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甘いの妖言 -08-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自我流設定很多,妖怪x除妖師paro


灣家通販請洽這裡 → http://bingloveyun520.pixnet.net/blog/post/113105150

因為露拍強迫使用支付連的關係,所以這次就沒用露拍賣場了,若耀家同好需要購買的話可詢問 這間灣家代理





 



 

  H市,陶家

  書房燈火通明了一夜,直到外頭天色漸漸亮起時,仍舊未熄。

  陶軒坐在辦公桌前,等著下屬前來報告昨夜的消息,卻遲遲沒有聲響,這讓他越來越焦躁,桌面上的菸灰缸早就堆滿了菸蒂。

  「有消息了!」劉皓突然推開門大步走了進來,看起來十分急切,連該有的敲門都一時忘卻。

  眉頭微皺、熬了整夜的臉色又難看幾分,但陶軒還是先按下不悅,簡短道:「說。」

  「陳夜輝帶去兩個狙擊手,有一個確定擊中葉修,後來他往山崖的方向跑,因為血的關係引來不少妖怪包圍,他們無法靠近,又怕妖怪失控波及到他們,所以就先下山了。」

  「蘇沐秋呢?」

  「第一次開槍的時候,蘇沐秋把葉修推開,結果撞到樹昏了過去,葉修扛著人躲進樹林裡,但後來追上去擊中葉修的時候就沒看到蘇沐秋了,陳夜輝說一路上追蹤都沒再見過蘇沐秋的身影。」劉皓冷嗤一聲,露出極為不屑的表情,「還說是好兄弟?葉修那傢伙肯定是把人拋在半路了!」

  「以葉修的性子絕對不可能把人拋在半路……不過算了,這次的主要目標是葉修,能幹掉他就行了,再給陳夜輝發消息,讓孫翔趕緊帶著所有人進山去看看情況,要在協會插手前把這事收尾,找不到屍體就去找那幾隻S級妖怪問情況,不能拿了好處不辦事,否則就叫孫翔讓牠們知道厲害。」

  「好,我馬上去!」

  雖然熬了整整一夜他也是累得眼睛佈滿血絲,但劉皓只要想到能讓那個自傲囂張到把他們所有人都踩在地上的男人從此在這個世界上消失,而且還是不得善終的死法,想想都覺得痛快。

  這讓他心情非常愉悅,通宵的疲憊也因而舒緩了不少。

  「吩咐他們,最晚要在日落前把事情處理好。」陶軒在劉皓關上門之前,又補了這麼一句指示。

  「是!」劉皓應了聲,又匆匆離去。

  門板再度被關上,陶軒往後靠著椅背,揉著熬夜而有些抽痛的太陽穴,嘴角卻是揚起一抹笑意。

  得到一個好用的棋子、又消滅前一個不聽話的計畫還算順利,就算身體很疲憊,但怎麼想都讓人精神非常亢奮。

  他曾經很欣賞葉修,也滿意吳雪峰離開時留了這麼一個人下來,靈力純粹、戰力非凡,怕是數十年來除妖師中最有天分、同時也是最強的巔峰王者。

  但壞就壞在,自我意識太強、更不識時務,這些年下來明推暗拒多少對陶家有利的任務。

  無法為己所用,也不能讓他成為協會或是其他世家的助力。

  ──雖然是可惜了,但誰讓他不聽話呢?

 

  陶軒重新點起了菸,白色的煙圈裊裊升起。

  而他臉上的笑容逐漸擴大,卻也越來越陰冷毒絕。

 

 

 

  G市,某私人醫院

  在此之前,唐柔完全想像不到這趟溫泉旅行會有這樣的結果。

  她和陳果、蘇沐橙還有充當保鑣的包子住在溫泉山莊的第一個晚上,原本在房間玩撲克牌,結果蘇沐秋卻突然被妖怪送了過來、還是昏迷不醒的狀態,而且還不見葉修的蹤影。

  那隻妖怪放下人就跑,根本來不及問些什麼,蘇沐橙當場就哭紅了眼睛,擔心哥哥也擔心葉修,陳果也跟著慌了心神,包子更是一頭只想撞出去找老大,還好被她急忙攔了下來。

  身為在場人唯一還能保持冷靜的人,唐柔立刻託了父親的關係在G市找了隱密性極高的私人醫院,安排了間位於角落的VIP個人病房,讓初步診斷是腦震盪的蘇沐秋住了下來觀察情況,也等待葉修會不會傳來消息。

  天色漸漸亮了,一整個晚上都沒睡、除了包子以外的三個姑娘都挺疲憊的。

  陳果陪著蘇沐橙在病房裡照顧蘇沐秋,而唐柔被一直躁動著想往外衝的包子搞得有些頭疼,只好把他拉到醫院的庭院耐心的勸導。

  豈知話還沒說幾句,包子突然殺氣騰騰又齜牙咧嘴的對著圍牆大喊:「來者何妖?再不出來我就斷你手腳!」

  唐柔嚇了一跳,下意識跟著朝牆邊看去。

  結果一名有著狼耳狼尾巴的青年從牆頭掉了下來,看著唐柔又是臉紅又是結巴,斷斷續續道:「我、我……叫…杜、杜明……那個,是少、少主派我來的……關、關關…於葉修…先、先生……」

 

 

 

  G市,山區

  經過一夜血戰激鬥的山崖,縱使最後在靈力的炸開之下,許多妖怪屍骸連渣都不剩,但地上還是血跡斑斑,鮮紅的痕跡遍布,清晨吹起的涼風,也因而帶上幾分始終散不去的腥氣。

  距離山崖不遠的樹林裡,兩名妖狐青年像是散步一般、從容的走在因為晨霧水氣而有些泥濘的小路上。

  其中一名青年有著深紅色的狐耳和尾巴,清俊的面容帶著溫雅的微笑,哪怕他此刻的心情並不是太好,但還是掛著習以為常的笑意。

  另一名青年則是不時微晃著頭頂那水藍色的狐耳,身後的同色系尾巴也三不五時的甩動,嘴巴像是捨不得閉上似的、一路上不停的說著話。

  「……族長你說葉不修那沒下限的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這明擺著是陷阱還能中這麼大的招,人類不是常說『劍在人在』嗎?他連卻邪都能扔,如今都炸成碎片了,虧他還是S級的除妖師,混成這樣我都替他臊得慌!」

  「少天,我這邊也是疏忽了,妖狐族離這片區域最近,我卻沒察覺到有妖怪和人類勾結,還在此處伏擊除妖師,要是處理不好,恐怕整個除妖師協會都不會善罷干休。」

  「噗,不是吧族長?罪魁禍首明明就是人類,他們有什麼好罷不罷休的?人類不是很愛講道理嗎?跑到妖怪的地盤撒潑像什麼話啊!沒關係啊敢來就來我還怕他們不成?要戰就來戰來戰來戰──」

  「都三百歲了別這麼毛毛躁躁的,妖怪和除妖師已經很多年沒有大規模的衝突了,要是真打起來怕是會稱了有心人的意,而我們……不能讓那些人得逞。」

  「那是必須的啊!陶軒就這點程度而已也只有老葉那蠢蛋會中計,嘖!反正人早就已經被周澤楷那悶頭狼救走了,幾個帶頭的妖怪剛剛都被我解決了,他們想找合作妖怪問清楚情況也沒機會了,被害成這樣老葉要是不利用這個機會扳倒陶家我就看不起他一輩子!」

  「這要看葉修先生的意見,如果他願意的話我們就搭把手……少天,晚些時候你跑一趟妖狼族,問看看那邊的意思。」

  「好啊好啊讓我去!機會難得我一定要去恥笑老葉,現在只是想像一下都覺得挺爽的哈哈……」

  隨著兩隻妖狐繼續往山林裡深入,話語聲也逐漸消散在枝葉因風而響動的磨擦聲中。

  而他們走來的那片樹林中,幾具龐大的妖怪屍體血淋淋地倒在樹下。

  若陶家的除妖師小隊在場,定會發現這竟是與他們有所交易的那幾隻S級妖怪。

 

 

 

  B市,某著名寫字樓

  一名西裝革履的男人,大步跨進辦公室,如往常一般將公事包隨手擱在桌上,等著秘書將現泡的熱咖啡送上來。

  但是不到一分鐘,敲門進來的不是秘書,而是他的特別助理,神情看起來還很焦急,一走進辦公室就慌忙道:「葉總,不好了,大少爺出事了!」

  低頭正準備翻開文件的男人心一凜,連忙抬頭,「那混帳怎麼了?」

  「陶家在大少爺的任務途中動了手腳,目前大少爺和他的同伴生死不明,陶軒已經派人進山去搜索了!」

  男人勃然大怒,當場炸毛,險些將桌上價值不斐的水晶紙鎮給掃下桌去。

  深深呼了一口氣,男人下了指示,「你現在派人去協會,要他們給個說法,還有陶家那邊也讓人繼續盯著,要是那混帳有個三長兩短,我就讓陶家正式走入歷史!」

  「是!」

  助理匆忙出去之後,男人捏了捏鼻尖、試圖讓起伏過大的情緒平靜下來。

  自從他的雙生兄長離家出走之後,家裡就沒人會跟他鬥氣吵架,後來繼承家族的事業後,隨著年復一年的歷練也越來越冷靜沉穩,現在已經鮮少有事情能讓他這麼激動了。

  陶家,陶軒……很好、非常好。

  別以為他那個混帳哥哥在外蹦達這麼多年無依無靠的就能隨便拿捏!

 

 

  ■

 

 

  「小周,我覺得有點口渴,幫我倒杯茶。」

  「好。」

  妖狼青年快步離開,不到兩分鐘就端了杯熱茶回來,擺在對方伸手可及的茶几上。

  「好像也有點餓了,吃點什麼好呢……啊、昨天下午吃的芝麻包子挺不錯的,聞起來香吃起來甜又不膩。」

  「好。」

  妖狼青年再次離開,雖然不到十秒就兩手空空的回來,但五分鐘之後就有妖送了一盤白嫩圓滿的芝麻包子過來,還是熱騰騰剛出爐。

  「呼……燙、燙燙!」

  「我看看。」

  妖狼青年立馬湊上前去,拿走燙手的包子後,一邊捧著那隻被燙紅的手左看看右看看,一邊讓妖拿藥來,接著輕輕地擦上一層清涼的藥膏,最後才用自己的手撕了一口又一口的包子直接送到對方嘴邊投餵。

  「好吃……不過、小周啊,你不覺得燙手嗎?」

  「不燙。」

  妖狼青年面色淡然的左右擺動了下腦袋,繼續將包子撕成小塊好餵食,直到三個大包子吃完、對方打了個飽嗝時才停下。

  「葉修,飽了?」

  「嗯,飽啦!這盤要是全吃完的話晚飯就該省了。」

  「不行。」

  妖狼青年搖搖頭,用嚴肅的神情堅決表達三餐定時定量的重要性之後,叫妖直接把剩下的包子收了下去。

  被伺候得服服貼貼的男人,坐臥在躺椅上倚著靠枕,懶洋洋的微瞇著眼睛,就像是隻剛吃飽的貓,饜足的找到一個合適的角落準備窩著曬太陽。

  今日的天空雲層多了些,午後的陽光曬起來也不那麼烈,舒服的讓人想打盹兒。

  日子過得如此美滋滋,也只有被妖狼少主帶到自家地盤上安穩養傷的葉修了。

  能做客做到這種程度,還有少主貼身伺候,葉修這也算是妖狼族千年多以來的獨一份。

 

 

  幾天前自家少主風風火火的離開又心急如焚的回來,背上還載了一個渾身是血、氣息虛弱的人類。

  是、人、類、啊────────!!

  一時之間不管老的少的大的小的男的女的,所有的妖狼都激動了。

  這一幕讓他們印象深刻,估計幾百年過去還能拿出來津津樂道回顧一下。

  至於除妖師身上那含著靈力、令許多妖怪渴求的血,在妖狼們八卦之魂沸騰到最高點的這一刻,反倒不是那麼重要了。

  但是身為少主的周澤楷沒給同族圍觀的機會,直接將人抱進自己住的院子裡,而江波濤也無暇回應群情沸騰的妖心,直接拉了族裡唯一懂醫術的方明華跟了過去,片刻後又招了杜明交代了幾句話讓他外出去辦事。

  妖狼族不愧是少數融入人類社會相當徹底的妖族之一,方明華約在一百年前就興致勃勃的拜了位數百年懸壺濟世傳家的大夫為師,學了幾十年的中醫;二、三十年前又突然對西醫有點興趣,弄了個身分跑去考了醫學系,幾年後有了正式的醫師執照,還曾經在S市的醫院當過好幾年的住院醫師,堪稱是中西醫結合的典範。

  以至於葉修後來醒來時,看到一個妖狼青年穿著白大掛、脖子還掛著聽診器,神情凝重的給自己包紮傷口還有打吊針配藥、接著又替他推拿針灸扭傷的腳踝時,覺得這畫面真是有些醉人,他可能還沒清醒。

  方明華雖然也是滿肚子的疑問,但是好奇心和自己的小命兩相比較之下他一秒就選擇了後者──沒看到自家少主以往呆萌的帥臉現在都寒森森的比地獄修羅還嚇人了嗎?那眼神看過來彷彿還帶冰刀子的!

  幸好這名除妖師的傷勢看起來雖然嚇人,總歸只是皮外傷,比較麻煩的是靈力耗盡的身體、再加上失血的關係頗為虛弱,需要好好療養一段時間,但是沒有立即的危險。

  聽到結果之後少主周身的溫度彷彿才回升一點,不過還是冷著臉盯著自己把手洗得乾乾淨淨、連指甲縫都不能留下那名除妖師的半點血跡或是皮屑,使用過的沾血布巾和繃帶更是直接招來妖火燒得只剩下灰渣渣。

  於是,方明華被自家少主這兇猛起來簡直前所未有的獨佔欲給嚇得驚呆了──不會、真的、是他想的那樣吧?!

  如果江波濤在場,肯定會拍拍他的肩膀,然後再給他一個「有些事情不用說出口大家心知肚明就好」的眼神。

 

 

 

 

 

                                TBC.

 

 

 

CWT42上榜(合掌)

又要開始閉關期噠!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