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甘いの妖言 -06-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自我流設定很多,妖怪x除妖師paro








 

  無論是什麼職業,都有一定的風險存在。

  幹除妖師這一行,不是普通的高,而是非常、非常高。

  根據除妖師協會現有的紀錄,每年平均下來折損的除妖師有十到三十名不等,而歷史上記錄最高的那一年甚至還有一百多名的除妖師光榮殉職。

  而打從入行以來,葉修也不是每一次任務都順風順水的,偶爾也有踢到鐵板的機會,但靠著天生靈力就比尋常除妖師還要純厚豐沛,再加上妖狼少主留在他身上的妖種也多了層保護,幾年下來身上扛的戰績和經歷,在整個協會裡幾乎是無人能出其右了。

  妖種帶給葉修的不止有妖狼少主十分之一妖力的這點好處,更重要的是靠著這層關係,他也更容易跟妖怪打交道……就算不同種族,至少有同類的味道會讓牠們較容易放下戒心。

  也因此,葉修跟不少妖怪們混得非常熟、其中甚至不乏超過S級以上的大妖,跨種族的友情網絡名單可謂非常廣闊。

  有了這麼大的資本在手,葉修還真沒想過有摔這麼大跤的一天。

  G市山區一帶在前陣子不太平靜,據說有不少妖怪發生衝突,其中多數還是S級的,而且還波及到登山的普通民眾……當然,在協會的巧妙操作(?)之下,受害人大概會以為自己是碰上熊和獅子這類的猛獸群毆。

  至於為什麼山裡會突然跑出這些危險的兇猛動物,那就不得而知了。

  如果是妖怪彼此間的爭鬥那並不稀奇,除妖師這邊也不會去管,但牽扯到人類的話就不能不插手了,也因此葉修才會有這次前來G市查探究竟的任務,而往日裡能不出門就不出門、能不動手就不動手的蘇沐秋,則是在蘇沐橙一臉擔心的看著葉修之後,「良心發現」的自願加入這次的任務幫把手……雖然當時還被葉修嫌棄過。

  原本葉修想得也挺好的,G市山區雖然不屬於任何一個妖族的勢力範圍,但是離這邊最近的是妖狐族的地盤,他跟該族頭頭有幾分交情,如果真的不好「勸架」只好請那邊代為「告誡」一下,畢竟同類應該會有相同的語言,要打可以但不要殃及人類這樣除妖師很難做人。

  想得都挺好的,連理想狀態下可以擠出時間跟上那幾個姑娘的溫泉行都算好了,按理說不會遇到什麼麻煩。

  豈知,還是印證了那麼一句話──計畫趕不上變化。

  踏進山裡不久,直覺告訴葉修似乎有哪裡不大對勁。

  登山步道空蕩蕩的一個登山客都沒有?

  這是正常的,早在「野獸」傷人事件發生後,除妖師協會就暗地裡運作,讓官方單位找個理由先把這邊的進山入口給封了,非相關人員一律禁止入山。

  妖氣比尋常山間還要濃厚?

  如果依照最近發生的事件看來,這也是正常的,都打成這樣了,沒有妖氣才怪。

  光線驟然陰暗下來的山林間,白茫茫的霧氣漸漸地擴散開來。

  但是卻沒感受到濕氣,除了妖氣之外,還有若隱若現的血腥氣息,四周更是寂靜得可怕,鳥叫蟲鳴什麼都沒有,唯有風聲磨擦枝葉的聲響,聽起來格外讓人心驚。


  意外來得非常快,完全讓人措手不及。

  當數隻身軀龐大的S級妖怪從茂密的樹林中衝出來時,還帶著非常濃烈的血腥味,原本以為牠們是打得正歡,葉修已經準備好要拿出卻邪、也就是多年相伴的那桿戰矛「勸導」牠們有話好好說,豈料還沒開口,那幾隻妖怪就像是早就約定好了一樣、帶著汙瘴妖氣的利爪齊齊朝葉修和蘇沐秋的頭頂落下。

  連「臥槽」都來不及罵,葉修和蘇沐秋的反應還算迅速,在千鈞一髮之際還是勉強躲過了,只是難免被爪風掃到,衣服劃破幾道裂痕、連帶有了泛著血絲的傷口。

  還不只如此。

  葉修才剛站穩,下一秒就聽到蘇沐秋大喊了聲「小心後面!」,伴隨而來的推力讓他被迫往旁邊一摔……突然和濕潤的草皮來個親密接觸,顧不得手腳都有些肯定是擦傷的疼痛,「碰──」的一記響亮槍響迴盪在林間,讓葉修立刻驚過神來。

  那一槍就瞄準葉修剛才站的位置上,他猛然回頭還看得到子彈擦撞上草地而留下的痕跡。

  埋伏,狙擊──這種行為只有人類才幹得出來。

  危急只在一瞬,根本無暇去想幕後黑手到底是誰,那幾隻S級妖怪眼看著就要重新圍上、而暗處還有放冷槍的人在,葉修只能火速扛起剛剛為了推開他而不小心滑倒撞上旁邊樹幹而昏過去的蘇沐秋,連忙往更加茂密的樹叢裡面鑽。

  同時,葉修覺得多年前曾被妖狼少主咬過一口的手腕傳來一股熱意,近似狼牙狀的淺疤泛起了淡淡的銀光,接著一道半實半虛的巨大狼影竄出,擋在葉修的背後、威風凜然的朝那幾隻大妖怪嘶吼一聲,立刻讓牠們卻步,暫時不敢再追。

 


  「呼、呼……扛不住了,先休息一下。」

  已經跑了一大段路的葉修,找了塊還算乾淨的大石頭,將還昏著的蘇沐秋往上頭一放,自己也跟著在旁邊坐了下來。

  沙塵與泥土混雜著霧水與汗水,讓他整個人都泥濘不堪,再加上這一路奔逃顧不上閃躲,身上也出現幾道被尖銳的枝葉劃開的傷口,沾惹些許血汙,看起來更加狼狽。

  伸手抹了一把臉,葉修抬頭望著即將夜幕低垂的靛藍色天空……一旦天色完全暗下來,躲在暗處的妖怪肯定會全力撲上。

  向外求援?

  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有了一道裂痕的屏幕上顯示完全沒有信號,也不知道是荒山野嶺太過偏僻、還是其他外力造成的。

  突圍下山?

  先別說扛著蘇沐秋怎麼行動,既然有人在山裡埋伏了,肯定不可能讓他活著下山……說不準,對方的目的就是要他走不出這座山。

  想到自從陶家多了一名S級的除妖師之後,陶軒和其他人的態度就越來越明顯了──以往或許還要靠你維繫陶家在除妖師協會的名聲和經歷,在有了新的助力後越來越不假辭色,重點是這名新人能力好天分佳還特別聽話……雖然性子衝動又驕矜了些,不過煽動起來卻非常容易。

  被卸磨殺驢不是很意外,他早就猜想遲早該有這麼一天,但是有沒有這麼心急的?

  葉修望天感嘆了幾秒,繼續快速翻轉著思緒該如何脫困。

  只是他還沒想出個模糊大概,旁邊的樹叢突然傳來窸窣的聲響。

  感受到熟悉的妖氣,葉修勾起淡淡的笑,伸手等著那即將竄出的小妖狼的身影。

  一會兒後,身型有如大狗的銀灰色妖狼從枝葉中探頭,抬頭望見葉修朝牠揮了兩下的手,有些激動的趕緊鑽了出來、直接過去用腦袋蹭了蹭那微涼的掌心。

  這些年下來,每當情況緊急或是危險的時候,他身上的妖種便會自主以那十分之一的妖力化形成妖狼現身,而只要見到如此型態的小妖狼,總讓葉修想起當年初見周澤楷時,也差不多是這個面貌。

  揉了揉那柔軟的毛皮,指腹還往小妖狼下顎的地方搓揉,牠也是乖巧的稍微抬頭,任憑葉修又是摸又是揉。

  「嗬嗬,乖孩子。」葉修輕笑了聲,但全身的神經依舊緊繃,視線無意識的掃過四周,最後停在仍舊昏迷不醒、臉色也有些慘白的蘇沐秋身上。

  他在心中已有了打算。

  「幫哥個忙行吧?」葉修收回手,向小妖狼開口,見牠微微歪著腦袋似乎是詢問的意思,接著道:「替我把這傢伙送去他妹子那邊,也不知道腦門碰那麼重一下有沒有把智商直接摔成負的……要真是這樣我沒辦法向沐橙交代啊!況且過這麼久了途中我巴掌都搧了好幾下還是沒醒,留這麼大的累贅根本是只有拖累哥的份……所以,先將他送回去吧!」

  身為妖種化形的小妖狼跟在葉修身上很多年了,受到靈力的影響下多多少少有了點自主的意識,但是大方向還是知道要跟隨本家的命令──說什麼都要護著葉修,哪怕是拼盡全部的力量,所以聽到這個指示,當下本能的反應就是不能接受。

  小妖狼蹭到葉修的腳邊,一屁股坐了下來,只差沒咬著他的褲管不放、好堅決表達一下自己的立場。

  「乖,聽話……」葉修無奈,只得拍了拍腳下小妖狼的腦袋,在分秒必爭的情況下以高於平常的語速努力勸說但未果之後,他也只好使出殺手鐧了──扳起臉、佯裝出幾分不悅,還伸手朝小妖狼的腦門彈了一下,嚴肅道:「最後再問你一次,到底要不要乖乖聽話?」

  小妖狼頓時睜著一雙圓亮的墨眼看著葉修,還帶上點水光、活像是隻被遺棄在路旁求人帶回家的可憐兮兮模樣,讓葉修看了都忍不住反省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況且看牠這副模樣就想起周澤楷有時候也會眨眨眼睛裝無辜對他賣萌……果然分身本家都是一路的!

  葉修將蘇沐秋搬到小妖狼的背上,又叮囑兩句後,指尖揉了揉牠的臉,輕笑道:「好啦、趕緊下山,諒那些妖怪也不敢擋你的路。」

  小妖狼低頭在葉修手腕處那道淺疤上舔了兩下,這才邁開腳、如風一般奔馳而去。

  目送著那銀灰色的身影消失在遠方的樹林裡,葉修深深地呼出一口氣,沉重的感覺稍稍減緩了些。

  剩下他一個人,再也不用顧慮其他。

  倘若真的不幸光榮了,也不用擔心會因為身上的妖種而連累到周澤楷……就算只是沒了十分之一的妖力還不至於元氣大傷,但對妖狼少主的損害也不算小。

  不過,他葉修好歹在妖怪圈裡橫著走這麼多年,可不是吃素的。

 

  眉一挑,唇角微揚,全身的靈力在瞬間爆起,大半灌注於手中。

  眨眼間,一桿銀色戰矛執於手,非常高調又狂霸跩的等著發現他蹤跡的妖怪們齊聚而來。

  若要戰,那便戰!







                      TBC.

 

小妖狼完全是私心←

後面有獨立的相關小番外~



评论(9)
热度(59)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