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Ready for Abduction -02-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未來星際架空,哨兵嚮導paro,自我流設定很多






 

  雖然杜明當了周澤楷好幾年的近衛,但他終究不是江波濤那般能準確揣測上意的貼心副官。

  江副官在匆匆趕來的路上設想過自家殿下知道的後果,卻沒料到會讓幾乎從未發過狂躁症的周澤楷激起這麼劇烈的反應,足足打了三劑才勉強緩和下來。

  方明華當醫官多年,替許多哨兵處理過狂躁症的問題,但從未幫周澤楷治療過,還曾經很自豪跟其他醫官同僚炫耀過自家殿下這心性不焦不躁就是穩重,然而這第一次的情況……也比其他人都嚴重多了吧!這到底是受了什麼刺激?!

 

  書房內的幾人心思各異,但專注點都在如今已經平息下來、正閉目養神,但額角也冒出不少冷汗的周澤楷身上。

  好半晌,這位皇太子睜開眼睛時,量子獸也游動至主人身旁,低嘯了幾聲。

  「去嘉世,」周澤楷撫著牠身側那黑得發亮的墨色龍鱗,下令道:「即刻出發。」

  在場的三人大概只有江波濤私毫不意外,其他兩人雖有一丁點兒疑惑,但對自家殿下的命令是毫不猶疑的,隨即跟在江副官的背後去做準備了。

 

  重新沉寂下來的房間裡,周澤楷只感受得到仍舊有些狂躁的心跳。

  伴隨著前所未有過、窒息般的鈍痛。

  一記低聲輕喃,飽含極其壓抑的情緒,還有無盡的祈願。

 

  「……葉修。」

 

  ■

 

  ──那個、騷年,你需要幫忙嗎?

  ──臥槽這陣仗也太大!!你是去哪邊殺人還放火了嗎?!

  自信率性的少年拉著他奔馳在夜色當中,任憑後面有一群人窮追不捨,對方卻從來沒有露出一絲慌亂過,而是始終以輕鬆的姿態安撫著自己。

  ──遇到哥算你運氣好,這一帶我要是認了第二熟就沒人敢認第一……噓,躲這邊!

  夜裡的森林公園,某個樹叢中的隱蔽角落,兩名相差不了幾歲的少年躲在裡頭,於夜色中沉默,分享著彼此的體溫卻是那麼樣的溫暖,讓人無端的感到放心,原先在白日裡的的徬徨無助彷彿許久以前的事。

  ──你這是…剛覺醒的哨兵?你的量子獸看起來──臥了個大槽!!

  ──周?難怪你的量子獸……那就叫你小周了,雖然咱們今天第一回見,但聽哥一句勸,在你有能力應付前,別給人看出這小傢伙的真身,不然很容易出事的。

  整個人像是突然被丟入滾水裡煮似的,又燒又燙,火苗像是灌滿了身體每個地方,無處不熱不疼,迷濛的視線裡,唯有那張帶著誠摯關心的年輕臉龐特別清晰,宛若業火煉獄中的一泓清泉讓他漸漸從苦楚中解脫。

  ──問我名字嗎?嗬嗬、現在問清楚,以後等你飛黃騰達可記得要湧泉以報啊!

  ──我叫葉修。

  翌日一起吃的早餐雖然貧瘠,當時的字字句句卻依然清晰地留在自己的心裡深刻,連同對方的每一個表情反應。

 

  大街上,他們在陽光底下互相道別,彼此深信未來一定能再見面的。

  應該是這樣的……但為何,突然下起了漫天大雪?

  呼嘯的風雪中,越走越遠的率性少年長成了挺拔堅毅的男人,倒臥在雪地裡,底下渲染開了大片血紅,如開在蒼茫雪中的紅艷花朵。

  那人的最後一點生息,就在那寒凜的風雪中被吹散而逝。

  而他卻只能被困在原地看著,什麼也做不了。

 

  ──不、不……葉修!

 

 

  「殿下、殿下……小周!」

 

  周澤楷睜開眼睛時,首先看到的是一臉擔憂的副官兼而兒時玩伴,而他身邊站著的是隨身醫官方明華,同樣也是如臨大敵般的嚴正模樣。

  「方才失禮了。」江波濤先抬手行禮為方才的踰矩稱呼致意,「殿下,你還好嗎?」

  「嗯……」周澤楷緩緩地點了點頭,下意識抬手抹過額際,發現早已汗濕一片,穿在裡頭的襯衣大片濕漉漉地黏在身上,顯然被冷汗浸過。

  方明華搖搖頭,忍不住插口道:「殿下,以你的臉色和狀況來看,我建議再注射一次抑制藥劑比較妥當。」

  首都星到H星嘉世軍團的基地大概三天的航程,但這才兩天過去,周澤楷卻已經注射了四次抑制藥劑,如果不是看那張俊美的面容如今眼底泛著明顯青色且眼睛又開始發紅的模樣,以及手背上異常緊繃的青筋浮起,逼得方明華不得不再拿出抑制劑。

  他們的殿下這到底是發生什麼事啊!有沒有哨兵持續狂躁到這種程度的?!

  要不是再三檢查確認過,他都要懷疑藥劑是不是過期了!

  輪迴軍團醫官兼皇太子的專屬醫療官覺得面臨職業生涯最大的考驗。

  「殿下這兩天已經注射超過三次了,這樣不會對身體造成負擔嗎?」江波濤顧慮地問。

  「殿下先前不曾依賴過藥劑,應該是不會,但一直靠藥物抑制確實不是辦法。」方明華萬般無奈地嘆了口氣,「雖然我不知道殿下狂躁的緣由是什麼,但無論如何還請您盡可能的冷靜下來,否則再這樣下去,怕是連抑制藥劑都會失去效果。」

  「不用。」周澤楷一口回絕了注射藥劑的提議。

  「還是用一些安定心情和舒緩精神的藥香如何?」江波濤提議著。

  「也可以,還有能夠助眠的成份,殿下現在也需要好好睡上一覺……」方明華飛快地在腦海中分配挑選著藥材香料。

  兩人說著說著就先行禮告退了,留下周澤楷用手撐著腦袋,修長的指尖按著一抽又一抽發疼的額角。

  片刻後,他啟動個人星腦直接連上星網,對著通訊錄上暱稱顯示一葉之秋的好友接連發出數條訊息──明知是徒勞的,但這兩天只要一想起他就會這麼說,希冀對方會突然回一句『小周。』或是『唷,想哥了嗎?』……如同往常那樣。

  盯著黯淡的虛擬屏幕,周澤楷漸漸回想起方才讓自己驚出一身冷汗的夢境。

  那是第一次與葉修見面的情景,當時他才剛滿十四歲,突然覺醒成哨兵。

  他的父親是上任皇帝的第一個兒子,雖然生母是原配皇后但帝后感情並不和睦,後來又因為難產而死,於是最終坐上皇位、也就是現在的皇帝是先皇的第二任皇后所生,這位續弦的皇后不僅母家勢力龐大,先皇帝也對她所生這名兒子非常寵愛,並且寄予厚望。

  雖然爹不疼自小又沒了生母,但周澤楷他的父親是智商奇高但情商頗為感人且生活常識近乎於零的……科學家,致力於科學研究,幾乎到了兩耳不聞窗外事的程度,他的母親正是這位天才科學家的助理,除了協助研究之外還幫忙打理他的日常生活免得淪落到餓死或是被自己薰死的下場。

  他的父親雖然是現任皇帝同父異母的兄長,但自幼起兄弟倆關係還算不錯,見兄長一心搞科研、對皇位權勢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放心之餘關係更加融洽。

  那一次周澤楷會遇襲,是母親拖著父親一定要趕回來參加皇帝的生日宴會,而不巧被覬覦他父母當時的研究成果的地下組織盯上,所以才會造成他不慎遭到綁架。

  而在周澤楷僥倖逃脫出來的時候,正巧撞上了葉修。

  當時還未加入軍團的葉修就這樣拉著他躲過了被綁回去的命運,對他這般狼狽的遭遇也沒有深問,並且親眼見證了他的量子獸的出生。

  周澤楷下意識看向身旁的墨龍──就看到牠將腦袋擱在椅子扶手上,眼睛半瞇像是在休憩,於是他順勢伸手想拍牠,卻被一記抬爪輕輕拍開。

  ……是了,除非是葉修,不然沒有人能像拍揉大型寵物那般摸牠的腦袋,哪怕是自己這個主人,一樣不行。

  周澤楷的父母在他進入輪迴軍團的第三年因為意外事故雙雙過世,當他情緒為此而處於極低潮的時候,卻恰巧接到任務於嘉世基地見到了葉修,也因為重逢、因為與葉修再次連結上的情誼這才讓他很快地走了出來。

  人生中的兩次困境,都因為有了葉修而改變。

 

  在江波濤和方明華再次敲門進來點起藥香之後,輕煙裊裊升起,縈繞數圈而後擴散於空氣中。

  隨著那清淡的味道竄入鼻間,彷彿嗅到了那人身上清新活躍的氣息,一突一突抽痛的額角更像是被那雙漂亮的手溫柔地撫按著。

  周澤楷靠著椅背緩緩定下心神、而後安穩地沉入夢裡。

  這一回,他彷彿聽見了那愜意從容的熟悉笑聲,以及唯有對方才會這麼肆無忌憚的稱呼。

  就連那蜿蜒的墨色巨龍也受到影響,靜靜地盤起身軀窩在地毯上,暫時平息了狂躁。

 





                                                                TBC.


今天先撸完補給葉神生日的無料,預計611全職翁發!

(繼續下潛趕稿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