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甘いの妖言 -03-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自我流設定很多,妖怪x除妖師paro



 







 

  在妖怪的世界裡,其實大部分都互不干涉,各過各的日子。

  但少數某些較為強大的族群,除了力量平均優於許多妖怪之外,彼此之間的凝聚力也是極高的,牠們尊力量最強的同族為主,階級明確而有紀律,形成非常強大的聚落妖怪群。

  即使如此,這些妖怪們多半有著自己的規章和勢力範圍,與人類井水不犯河水,甚至有些也會到人類的世界裡體會不一樣的生活。

  好比妖狼族,向來都是群聚在一塊兒,即使是有不少妖狼已經融入並且習慣了人類社會,牠們也幾乎是集體生活在一起。

  而作為族內長老們寄予非常大期望的妖狼族少主,周澤楷打從有記憶以來,都在族妖的擁簇下過著平順規律的日子,直到他即將滿三百歲生日的某一天為止。

  因為他擁有著妖狼族裡最強一脈的血統,但距離上一位銀狼王辭世已經是千年以前的事了,周澤楷等於是千年以來妖狼族裡的第一隻銀灰狼,這導致自他出生之後,族裡的長老和年長的妖狼笑得一連好幾年都合不攏嘴。

  只是龐大的族群總會有那麼一點不合群的東西,如此特殊強大的銀灰狼王血統自然是受到了覬覦。

  妖狼族裡出現了與人類勾結的叛徒,使得周澤楷中了他們聯手設下的陷阱,不僅受了傷,連妖力都幾乎被封印,只能維持幼狼的型態逃進人群裡,後來才被葉修發現。

  周澤楷第一眼見到葉修的時候,其實沒有太多的念頭。

  他在族裡的時間很長,長到幾乎與外界隔絕,只有在屈指可數的經歷裡接觸過人類,但因為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以至於他根本沒什麼難以忘懷的記憶。

  對於人類的印象和看法,也是從長老和同族妖怪那邊聽來的,總結就是──很複雜也很麻煩,雖然有好有壞,但人心真正展現其險惡時是連妖怪都無法想像的,所以沒事離遠些,省得惹禍身上。

  ……看起來是個孩子。

  是的,當時的妖狼族少主只有這個想法。

  以及,第一個發現自己的不是同族也不是其他妖怪更不是那些居心叵測的人類,而是一個妖怪肯定會喜歡的孩子。

  一個年紀還很幼小、但那小小的身軀裡卻飽含豐沛靈力的人類孩子。

  對於某些嗜吃血肉的兇惡妖怪來說,這種擁有靈力的孩童正是最令牠們喜愛的,所以周澤楷不是很意外的發現他身上有來自於除妖師的保護咒術。

  在那短暫的互相凝視當中,周澤楷卻清楚地感受到來自於對方身上那股乾淨純然的氣息,一如那孩子身上的透徹靈力。

  那張小臉充滿著活力和朝氣,投射過來的眼神帶著滿滿的好奇,以及憐憫和擔憂。

  做下「跟著他走」這個決定之前並沒有花費他太多時間,也可以說是短短幾秒之內就做出的抉擇。

  出自於本能與天生強大的妖性直覺,告訴周澤楷這孩子是可以信任的。

  而結果也證明了,他的判斷讓自己成功的躲過一次危機,也讓自己在後來找到了漫長妖生中想要珍視的目標。

  躲在廢棄小房間的那幾天,雖然是周澤楷自出生後的近三百年來,頭一回如此狼狽,但卻也是他此生難忘的回憶。

  大多數的時間他都待在角落,靜靜地忍受著久違的疼痛感,偶爾痛到不行時才舔拭幾口,試圖緩和還有轉移注意,而在固定時間看到那孩子帶著食物來探望自己的時候,聽著那稚嫩的說話聲音,就能讓他忘掉所有痛楚。

  興許是受到那孩子身上的靈力影響,幾天後他身上的傷勢已經復原了些,至少沒那麼痛了。

  直到長老只差沒哭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找過來時,周澤楷潛意識裡卻有股想留下來不走的衝動。

  但這是不可能的,先別說自己身上還有傷,族裡現在肯定也還亂著。

  最後只能跟長老央求再留一個下午,在當天傍晚葉修來看他的時候,狠下心來在那白皙軟嫩的小手上咬了一口,將等於是自己十分之一力量的妖種留在對方身上。

  這是為了在之後能夠找到他,也為了在危急的時候自己的力量能夠幫上他的忙──身為強悍的妖狼一族,還是能嚇阻不少覬覦人類血肉的妖怪。

  雖然事後被長老訓斥了一頓,但多年後重逢時,周澤楷無比慶幸那時候的自己有做出這樣的決定。

 

  目的地已在眼前,背上的除妖師仍睡得非常香甜。

  周澤楷完全沒有要擾醒他的意思,等到接近某個距離時,悄悄地變了半妖的型態,將人小心的橫抱在懷裡,然後無聲無息地進到按理說是佈有驅妖咒術、妖怪無法侵入的樓舍中。

  這裡畢竟是除妖師住的地方,難免會設下必要的防禦措施,但對於周澤楷這種等級的妖怪來說,他自然有辦法壓抑妖力不被發現、也能讓那些咒術對自己絲毫不起作用。

  以至於,一個頭上耳朵不時晃動和背後尾巴不停甩擺的大妖怪抱著一個睡得非常沉的除妖師大搖大擺的走在除妖師的地盤上,毫無壓力的如在逛自家後院。

  即使只在外頭觀望過,但周澤楷還是能準確的找到葉修的房間──靠他靈敏的鼻子。

  輕巧的步伐踩在黑漆漆的走廊上,他只要往熟悉的味道最濃厚的方向走就對了。

  總算找到房間之後,看著柔軟的床鋪,周澤楷卻有些捨不得將懷裡的人放下。

  直到葉修無意識的低聲呢喃了一句模糊的夢話,他才將人放在床上,輕手輕腳的替他脫下鞋子和外套,再攤開床邊摺疊得很方正的毛毯為他蓋上。

  周澤楷知道自己該離開了,但是看著葉修安穩的睡顏,沒聽到這人笑彎了眉眼向自己告別,雙腿就好像灌了鉛似的邁不開步伐。

  果然、還是捨不得走……

  他依依不捨的在床邊蹲著,注視那張睡臉良久。

 

  一段時間過後,葉修的房間窗戶突然往外跳出一道身影,緊接著變化為巨大的狼影奔向夜空中遠去。

  夜色朦朧,那張俊美的妖顏在月光沐浴下的幾秒裡,臉頰呈現過短暫的通紅。

  而房間裡的葉修依然睡得很熟,翻身時還無意識的用側臉蹭了蹭枕頭,也將才剛沾染上的妖狼氣息給蹭了去。

 

  ■

 

  代表午休開始的鐘聲響起之後,男孩抱著便當盒匆匆忙忙地跑出教室,不過背後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另一名男孩卻是朝著他的背影大聲叫罵。

  穿過校舍還有人煙稀少的校園,在接近側門時,他拐彎進到一間佈滿灰塵、看起來閒置已久的空房間。

  一聽到男孩的動靜,角落照不到陽光的陰暗處,有個「東西」似乎在移動──是隻灰毛皮的大狗,抬頭望向門口。

  男孩朝大狗跑了過去,蹲在牠面前,一邊打開飯盒、一邊很是熟稔地說起話來……

  「嘿,你今天有口福啦!我趁葉秋那笨蛋不注意的時候偷走他的大雞腿,這下子他只能吃青菜配白飯啦哈哈哈哈──」

  「欸、好吃嗎?你這模樣跟我家的狗狗一點也不像……牠們看到肉可兇狠了,哪有你吃這麼慢……難不成很難吃?」

  「乖乖,給我摸一下……一下就好、可別咬人,雖然我不會哭鼻子但我還是會怕痛的……」

  男孩壯起膽子,伸手朝向大狗的腦袋,慢慢地放了上去……掌心來回撫摸著那柔軟的毛皮。

  而看起來威武兇猛的大狗,也只是小幅度的回蹭了兩下,在那隻小手收回時又舔了他的手背一會兒。

  「乖乖的,放學我再拿東西來給你吃……別亂跑喔!」

  午休結束前,男孩認真向大狗交代完畢後,又慌慌忙忙往教室的方向跑遠。

  一連持續幾天,都是這麼匆忙的景象──男孩臉上活潑的笑容不變,大狗的溫馴聽話亦是。

  直到某天傍晚,橘紅的夕陽將男孩蹲在地上的身影拉得好長。

  「這個麵包給你,肚子餓了就乖乖吃,明天中午我再帶肉排給你吃……」男孩笑嗬嗬的把麵包的包裝拆開,放到大狗面前的塑膠碗裡。

  只是當他想像之前那般、於離開前揉一把牠的腦袋時,卻在伸出手後不久、冷不防被一口咬在手腕上。

  「嘶──」男孩痛得甩甩手,還來不及發難,後面便跑出另一個和他有著相同長相的男孩,怒氣沖沖的跳著腳大罵,「叫你小心就不聽!活該被咬了吧?混帳哥哥!」

  「喂、你還有沒有記著我是你哥……別拉我!葉秋你別以為我現在手疼就揍不了你!」

  「血流那麼多你還想揍誰?當初就跟你說路邊的流浪狗別亂撿,這下惹麻煩了吧?回去看老爸老媽肯定罵死你!」

  「那也是晚上的事……就跟你說不要拉著我!」

  「手傷成這樣要去給校醫包紮!」

  「放學了校醫回家了啦!」

  「那就去醫院!」

  ……

  兩個男孩在拉扯中遠去,留下了本該是兇性大發的大狗,但牠也只是默默地注視他們離開,靜靜坐著不動的模樣,在黃昏中看起來更加落寞。

 

  葉修被一陣「碰碰碰──」的拍打聲給吵醒。

  因為睡得太深沉、夢境太深刻,他還有些回不過神來,揉了揉眼睛、仍舊想著是夢裡也是過去記憶的那些片段。

  大概是昨天遇見小周,又想起當年的事,所以才夢到以前啊……

  葉修一邊打了個呵欠,一邊抓著睡到亂翹的頭髮,有些感概的想著。

  但是,門外那個不甘寂寞的人當然不會放過他,繼續拍著門板還嚷嚷著──

  「阿修你是睡死了喔?還沒斷氣的話好歹也吱一聲啊!再怎麼說都是兄弟一場,我不會見死不救的!」

  無奈望了下天,葉修搖搖晃晃地爬下床,對著門板懶洋洋地回了句,「等哥三分鐘。」

  「一分鐘!你以為你是大姑娘啊!」

  「……五分鐘。」

  「你──!!」

  「再囉嗦我晚點告訴沐橙去,讓她知道她哥哥是多麼喪心病狂,連盥洗的時間都不給的,簡直慘絕人寰慘無人道!」

  「要不要臉啊你還告狀!一大把年紀了,你以為自己今年才七歲嗎?!」

  「吵什麼吵啊還拍門板!一大把年紀了,有沒有人中二期這麼長的?!」

  ……

  於是,兩個年齡正走在奔三路上的男人,隔著一扇門就吵了起來。

  對話還非常幼稚又沒內容,非常值得讓人鄙視一把。



 

                      TBC.

 


成功摔窗送印啦!!!!

非常感謝景桑&印刷廠QQQQQQQ

讓我們週六葉受Only見!!!



评论(3)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