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甘いの妖言 -10-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自我流設定很多,妖怪x除妖師paro








 

  不是說周澤楷沒有同族愛,就算有,在葉修面前大概連渣渣都沒得剩。

  況且在方才那席話重擊之下,他也自顧不暇、苟延殘喘了,哪有餘力去理會杜明同志?

  於是,妖狼少主很快的就做出決定──上前抱起葉修,直接往房間走,留下杜明自己一隻妖狼在院子裡孤獨的流淌男兒淚。

 

  將人放在軟榻上,周澤楷也跟著在旁邊坐下來,繼續盯著對方瞧,彷彿帶上幾分水光的眼睛越看越委屈……他是真的覺得很委屈沒錯。

  對葉修早已滿溢的情感,現在在心頭激盪的如同沸騰的水般,腦海卻又一直迴盪著方才入耳的那句「人與妖之間可是殊途」,那口滾燙的蒸氣像是噎在他的心頭上,悶得他無處宣洩,非常痛苦。

  衝動之下,憑著血液裡躁動起來的妖屬獸性,周澤楷直接伸手將人按上背後的靠墊,欺身過去就是狠狠地吻住對方。

  含著對方的嘴唇,緊密貼在一起,但這就像是淺嚐味道而已,很快的周澤楷就覺得只有這樣……遠遠不夠。

  吸吮、舔弄、啃咬,狠狠地蹂躪著那人的唇瓣,直到紅腫甚至不慎被尖利的牙齒喀破了皮滲出點血絲,鐵鏽的味道淡淡地漫了出來,卻彷彿添了層刺激、下一刻周澤楷連舌頭都竄了進去。

  等到妖狼少主總算肯鬆手的時候,葉修已經被吻到暈得找不著北了,以至於他軟趴趴的倚在靠枕上的時候,整個人都還是懵的。

  周澤楷雖然是退開了些,但一手還是攬著葉修,兩人靠得很近,略為沙啞的嗓音低喃道:「喜歡……最喜歡、葉修……」

  這句直接了當的表白,讓神魂差不多被炸飛九重天外的葉修稍稍回過神來。

  重新凝起焦距的目光望向那張好看的面容,神情是認真而誠摯,嘴唇抿得很緊,彷彿在擔心害怕什麼,眼眸看起來也比以往含藏著更多、更深的情感,像是已經滿溢了出來,足以將人沉浸在裡頭。

  葉修不禁回想著過去和周澤楷相處的種種,許多細節、許多記憶浮上腦海,漸漸給了他一種──「原來是這樣」的感想。


  身為血統稀有高貴的妖狼少主,妖力足以碾壓絕大部分的妖怪,有這麼大的資本完全可以橫行四方,卻對他一個身為除妖師的人類百依百順、好到不行。

  原本只是覺得周澤楷知恩圖報、個性又槓槓好,真是個不可多得的五好妖怪,跟他的相處更是非常愉快輕鬆,還能予取予求、碰上再大的麻煩都不怕。

  葉修認識不少妖怪,其中不乏其他大族的頭兒,但卻從來沒有一個能像周澤楷一樣讓他這麼開心、這麼……喜歡的。

  這個喜歡,原本是很純粹、沒有多於遐想的喜歡,但如今周澤楷這麼強勢又直接的突然捅破事實,葉修頓時覺得自己的心思也跟著不單純了起來。

  最明顯的證明,就是方才他對自己做的事情……換做是其他人或其他妖,都必須炸毛再狠狠修理的好嗎?敢對葉大除妖師耍流氓,非得整得你後悔終生!

  但是犯案的妖怪是周澤楷的話,葉修卻很神奇的沒有什麼牴觸或抗拒這種排斥情緒,驚訝之餘、反倒是覺得有些難為情……盯著周澤楷到後來,他都有些不好意思的別過視線。

  妖狼少主正是心中格外忐忑的時候,葉修的一丁點兒變化都讓他特別在意,所以當面前這人偏過臉、不再看自己的時候,他立刻害怕起來,不僅將人摟得更緊,就連腦袋也埋在對方的肩窩上蹭了蹭,盡一切賣萌之所能。

  只是不由得繃緊的背脊,毫無疑問地告訴了對方他心中深沉的恐懼──怕這個人一開口就是拒絕、怕這個人不要自己。

  見他這個樣子,葉修倒是無奈了起來。

  以他這臉皮天底下還真沒多少事是令他害怕介懷的,獨獨一個周澤楷,想到這位妖狼少主傷心難過失望落寞的模樣,葉修就覺得自己都要坐不住了。

  ──捨不得、也不想讓他有這樣的心情。

  周澤楷,妖狼族的少主,就是要酷帥狂霸跩,看到自己更是要開開心心的賣萌撒嬌。


 

  「小周,哥問你個問題,只是假設、你不用緊張……」葉修拍了拍周澤楷的肩膀,聽他頭也不抬的發出細微的回應後,才又道:「如果,哥拒絕你的話,你會怎麼樣?」

  聞言,周澤楷心一抽,不自覺的加重手臂的力量,波及到葉修腹部還沒好全的傷口,冷不防一陣抽痛……這是求愛不成結果由愛生恨要下黑手嗎?不帶這樣玩的哥明明就說是假設啊喂!

  腦中突然浮現某個不知道從哪聽來的詞彙,周澤楷也沒多想就直接說了出口:「生無可戀。」

  「……噗。」葉修不禁笑了出來。

  這引得靠在他肩上的妖狼青年蹭了兩下又抬起頭來看他,眸光流轉水紋清澈,似是無辜哀求著什麼,看起來十分的可憐兮兮。

  葉修默默地嘆了口氣,臉上卻是有幾分無奈的笑意,「既然小周你都不惜以死相逼,哥不想跟你處對象也不行了……誰教哥就是心軟啊!」正確來說,是只對極少數的人心軟,而周澤楷肯定是列在榜上的第一個。

  聽到他這句話,周澤楷的那雙眼睛像是夜裡星辰點了光般燦亮亮的,臉上難得出現這麼明顯的情緒波動──看起來又驚又喜,非常高興,神采都飛揚起來。

  「不過呢,」葉修突然話鋒一轉,周澤楷像是時間被暫時停止,神情在那瞬間凝結,戰戰兢兢又驚驚怕怕的等後面那句話,不過葉修也不是故意要拿話吊他,只是稍早前的那句「人與妖之間可是殊途」,真不是平白無故說來要逗妖的,「小周,我是人類,活到百歲都不大可能的,短短百年只佔你們妖生的一小部分,若你願意、估計有不少妖怪願意陪在你身邊很久很久,所以……你真的考慮清楚了嗎?」

  「牠們,都不是你。」周澤楷張開暖實的手扣住了他的,掌心相貼、就好像心也能熨貼一般,「只要……只喜歡、葉修。」

  況且,早在發現自己心意的時候,他就考慮過這個問題,也找到了克服的辦法。

  事情到了這裡,願望幾乎已經是達成了一大半,就差最後一個環節。

  這讓周澤楷滿心歡喜的根本壓抑不住唇邊漫延的笑意。

  稍稍垂下腦袋的葉修根本沒注意到,只是任由他拉著自己的手,沉默了一會兒,才扣下自己的指節回握,緩緩道:「……傻瓜。」

  「妖契。」周澤楷迫不及待的說了出來,「可以,一直一起。」

  妖契?聽到這個有點陌生又有點熟悉的名詞,葉修愣了一下,總覺得他好像知道這個玩意兒,但一時之間突然想不起來。

  直到周澤楷又提醒了他那本還放在外頭茶几上的書時,他才恍然大悟──對、就是他稍早前看完的書裡面有記載。

  妖契,是一種共享生命與力量的永生咒印,對象可以是妖與妖,也可以是妖與人。

  對於妖怪和妖怪之間或許沒什麼太大的影響,畢竟同類的本質相像,妖生漫長,頂多是妖力有高有低,但這部分可以透過妖契讓雙方的力量有所增長。

  對於妖怪和人類之間,那意義可就大大的不同了,人類會因而擁有與妖怪相同的生命,靈力和妖力雖是極端的兩種力量,卻能藉由妖契讓其蘊養交融,同樣有共存共長的效果。

  世間有人亦有妖,萬物有靈而眾妖有力。

  天地因果,根源於同處,循環中本就有其相通相應之道。

  聽起來是百利而無一害,但千百年來使用者卻相當稀少,主要是因為這本來就記載於珍藏的秘錄中、根本沒多少妖怪知道,人類更是一無所知。


  「……這倒是個辦法。」找到解決的方法固然很好,不過,看著周澤楷那臉上明晃晃寫著躍躍欲試的既期待又興奮的表情,葉修總有一種很複雜的感覺。

  就像是剛收到表白就馬上要被拉去登記結婚,而且還是很久很久、不可能離婚的那種──這步驟為何跳得這麼快?到底是妖怪的告白方式就是不一樣還是他被告白的方式不對?!

  「葉修,不想?」周澤楷歪著腦袋看著他,一副生怕被拒絕的脆弱模樣。

  「也不是、就太突然……」葉修撓了撓臉頰,「人家就算是求婚也沒這麼急的啊!況且我一向是奉行人生苦短及時行樂,突然問我要不要多活個幾百上千年的,總得考慮一下吧?」

  周澤楷想了想,很快就理解了葉修的意思,畢竟比較起來、確實是對方受到的影響大,再者他一向是將葉修的想法和意願擺在最前面,順著、寵著,什麼樣的要求都可以。

  倘若葉修真的不願意,至少知道他也是喜歡自己的、至少還能在一起幾十年。

  縱使無法走到最後,百年後自己只能獨自守著千百年的回憶,但好歹有個念想。

 


  不管怎麼樣,兩個人……應該是說一人一妖已經開誠佈公的談過了,正式脫團走到一塊兒。

  因此,接下來的幾天,他們的相處比起之前,甜膩到簡直令人髮指,路過的妖狼們無不在心裡或是背地裡吶喊──簡直是閃瞎他們的狼眼!給不給妖活路啊?!

  葉修原本以為他會考慮很久的,少則三五個月長則好幾年的,反正周澤楷多的是時間等他的答案。

  但是這天下午坐在院子裡邊曬太陽邊翻書卻不小心睡著時,他做了一個夢。

  夢裡的他最後還是沒有答應,讓周澤楷一年年看著他老去、而後病逝。

  這隻執拗的妖狼,把自己關在族裡再也沒有出去過,守著從前的回憶過了上千年的歲月,最後孤獨而終。


  醒來之後,葉修只覺得心狠狠地痛了起來。

  他自認心理素質非常好,但夢裡那隻銀灰妖狼強大卻寂寞滄桑的身影在腦海裡揮之不去,卻讓他的眼窩一熱,逼出了幾分淚光。

  終是這份不捨,促使他很快就下了決心。

 


  「小周,過來。」葉修樂嗬嗬的向忙完回來的周澤楷招招手。

  妖狼少主立刻快步走了過來,還很自然而然的彎腰摟過對方的肩膀,在唇角落下一記輕吻。

  「累了?」指尖摩娑過他的臉頰,周澤楷溫聲問著。

  「不是,有件很嚴肅的事情要告訴你。」葉修豎起手指,一副非常認真又故作神秘的模樣,但唇邊那抹笑意實在是掩飾不住。

  「嗯?」聽了他的話,周澤楷也不由得認真起來,腦袋同時猜想著會是什麼事──關於之後的事?除妖師那邊?還是陶軒陷害他的事?

  待在妖狼族養傷的這段日子以來,葉修差不多就是睡飽吃、吃飽找事做、累了繼續睡,跟周澤楷聊天的時候什麼都聊,以前的趣事、除妖師的秘辛、認識的人或妖怪的八卦……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都聊過,就是沒有提過關於在G市山裡的事還有陶家。

  算算日子事情也該有了結果,周澤楷正想著這兩天要告訴他的。

  「是小周你聽了會很開心的事。」葉修絕對不會承認、自己也是很開心的,所以臉上的表情沒繃住多久,「經過哥一番審慎的深思熟慮,決定要娶你過我葉家的門,所以咱們找一天把你說那啥妖契的簽一簽吧!」

  「……!」周澤楷呆了幾秒,像是被突然送上門的天大喜悅給砸傻了般,還是葉修戳戳他的臉才回過神來。

  「這樣就傻了?你表白那時候可是很霸氣的啊!少、主、大、人……喂!慢著、小周你不會是惱羞成怒吧──」葉修才想趁機對妖狼少主各種調戲的,沒想到周澤楷回神後的反射弧效率變得又快又好,直接將人抱了起來,大步往房間的方向走。

  「嗯,馬上簽!」妖狼少主看起來很激動,耳朵精神得直挺挺,尾巴大幅度的甩動,走路都像帶陣風。

  看周澤楷這股興奮勁兒,葉修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例如挖坑自埋、不作死就不會死……這類的感覺。


 

  被放在軟榻上。

  被手臂困住只能任由妖親。

  被一件接一件的扒走身上的衣服。

  被按住雙手不得反抗像是有火慢慢延燒。

  被什麼硬梆梆的東西抵著下腹部然後還摸來蹭去。

 


  ……嗯?!

  等等、那些妖狼不是挺八卦的說他們少主到現在都過三百歲了還沒有發情期讓長老們很焦慮的嗎?那現在抵著自己很精神很有活力的那玩意兒是怎麼回事?!

 


  所謂妖契的正確簽法?多年後葉修想起這天還是累感不愛。

 

  ──被坑爹了一把,說多了都是淚。

 



(底下河蟹爬過)



                    TBC.

 


是的關於妖契的正確簽法後面省略大約1千多字的詳情,

懶得另外貼就當購本同學的小福利吧!

下回就完結了,番外會公開一篇!





评论(2)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