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20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陶軒,你還有什麼話要說嗎?」馮憲君木然地看著他。

  陶軒臉色鐵青,但他緩緩地呼出一口氣,勉強按下心神、道:「這是栽贓,一派胡言。」

  「喔?栽贓是吧?陶大長老,你說說你有什麼本事,可以讓我百花谷、藍雨閣、微草堂三家合力潑你髒水?」張佳樂諷刺道。

  「就是說!你嘉世莊沒了老葉不過就是個空殼子、外表好看的繡花枕頭,表面那層名聲還是以前老葉給你們掙來的,你倒是有良心能擺這一局陷害他、不將他逼死絕不罷休,好在老葉那傢伙夠禍害啊這才沒被你們給陰了去,我說老葉也真是豬油蒙了心,早就知道你陶軒勾結魔教,還這麼死心蹋地待在嘉世莊幹嘛呢?讓你們這般作賤他啊?」憋了這麼久也是極限,黃少天滔滔不絕地數落著,雖然是幫友人說話、但那張嘴還是免不了多損幾句。

  「你胡亂說些什麼!」孫翔沉不住氣,暴躁地回了一句。

  「哎呀還有你啊,人單純點不要緊,但一直這麼天真怎麼可以?哪天被人稱斤賣了還幫著數銀兩呢!你跟著在嘉世莊這麼久什麼都沒看出來嗎?這位陶長老只是想找個老葉的代替品,等到你沒了利用價值,老葉的下場就是你的結局,懂不?別這般傻傻的,以為拿了老葉的卻邪就天下無敵了?這江湖哪有這麼容易混?我說你啊……」有了新目標自個兒跳出來挨炮火,劍聖那個火力凶猛得毫不保留。

  等到黃少天過癮了,孫翔差不多已經被氣到一口氣上不來就要昏過去了,他氣吼吼地拿著卻邪就走,拋下一整廳的江湖前輩、更把陶軒拋在腦後,就這麼走了,引得眾人面面相覷──脾氣這般大的後輩,這些年來還真是沒見過。

  張佳樂看著那走得瀟灑堅決的背影,佩服至極地吹了個口哨恭送他。

  所幸今天的局面也夠混亂了,峰迴路轉不說,陶軒這會兒才嘴硬死扛著,武林盟的幾位長老也沒有教訓後輩的心思,能把嘉世莊鬧出的這一樁醜事給擺平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陶軒,指證歷歷,你還不從實招來嗎?」其中一名長老拍案怒罵。

  「招什麼?」陶軒陰冷一笑,眼睛隱隱發紅,看起來哪有以前那般溫文作派,反倒有幾分凶狠,語氣古怪道:「我還要說,這都是葉秋跟他們串通說好的,我跟那個叫什麼崔立一點關係也沒有,從何勾結起?」

  其他位長老聽他還如此嘴硬,氣得說不出話來。

  「陶長老,你真敢指天畫地、對天發誓一句,崔立跟你還有嘉世莊,這輩子從來沒有半點關係?」葉修突然涼絲絲地開口。

  「我敢!」陶軒斬釘截鐵地回了他,那眼底的怨毒深切到彷彿下一秒就能將他捅穿似的。

  「嗬嗬,那我倒是知道一件有趣的事。」葉修淡淡一笑,道:「早些年我閒來無事,在嘉世莊的書庫裡翻過陳年卷宗,當年有個叫崔立的跟你同年進了嘉世莊,但不到半年就被逐出門牆,時間年月我記得清清楚楚,要不我們跟秋長老比對一下,如何?」

  不等陶軒應聲,秋長老這邊很乾脆痛快地回答了他關於崔立進入魔教的年月份,與葉修說出的日期一比較,崔立差不多是在被趕出嘉世莊的一個月後進了魔教,就時間上是吻合的。

 


  事已至此,若稍早前還有質疑、還有想幫陶軒說話的門派掌門,現在可是通通禁了聲。

  怎麼樣也不敢相信,陶軒竟然會佈下這陰險毒辣的計謀來坑殺葉秋,不惜毀他名聲、害他性命,更不惜拖武林同道下水……他怎敢如此?!

  想到他們先前還為虎作倀,聽信陶軒說得頭頭是道的控訴,雖然砲火一致對的是魔教、但對葉秋也有幾分的不敬,這會兒也後悔起來,如今對葉秋的懊悔愧疚有多少,對陶軒的恨意就翻倍漲,打有盡數把帳都發洩到他頭上的架式。

  只是眾人一口一句的指責大罵,陶軒也是硬氣的,硬是扛著什麼都不認,讓喻文州等人也是搖頭嘆息……好好的一門長老,怎麼落得今天這步田地?


  相對於大部分的人怒恨謾罵、小部分人的搖頭感慨,對於周澤楷來說,那又是另一番的心情了。

  在江湖上,周澤楷的地位高,但是他年輕,輩分終究是不及不少武林前輩,只是礙於他的身份,大多數的人少說也要賣他幾分面子,他自個兒也明白,再加上本身也不愛說話,因此像今兒個這種大場面,他向來都是默默觀看旁聽的份,全權交由長老們處理,除非是有人開口問到他身上。

  但此回事關葉修,前面他可以耐著性子等喻文州等人給前輩洗刷汙名、找回場子,這會兒真相大白了,罪魁禍首還死撐著不認……那就怪不得他了。

  他的前輩,從好多年前他就惦記在心底,總想著要努力拚著追上那人,幾年後才反應過來那份根深蒂固的執著究竟為何;他的前輩,他小心翼翼地追著、望著,就希望哪天能夠光明正大地捧著、顧著。

  他心心念念著前輩這些年都不夠了,哪能讓旁人這般陷害?


 

  旁人興許看不出來,但江波濤可是自小與周澤楷一起長大的情誼,他看得出來,自家少主還是挺沉默的,但是已然被挑起了怒氣、甚至還引動了殺意。

  這也不是多意外的事,畢竟陶軒的事讓在場的人都大為火光,又更何況是把前輩放在心尖兒上的周澤楷?

  只是不知道自家少主的怒氣會燒到什麼程度……江波濤下意識看了看身旁正一派悠閒喝茶的前輩,也就不擔心了──再怎麼失控,還有前輩能鎮壓住他們家少主呢。


 

  在一片撻伐聲浪中,周澤楷突然起身。

  隨著他的每一步踏出,那些一句又一句交織的嘈雜逐漸消停下來,等到他站在陶軒的面前時,基本上已經是鴉雀無聲,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嗬,周少城主,不知有何見教?」陶軒語氣諷刺的主動開口。

  「你,可知罪?」每一個字,周澤楷說得緩慢卻極重。

  陶軒挑起有幾分猙獰的笑容,道:「周少城主這是要為葉秋出頭?」

  「你害了前輩。」單憑這個理由,此人就沒有留在這世上的必要。

  「我害了他……我害了他…嗎?哈哈──」陶軒突然張狂地笑了起來,然後大吼:「如果是我害了他,那他為什麼還活著?為什麼他還活著?!為什麼?!葉秋!你怎麼就沒跳崖摔死呢?!」

  「勞陶長老這般牽腸掛肚,你說我怎麼敢死呢?」葉修淡然地回了一句。

  「你……?!」陶軒被噎了一句,顯然是想再回敬些什麼,但他卻再也沒機會了。

 


  彷彿無形的火焰燒過廳堂每一寸方地般,眾人紛紛感受到一股熱浪襲上全身,不少耐不住熱的人臉上漸漸冒出汗珠──但這還不是讓人最驚懼的事。

  比稍早之前更加淒絕的慘嚎響徹廳中,震動著每個人的耳膜,甚至讓人生疼起來。

  沒人看清楚周澤楷是如何出手的,只見到現在的陶軒那苦痛不已的模樣──痛得在地上一邊嚎叫一邊打滾,渾身冒著白煙,臉上和手腳不僅發脹,皮膚更是出現不規則的殷紅,連那雙眼睛都血紅得可怕,看起來極為悚然。

  周澤楷的寒冰內勁在江湖上赫赫有名,許多人都知道。

  也有不少人聽說過,他是極少數能夠修練兩種屬性內力的人,可謂天賦異稟,尋常人要將單一屬性的內勁練到爐火純青就已經是花費幾十年都不一定能成的事,但周澤楷不一樣,他身懷寒冰與燄火兩種屬性的內功,並且年紀輕輕就練就大成,是武林中排名頂尖的年輕高手,前途不可限量。

  以往出手,像是在武林擂戰,周澤楷用的都是寒冰內勁,這次在大庭廣眾下動上了燄火內勁還是頭一遭,讓眾人目瞪口呆,又看了還在滿地痛苦打滾的那人,甚至有人開始覺得膽寒。

  看陶軒的模樣,就像是有無數把火在焚燒著他全身筋脈,那是又痛又燙的折磨,像是有火蛇死命纏咬,又彷彿下地獄受業火煎熬之苦般……連帶著望向年少俊逸的輪迴城少主的目光,漸漸地帶上幾分敬畏懼意,就好似見到了踩著火蓮自地獄而來的修羅,面容俊美得不屬凡間,卻也冰冷得毫無人氣。

 


  「小周這燄火內勁看樣子練得不錯啊。」相較於眾人的驚懼,葉修這會兒還沒心沒肺的拉著江波濤悄悄讚嘆一句。

  「前輩……」江波濤微微苦笑,想著該怎麼讓確實正大為火光的自家少主平息怒火。

  「沒事,有哥在呢。」葉修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儘管放心交給哥」的樣子。

  江波濤確實也這般冀望著,因此送上感激的目光,無聲地拱手致意。

  葉修朝他無所謂地擺擺手,然後起身往周澤楷佇立的方向走,吸引了不少原本還釘在周澤楷身上的視線過去。

 


  「小周,今天露得這一手不錯啊,哥也好些日子沒跟你交手了,改天打上一場如何?」葉修以閒話家常的語氣說著。

  「……嗯。」周澤楷有些僵硬地點了點頭,受到內勁的影響,他那雙幽深的眼眸此刻看起來也有些暗紅,看起來顯得有幾分妖異。

  「燄火內勁果真名不虛傳,改天給哥試試能不能烤肉吧?」一邊說著讓眾人無言的話,葉修一邊伸手想去拉周澤楷的手,卻破天荒的被小年輕給避開了,這讓葉修挑了挑眉,又道:「唷、這是長脾氣了?小周我告訴你,哥的臉皮特別的薄,被拒絕一次往後就不會再主動貼上去了,念在你剛剛可能是碰巧手滑,再給你一次機會,你考慮一下。」

  ……臥槽,老葉要是認了臉皮薄,這世上還有厚臉皮的人嗎?聞言,許多熟識葉大俠品行的「至交好友」們默默腹誹著。


  「會傷了前輩。」周澤楷低低說了句,但原先堅定不移的殺心卻起了猶豫,因而有所動搖。

  「你真的會傷了我嗎?」葉修微微一笑,卻是目光一轉、看向地上被折磨得差不多只剩一口氣的陶軒,狼狽至極,哪有以往風華繁茂的得意?

  打從今日見到這人開始,一直到情勢峰迴路轉至此,心中百感交集、繁複而傷懷,現下卻連一聲嘆息也滑落心底,只是淡然道:「……小周,好歹相識一場。」

  一語簡短道盡,似乎是感受到周澤楷在一瞬間的震動退讓,葉修再度伸手過去時,他並沒有再次閃躲,而是乖巧地任憑前輩拉起自己的手。

  感受到那修長分明的指節傳來比往昔還要高上一點的熱度,但不至於滾燙灼人,葉修勾起唇角笑了起來、順勢將人給拉離原地,而周澤楷自然是乖巧地跟著前輩走。

  就只剩趴伏於地面、動也不動的陶軒,滾得凌亂的衣衫就像是掉進水裡一般,整個人被冷汗浸透,唯有那身體微微的起伏告知旁人他還沒嚥下最後一口氣,廳裡方才那滯悶火燒般的空氣也恢復過來,讓眾人不自覺地鬆了口氣。


  江波濤想起自家少主上一次發大火的時候,還是幾年前在東北遇上燒殺擄掠無惡不作、連襁褓嬰孩都不放過的松江凌樺寨水盜,那回在一刻鐘不到的時間裡,凌樺寨上下全數化作一尊又一尊的冰雕,讓當地官府獲報趕來時嘖嘖稱奇,同時也不費吹灰之力的剷除了這地方禍害。

  當時雖然是動怒了,但手段也沒太折磨人……這回江波濤對的周澤楷怒氣底線有了新的認識。


  「本來以為周澤楷悶葫蘆一個,沒想到動起手來也會這麼心黑手狠的一面,之前真是料想不到。」張佳樂低聲對旁邊的黃少天說。

  「就是說!之前我還覺得他招式厲害歸厲害,但是打起來就是不夠狠又不乾脆,一點勁兒都沒有,這下子肯定要找一天約他放開手腳比劃一場……」黃少天邊說著邊覺得手癢了起來。


  不只是他們倆,就算是在場大部分靜默的各門各派,對輪迴城的少主有了另一層面的評價──至少除了以往的木訥寡言、溫和良善之外,還多了一行「千萬惹惱不得」。

 



                        TBC.



簡單暴力的給小周刷一下帥氣度(私心自重

努力完稿中,留言晚點回兒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