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靖蘇】年歲長福

◎琅琊榜蕭景琰x梅長蘇,電視劇結局後衍生

◎延續《魂夢猶有思歸路》的新年應景甜文,自我流HE衍生←

◎CWT42突發應景無料,相關可戳戳這裡





  臨近除夕,金陵城中早已連降數日的飛雪。

  而到了歲末這日,厚重的雲層破開後,竟是出了和煦的冬陽。

  不僅增添幾分暖意,金燦燦的陽光更彷彿是吉光高照,絢亮了大地。

 


  大街上往來的百姓臉上各個帶著洋洋喜氣,即將迎來他們的新年。

  數年前邊關大亂,四境烽煙再起,百姓無不惶恐驚懼,深怕一不小心淪為亡國奴,屆時城破家滅,丟的不只是身家性命,還有世世代代傳承的根業。

  幸而當時甫受封的太子穩住朝局,敏斂思謀調度,分派將領兵士,揮軍各赴邊關,以抗外敵。

  提心吊膽數月,四方捷報陸續入京,不僅挽住瀕危國境,在那之後更是精勵圖治,整肅朝綱,又逢近年來蒼天護佑,風調雨順,各地豐收,不再有災荒傳出,如今大梁天下已是一番泰平清明景象,百姓無不期盼這樣的好日子能一直繼續下去。

 


  除夕將至,蘇宅這裡自然早就收到各方親貴送來的例禮,東宮、穆王府、言府、統領府……一車接一車地運送進門。

  讓負責宅中上下內務的黎綱不禁感嘆表示,這份例讓他們完全省下採買功夫,吃食點心、應景用品、新奇玩意兒,各式物品一應俱全。

  其中不僅是穆王府送了十箱宮制煙花,東宮那裡也另外送來十箱同是宮制、但花樣更新奇絢麗的煙花來,讓往年喜好放玩煙花的飛流,今年更是開心,從收禮當日一路放到除夕都還剩有不少箱。

  即使身為蘇宅主人的梅長蘇身體和精神早比當年入京時好上許多,但他還是沒有插手管收禮和回禮這事兒,往往是禮單隨意瀏覽過就扔給黎綱,就算是東宮那份單子看得稍微詳盡些,然後滿意地點點頭,依然丟到一旁,繼續看書品茗,裹著毯子,懶洋洋地曬著冬日暖陽。

 


  因為梁帝病重已久,纏綿病榻根本離不得床,近年下來不管是朝堂大事還是祭儀慶典皆由太子監國代行,今年也不例外。

  莊嚴肅穆的年尾祭禮完成,蕭景琰回宮之後開始分賞皇室宗親、朝中重臣,接著又是年宴。

  只是因為皇帝重病,太子與靜貴妃各自領著皇子宗室與後宮嬪妃,分別跪於養居殿外叩首請安,這才轉往咸安殿開宴,同飲慶樂守歲,並依照慣例,由內監與禁軍衛士分隊前往親貴重臣府邸賜菜,昭顯天家對其榮寵。

  即使作為無官無職的朝廷客卿,在太子欽定的名單中,依然有蘇宅的一份,而且還是今年唯一領受特典加賞的一家。


  內監到蘇宅時,梅長蘇正捧著手爐坐於廊下,一邊喝著熱茶,一邊看著稍早前已經拜完年領了紅包的飛流和幾名少年護衛圍在庭院中點煙花玩。

  幽暗的夜幕今晚是熱鬧非凡,各色煙花升空炸開,留下一道又一道熾燦的焰痕,光彩絢麗,點亮金陵城的夜色。

  皇宮賜予的不只有兩道菜餚,還有一盒靜貴妃親手做的各色點心,讓點完煙花的飛流喜孜孜地捧著盒子左翻右看,恨不得一樣吃過一樣。


  「飛流,先去把手洗乾淨。」梅長蘇看他要伸手拈了,連忙叮囑一句,「剛剛還趴在地上點煙花呢,手沾了灰塵泥土的不乾淨,去洗洗再來吃。」

  「喔。」飛流聽話的準備去了,臨走前還把食盒放到梅長蘇的面前,「看著,偷吃不行。」邊說還一邊轉頭瞪著不遠處那幾名少年護衛和甄平他們。

  「好,蘇哥哥幫飛流看著,誰都不許偷吃。」梅長蘇不禁笑了笑,讓他趕緊去洗手。

  飛快地洗完手回來的飛流,歡天喜地抱著食盒,坐到屋裡一角開心地吃了起來。

  端著菜盤的吉嬸從長廊那邊走來,朗聲喊道:「宗主,趁菜還沒涼,趕緊進屋吃吧!」

  「好咧,吉嬸。」梅長蘇笑著應聲,起身回到屋裡坐下。


  除了御賜的兩道宮廷菜餚,還有吉嬸親手做的餃子,圓圓滾又白胖胖的元寶熱騰騰地從鐵鍋裡滾燙的開水滑入盤中,看得所有人是食指大動,等不及沾醬上桌,急忙舉起筷子就是搶。

  「慢點、慢點!醬料在這兒呢!」吉嬸連忙將裝有細蔥薑醋的小碟放到桌上,讓搶完餃子的人可以拿來沾。

  梅長蘇笑呵呵地看著底下眾人搶成一團,慢悠悠夾起自己面前獨享的那一盤。

  只是才吃沒兩個,剛放進嘴裡的那一口卻咬到硬物,連忙嚼了幾口後將那東西吐了出來,落進碗裡時還發出清脆的聲響──是一枚銅錢。

  「沾福氣!」屋裡立刻發出哄堂的歡鬧聲,但礙於這回吃到的是梅長蘇,沒人敢太過造次,一來是畢竟梅長蘇是他們的宗主,二是考慮到梅長蘇的身體狀況,即使比從前康健許多,但總歸還是文弱書生。

  只有飛流立刻興高采烈地搶了第一個,抓住他的蘇哥哥的手摸了又摸。

  「飛流最乖了。」梅長蘇揉了揉他的腦袋,讓他回坐位上繼續吃餃子,也讓其他人一一排隊過來輪流『沾福氣』。

  眾人嘻笑玩鬧到後半夜,直到梅長蘇確實覺得疲累了,才回房洗漱歇息。

 


  屋外早已開始飄落細雪,圍牆外的城中仍是一片喜氣歡騰,喧鬧不休。

  瑞雪兆豐年,無人不盼望著新的一年依舊是豐衣足食,安平清寧。

 


  ■

 


  梅長蘇從安然的睡夢中醒來時,隱約覺得旁邊似乎多了一個熱源,腰間也多了箍住的力量,就像是……被窩裡擠進一個人?

  意識到這點,他連忙偏頭一瞧──那名察覺到動靜也睜開眼睛的人,不正是應該待在東宮的那一位嗎?


  「你醒了?」蕭景琰朝他微微一笑。

  「你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梅長蘇緩緩地坐了起來,旁邊的太子殿下連忙起身去拿斗篷披在他的身上。

  「也不早,宮裡年宴散了之後我就過來了,大概後半夜左右,不過那時候你剛睡下。」

  「所以,堂堂的大梁儲君就來鑽我的被窩?」

  「夜裡又開始下雪了,一起睡比較暖和。」蕭景琰臉不紅氣不喘、相當耿直地說。

  梅長蘇瞥了他一眼,心道我真信你才怪!

  「早膳想吃點什麼?」蕭景琰故作渾然未覺,從容平常地問。

  「……都行。」梅長蘇毫不客氣地指使道:「先給我打盆水來洗漱。」

  「好。」蕭景琰點頭,當真聽話順從地去端來一盆熱水,迅速地將自己打理乾淨,接著又像隨從一般幫梅長蘇遞帕子換衣服,看動作還挺熟練。

  兩人一道用了早膳之後,才剛坐下來沏了茶水,話還沒講幾句,外頭就傳來爽朗的笑聲。


  「哈哈哈──小殊,你家飛流剛躲在屋簷上偷襲我沒成功,這會兒還被我逮個正著!」蒙摯十分得意地走了進來,手裡還擒拿著憤恨不平的飛流,正皺著一張臉非常惱怒地瞪著抓住自己的壞人!

  「欸、殿下這麼早就到啦?我還以為我是頭一個呢!」蒙摯看到屋裡還坐著蕭景琰時相當訝異,連忙拱手行禮,但也在鬆開手的這時被重獲自由的飛流抬手還擊。

  「飛流!」梅長蘇趕緊喊了一聲,阻止他倆真的打了起來。

  「哼!」飛流聽話不動手,但還是氣呼呼地走了。

  梅長蘇不禁搖頭失笑,只得道:「蒙大哥,你待會兒可得給飛流個大紅包,不然看他以後還理不理你。」

  「行啦我知道!」蒙摯樂呵呵地笑著,在他二人前面坐下來。

  梅長蘇倒了杯熱茶擺到他面前,又問道:「蒙大哥吃過早飯沒有?」

  「吃過啦!我一吃完就過來了,沒想到還是沒有殿下早。」

  「他哪裡算是早,分明是夜裡偷偷進屋的小賊,完全沒經過主人同意,也不知道是不是翻牆進來的。」梅長蘇端起茶杯,還斜睨一眼旁邊那人。

  「什麼小賊?小殊,你可別忘了,這房子的地契還在我那兒,再怎麼說我也算是這裡的主人,進門天經地義,況且昨夜還是甄平給我開的門。」

  「這麼說的話,小殊不就是殿下你的金屋藏嬌了?」蒙摯一聽這對話,忍不住將心裡的話直接說出來。

  「噗、咳咳……咳!」剛喝進一口熱茶的梅長蘇差點沒被他的這一句話給嗆死。

  「我又說錯話啦?」蒙摯看他這般反應,無辜地搔了搔後腦。

  「呵呵……」蕭景琰也忍俊不住笑意,心想該不該讓蒙卿回去多讀點書才好……但仔細想想,這個詞好像也不能全然說是用錯?

  站在外頭廊下的黎綱和甄平不禁對看了一眼,心裡齊齊想道──如果宗主是太子殿下金屋藏的嬌,那他們成什麼了?陪嫁嗎?……整個江左盟?!這可使不得!


  蒙摯離開之後,陸續有人到蘇宅拜年,像是蕭景睿和言豫津……霓凰郡主如今在東海尚未歸來,否則也必定是其中一人。

  來人見到太子殿下也在不覺得奇怪,早在梅長蘇再入金陵時就有太子對這名客卿禮遇有加、恩寵備至的消息,不僅讓其在東宮小住了一段時日,回到蘇宅後還時常送禮慰問。

  但是,太子殿下儼然一副蘇宅另一位主人的姿態就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了。

  不過幸而來人都是聰明嚴謹的,就算覺得納悶這事兒也不好隨意嚷嚷,只好將這份疑惑嚥進肚子裡。

  招待了一天上門拜年的客人,天剛黑下來梅長蘇就覺得累了,倚在榻上又蓋了件毛毯,睏倦地昏昏欲睡。


  「累了就好好睡吧!近來朝中無大事,宮裡也有母妃在,我這些天得空都能留下來陪你……」蕭景琰看他這副打瞌睡的模樣忍不住一笑,讓人在榻上安穩躺好,又拿來厚被子再替他掖好被角,「明日去泡溫泉如何?母妃說溫泉對你的身體有所助益,紀王叔有處溫泉別院,現下是空的,我已經跟他提過了。」

  「好,都行……」梅長蘇沒細想什麼就隨口答應,然後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翌日一早醒來的梅長蘇,依稀記得睡前答應過蕭景琰的事,想來泡溫泉也沒什麼。

  讓人收拾好東西,兩人和隨行的東宮衛隊一行很快就出了金陵城。

  但真正到了泡溫泉時,梅長蘇才料到蕭景琰打什麼主意。

 


  寬大的浴池中,水氣漫漫,白煙裊裊,猶如煙霧繚繞。

  迷濛的湯泉景,隱約見到池邊低緩的石階處,一對緊密交纏的身影。

  不僅掀起規律的水花濺落聲,還時時傳來隱忍的呻吟低喘,聽起來格外撩人。

 


  ■


 

  「偏了偏了!拿穩一些!手沒力啊?」

  「……對、再高一點,跟你說再高一點不是歪一點!」

  「那個要往左邊些……左邊!你以前帶兵打仗都分不清楚東南西北的嗎?我說左邊!」

 

  正月十五上元燈節這天,已經回到蘇宅的梅長蘇因為身體的緣故無法出門去街上賞玩,只得在宅中掛起無數的燈,應景玩樂。

  而作為讓他無法出門的罪魁禍首,就成為唯一被罰勞役的對象──惱怒的江左盟宗主一氣之下,命令其他人不得幫忙,就看著那頭笨水牛爬上爬下的掛花燈,名符其實的任勞任怨,不敢有半點反抗。

  立在廊下站崗守衛的列戰英,萬分慶幸自己將衛隊留在外面把守,否則當朝太子被奴役使喚還樂在其中的這副模樣……被人看到的話如何了得?這一世英明還要不要呢?



 

  寒雪夜中臨門休,帳中情暖意梅蘇。

  暗香浮影歲相映,來年康泰願長福。




                    完


希望蘇哥哥永遠平安幸福(淚流



评论(6)
热度(58)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