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甘いの妖言 -07-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自我流設定很多,妖怪x除妖師paro



小周生日快樂!!!!!!

還在趕稿中所以還沒時間另外寫賀文QAQ

有機會的話之後再補Orz(誠意呢###




 

  即使想得很霸氣,但現實總是不太盡如人意的。

  葉修很快就被一大群妖怪發現──其中帶頭的是五隻S級,旁邊掠陣的有七、八隻A級,主力是B、C、D三級集結成的,少說有上百隻。

  但是葉修是什麼人?除妖師協會裡屬一屬二的S級除妖師,不管靈力和是經歷都是槓槓的,什麼大場面沒見過?

  於是他依然用一夫當關萬夫莫敵的氣勢迎了上去,先是連劈了兩隻掠陣的A級妖怪,再以挾帶靈力的風弧滅掉邊緣十數隻中低等妖怪,技巧性的暫時躲過S級妖怪的爪子。

  然後,殺出一條血路往北邊的方向跑。

  是的,大丈夫能屈能伸,雖然硬拼也是可以的,但是葉修覺得能找外援就先找、別急著把身家全部都壓上,以免輸得脫褲子。

  妖狐族的地盤鄰近北邊,應該有不小的機會可以遇到,就算一時半刻無法求援也能轉移一下壓力,他相信牠們肯定不會樂見這麼多妖怪兇神惡煞的衝往自家地盤。


  葉修且戰且跑……這畫面若遠遠看起來還真有些醉人,一群妖怪追在後面,被追的除妖師還要三步一回頭留意敵方動向還有發動突襲,可說是非常之忙。

  維持這樣的局面一陣子後,混亂中驟然再起槍響,而且還是一連數發、「砰、砰砰──」少說也有四、五聲,像是完全不給目標再度僥倖脫逃的機會。

  就算聽到了槍響,但葉修根本沒有反應的機會,側腹傳來火辣辣的疼痛,當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唯一能慶幸的只有還好僅中了一槍,而且子彈還是擦過去的。

  妖怪再兇再狠,還是可怕不過險惡的人心。

  看來陶家想讓他無法活著下山的決心非常堅定,大概也是下足了血本。

  即使打得了妖怪卻對人類的暗處狙擊一點辦法也沒有──廢話!除妖師靈力再強也是凡體肉身,誰能肉身挨子彈還活蹦亂跳的?誰能啊?!能的出來吱個聲!!

  越想越滿腹怨氣,但要葉修乖乖認命受死是不可能的,儘管後有一大群的追兵又有不知道躲在哪裡的埋伏,他還是思緒飛快地轉著,片刻後果斷拐了個方向、直接朝右前方的山坡滑行下去,好避開躲在暗處的人接著繼續把他當靶打。

  天無絕人之路,葉修始終相信就算沒路,他也能想辦法開闢一條出來的。

  但是忍著在山坡滑行時撞上石頭、八成是傷到腳踝的疼痛,好不容易穿越過一小片的樹林時,他突然有幾分的不確定了。

  耳邊聽到是湍急的水流聲,眼前所見的是約十幾尺高的山崖。


  有沒有運氣能背成這樣的?!

  如果這次能平安回去他以後出門前肯定都要先看黃曆!

  他一點也不想親身體驗自古跳崖十個裡面能活九個的高生還率,因為以他今天的運勢很有可能是不幸剩下的那一個。


  這一刻,葉修是真的很想仰天長嘯、怒嚎幾句「蒼天不仁」之類的。

  腹部的傷口滲著血,體內的靈力也隨之流失,而那帶著靈力的殷紅血液對妖怪來說根本是世界上最香甜美味的上等佳釀。

  因此,從樹林追出來的妖怪陣容似乎又擴增了一些,就連原本棲息在山中的妖怪也不自覺地被吸引過來。

  此時,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

  雖然常言道是月黑風高殺人夜,但今晚的月色卻格外皎潔明亮,即使是暗沉沉的山林間也在月光的浸沐中染上一層銀暈。

  故而,葉修站在幾步後底下就是湍急水流的崖邊,還是能看清楚眼前的景況。

  縱使對於旁人來說眼前已經是到了九死一生的驚險境地,但這名幾乎站在除妖師頂端的男人卻沒有絲毫的退卻與心慌。

  看起來再怎麼狼狽,臉上從容帶著淡笑望向追兵的神情始終不變,握緊了手中的戰矛、眼底閃過一瞬殺伐戾色,甚至已有了幾分決絕。


  「想收下哥的命?你們得先看看自己夠不夠份量──!」

  一大群的妖怪發出吱啞的叫囂聲,迴盪在山裡顯得格外悚然。

  緊接著,可以看到撲上葉修的有像是毛團、雪球、石頭、葫蘆……這些造型矮小可愛但實則聚集起來很是兇殘的低等妖怪率先一湧而上,但都在戰矛幾下舞動所炸開的靈氣弧中光榮犧牲了。

  越是高等的妖怪越是沉得住氣,牠們守在外圍,讓其他妖怪們先是耗盡這名除妖師的力氣,最後牠們好不費多少力氣就能品嚐這難得一見的美味。


  「該死……該死的除妖師……」

  「殺了……殺了除妖師……」

  「殺……殺……」

 


  戰況進入了白熱化。

  葉修的身上也沾滿了鮮血,有自己的、但更多的是屬於妖怪們的。

  溫熱的液體和腥氣彷彿加深了他的戰意,前方的地面上也開始堆起陣亡妖怪的殘肢斷骸,看起來猶如一尊殺神,饒是生性兇殘的妖怪們,也因為本能察覺到危險而生出了些退卻。

  被剷除掉不少的小妖怪們停止了進攻,僵在原地不停地發出叫聲,似乎有了遲疑。

  外圍的S級和A級妖怪齊齊低吼幾聲,似乎是在下達命令,讓牠們義無反顧的繼續當砲灰。

  但那些小妖怪們還來不及奮勇上前,就被一股由遠方傳來的龐大妖氣和怒嚎震懾得紛紛後退,整群小東西看起來非常的躁動不安,像是有什麼更加可怕的「威脅」即將到來似的,就連級別高的妖怪也都僵住不敢妄動,一致朝天空望去。

  葉修當然也察覺到了,雖然同樣是妖氣,而且還是足以直接碾壓眼前這一大群的強大妖怪,但這一刻他卻是放心了下來。


  沒人能比他更熟悉這股巨大又帶著威壓的妖氣屬於誰。

  繃緊的神經鬆懈下來的結果,便是方才刻意忽視的疼痛,現在加倍討還似的,讓葉修雙腿一軟,緩緩地往地上滑坐……

  巨大的影子突然撲天蓋地般的籠罩住了他,同時感覺到背脊碰上了柔軟的觸感,葉修稍稍抬起頭,映入眼底的毫不意外是他所熟悉的妖狼少主,蒼白而疲倦的面容,浮現的笑意一如往昔見到對方時的溫暖。

 


  「小周,再慢一點你明年就要給哥掃墳了,這回勉強只能給個中評。」

 


  ■

 


  身為妖種的原主,周澤楷幾乎是同時就知道了葉修遭遇危險的事。

  那時候他正坐在議事廳裡開會,周身突然爆起的妖氣讓在場的長老們都嚇了一跳,炸開的妖火甚至瞬間燒毀了離周澤楷最近的三把椅子,眨眼間化作黑炭。

  撇下內心正瘋狂刷頻著「我家少主吃錯藥?」「我家少主哪有這麼暴躁!」而驚愣在原地的長老們,又急又怒的妖狼少主酷帥狂霸跩的踹開議事廳的大門,差點害正好急忙趕來欲向他報告葉修那邊出事的江波濤險些被門板正面打臉。

  「小……」

  江波濤才剛開口發出第一個字,便看到自家少主已經變回原形躍向天空遠去的急切背影。

  看來他收到消息還是晚了一步,葉修先生那邊肯定已經出事了,若是這位除妖師有個好歹,自家少主還不爆走?不對、現在差不多已經爆走了……萬一不幸成真的話,那後果恐怕是難以想像。

  琢磨幾秒,江波濤還是追了上去,見機行事也好,避免事情發展到最後無法收拾。

  早在自家少主氣勢洶洶離開的那一刻起,妖狼們就開始聚集起來,交頭接耳議論紛紛。

  畢竟妖狼族幾百年來一直都是和平安樂的,最近一次較大的變故還是數年前族裡的叛逆意圖謀害少主的那次,再加上自家少主三百年來都是那副面無表情、讓妖分不清楚他究竟是在沉思還是根本在發呆的模樣,這還是頭一回發這麼大的脾氣,變回原形狼身後再度竄起的妖氣充滿了殺意,就連原本沉靜如墨的眼睛都血紅得可怕。

  「咱們少主這是怎麼了?動怒了?」

  「少主就算是發火也是帥得我滿臉血!」

  「怎麼了怎麼了?少主這麼急是要上哪兒去?」

  「今天不是少主和長老們開會的日子?難道少主挨罵了心情不好?」

  「怎麼可能!你沒看平常長老誇起少主何止是誇成一朵花,根本是一座花園!」

  「不然是為什麼?難不成是要給少主找對象?畢竟少主都三百歲了還孤家寡妖……」

  「老方之前說長老還在發愁為什麼少主三百歲了都還沒發情期,說不準真是給少主介紹對象!」

  ……

  是人都有八卦魂,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就連妖怪也不例外。

  於是,已經平靜了數百年的妖狼族,八卦之火開始在檯面下延燒,等到正主到來時更是猶如星火燎原,一發不可收拾。


 

  妖狼族所在與G市相距千里,以周澤楷全速奔馳的腳程也不用太久時間,但這一路上他心急如焚,恨不得目的地就在眼前,心中充斥著唯有二字──葉、修。

  在那山崖一隅出現在視線所及範圍時,看到那依然佇立的身影,高高懸掛的心總算是能安了下來,但接著又瞧見那一大群同類前仆後繼意圖傷害那人時,心中的滔天怒意猶如在這一刻爆開,張口便是一記挾帶威壓妖氣的怒嚎。

  那一瞬間,周澤楷也瞧清楚,那如長槍般悍然而立的男人在察覺到後也放鬆了下來,像是知道可靠的援兵已到,能安心的把後面交給對方……這彷彿是稍稍順了一把他全身被怒火炸翻的毛,全心全意只想趕到那人身旁。

  然而周澤楷以原形出現,大妖龐然的身影橫過了山崖和河流,只要放下一腳這座小山崖肯定就坍塌了,因此他只能和地面維持些微的距離浮空站在葉修身後。

  他一直覺得人類的生命很脆弱,像是玻璃般稍稍用點力就能輕易捏碎,看著像血人般滑坐在自己腳下的葉修,這種感覺更是強烈──害怕會失去、害怕再也見不到這個人對著自己笑。

  抬起前足腳掌想將人緊緊扣住,卻又擔心傷到他,遲遲不敢有動作,只能睜著一雙依然血紅的狼目緊盯著他。

 


  「……葉、修…沒事?」

  不久前才響徹山林一帶的大妖,極力壓低音量,以最溫和的狀態關切詢問。

  「這個、算有點事……」放鬆下來之後,身上的傷口可疼啊!葉修微微苦笑,但察覺到四周的溫度彷彿瞬間驟降好幾度,熟悉的妖氣又爆出更濃厚的冰冷殺意時,連忙補救道:「不過,看到小周之後就好多了,真的。」比珍珠還真,看看他真誠的眼睛。

  前方的妖怪群仍在不安躁動,B級以下的砲灰小妖們很想轉頭就跑,但是A級的妖怪們擋在後邊還沒動牠們也走不了,幾隻S級雖然有了退意、但膽怯中還有幾分不甘,所以一時僵持。

  周澤楷微微瞇起眼,眸光冷寒的殷紅雙眼瞪著這些傷了妖狼少主的心頭肉猶死活不知的妖怪們。

 


  葉修很想順順妖狼少主全身炸開的毛,然而他現在根本有心無力,只能伸手摸了兩下腰後那鋒利厚實的狼爪,在對方下意識低頭查看時再給個安撫的微笑。

  好在另一隻褐色妖狼追著到來,研判一下現場情勢還沒失控,總算鬆了口氣,雖然殺氣濃厚了點但還來得及補救。

  即使妖狼族也算是獨霸一方勢力,畢竟也安居一方已久,不管妖不管事更不管人,突然為了一個人類除妖師殘殺大群同類也有點說不過去。

  雖然也不是處理不了,但終歸還是麻煩了點,能免則免。

  「哎呀,這不是小江嗎?」葉修稍稍轉頭看了一下來妖,上回在S市有過一面之緣,自來熟的打了招呼,「還記得我不?之前在S市還見過的。」

  「當然記得,葉修先生。」禮貌地回禮後,江波濤趕在自家少主徹底爆走前,勸道:「小周,葉修先生傷勢不輕,當務之急還是趕緊回去讓方明華看看。」

  即使滿腔的殺意熾盛,恨不得將這些膽敢傷害葉修的同類們滅得乾乾淨淨,但周澤楷還是將葉修擺在了第一位,憂心著他那一身的傷口,連忙將妖身縮小了些、變到適合讓人類坐上的身形後,才伏低前身。

  「葉修,能上來?」

  「嗬嗬,可別小看哥,再打十場架都行呢。」葉修笑了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才一手撐著戰矛、另一手扶著妖狼少主的前腳慢慢從地上站起來,咬咬牙、一股作氣的直接爬上妖狼的身上坐好,忍住牽動傷口的劇烈疼痛、故作輕鬆道:「小周抱歉吶,看哥這一身髒的,又是血又是土,弄髒了你的毛皮。」

  「沒關係,坐穩。」低沉的嗓音立刻回應著,帶著讓人安心的溫柔。

  葉修來回撫摸著大妖頸脖的地方,然後腦袋靠了上去,輕聲地說了一句話。

  雖然不明所以,但周澤楷還是回頭向江波濤示意,後者向來與自家少主默契十足,也不多問、直接回頭躍向遠方天際處等待。

  周澤楷原地一跳,在距離山崖約有數尺高的地方停了下來──這便是葉修剛剛交代他的事情。

  夜風傳來這名S級除妖師幾不可聞的輕笑聲,如往常一般從容淡定,並且自信。


  他說過了,若要戰,那便來。

  雖然有了強大的外援,但是他還沒戰到耗盡最後一分力氣,所以必須有所了結。

  再說了,讓他吃了這麼多年來最大的虧,還想全身而退?沒門!

  舉起尚未收回的戰矛,葉修將全身的靈力灌注到上頭,原本只是淡淡的銀光變得越來越熾燦,成為比黑夜裡的月亮還要耀眼的存在。

  底下見他們將要離開的妖怪們原本是一陣混亂,但這時突然爆起的靈力又將牠們的注意力吸引了回來。

  像是看到了有無數眼睛仰頭注視著,葉修揚唇一笑,凝聚起最後的氣力,將戰矛使勁往下投擲──


  彷彿一記響雷伴隨著閃電在山崖上炸開,銀光橫掃過後,大半的妖怪盡數被殲滅,就連先前那堆起的妖怪屍骸也滅得乾乾淨淨。

  站在外圈的S級和A級妖怪早在發覺到異狀時早一步跑路,僅存部分的B級妖怪帶著不死也去了半條命的傷勢四散奔逃。

  至於C級和D級,一律被滅得連渣都不剩了。


  看著戰果如此,葉修滿意了。

  蹭了兩下妖狼少主的柔軟皮毛,耗盡氣力的他連眼皮都撐不開了,意識很快的墜入黑暗。

 


  「葉修……?」

  原本還想著葉修是不是想讓自己幫忙出口氣的周澤楷,沒等到對方的下一步指示,卻看到突然這麼大的動作而驚呆了。

  但沒多久又察覺到背上的人幾乎沒剩下多少靈力,氣息也快速虛弱下去時,連忙轉身、往妖狼族所在狂奔。





                      TBC.

 



评论(1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