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甘いの妖言 -01-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現代架空,自我流設定很多,妖怪x除妖師paro

 

 

 

 

 

 

  幽深的夜晚,厚重的雲層遮蔽了原本猶如銀盤般明亮的圓月。

  在郊外的道路上,靜悄悄的毫無人煙,沒有車輛經過,就連兩旁的路燈亦是亮得零零落落,壞個兩三盞後才有一盞正常的。

  然而這般陰暗冷清的地方,卻有一名男人不疾不徐地走著,無懼於四周靜默到幾乎可怕的氣氛,叼著香菸非常怡然自得。

  哪怕,他早就感受到不懷好意的氣息正在暗中悄然聚集。

  哪怕,他將要去的地方是個據報被妖怪占領的廢棄宅第。

  作為一名除妖師,而且是靈力強大、入行半年就拿到S級資格的強悍除妖師,葉修不管面對著什麼樣的「敵人」,向來都是這般從容不迫又彷彿勝券在握的模樣。

  是的,這是一個妖怪與人類共存的世界。

  有的妖怪幾乎完全融入人類社會,如一般人那般生活著,與其他的種族和平共存。

  但也有以人類為食的妖怪,特別是針對那些生來便充滿靈力的孩子,在妖怪的眼裡是美味無比又能對力量有所助益的上等佳餚,又或者還有仇視其他種族、野心勃勃地試圖毀壞人類生活這般充滿惡意的妖怪。

  因此,除妖師一職在許多年以前就默默地出現在世界上某一個角落,漸漸地聚合壯大,形成一個極為特殊的組織聚落,低調隱密地解決對人類或是其他種族抱持著仇視惡意的妖怪,維持了某種程度上的「和平」。

 

  遠處吹拂而至的風聲悄悄地有了細微變化。

  感覺到迎面而來的涼意沾染上幾分妖氣,空氣裡彷彿還帶著微乎其微的惡念臭味。

  目標已近在眼前,葉修仍是那副淡定的樣子,慢悠悠地往那棟荒廢多年的大宅走去。

  跨進應該是門口的地方──除了灰石門柱外跟本空蕩蕩的毫無遮蔽,也不知道原本該有的金屬雕花大門去了哪裡,但是站在這裡已經能清楚地將裡頭打量得相當清楚。

  大門到建築之間這塊地方看起來是規劃作為庭園,應該是妍麗的花圃長滿了雜草,差不多有有半個成年人的高度,水池的區域也早已乾涸,看起來到處都是破敗的景象。

  然而,這些卻掩飾不了那些在暗處中蠢蠢欲動的影子、早就於此盤旋占據有一段不短時間的事實。

  葉修往裡頭走了幾步,隨手將菸捻熄,即使姿態輕鬆,實際早已是集中全副心神在戒備著,繃緊了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經。

  一隻S級、三隻B級外加一群D級的小跟班──這是剛才在觀察環境中同時推測出的敵方情報,縱使敵對者是壓倒性的數量取勝,他還是可以告訴那些妖怪們一個事實──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拳頭大的那一邊才是贏家。

  他在那棟五層樓高的房子前面停了下來,單手插在口袋裡,彷彿只是深夜來訪的普通客人,抬頭看著那黑漆漆的建築物,帶著淡淡的笑容道:「唷,歡迎我才用這麼一點陣仗?看來哥不教教你們規矩是不行了……唉,上了年紀總是比較禁不起打打殺殺,無奈這年頭想和平主義一點都難啊!」

  隨著話語聲剛落,無數道黑影在這一刻從各個角落跳了出來,眨眼間就將這個在牠們眼裡只是個大言不慚又不知死活的除妖師給圍了起來。

  被一群像是長了雙腳的黑色毛球團團圍住,還有圓滾滾的眼睛齊齊盯著,葉修有種到了什麼可愛生物區參訪的感覺,但他很清楚地知道這玩意兒看起來再怎麼可愛、收到頭頭命令後會有多麼兇殘。

  往毛球堆外面看,兩隻體型猶如巨石般大的猿猴正對著侵入者齜牙裂嘴,發出「吼嚕吼嚕──」的吼聲,相當兇惡。

  「打前鋒就只有這樣嗎?勇氣可嘉,不過……」葉修挑起眉梢,微微揚起的笑容非常嘲諷,隨手從口袋裡拿出一個戰矛形狀的金屬色小吊飾,「看來你們要滅團了──」

  靈力的灌注彷彿在黑夜裡點亮了熾燦的燈光,在光芒閃動之後,一柄戰矛出現在葉修手上,銀色桿身上寫滿深色的咒言,豐沛的靈氣溢了出來,讓那些小妖怪們本性地害怕躁動了起來。

  「嘶吼──」兩隻猿猴又嚎叫起來,比方才還要尖銳的叫聲,像是在下達什麼命令。

  聽著那聲音,原本已經在躁動退卻的黑色毛球們冷靜了下來,但在下一刻,卻張著有牠們半個身體大的血盆大口,紛紛往葉修的身上跳。

  只見葉修不慌不忙的將那柄戰矛往身前的泥地上一插──突然爆起的靈力像是在他周圍形成一個殼型的防護圈,那些小妖怪們一撞上來的下場唯有一個──在「呀──!」的尖銳厲叫聲中化作煙塵。

  如此陣仗,不到半分鐘的時間那堆D級毛球們馬上就被殲滅乾淨。

  見狀,兩隻B級的猿猴立刻發出憤怒地咆哮,幾乎是同時間就從地上躍起,兇性大發的朝葉修撲了上去。

  一桿戰矛悍然地揮動起來,沒有什麼花俏技巧,就只是朝目標格檔、抵禦攻擊,然後毫不留情地往那龐然的身軀戳刺。

  不消片刻,葉修的臉上、手腳,難免有幾道被利爪或妖氣劃破的傷口,滲著殷紅血絲,但他的攻勢下所造成的戰果卻遠比敵方豐碩太多──兩隻B級妖怪覺得不敵,帶著一身血淋淋的傷口趁機本能想逃,但在飛躍出圍牆之前,就被靈力帶出的勁風一掃,踏上和先前那些毛球一樣的後塵。

  場面一時靜默下來。

  但葉修知道,今夜的重頭戲現在才要開始。

  一股妖氣帶著血腥的氣味,驟然濃烈了起來。

  不過眨眼瞬間,龐然的黑影已來到眼前,兇戾的獸嘴不斷地往地面流淌的不屬於牠的鮮血,而是來自於森白的利齒間正咬著血肉模糊的破碎屍身,看起來跟不久前才光榮的猿猴有幾分相像……

  葉修稍稍的瞇起眼──有意思,這畜牲在向他示威是吧?夠膽色,不服就來戰!

  「該死……該死的除妖師……讓你有命來沒命回去……」

  「我說你們這些妖怪一點新意都沒有,這麼多年來狠話撂來撂去都是那幾句,聽得哥我都膩了。」葉修擺擺手,一副聽膩了所以略顯厭煩的模樣。

  「殺了你……殺了你…殺、殺……吼──!」

  仰天一記長嘯後,那眼睛泛著血紅光芒的大妖怪就這麼衝了上來,不把這可惡的人類生吞活剝絕不甘心!

  「呵呵。」

  從容淡然的一聲輕笑,葉修一甩戰矛,正面迎了上去。

  面對那猛烈的血腥妖氣,他向來無所畏懼。

 

 

  ■

 

 

  「呼……」

  葉修像是跑了幾千公尺般的喘著氣,走到石頭階梯的地方、也不管有多髒,直接一屁股就坐上去了。

  他一邊緩著呼吸心跳,一邊想著真的是老了不復當年,想以前他就算對上半打S級妖怪都還能打得遊刃有餘,這會兒才一隻就喘成這樣,不得不感嘆一下果真是歲月催人老,哪怕他只是走在奔三的路上、還沒一腳踏進三十歲大關也是一樣的。

  瞇著眼睛看著不遠處那頹然倒臥的龐大身軀,葉修懶得移動半步,乾脆把還插在旁邊的戰矛向擲標槍一般又快又狠地投射過去……準頭是有點偏,估計是真的累了所以歪了些,原本瞄準肥美的胸腹之間,結果最後是插在後腿上。

  停歇有一陣子的夜風突然又吹拂起來,帶來了涼意還有比之前還要清新許多的空氣,厚重的雲層也在此時被吹散開來。

  明亮的銀輪映照著那妖怪軀體,一點一滴消散於冰涼的月色之中。

  葉修只是慵懶地看著這一切,直到口袋裡的手機發出「嗶嗶」的提示聲響。

  漂亮的手指滑過屏幕,一則訊息出現在眼前──『阿修你好樣的,劉皓那夥人跑回來找老陶告御狀說你不合群、沒有團隊精神、只想獨攬功勞還看不起他們……說得比電視劇還精彩,回來自己當心點,我看離撕破臉不遠了,呵呵。』

  目光沉了沉,葉修沉默幾秒後也不像是把這封示警訊息放在心上,隨手又將手機塞回口袋,起身將戰矛變回原本的大小收起來之後,才露出幾分苦惱的表情……他來的時候是真的走了整整兩個小時,回程可還要再這麼艱苦一趟嗎?

  這裡是真的很偏僻,長期被妖怪所盤踞,導致不明所以的人們以為這裡鬧鬼不吉利什麼的,白天人煙稀少,日落後更沒人敢來,他也是攔了快十輛的出租車都沒司機願意來,只好搭到附近靠雙腿步行進來。

  葉修只差沒有用四十五度角明媚憂傷的眼神悲嘆一聲自己有多麼辛酸勞苦。

  徐徐的晚風再度吹送起來,卻在轉瞬間狂爆許多,比稍早前還要濃烈的妖氣如風旋般到來。

  空曠的泥地上突然捲起漫天煙塵,等到塵埃落地後,巨大黑影斜映,還是不久前殺氣四溢的那隻S級大妖所不能及的龐然。

  但葉修絲毫不以為意,反而是露出了笑容、看得出打從心裡發自的喜悅。

 

  「小周,好久不見,可是想哥了?」

 

 

 

 

                         TBC.

 

豪久不見!

自從LOFTER變得難刷開之後就比較少上了(頂多用手機

還好今晚難得給力!


10月底葉受Only的新刊預計←

9月就開始寫但是到現在還沒寫完(凝重



评论(7)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