地方還有歷經數次巨大爆炸而焦黑的累累傷痕。

  對於嘉世軍團的維修官關榕飛來說,用生命熱愛機甲的他,心裡早就把將這具極品美人傷害成這樣的兇手罵過千百回,包含那位生死不明的機甲主人。

  厚厚的幾疊分析與損害報告扔在桌上,關榕飛這三天以來,除了解決基本生理需求的簡短時間外,其他全耗在這裡,三天沒換的實驗白袍早就皺得像鹹菜乾一樣,還沾上不少機械油汙。

  「左手臂協調性只剩23%、嘖……怎麼就不直接弄廢算了!」

  「胸甲整塊還玩沒了!現在這種時候找原素材容易嗎?!」

  「智能體──臥槽!」

  蓬頭垢面的維修官摔了手上那塊記錄版,氣得直跳腳罵娘。

  嘉世軍團的指揮官陶軒走進來的時候,瞧見了正是這副景象。

  碰巧聽到了自己最關切的重點,陶軒連忙問:「一葉之秋的智能體怎麼了?」

  「初步判斷原因是遭到太過嚴重的破壞,導致資料已經完全損毀了,現在要重新啟動只能整個清除然後重新設定。」關榕飛焦躁地抓了抓頭髮,想到這些年經歷過無數大大小小戰役的一葉之秋,儲存的資料就這樣全沒了……這可是鬥神才有的珍貴資料啊!不管是用來調整機甲還是重新製造,都是很實用的參考!怎麼會就這樣沒了?!

  「這樣啊……」陶軒狀似為難可惜的擰起眉頭,但眼底只有他自己明白的幾分慶幸,像是原本壓在心頭的大石被搬走的鬆了口氣,「若是真的無法挽回,那就重置吧!至少讓一葉之秋能有新主人,而不是在維修艙靜靜地腐朽──這樣就太可惜了,剛好軍團調來一名潛力和葉秋不相上下的新將領,或許可以讓他試試。」

  「智能體隨時都能重置,我會先修好一葉之秋。」這麼華麗完美的神級機甲被閒置在維修艙裡是關榕飛絕對無法容忍的事,哪怕外頭風風雨雨,他關注的唯一重點還是只有在機甲上面。

  「那我待會兒就叫孫翔過來……」陶軒話說到一半,就聽到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匆忙往這邊跑來的聲音──是他的副官崔立,他有些不悅地道:「做什麼毛毛躁躁的?」

  「指揮官、不好了……」崔立一邊喘著氣,也不知道跑得太快還是心急造成的,「皇太子殿下來了!十分鐘後星艦就會降落!」

  「什麼?!」陶軒驚得瞪大眼睛,但到底是嘉世軍團位居指揮官多年,幾秒內立刻鎮定下來,況且他也顧不得驚訝也顧不得關榕飛這邊,趕緊帶著崔立急急忙忙地往外走,「怎麼回事?皇太子殿下有說為何而來嗎?」

  「沒有,負責連絡的是殿下的副官,只有說星艦將在十分鐘後抵達,要我們這邊先行準備。」崔立一臉慌亂,腦袋突然想起了某個可能性,不安地道:「會不會是、因為葉秋……」

  「不可能。」陶軒斬釘截鐵地打斷他的猜測,「我了解葉秋,他在嘉世這麼多年,跟其他軍團的人關係是不錯,但跟貴族皇室還有首都星的世家權臣根本毫無往來。」

  以一名軍人的能力來說,葉秋確實是無愧他帝國第一哨兵的名頭,有他在嘉世軍團確實讓將士們定心不少,但除此之外就毫無用處了。

  陶軒在嘉世軍團幾十年,他不是最強的將領或士兵,但他卻是最懂得將手上的資源發揮到最大價值的人,也因此一直以來他步步為營才在十年前坐上指揮官的位置,接著將葉秋等人拉攏進來,從此將嘉世軍團的聲名推向雲端、逐步成為帝國數一數二強大的軍隊。

  葉秋在這裡已經十年,締造嘉世前所未有的榮耀與輝煌。

 

  然而,他能發揮的卻只能止於這裡了。

  雖然很可惜,但這個軍團裡永遠不會缺的就是優秀並且十分有潛力的哨兵。

 



                                                                TBC.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