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24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在十幾年前的魔教教主那般高調挑釁武林盟各門各派之後,其實這些年魔教較頂層的人始終隱於人後,保有相當程度的神祕。

  這回武林盟大會破例邀請魔教參與,已經是讓魔教居於上位的人極為難得的露面,豈料魔教長老金口一開,邀請各門各派前往蕭山頂觀禮,無疑是讓始終不為人知的魔教根據地暴露在人前。


  此次機會難得,先前又是受到陶軒蠱惑而響應圍剿蕭山頂一事得罪了魔教,即使先前雙方本就勢若水火,但畢竟理虧在前,魔教這算是給了一個台階下,再加上新任教主是在武林盟聲望本就極高的葉修,人脈深廣,幾大門派肯定會前往,因此不少門派也紛紛決定出席。

  這也算是奠定了往後幾年維持平和局面的基石,畢竟也不是所有門派都喜歡這般彼此仇恨,還是有些寬大為懷的門派樂見干戈止息。

  無論如何,這場數年來少有的江湖盛事已經是板上砸釘的事。


  在初九之前,蕭山鎮再度迎來不少武林人士,人潮比起上回是只增無減,不過少了緊張凝重,多了熱鬧喧騰。

  魔教難得這般大張旗鼓行事,不僅如此,還宣布初九之後,連著擺宴兩日,不論門派身分,皆暫時放下嫌隙,讓江湖朋友好好熱鬧一番。

  這毫無疑問的是魔教長老的意思,既然要辦的就乾脆搞場大的,底下眾多弟子大多不只是同意,而且還是大力支持。


  原因嘛,不外乎是繞著「我們魔教有本事把昔日的武林第一人挖角來當教主,連帶多少大門大派的掌門都要來觀禮道賀,你們這些自詡江湖正道的有本事也弄一場面這麼大的啊?」這個理由轉。

  魔教弟子不少都是唯恐天下不亂的主兒,先前是上面的人不肯高調,他們在外蹦達,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能自己擔著,這回難得有機會大操大辦,肯定要在江湖上威風一把,他們還怕長老不肯辦太大。


 

  起初,葉修原本想著反正他除了負責到場之外,其他什麼都不管,任憑他們去籌劃。

  不過當他發現情況好像有些不妙的時候,為時已晚,他家妹子笑意盈盈地站在自個兒面前,反抗被如秋風般的無情鎮壓。

 


  「沐橙,打個商量不?哥也就負責走個過場,意思意思就好,不用這麼鋪張。」葉修一本正經地勸說著。

  只見蘇沐橙娉婷一笑,毫不留情地粉碎他的念想,「哥哥都要連擺兩日宴席了,還怕鋪張嗎?阿修你別擔心,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我一定會讓你獨領風騷的。」雖然是說著話,但手邊整理那華麗衣飾的動作卻也俐落得很。

  葉修嘴角微抽,還想再抵死掙扎一下,卻有另一名穿著俐落勁裝的美人推門進來,冷豔高貴的美眸掃過房間內唯一的男人一眼,直接看向正忙著的摯友,道:「沐橙,還沒好嗎?」

  「雲秀,我這邊準備得差不多了,再來幫阿修換穿上就行了。」蘇沐橙回頭對著摯友笑了笑。

  「不過換衣服而已,我讓人來幫忙就行了,早點弄完陪我到外邊走走。」楚雲秀強勢決定,而且不等屋裡的人再搭腔,直接朝門外招了招手,立刻有幾名侍女恭敬地走了進來。

  「喂,郡主大人,我可沒得罪妳吧?」葉修兩手攤平,一副投降求放過的無奈。

  「是沒有,不過怕你拖拖拉拉影響到我今日一整天的興致。」楚雲秀冷聲說完,一個眼神示意就讓侍女去幫裡面那個不乾不脆的男人更衣。

  作為一名大俠,敬老攜幼那是座右銘,而姑娘家更是一根手指也碰不得的。

  哪怕毓秀郡主身邊的侍女不可能只是柔弱的小姑娘,葉修還是一點兒也不敢反抗。

  附帶一提,蘇沐橙是幾天前到達蕭山鎮的,隨行的正是她的好姊妹毓秀郡主楚雲秀,說是在京城待著悶,所以跟著出來四處走走、散散心。

 


  幾名侍女手腳利索,差不多一盞茶的時間就替葉修將那繁複華麗的服裝穿戴完畢。

  看得蘇沐橙拍著手大力讚揚,嬌媚的臉龐盡是欣喜滿意,還有些興奮。

  就連楚雲秀也冷豔無比的難得給了一句評語,「不錯,總算有點人樣了。」

  自幼在京城長大,楚家的小女霸王不是好惹的這點葉修深有體悟,外加他再怎麼嘲諷四方,跟姑娘拌嘴這事也是做不出來的,所以也只能望天翻了白眼,默默想著『哥平常就算不是狂帥酷霸跩,但好歹也人模人樣的好嗎?』

 


  兩名姑娘從頭看到腳,品頭論足了一番,這才甘願地離開。

  葉修突然有「今天可能不會太順利就結束」的不妙預感。

 


  巍峨殿宇依山而建,層層連綿,蒼鬱樹林環繞期間,森然壯闊。

  寬闊的灰石台階,憑勢堆級而上,佇立於頂階有睥睨之威。

  底階的寬廣石台,千名黑衣弟子站在外圍,超過百位的武林盟來客則是居於靠近高台的前方,一同見證數年來難得一見的盛大儀式。


  暮冬嚴寒,即使位居西南,山上仍見細雪紛飛,猶如白梅隨風舞旋。

  冷冽的山風接連呼嘯而過,站於最高處的幾人衣袍翻飛,獵獵作響。

  魔教的繼位大典,過程並不繁瑣,但場面卻極其浩蕩,氛圍莊重肅穆。

 


  在秋長老宣布儀式既成時,底下的弟子們一致齊聲響應,雄壯渾厚的聲音迴盪在山峰之間,可謂浩大。

  當從此刻起正式繼任魔教教主的那位一步一步緩緩走下台階時,弟子們的歡呼聲更是此起彼落,而以往對他相當熟識的武林盟各派代表,卻紛紛覺得這身影突然陌生了起來。

  這人肩上抵著一柄火紅色的傘,身上的赭紅長袍繁複,以金線描摹著華麗圖紋,更有珠玉綴飾。

  平時面容上總是漫不經心的隨興,如今卻是沉靜自恃,不苟言笑,從容卻肅正,儼然有一教之主的風範。


  只是當他步至石台廣場上時,面對率先迎上來的那名身穿雅貴華服的俊美青年,那張像是面具般的正經神情迅速瓦解,勾起一抹溫和笑意,道:「小周,這身打扮可真不錯啊,路上迷倒多少俏姑娘了?還不快給哥從實招來。」

  「前輩,更好看。」周澤楷認真說著,雙頰有著淡淡的紅暈,似是被前輩眼下的模樣迷得心醉臉紅不已。

  葉修像是登徒子一般,嘿嘿笑了聲,然後伸手摸上周澤楷的臉,「嘿,再怎麼樣都比不過咱們江湖第一帥氣臉面。」

  周澤楷看著他,臉上帶著柔和微笑,還不自覺地回蹭著葉修送上來的微涼掌心。


 

  兩人旁若無人地聊著,周身彷彿形成一道無形的屏障,讓原本想要上前去調侃幾句的幾人,只能留在原地議論起來──


  「我去!看看老葉和周澤楷穿的那一身打扮,一個喜氣洋洋一個無比正式,只是說幾句話而已還靠這麼近,為什麼我剛剛一瞬間覺得今天是他們成親的大好日子?!」

  「你不是一個人……」

  「我也是。」

  「同感。」

  ……

  附和聲接連響應,眾人看向那兩人時,不約而同有了眼睛似乎突然感受到強烈光芒而不太舒服的感覺。

  唯有兩名姑娘──秀雅漂亮的那位舉袖掩嘴輕笑,冰冷艷麗的那位微微揚唇淡笑,彼此對望的舉動有幾分「一切盡在不言中」的意味,在侍女的擁簇下,一同進到人較為稀少的大殿去休息用茶了。



 

  「我說葉不修啊認識你這麼多年頭一回看你穿得總算有一丁點兒一門頭兒的風範,實在是太光怪陸離了待會兒會不會刮大風降大雪落驚雷下冰雹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早點下山好了你們說是不是──」

  回到周葉二人這邊,率先突破的果然還是藍雨閣的這位二把手。

  只見葉教主淡然一笑,立刻回應道:「那是,不像劍聖黃少天黃大俠,穿起龍袍不只不像太子,更是擺脫不了話癆本性。」

  「就衝著你這句對本劍聖不敬的話,必須跟我比試十回當作賠罪才可以!正好試試你肩上扛著那把說是蘇沐秋遺作的新玩意兒!怪不得『卻邪』被別人順走了你還這麼淡定……你說這叫啥?千什麼傘的?啊管他的怎麼樣敢不敢敢不敢敢不敢──」

  「嗬嗬……」葉教主輕輕笑了起來,像是一如往昔的將黃少天徹底無視,偏過頭、作勢打算繼續和周澤楷聊天,握著傘柄的手卻同時有了動作──手腕一轉,指尖靈活觸動某個隱蔽機關,張開的傘面在頃刻間變換了姿態,朝天攏起只留一口縫,數道冷光接二連三地向黃少天迸射而去。

  「葉修你大爺的!你個卑鄙無恥陰險小人──!」黃少天堪堪避開第一道攻擊,但還是被擦過了衣袍一角,接著他旋身往後翻滾幾下,才完全閃躲掉攻擊。

  只見那幾道冷光因目標閃開而撞上灰石地階時,在發出彷彿瓷器破碎的清脆響音後,迅速地凝結出一層又一層的冰霜,連帶黃少天被擦過的衣袍一角也帶上幾塊冰渣,讓圍觀的眾人驚嘆不已,嘖嘖稱奇,立刻熱烈地討論起來。

  周澤楷知道剛剛那幾道冷光其實是來自於蘇沐秋特別鍛造出的一種銀色彈丸,借了自己的一點寒冰內勁,頭一回實際見識到,效果比想像中還要讓人驚艷,同時也更佩服蘇沐秋那神匠名號果真不是浪得虛名。


  張佳樂也湊在一旁,對著同門師兄點評:「老葉這一手高啊!」

  「嗯。」點頭應和,孫哲平有些遺憾道:「蘇沐秋不愧神匠之名,可惜死得太早。」

  王杰希本想和徒弟討論兩句,不過一側首才想起自家徒弟跑去跟個姓喬的新朋友混在一塊兒了,於是和另一邊的雷霆會當家聊了起來。


  罵咧咧地跳腳一番之後,黃少天很是亢奮地要葉修陪他過過幾招,但是葉大教主將恢復原貌的傘重新擱回肩膀上後,慵懶地瞥了他一眼,只是「嗬嗬」兩聲笑,拉著周澤楷就打算離開。


  這麼簡單放棄就不是劍聖黃大俠了,他立刻不屈不撓地湊了過去,只差沒直接抽劍逼迫人家應戰,不過好在喻文州笑容滿面地走了過來,應對幾句客氣話的同時也將自家師弟拉到一旁,才免除「藍雨閣副閣主在魔教繼位大典上和人家新任教主大打出手」這條消息在幾個時辰後傳遍武林的局面。





                        TBC.


恭喜小周和葉神成親了(最好####

倒數第三回(๑╹∀╹๑)



评论(10)
热度(60)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