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23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蘇沐秋拈了一塊桂花糕丟進嘴裡,帶著桂香的清甜從口中散開,才繼續原本的正題,「原先我要說的是,這些年來朝中並未聽過雲王露面的消息,據說仍在休養,估計還是體弱多病的在屬地養著,拿了『天闕』這等兵器也無用武之地,多半在點齊禮單造冊之後就會收進庫房沾染塵埃,到時候直接去庫房順走就行了。」

  「所以還是要去當樑上君子。」葉修慢悠悠地喝著茶,神情淡定到只差不是明晃晃地寫上『與我何干』。

  看他這副模樣,蘇沐秋決定給他提個醒,「你要這麼事不關己也是無所謂,不過呢……想想現在是誰沒兵器可以用呢?葉‧大‧俠。」

  「嗯。」被他這麼一說,葉修在瞬間嚴肅起來,道:「蘇沐秋,哥看好你魔教看好你兩位師父也很看好你,那麼就這樣吧,也不給你太大的壓力,只要在下個月的初九前看到東西就行了。」


  ……敢不敢再無恥一點?蘇沐秋當場翻了白眼,然後直接拍桌子了,「總之,你想辦法給我把『天闕』弄來,不然你以後就赤手空拳去行走江湖!」

  最終,手無寸鐵的葉修,只好忍痛暫時放棄自己的節操,答應去做回樑上君子了。

 



  接下來幾天,葉修除了一邊回復自己的功力,一邊等著蘇沐秋那邊傳消息來。

  茶樓儼然成為名副其實的魔教暗點,葉修直接住下來不說,方銳、魏琛不時會來找他拌嘴和交換八卦,蘇沐秋偶爾也會來,甚至會帶上極少數值得信任的部屬來讓彼此認識認識,好比說魔教剛遞補上來的新堂主伍晨。


  陳果倒是挺開心的,沒想到有一天能夠和以往只能聽說傳聞的江湖大俠們距離這般近,就算有一定程度的幻滅,但也不影響她那興奮之情。

  茶樓的小夥伴們也挺開心的,有葉修這種級別的高手指導,就算只是簡單學學幾招也受益匪淺,連唐柔這名姑娘都相當有興趣,沒事就在後院找人練練手。

 


  這天,蘇沐秋帶來幾張圖紙,見葉修百無聊賴地坐在後院嗑瓜子,便直接伸手抓了一把,然後將手上的紙張塞給他。

  「這啥?賣身契?」葉修捏著瓜子的手也不抬,讓對方把圖紙擱在他手邊。

  「你功力恢復得如何了?」蘇沐秋跟著嗑起瓜子。

  「還行,大眼的藥還是不錯的,雖然復原狀況緩了下來,不過差不多有七成了。」

  「沒辦法再多了?」

  「嗯,比我想像中好多了,有七成功力在,估計江湖上能打趴我的人也沒多少。」

  「唷,口氣不小嘛,等等我就讓你摔出圍牆到大街上躺著去。」蘇沐秋搓了搓拳頭,很是興奮。

  「堂堂魔教長老,要臉嗎你?」葉修非常強烈的表達他的鄙視之意。

  「嗬嗬,比起葉大俠當然要囉!」接著話鋒一轉,蘇沐秋指了指那幾張圖紙,「七成功力應該夠了,這些是雲王府的配置還有兵衛佈署,你仔細看看吧!」

  「……你什麼時候改當大內密探了?」

  「嗬,」蘇沐秋特別高冷的神祕一笑,「我有特殊的收集情報技巧。」

  「……上回明明提醒過你,該用藥就用藥、要回診就一定要回診,你忘記啦?」

  「吃藥的明明是你!」蘇沐秋直接拿瓜子殼丟他,被回以白眼之後,又道:「我收到消息,那批賞賜已經在三天前送達雲王府,最快明天你就能出發了。」

  「哎,那不行,我答應小周要等他來的,哥可不是言而無信之人。」葉修義正嚴詞地表示。

  「……你上回中秋都爽約了。」

  「因為哥那時候只剩一口氣,情有可原。」

  「那你這次也算是有理由的,為了你未來幾十年的老夥伴兒,必須親自走一趟。」

  「我說你都能把王府配置弄來了,何不你自個兒去呢?」

  「不要說咱倆比輕功,就算是全江湖一起比,誰不知道武林公認輕功最好的是你葉大俠……大師父以前不是有句話形容你的天賦正好的?記得是……『骨輕身軟易推倒,當賊逃跑槓槓好』?」


  正當葉修拿著一盤瓜子殼準備扣他一腦袋的時候,門口傳來了噗嗤一笑。

  「噗。」周澤楷站在門外,顯然將他們的對話聽得一清二楚。

 


  「小周,回來啦。」葉修看到他,哪裡還管得上蘇沐秋,向人招招手要他趕緊進來。

  蘇沐秋忍不住腹誹幾句像是『有姘頭沒好友』之類的話,默默繼續嗑著瓜子。

  周澤楷坐下來之後,想把手上抱著的長木盒放到葉修面前,只是他看到攤在桌面上的圖紙,表情有短暫的微妙──平常沉默寡言的人,現在可以更深刻的看出他臉上寫著「……………」。

  「怎麼了?表情這麼扭曲?」葉修捧著他的臉,笑嗬嗬地問。

  「……無事。」周澤楷說完,直接將手上的東西遞給他,「送給前輩。」

  「給我的?」葉修看他抱著一只裹著錦緞的長木盒,本來還想問他是什麼的,沒想到小年輕倒是很乾脆地塞了過來,只得順手接過來看看,「哎呀我倆都這麼熟了,幾天不見也犯不著送禮物啊……欸?小周你這是給哥找兵器了?」打開之後,裡面放著是一把古樸的劍,通體墨黑,劍鞘刻有金徽,似是古字。

  「兵器?我看看……」蘇沐秋好奇地湊腦袋過去看,目光觸及的那瞬間,他大聲驚呼,「臥槽────!!」


  「蘇沐秋你多大了還這麼咋咋呼呼?」葉修皺著眉,伸手揉了揉被他吼了一嗓子的耳朵。

  「你的運勢開始谷底爬升了呀阿修!」蘇沐秋看起來非常興奮,抓著葉修的肩膀,用力地搖兩下,「這就是『天闕』啊!」

  「……蛤?」葉修顯然還在狀況外。

  他低頭看了看那柄劍──看不出所以然;再抬頭看了看蘇沐秋──亢奮地像被灌了什麼引發狂躁心性的藥;接著轉頭看了看周澤楷──小年輕一臉既期待又有點兒緊張的興奮,像是立了大功等著論功行賞的小兵,頓時悟了。


  「小周,這是那把叫『天闕』的寶劍?」

  「嗯!」那顆腦袋用力地上下擺動兩下。

  「就是先前在蕭玉潭的那晚上,我們提到的那一把?」

  「嗯!」那顆腦袋再次用力地上下擺動兩下。

 

  這下葉修也驚呆了,腦子裡從『太好了不用去做賊保住一世英名』到『小周那乖巧孩子怎麼可能會去當樑上君子這該不會是易容的冒牌貨吧』的想法都有,臉上的神情也是少有的不淡定。

  「周少城主真是幫了大忙,多謝了。」蘇沐秋難掩激動的將那柄劍放置好,小心地將盒子蓋上,就連那塊錦緞也是確確實實地裹了回去,「千機傘一定要在大典前趕出來,阿修你好好謝謝人家,若周少城主願意的話你不如就以身相許吧!我就先失陪了。」打過招呼之後,蘇沐秋抱起木盒便風風火火地跑了,反應過來的葉修想拉都沒拉住。


  葉修瞪著那一溜煙就跑了的身影,因此沒注意到旁邊那位年輕有為的少城主在聽到某個關鍵詞句後,那驟然發亮的一雙眼眸,熾燦地望著他。

  等到他轉回注意之後,立刻就迎上周澤楷的目光,一股涼意毫無來由地從背脊往上爬升──這小年輕這麼如狼似虎地看他是為哪般?


  「咳、咳……」略為不自在的輕咳了聲,葉修重歸正題,「小周,不介意哥問你個問題吧?」見他搖搖頭,葉修就接著問:「那柄劍我聽蘇沐秋說,是京城龍椅上那位剛賞賜給弟弟雲王的生辰禮物,那你是怎麼拿到的?」

  「要來的。」周澤楷老實答著。

  「要來的?輪迴城跟雲王府有交情?」葉修同時在心裡想了一下,輪迴城跟朝堂的關係一向不錯,又有世襲封號,離雲王府的所在也近,雖然不曾聽聞,但或許真的有幾分交情也說不定。

  周澤楷偏頭想了想,像是在考慮該怎麼解釋,不過最後也只是應和道:「算是。」

  「那就好。」葉修放心下來,沒有非要追根究柢不可,只要不是連累堂堂輪迴城少主去當偷兒,拿到的過程倒不是很在意,不過他應該也是費了不小的功夫,「小周這可是幫忙解決了一個大難題,哥都不知道該怎麼謝你才好。」

  「前輩,開心?」

  「當然開心,這可都是小周的功勞。」葉修樂嗬嗬地摸了摸他的腦袋。

  「開心就好。」能幫上葉修的忙,對周澤楷而言就是非常值得高興的事。


  小年輕這麼乖巧懂事又不求回報,葉修心裡是更加感動了,但別人的便宜他怎麼佔都不覺得有什麼不對,偏偏到了周澤楷這裡他就覺得問心有愧,於是也沒多想就開口了,「這會兒可是欠了小周一個大人情,想要什麼謝禮儘管說,只要是哥能做到的。」

  「什麼,都可以?」

  「當然,儘管開口吧!」葉修很豪氣地點頭。

  周澤楷抿緊嘴唇,似乎有些緊張,但堅定下來的眼神又像是下定什麼決心。

  只見他拉起葉修的單手,伸出自己的貼了上去,然後張開手掌扣住他的──十指交扣。

  突然被這麼握住手,葉修也有短暫的微愣,只是對上那彷彿蘊藏許許多多言語的深沉目光,卻也瞭然了什麼。

 


  周澤楷對自己的心思,葉修也不是完全渾然未覺的。

  從揚名江湖到現在,多少年輕後輩對自己有著崇拜、憧憬、仰慕,以自己為目標的努力追逐,但他也清楚地分辨得出來,周澤楷那份注視自己的執著目光是不同的。

  滿溢的情感充盈著那深遠的眸中,周澤楷對自己的每一分付出,做出的任何支持維護,還有為自己做的所有事情,皆是源自那份毫無保留的傾訴。

  而葉修自己對這名小年輕老早就特別喜愛和縱容,更別提那願意把自己與魔教那原本無法對旁人道的淵源坦然說出的信任……種種看來,自己也不是無動於衷的吧?

  只是先前他們相處的平和太自然美好,暫時沒有戳破的必要,不過這會兒,周澤楷算是挑準時機,心裡恐怕也是急了。


  思及此,葉修不禁微微挑起了眉,彎起唇角道:「小周,你這是真的要哥以身相許的意思?」

  「喜歡,前輩。」看著葉修的表情不是排斥、更沒有斷然拒絕的意思,周澤楷原本的緊張淡去不少,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欣喜,心頭湧上暖流,激動難掩的將心意更加明確地表達出來,「從以前……就喜歡。」

  「有多喜歡?」看著他一臉坦然地表露心意,連那雙眼睛都閃爍得晶晶亮亮,但耳根仍是看得出他還是有些羞赧的微紅,葉修理所當然的要逗弄一下,「說句好聽的給哥聽聽?」

  就著還緊扣著葉修手掌的姿勢,周澤楷用另一手托起彼此交握的手,稍微翻了一下方向,然後在葉修的手背上落下輕輕一吻,道:「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這是……把後半輩子都許諾給哥的意思?」葉修連眉眼都帶上幾分喜色,看起來確實很高興。

  「嗯。」應和聲雖輕,但卻堅定到讓人無法質疑。

  「這麼大的便宜,不佔的就是傻瓜。」葉修也不正面回答,刻意拐了個彎,但笑意卻是越來越深厚,「小周,你說哥看起來像傻瓜嗎?」

  「不像。」斬釘截鐵地回答還不夠,周澤楷還左右擺動了兩下腦袋。

  葉修伸出空著的另一手,指尖輕輕地劃過那張俊美無儔的臉頰,帶著溫和的笑意,道:「那從今天起,小周的後半輩子,我就收下了。」

 


  若狂的喜悅頓時流淌至四肢百骸,多年來的夙願得償所望,周澤楷是真的要高興瘋了,下一刻他起身將葉修拉進懷裡緊緊地抱住。

  英挺的鼻尖不停地蹭著對方的側臉,甚至忘情地沿頰留下細碎的輕吻,葉修也由著小年輕動作,甚至伸手攬住周澤楷的背脊,無言地縱容。

 


  若真要說,被幫了一個大忙,還能報答得如此肆意囂張,天底下也只有葉修才有這個本事了。

  莫怪他,乃因早在幾年前,輪迴城的少主就已經非君不可。

 


  有情人,終將攜手與共。




                        TBC.


感覺到這邊打上END也可以(不

我完稿啦!!!!!!!!!!!!!

最後衝到了9萬字(抹汗

番外確定有X百字的肉渣渣(誠意呢#

希望明天送印順利YOOOOOOOOOOOOO

不過無料可能出不來了現在眼花花打槁無法@口@



评论(8)
热度(71)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