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甘いの妖言 -02-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自我流設定很多,妖怪x除妖師paro

 

 

 

 

 

 

  月色朦朧,仍是帶給這片漆黑的區域一些光亮。

  不過眨眼間,哪裡還看得到龐然黑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修長的身影。

  來人往葉修的方向走近,隨著他緩緩踏出的一步、兩步……同時也將他的面容一點一滴的揭露於寂冷的夜色之中。

  對方看起來是個年紀還比葉修年輕一點的青年,而且不僅僅有高挑完美的身形比例,那張俊美的面容有著端正漂亮的五官,望向葉修的那一雙宛如子夜星辰般明亮的眼睛,彷彿因此閃爍起點點光芒。

  然而,與常人所不同的,頭頂上那對毛茸茸的銀白色耳朵非常醒目,連同身後那正興奮不已的無意識甩動中的同色系毛茸尾巴。

  一看就是妖怪化成的人形,而且還是妖力極為強大、遠超過S級妖怪的特殊罕見大妖怪。

  妖怪與除妖師,理應是劍拔弩張的對立組合,但放在目前的情況完全不適用。

  看起來,他們是久別重逢的故友,而且還是情感特別特別深厚的那種。

  「……嗯,很想。」

  來人似乎有些與高大兇猛的原形全然相反的靦腆,雖然緊緊注視葉修的眼睛像是捨不得眨似的,但那妖異好看的面容卻染上了些許暈紅。

  「一段時間不見,小周不僅長高長壯而且又長帥了是吧?這站出去可要迷煞多少妹子?」葉修朝他招招手,嘴巴還不忘各種言語調戲。

  待人真的站在面前的時候,葉修還不忘比個手勢讓對方稍微低下頭來,自己好伸手摸上頭頂,然後任意搓揉,彷彿是在和自家的大型犬類玩兒似的。

  而對方看起來也很喜歡這被般撫摸,被揉捏到耳朵底部的時候,還舒服的稍稍瞇起眼睛,不時的回蹭著葉修的掌心。

  半晌後,葉修輕咳了聲,一副玩鬧夠了咱們該來談正事的認真模樣,望著青年,道:「好了,還不趕緊給哥從實招來,你怎麼會來這兒?」

  「……路過。」青年眨了眨眼睛,此時的澄淨眸色讓他看起來特別無辜。

  「你當哥是三歲小孩好忽悠的啊?快點,坦白從寬抗拒從嚴啊!再給你一次機會,快說!」葉修伸手捏了一把那漂亮的臉蛋,但還是沒捨得用力氣,對青年而言大概比被蟲子咬了一口還輕。

  「剛好,來附近。」青年繼續睜著眼睛看著葉修,只是這樣看下去、倒是看出幾分可憐兮兮的味道,彷彿被主人責罵的大狗狗。

  「剛好來附近是吧……」葉修搓著下巴,看樣子是正在嚴肅地思考對方到底是不是真的坦白、還是只是敷衍他而已。

  腦袋轉了一圈這附近妖怪們的勢力範圍,而以對方的族群勢力分佈來看確實不意外,葉修也就放過他了,只是難免忍不住再調戲兩句,「哎呀,我還以為,小周是專門來找哥的呢!畢竟我們這麼久沒見了,上一回、我想想……還是半年前在S市巧遇的那次吧?」

  「嗯!」青年用力地點了點頭,「所以,立刻來。」

  「你是說你在附近知道我在這兒之後,就立刻趕過來了?」得到對方再次用力地點頭之後,葉修揚起唇角,笑得很是愉悅的又揉上對方的腦袋。

  「小周最近過得怎麼樣?」

  「還好。」

  「有沒有想哥呢?」

  「有!」

  「那怎麼不去H市找我?憑堂堂妖狼族少主的實力我住的地方根本擋不住你啊!」

  「擔心,打擾。」

  「嗬嗬,小周來的話開心都來不及了,怎麼會打擾?」

  ……

  聊了一會兒之後,青年看葉修冷不防打了個呵欠,臉色也有幾分疲累,於是有些擔心的問:「葉修,累了?」

  「晚上走了很久的路又跟小朋友們玩了一會兒,還真有點累了。」葉修說完,還頗為遺憾的補上一句,「早知道小周在附近,哥就不用走到腿都痠了。」接著又煞有其事的捶著自個兒的雙腿,彷彿走上一整天那麼疲累似的。

  青年聽了他的話,也是一臉殘念,然後乾脆拉著葉修到旁邊的石頭臺階坐下,自己則是蹲在他的面前,神情專注的伸出寬大的手掌,準備幫忙按摩。

  「噗……」葉修瞧眼前的青年這般認真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連忙阻止他,「欸、不用,哥還沒年老力衰到這種地步,不過嘛……有件事需要小周幫把手,可以嗎?」

  「可以。」青年立刻上下擺動腦袋,目光緊盯著葉修,就像是生怕他下一秒改變主意。

  「不先問問幫什麼忙就答應,小周就不怕哥把你給賣了?」葉修笑呵呵地望著他,就算有求於人在言語上還是要繼續調戲還有占便宜。

  「是葉修,都可以。」青年倒是一丁點兒都不怕的模樣,很是認真的又追加一句,表示不管葉修提出什麼要求自己都會答應的立場。

  「小周就是這麼乖巧,不枉費哥這麼喜歡你。」葉修感動的又伸手揉摸了一把對方的俊美臉蛋。

  雖然知道葉修的話語含義與自己所想的不是同個意思,但聽到那關鍵詞語,還是讓青年忍不住彎起唇角、喜上眉梢地笑著。

  「時候也不早了……」葉修又打了個呵欠,臉色難掩幾分睏倦,「小周,不急著走的話能幫把手送我回去嗎?再走兩個小時哥鐵定會睡在半路上。」

  「好!」青年點頭點頭非常乾脆用力,偏頭想了想,直接轉身向前走了幾步,頭也不回的變回妖形。

  只見一隻妖狼現於夜色當中,漂亮的銀灰色毛皮找不到半點雜質的透亮,在月光映照下彷彿全身都泛著冷涼的光暈,只是靜靜地佇立著,那威凜的氣勢卻讓人膽寒生卻……當然,這不包含葉修在內。

  「小周就是貼心呢,這大小剛剛好,要是換成原形大小的話說不定哥一閃神就掉在半路了……」葉修走上前去,毫不猶豫的摸上那妖狼的頸脖,很熟稔地進行各種揉摸,還順口讚嘆一句,「是說小周最近的日子過得可滋潤吧?看這毛皮的光滑柔順程度就知道啊,嗬嗬。」

  變回妖狼的青年並沒有回話,只是用縱容溫柔的目光凝視著他,然後用自己的大腦袋拱了拱他的肩窩,然後趴伏了下來,彷彿是在無聲地催促著。

  「好啦,哥這就上來了……要是不小心扯疼了你可要說一聲。」葉修拍了拍他的腦袋,俐落地往妖狼寬大厚實的背部上爬。

  確定背上那人坐穩之後,妖狼捲起周身一陣風旋的同時,強而有勁的腳朝地面一蹬,很快就往空中躍去。

  夜風迎面而來,拂過臉頰帶來微冷的涼意,但葉修並不覺得冷,蹭著底下那柔軟好摸的皮毛,就像是趴伏在世界上最溫暖舒適的地方。

  俯瞰地面上的萬家燈火,突然有種世間繁華有如天高地遠那般的距離,此時此刻的寧靜平和,是非常難得的,這讓葉修不禁回起了許多往事,包含和妖狼青年初次相見。

  記得那時候他還小,大概才剛上小學吧?

  某個陰雨天裡,放學前跟雙胞胎弟弟吵了一下,為了找氣跑的兄弟而在校園裡面繞時,在樹叢裡看到一隻可憐兮兮好像還受了傷的灰毛大狗,生怕被人看到似的,縮在角落很是警戒。

  當時才七、八歲的葉修也不是個多喜歡小動物的人,只是保有小孩子特別純然天真的一部分──好奇心。

  所以他看到那隻大狗的狼狽模樣,又碰巧對上那雙望過來的目光……充滿戒備,卻也靈動、彷彿會說話似的,跟自家門房養的那幾隻看到人只想衝過去一陣亂咬的兇猛大狗完全不一樣。

  年紀小的葉修雖然怕被咬,但那時候的他覺得──男子漢大丈夫怎麼可以怕疼?要是怕了不就跟葉秋那小家子氣的一樣了?

  於是最後他就慢慢地朝那隻大狗靠了過去,還知道一邊接近、一邊試圖和牠說說話,適時地表達善意。

  經過了一番僵持,葉修還是成功靠近了大狗,瞧牠身上真的有傷,躲在樹叢裡還是淋得到雨,便要牠跟著自己走……他知道靠近側門有個器材室已經沒在用了,平常也不會有人靠近那邊。

  當下的小葉修還讚嘆了一把狗狗真是聰明,順帶也得意了一下自己果然是好相處人緣好,連大狗狗都聽他的話。

  後來他每天中午和放學都會帶食物去給大狗吃,還被偷偷跟在自己後面的弟弟發現了,因此有過幾番爭執……不過他們本來就總是吵吵鬧鬧,這也不算什麼。

  還記得那時總是精神厭厭的趴在角落的灰毛大狗,只有在看到自己出現才會打起精神抬頭,原本以為牠是因為看到食物的關係,不過在多年之後……這反應有更上一層樓的趨勢,葉修就覺得自己當年真是誤會牠了。

  不過好些天之後,看起來狀況越來越好的灰毛大狗,傍晚時突然咬了自己手腕一口,還被跟來的雙生弟弟氣得跳腳罵咧咧了一會兒,隔天就不見蹤影了。

  一直到很多年後,葉修在一次生死關頭當中,被一隻妖力強大的妖狼所救。

  他才知道,原來那時候的灰毛大狗其實是遭到暗算、被迫只能維持狼崽子形態的妖狼族的少主,被咬的那一口也是對方為了在自己身上留下「記號」。

  而這位妖狼族少主的名字,叫作──周澤楷。

  興許是在妖狼寬大的背上覺得很溫暖安心,興許是真的累到不行了。

  在夜風習習下,葉修開始覺得意識朦朧,徹底睡倒前還不自覺用蹭著底下柔軟的毛皮幾下,鼻間充斥著令人放心又熟悉的味道,讓他毫無顧忌的一頭摔進夢鄉裡。

 

  察覺到背上的人呼吸平緩下來,顯然是已經安然入睡。

  飛行中的妖狼細心地放緩了速度,生怕將人驚醒,同時低喃著幾句咒言,讓他睡得更加安穩香甜。

 

  月下孤狼影,卻不如往昔那般獨自寂寞。

  早在幾年前,妖狼族少主就已經找到了漫長的妖生中想要守護的事物。

  而那珍貴的寶物,正安寢於他之背上。

  連周身那股即使極力壓抑仍是銳利凜然的妖氣,也不由自主地溫柔起來。

 

 

 

 

 

                      TBC.

 

 

 


小周的品種(?),真的是,大狼(被拍死

還有我真的很容易打成狼妖TAT(就是鐵柱觀的那隻

 

评论(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