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甘いの妖言 -04-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自我流設定很多,妖怪x除妖師paro







  不管是離家之前、還是離家後成為除妖師以來,葉修認識了很多人、還有很多妖怪。

  但對他來說意義略為不同的,除了本人還沒意識到的某大妖之外,大概就是蘇沐秋和蘇沐橙這對兄妹。

  蘇家兄妹很久以前就失去父母,成為孤兒後兄妹倆相依為命長大,而葉修在離家後不久認識了他們,之後就變成三個人一起生活,日子雖然過得辛苦,但也非常熱鬧精彩──多虧了蘇沐秋和葉修,不管是大事小事,經常談著談著就吵了起來,吵了十年還是一如既往。

  「……大清早的就把哥吵起來,你最好有足夠的理由。」葉修打了個呵欠,臉上帶著明顯的睏意。

  「不早了好嗎?我連午飯都吃完了!」蘇沐秋鄙視的看了他一眼,「你這一覺是想睡到晚上是不是?不要以為沒人知道你午夜前就回來了!」

  「你怎麼知道我午夜前就回來了?」葉修靠著椅背,懶洋洋的問。

  「雖然很細微,但我在隔壁房間還是感覺得到一點氣息……又是妖怪送你回來的?」因為也不是第一次了,蘇沐秋並不覺得意外。

  「嗯,剛好遇到認識的妖怪。」想到那隻溫柔的大妖狼,葉修覺得心情好了一點,被吵醒的那一點不悅也可以大人大量不跟對方計較,「所以,這麼急著找我是什麼事?關於昨晚那封信息的後續?」

  「對,你該慶幸老陶帶著劉皓他們連夜去了B市,不然那幾個人潑起髒水可精彩了。」雖是這樣說,但蘇沐秋還是無所謂的聳聳肩,只是露出萬般無奈的神情,「真不曉得老吳是吃了什麼迷魂藥,幹嘛非得要我們在這裡待滿五年?」

  老吳說的是吳雪峰,在十年前的除妖師圈子裡是赫赫有名中的一位,同時也是帶葉修和蘇沐秋接觸除妖師世界的啟蒙者,算得上是半個師傅,教了他們不少東西,後來退休就出國去了,這麼多年來都沒有聯絡,跟音訊全無沒什麼分別。

  「好歹幾十年前,陶家也曾經是除妖師協會的創始元老之一,更是當時B市幾大世家中的一個,大概是有過什麼約定吧。」葉修語氣淡淡的說。

  「你也說了,是『曾經』。」蘇沐秋在某兩個字眼特別加重語氣,撇了撇嘴角,又道:「幾十年前陶家聲勢很壯大沒錯,但你看看現在……原本陶家裡出過多少傑出的除妖師,現在本家裡一個都沒有,唯一上得了台面的就你這個不怎麼聽話的外來客,況且十多年前陶家舉家搬來H市之後就幾乎是半隱退了,拿什麼跟人家爭?你說說這都快上百年的世家怎麼會淪落到這種地步……」其實他也不是不知道答案,只是忍不住碎碎唸起來。

  「天道循環,世間因果……」葉修本想正經嚴肅一把,但看到蘇沐秋那一臉「看到髒東西」的嫌棄表情,只好簡單總結一句,「人不作死就不會死,看看前人私底下都幹了些什麼,後來的人也跟著作死,想想也不意外。」

  陶家的發源在近百年前,當時還是動盪不安的社會,先祖在那時一步一步的穩健成長,不但在政壇舉足輕重,另有一脈支族擁有著除妖師的天賦,後來成為除妖師協會的創始人之一,在幾十年前聲望盛極一時。

  後來,陶家卻在不知不覺中開始走下坡,衰退的速度越來越快,一直到十多年前退出B市的世家圈,舉家搬回當年發家的H市,連在除妖師協會裡也早已失去了權力群的高層位置,陶姓族人更是找不出足以成為除妖師的天賦者,只能招攬外人,勉強維持在協會中的聲望。

  至於緣由,世人大多以為是盛極必衰、後繼無人之類的普遍原因,但只有極少數的知情人才知道……最根本的起因,在於陶家的人手段太陰狠毒辣。

  不僅是藉由妖怪去殺害政敵,還利用除妖師的靈力和性命和妖怪做交易,雖然說人類之間鬥爭的手段本來就沒有多乾淨,但一方面假藉維持和平之名讓族裡的除妖師去屠殺脅迫妖怪,另一方面又拿除妖師的靈力和性命去和妖怪做交易,人類之間的事不應該牽扯其他種族,靈力擁有本就是一種天道賦與,導致因果報應的結果,最終就是走入衰敗和沒落。

  「雖然只剩下一年的時間,但一想到還要跟這些人混在一起就覺得渾身不對勁。」蘇沐秋一臉糾結的說。

  「反正橫豎我們沒有為虎作倀更沒有同流合污,待在這裡有吃有住,就當作只是寄宿算了。」葉修很是淡然的說。

  「你說的倒是輕鬆,那是因為你不知道老陶他們這趟去B市是幹嘛去了!」蘇沐秋沒有他那麼樂觀,有些無奈道:「據說陶家網羅到一個S級的除妖師,這樣才好把你這個門面給換下去……如果是這樣倒乾脆很多,說不定我們還可以提早離開,但我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關於陶家私底下幹的那些勾當,他們也是在無意間暗中得知。

  最早陶軒也有想讓葉修搭把手的念頭,但是不管他怎麼暗示、只差沒一語道破,葉修就是裝傻充愣到底,所以陶軒也只有放棄這個打算。

  一直以來,葉修和蘇沐秋所做的,都只是除妖師該做的事情而已,最多最多就是處理牽扯到利益但不傷及無辜的事──譬如葉修昨夜接手的任務,就是把一塊荒廢已久但近日要出售的地皮上的妖怪們驅除,若不是牠們把前去勘查的人都殺成重傷、有一個還變成半身不遂,葉修也不會下手那麼重。

  「那當然,像哥這種級別的門面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找到的。」葉修非常嚴肅的回了這麼一句。

  「…………」面對這個重點根本畫錯的傢伙,蘇沐秋在一時之間只能無言以對。

  「行了,靜觀其變吧!」葉修懶洋洋的再度打了個呵欠,很淡定的繼續道:「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大不了咱們帶著沐橙連夜逃跑!」

  「如果要是這麼容易,我們何必待在H市這麼久……」蘇沐秋白了他一眼,「算了、等他們從B市回來看看情況再說吧!」

  「嗯,眼前還有另一件要緊的事必須先處理。」葉修突然提了這麼一句。

  「什麼要緊事?」看他面無表情又有些認真,蘇沐秋也不由得心神一凜。

  葉修特別嚴肅也特別真誠的直視著他,幾秒後緩緩開了金口,道:「哥餓了,有沒有什麼吃的?」

  …………餓死算了!!

  覺得自己被忽悠而感到憤怒的蘇沐秋,突然有種想抄起手邊的書架往他腦門上砸的衝動。

  「嘖嘖,脾氣這麼大,你是缺鈣還是缺愛啊?」葉修還一本正經的數落他。

  「缺人緣。」所以才會交友不慎交到像葉修的這種頂級損友。

  「哎呀,人緣不好不要緊,像哥這般人見人愛也是一種天分,很不容易的,你也不必自卑,哥絕對不會嫌棄你。」葉修還靠過去煞有其事的拍拍他的肩膀,並趕在對方炸毛抓狂前,果斷轉移話題,「對了,怎麼沒看見沐橙?她去哪兒了?」

  「到對面咖啡廳找朋友去了。」說起自家妹子,蘇沐秋也消了幾分火氣,「老闆娘早上傳信息來說今天店裡做了新口味的甜點,讓她中午有空就去試吃。」

  「這樣啊、」葉修點點頭表示理解,接著又道:「那我們也去吧!」

  ──蹭東西吃的意圖,再明顯不過。

  於是蘇沐秋再度鄙視了他一把。

 

 

  ■

 


  葉修他們住的樓舍對面有一間咖啡廳,老闆娘陳果是個直率爽利的人,和蘇沐橙處得很好,一來一往的相處久了,連帶著身邊幾個人也都互相認識。

  再加上咖啡廳的前任老闆、也就是陳果的父親,跟除妖師協會還有點淵源,所以在擁有共同的「不能說的秘密」因素之下,雙方更為熟悉了。

  一前一後走出大門,葉修還在跟蘇沐秋互相吐槽些沒什麼營養的話。

  但是兩人才正走向咖啡廳,一隻原本在店門口趴著曬太陽的金毛大狗,立刻發現了他們……正確來說,是看到了葉修,因為牠立刻精神奕奕的坐直起來,尾巴也甩得非常歡快,也不等目標過來,就直接迅速地奔了過去,用前爪搭在葉修的大腿上,非常的熱情。

  「汪、汪──!!」

  「喂、包子,說了多少次別突然衝過來啊!」幸好他反應快,不然老早就被撲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了。

  「嘖嘖,你當初到底用什麼收買人家啊?」對於葉修每回都會受到這種獨享的熱烈歡迎,蘇沐秋覺得有些好奇,而且認定他肯定是許過對方什麼好處。

  「什麼也沒有。」葉修一邊拍著大狗的腦袋回應牠的熱情招呼,一邊嘲諷道:「沒辦法,就說我人緣好嘛!像你這輩子都體會不了了。」

  「呿。」蘇沐秋懶得搭理他,因為他已經看到了自家妹妹正在窗邊的位置跟他們招招手,於是快步往咖啡廳走,直接把還被大狗巴著的葉修拋在後頭。

  葉修又拍了大狗幾下,但牠顯然是高興瘋了,一點也沒有收斂的意思,還是咖啡廳的老闆娘出來伸出援手,訓斥道:「包子,到裡頭玩去。」

  「對啊,太陽這麼曬進去吧!」葉修順勢推了牠一把,總算讓大狗的前爪從自己身上下去,他才好向陳果打招呼,然後道:「餓死了,有東西吃沒有?」

  「你……」陳果還沒來得及回話,就看到那隻大狗直接轉身往咖啡廳裡頭衝,而且還是直直往員工休息室跑。

  幾秒後,一名將半長的金髮綁著小馬尾、看起來很像不良混混的青年興沖沖的跑進後廚,端了好幾盤點心將一張空桌擺滿之後,又跑到門口朝葉修嚷嚷道:「老大!快進來吃飯吧!」


  「…………」這是身為老闆娘的陳果。

  「…………」這是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開始當老大的葉修。



                      TBC.

 

瑯琊榜好好看啊!!!!!!!!(掉大坑

已被結局虐哭QQQQQQQQQQQQQ



评论(1)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