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甘いの妖言 -11- 完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自我流設定很多,妖怪x除妖師paro







 

  除妖師協會成立的時間不到百年,最初的權力掌握在幾大世家的手上,歷經幾十年的傳承,協會內部從草創初期的混亂中一步步的穩定下來,分層分工逐漸精細,後來也呈現了現代社會的組織架構。

  協會隸屬於國家政府的特別部門,會長為最高負責人,底下除了秘書、助理、庶務等行政和後勤職員外,剩下的都是除妖師。

  而除妖師早期大多掛名在幾大世家底下,但隨著時代的變遷、世家的式微和崛起,現在僅剩不到三分之一,半數以上都直屬協會。

  內部同時設立監事會,成員由政府指派,直接監督協會中有無不法之情事──就算是除妖師,也有法律規範,也得按照規矩來。


  由於除妖師與妖怪之間已經有許多年沒有發生大規模的衝突,幾大妖族早在幾十年前就偃旗息鼓,要嘛待在族裡與世隔絕、要嘛與人類和平共處,除妖師每個月要處理的事件依然不少,但至少都不是多大的案子。

  於是葉修在G市山區遭到妖怪群圍攻,導致傷重還下落不明,至今一個月過去了仍未有消息,同去的蘇沐秋也同樣沒有音訊,成為近年來最嚴重的意外事件。

  作為接下任務且指定內部人選負責的陶家,在意外發生後也緊急派人入山搜救,但幾次找尋除了靈器卻邪的碎片和血跡之外,什麼都沒有找到。

  監事會從一開始就緊盯這個案子,據說是迫於特定的世家施壓,所以身為會長的馮憲君已經像熱鍋上的螞蟻、急到上火,不僅半個月睡不好覺,嘴邊還起了皰。

  一個月過去了,實在是沒有辦法,只好把監事們和陶軒都請到協會總部,商議一下後續該怎麼處理或是結案,一直漫無目的的找下去也不是辦法。


  「……還是那句話,我們覺得這件任務的分配和執行過程中有嚴重的瑕疵,導致協會折損兩位極為優秀的除妖師,其中一個還是S級的強大戰力,希望協會和陶家代表能夠提出詳細具體的說明。」其中一名監事理事發言。

  「我陶家上下已經竭盡全力搜救,除妖師執行任務的風險本來就不小,該有的後援、應有的資源這些,我敢發誓絕對沒有短缺,損失兩員大將我們也是非常沉痛。」陶軒面露無奈,非常遺憾的說。

  「就是,陶家這邊也已經提出完整報告,幾位理事、你們看這是……」馮憲君讓秘書將那份頁數頗多的報告交給理事們。


  監事理事傳閱著那份報告,幾個人小聲交談,有人皺眉、有人搖頭,但一陣低聲討論後,他們也沒有提出新的質疑。

  就在陶軒微微的揚起唇角、覺得事情拖了這麼久總該可以結案的時候,會議室的門突然打了開來──

  一名帶著溫和微笑的男人走了進來,進門後目光就停留在陶軒身上,似笑非笑、眼底有著冰冷的諷意。

  另一名男人西裝筆挺,表情正經肅穆,十足的菁英範兒,如世家公子般優雅的走進來之後,睥睨似的環視眾人,最後也是停在陶軒身上,泛著殺意的寒光。

  以像是上門踢館的架勢走進來的兩人,眼熟到讓馮憲君和陶軒震驚不已,前者是受到的刺激太大、急忙讓秘書拿藥罐給他,後者是在錯愕當中藏著幾分深沉的怨毒,思緒很快的轉了起來、想著後續該怎麼把事情圓過去。


  「葉修、蘇沐秋……我派人找你們找了一個多月,你們沒事真的太好了。」陶軒反應過來,立刻帶著驚喜的笑容迎上前去。

  「太好了嗎?嗬嗬、」蘇沐秋乾笑了兩聲,冷冷道:「怕不是這樣吧老陶?看我們倆沒死,應該是太不好、大大的不好。」

  「你怎麼會這樣想呢?這些日子來我可是很擔心你們,馮會長也是,大夥兒都愁到連覺都睡不好。」陶軒撐著溫和的笑臉,繼續說著。

  「除去眼中釘,不是應該高枕無憂嗎?」「葉修」冷冷一笑,不想浪費時間,直接向後比了個手勢,很快就有人拿了幾個牛皮紙袋過來,一一發給會議室裡的人,連陶軒也拿到一份,「袋子裡的是這個月我收集到的證據,關於陶家多年下來不惜殘殺除妖師的性命與妖怪作交易,危害無辜的民眾,其中大部分是政商界人士,造成身亡者二十七人,重傷者七十七人,喔、差點忘記加上我倆,那就是七十九人。」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紛紛趕緊抽出裡面的資料翻看,結果一頁頁看下來,每個人的臉色都非常難看,不時對陶軒怒目而視,馮憲君的手還捏在藥罐上,感覺隨時都有服用的需要。

  陶軒趕緊抽出那些紙張來看,臉上滿滿的驚愣、心慌和惱怒,無疑是昭顯了面具被戳破的反應,但他仍是急忙辯解:「這、這些是哪來的?分明是偽造來陷害我陶家的!」

  「你陶家是有多大的臉面?哪裡值得讓人陷害的?」「葉修」不屑的瞥了他一眼,語氣淡漠道:「證據擺在眼前,你認罪也行、不認罪也行,都去法庭上說吧。」

  話一說完,「葉修」抬起手的同時,外頭很快就進來幾名員警,直接將陶軒銬走,咆哮的聲音很快就隨著關上的門板而被擋在外頭。

  這過程實在太迅速,從兩人進來大概不到十分鐘的時間,高潮迭起得比電影電視劇都還要精彩。

  「哇噢,這效率真是高啊!」蘇沐秋吹了個口哨,對身旁的人表示佩服。

  「葉修」冷嗤了聲,「哼,就只是個跳樑小丑,有什麼好搞不定的?」他下午還有個會要開,忙得很!


  對於葉修和蘇沐秋兩人,馮憲君是相當熟悉,畢竟是協會裡相當重要的戰力,但眼前這個活像是政商界裡菁英中的菁英,跟他記憶裡那個吊兒啷噹的葉修完全對不上畫風,這讓他想開口打招呼都有些猶豫。

  「哎呀,馮會長,還能活著再見到您真是高興。」蘇沐秋很有眼色的先主動靠上前招呼。

  「我見到你們平安無事也是很開心,沒事就好、沒事就好,葉修這邊……」馮憲君拍拍他的肩膀,望向跟著走上來的菁英版葉修卻一時語塞了。

  「我叫葉秋。」眼前這位畢竟是長輩,葉秋恭敬的行禮後直接說明了身分,「那個讓人不省心的葉修是我的雙胞胎哥哥,平常承蒙您照顧了。」

  這會兒,馮憲君是真的打開藥罐了。


 

  陶軒被捕之後,警方也迅速地派人到陶家搜查,涉嫌犯案的一干人等都被捕入獄,等候開庭審判。

  而陶家名下企業的幾個進行中的案子,也因為資金全被抽走而出現極大的缺口,最後周轉不靈宣布破產,剩餘的產業也被其他世家瓜分乾淨。

  從此之後,曾經的百年世家正式走入歷史,成為洪流中的一筆輝煌過往。

 


  葉修知道的時候,一切都已經塵埃落定了。

  但他也沒多說什麼,只是拍拍周澤楷的腦袋,讚賞他雖然氣到起了殺心,還是把事情交由人類方來處理,沒有私自報復弄到最後難以收拾。

  躲起來不問世事的養傷日子非常愜意,但葉修還是個閒坐不住的,況且他再不出現之後可能會不太好收拾──別的不擔心、就怕自家妹子哭。


  於是,葉修和周澤楷商量了一下,挑了個風光明媚好踏青的日子,直接拐跑了妖狼少主。

  惹得江波濤等一干妖狼搖頭無奈笑,還有太晚得知來不及攔人阻妖的長老們氣得跳腳。

 


  H市,某咖啡廳前

  住了好幾年的地方如今早已人去樓空,新買主即將拆了屋舍改建成百貨商場,不僅是人事已非,景物也將不再如昔。

  不過來到暌別一段時日的咖啡廳,裡頭看起來還是一如往昔,讓人感受不到時間流逝。

  「葉修!」陳果看到他又驚又喜,畢竟之前都只有信件聯絡,從沒見到本人,如今看他氣色甚至比之前都還要好,也就放心了。

  「老闆娘,大家都還好吧?」葉修笑嗬嗬的牽著變化成完全人形的周澤楷找了空位坐下。

  「知道你沒事後大夥兒就放心了,還是跟往常一樣過日子,不過也太不巧了,沐沐今天早上才出發去B市找她哥,柔柔陪她去、順便回家一趟。」陳果跟著坐了下來,揮揮手招呼人過來點單。

  「小周想喝什麼?老闆娘請客。」葉修拉著周澤楷給他推薦飲料和點心,蹭吃蹭喝毫無壓力。

  「喝不慣咖啡的話,我們這裡也有果汁,新鮮水果現打的。」陳果知道這位是出手幫了葉修的好妖怪,所以也非常親切歡迎。

  「嗯,都好。」周澤楷一副隨和好說話的模樣,眼巴巴的看著葉修讓他給自己決定就好。

  「小周就是好養呢。」葉修揉了一把他的頭髮,開口點了一杯咖啡和一杯水果茶。

  服務生走了之後很快就將飲料送上來,陳果又問問葉修的近況,不過話還沒聊兩句,包子就突然衝了出來,還激動的大喊:「老大!看到你沒死真是太好了!」只是鼻子抽動了兩下後,又疑惑道:「可是怎麼會有別的味兒……老大,你怎麼跟別的妖怪串了味道?這味道還挺近的……啊!和我老大串味的就是你吧!」還一臉激昂的指著旁邊的周澤楷。

  只見妖狼少主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睛,而葉修差點將一口咖啡噴在包子臉上。

  咖啡廳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常客,所以早就習慣偶爾會熱鬧一回,甚至還會忍不住感嘆一下。

  「哎呀,似乎好一陣子沒這麼熱鬧了。」

  「葉先生也很久沒來了,連對面那棟樓都搬空了,可能是忙著找新住處。」

  「說得也是。」

  「……你看、旁邊,是不是妖狼族那位年輕的主兒?」

  「是呢是呢!那些老傢伙總是很得瑟炫耀他家少主!」

  「我上回去的時候,那幫老狼還把妖藏匿起來不給看,說有多稀罕就有多稀罕,這會兒還是被我見著了,哈哈哈哈──!」

  「你上回去什麼時候?」

  「也沒多久、差不多就快三百年前吧!那時候聽說妖狼族的少主才這麼一丁點兒大。」

  ……

  好吧,似乎還混進去了不知道是哪一族的八卦妖怪。

 


  B市,某著名寫字樓

  葉秋覺得今天他踏進公司的方式是不是不太對,怎麼每個人看他的表情都有點奇怪?

  看看身上的衣服,很筆挺整齊,熨斗燙出來的線條又直又挺。

  再透過電梯門看看自己的臉,很乾淨很精神,連根亂翹的頭髮都沒有。

  抱著滿肚子的疑問走到辦公室,打開門、看到裡頭坐的人,他立刻就知道原因了。

  「哎呀,笨蛋弟弟好久不見啦!你底下的人素質有待加強啊,看到我一個個都驚呆了這像什麼話?必須差評!」葉修坐在葉總平常辦公的位置上,把玩著桌上的水晶紙鎮。

  「混帳哥哥!你死到哪裡去了?!還知道要回來?我都要給你發訃文了!」

  「我不是讓蘇沐秋傳話給你了?啊他人咧?我聽老闆娘說昨天一早沐橙就來找他哥了。」

  「帶他妹妹去市區觀光了,你看人家當哥哥的多照顧妹妹,就算人在B市每天都還知道要打電話回去,都是為人兄長的怎麼到你這邊就這麼不靠譜?」

  「喂,人家那可是妹子,當然要捧在掌心當花朵兒呵護的……要不你也去變個性?哥保證以後肯定好好疼你,葉、秋、妹、妹!」

  「變你妹──!!」

  「那不就是你嗎?嘖嘖嘖,這麼快就下定決心了?」

  ……

  即使許久未見,兄弟倆吵起來的火力還是非常猛烈,讓旁邊坐著的周澤楷都看傻了眼。

  還是端茶水進來的祕書進門,才讓打嘴仗打到有些口渴的兩人暫時休戰。

  「……這位是?」坐下來捧著茶杯喝了口,葉秋才發現辦公室裡還有另一個人在。

  葉修坐到周澤楷的旁邊,一臉得意的介紹:「你小時候也見過的啊!他還咬過我一口,你忘記啦?」說完還朝他晃晃手腕上那淡色的疤痕。

  愣了幾秒,葉秋馬上就想起當年他哥很作死的撿了一隻大狗還搞到自己被咬的往事,「你是、當年那隻……」好歹是見過市面的葉總,又知道自家兄長的職業,再說了、妖怪也不是沒碰過的,所以他的反應也還算冷靜。

  「這位可是妖狼族的少主,周澤楷,可精貴了,你別毛毛躁躁的嚇到他。」葉修立刻接話。

  「你才毛毛躁躁!」葉秋瞪了混帳哥哥一眼,隨即又想起前些時候蘇沐秋帶著那些證據資料給自己時、說了來源和經過……似乎全靠這位援手,想想對方是真的幫了大忙,又救了他哥,所以葉秋很客氣的開口:「周先生,前些時候多謝你了。」

  「不、不會……」周澤楷愣了下,趕緊搖了搖頭。

  「叫什麼周先生這麼生疏!」葉修顯然關注的重點特別不一樣,還擺出嚴肅的表情,繼續道:「小周現在可是你嫂子,還不叫人?」

  「……」周澤楷轉頭看著葉修,瞪大了眼睛。

  葉秋的反應就比較直接了,他原本想先把茶杯放回桌上,結果手一抖、地上就多了瓷器碎片和一灘還冒著白煙的熱茶水。

  「混帳哥哥你給我說清楚點──!!」找個男人也就罷了!還找個妖怪?種族不同怎麼談戀愛你造嗎!!


 

  這一天的葉總感受到世界的惡意,整個人都不會好了。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他還不知道自家兄長由裡到外都已經被吃乾抹淨打上記號了。

  否則這場面大概是收拾不了了,說不準連寫字樓都會塌一半。

 


 

  過了幾年,葉修辭去了除妖師的工作,依然游走在人類和妖怪之間。

  雖然純粹只是想到處走走、交交朋友,但某種程度上還是在維繫雙方的和平上有著不小的貢獻。

  而他的身邊,始終陪著妖狼族的少主。

 

  「小周,接下來去找大眼喝茶怎麼樣?順便跟他討教一下如果孩子的叛逆期到了該如何是好。」

  「好。」周澤楷點點頭,想了想又回答了後面那個問題的答案,「揍才乖。」

  「嘖嘖,小周你這還是不是親爹?」葉修伸出手指戳著他的腦袋。

  周澤楷愣愣地由他動手,被唸了一會兒後、直接張開手將人抱住,鼻尖磨蹭了幾下對方的臉頰才鬆開手。

  接著,銀灰色的大狼出現在葉修的面前,腦袋拱了拱、要他快點上來。

  嘟囔了一句「之後再跟你好好談談妖生」,葉修熟練地爬上狼背。

 


  人生不過百年,妖生更是漫長。

  總有一個人(或一個妖),會陪你度過無數的歲月靜好。

 

 



                    END.

 

諸君新年快樂!!!!!!

除夕前準備場前寄物的時候發現妖言大概剩1X本,有需要的同好歡迎CWT42場上來購買喔~~~





评论(6)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