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滄海╢

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17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先前嘉世莊率領不少門派打算攻上蕭山頂,只是由於朝廷強橫插手導致無果,這會兒他們都還駐紮在蕭山鎮幾里地外附近,雖然有少數門派因為苦苦等候又商議不出應對之策而先行回轉,不過大部分的人還是仍留在蕭山鎮附近。

  但是武林帖一廣發,等於是告知所有門派──武林盟長老們這邊對於此事有所意見,即將召開的武林盟大會就是他們的答案,對於那些沒有參與圍攻、反而欣然容易出席武林盟大會的幾大門派來說,也是同樣意思。


  武林盟的幾位長老都是江湖中德高望重的泰山北斗,論資歷輩分都是當世數一數二,因此說話極有份量,若還想在武林混下去的門派,無論大小,多半不敢得罪,當然,魔教並不在此列。

  為了避免同時開罪武林盟長老們及這些門派,收到武林帖的各門派掌門在準備出發的同時,也召回派去響應嘉世莊的弟子;若是掌門親自前往、這會兒還待在蕭山鎮附近的,也將大部分的弟子遣回,帶了幾名弟子改往此次大會地點。


  此次武林盟大會舉辦的所在位於距離蕭山鎮約有一天路程的清遠山莊。

  清遠山莊依山傍湖,周圍經常瀰漫薄霧,清雅幽靜,鮮有人煙。

  但這會兒,卻陸續到來許多江湖俠士,連著幾日下來,原本幽靜如避世幽境之地也像小山城般熱鬧,人聲語響不絕。


 

  在收到武林盟大會消息後不久,方銳和魏琛就先回蕭山頂,除了行前有些事情要處理之外,到時候他們要和蘇沐秋、教內弟子一同前往──至於這回鐵定會攤在眾人面前的魔教身分,他們可是半點都不擔心──男子漢大丈夫,傷天害理都沒沾手過,行得端做得正,還怕別人一張嘴?

  雖然葉修現在的身分是生死不明的叛徒,但這會兒武林盟大會他肯定是要去的。

  至於該怎麼去?一點也不用擔心,有周澤楷在,他只要跟著走就行了,一路上還有吃穿用度、擋風保暖,一切有人貼身照料。


  顧慮到葉修還未好全的傷勢,周澤楷不放心讓他騎馬顛簸影響傷口,於是便弄了一輛舒適的馬車,雖然外觀看起來很樸實、不怎麼起眼,但內部相當舒適,鋪著厚重暖和的絨毛毯子,減緩一路上的不平穩。

  負責駕車的兩人是先前江波濤派來送信的輪迴城弟子,信件送到他們少主手上之後,便順勢留下來聽從吩咐。

  所以這一路上,葉修再度延續在茶樓的那種每天有周澤楷陪在身旁的日子,整個人懶洋洋地窩在馬車裡,身旁的人不時會噓寒問暖,嘴饞時遞點心、口渴了倒茶水,殷勤備至。


  怕馬車跑得太急讓葉修不舒服,所以周澤楷硬是把一天能到的路程拖到了兩天,以至於他們抵達清遠山莊的時候,距離武林盟大會正式召開只剩不到一個時辰。

  當馬車停在山莊門口的時候,一直等在那裡的江波濤總算可以鬆了一口氣。


  至於他看到自家少主小心翼翼地從馬車上扶下一人時,也不怎麼意外,在看到他們的互動之後,反而為周澤楷高興著──畢竟自小一塊兒長大,對於自家少主的心思他可是一直瞧在眼裡,即使不曾明確談論過。

  現在,就期盼著此次武林盟大會能夠把葉前輩身上的麻煩一次解決,接著、一切都會好的。


 

  「前輩、小周,一路辛苦。」江波濤帶著微笑迎上前去,「見到前輩平安真是太好了。」

  「哎,這不是小江嗎?好些日子沒見,這會兒看起來更年輕啦。」葉修笑咪咪地向後輩打招呼,語氣彷彿比對方年長幾十歲似的。


  「都到了?」周澤楷問。

  「差不多了,就剩我們這邊人還沒到齊,魔教的人在半個時辰前已經到了。」江波濤回答著,多解釋了幾句,「帶頭的主要是一位秋長老,還有三名堂主、倒是引起不小的議論。」

  周澤楷看了看身旁的葉修,心裡對這樣的發展倒也沒多少驚訝,秋長老應該是蘇沐秋易容扮的,畢竟他現在已經不能用原本的身分出現在人這麼多的場合,隨時有暴露危機,主要引起嘩然的應該是前幾天才離開客棧的那兩位。


  「時候不早,我們進去吧?小周,馮長老已經問過好幾次你怎麼還沒到了。」江波濤笑了笑,側身領著他們進去。

  「哎呀,我也好久沒看到老馮啦,上回見到他的時候,他還差點讓人趕緊掏藥給他吃呢。」葉修一臉很是懷念的說。

  馮長老近幾年身體不如以往硬朗這是江湖上都知道了,只是不曉得待會見到前輩之後,會不會當場嚇病了呢……周澤楷和江波濤不約而同的在心裡想著這似乎是極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不過人這麼多、還有微草堂堂主在,這事兒也輪不到他們擔心。


 

  這會兒,山莊大廳幾乎坐滿了人。

  由於大會正式召開的時辰十分接近,這回破天荒多了魔教參與,廳中形勢格外緊張,以往開始前總會聊得熱火朝天,這會兒倒沒敢那般熱絡,頂多是坐附近的交頭接耳聊幾句。

  當然,一向以「健談」聞名於江湖的劍聖倒是完全不受氣氛所影響,依舊故我地對身旁的同門師兄滔滔不絕、說個沒完……


  「哎呀師兄你說老葉那傢伙到底會死到哪個犄角旮旯去啦?都過這麼久了連個字兒都沒傳來該不會真嚥氣了吧?他還欠我十幾場的比試如果這麼一筆勾銷的話那我不就虧大了啊!早知道上回去嘉世莊就應該拖著他先打幾場再說的都是他婆婆媽媽囉哩囉嗦的……」

  「少天,你覺得他會是這麼容易就被老天給收了嗎?」喻文州淡淡笑著,用問句截斷師弟的停不下來的語速。

  「那肯定是很難的啊!像老葉那個卑鄙又沒下限的肯定是走到哪就被嫌棄到哪,連老天爺都不收他咧!以老葉厚顏無恥的程度這會兒說不定正悠悠哉哉地躲在哪個角落逍遙,等所有事情都擺平之後才會露面,他就是這麼的不要臉面!」

  「這點我也認同。」「簡直不能同意更多。」旁邊有人先後附和了。

  喻文州側首,向對方微笑道:「王堂主和張谷主也覺得葉前輩安然無恙?」

  張佳樂還沒來得及答腔,王杰希面無表情地率先道:「禍害遺千年。」

  此話一出,喻文州不禁莞爾,而黃少天和張佳樂則是毫不客氣地哈哈大笑起來,因為廳裡不算太喧鬧,所以兩人這般宏亮的笑聲倒引來不少側目,還是在喻文州的委婉示意下,才讓他們稍微小聲些。


  「欸對了師兄還有咱們跟魏老大都這麼久沒見面了,沒想到魏老大一出現就這麼震撼全場,我們待會兒一定要找魏老大好好聊一下,怎麼上次見面他老人家說要往東邊去然後出海走走的怎麼最後跑到西南的山裡邊去啦?」

  「魏師叔定是有他的打算,不過作為小輩我們本來就應該去跟師叔問安。」喻文州點點頭。

  「這麼久沒見一定要跟魏老大好好聊聊!想想當年我們第一次見到魏老大的時候……」

  隨即師兄弟倆開始聊起年少時的往事,自在得好似在自家門派裡喝茶談天,全然不受周圍理應是緊張詭譎的氣氛所影響。


  「對了,孫谷主的手傷近來可好?」這邊王杰希也和張佳樂搭聊了起來。

  「還過得去,哎我怎麼忘了……這都多虧有王堂主前些時候差人送來的藥穩住了情況,多謝了。」張佳樂想起這事,趕緊致上謝意。

  「不過舉手之勞,張谷主不必客氣,若有效的話,另外一種藥方……」

  於是這邊便討論起此次並未出席的百花谷大谷主的舊傷,穿插幾句閒話家常,同樣也是自在得很。



  武林盟大會的座位席次一向是以門派的江湖地位來作安排。

  輪迴城、藍雨閣、微草堂、百花谷、嘉世莊、呼嘯門……向來都是被分在距離主位最近的席次,附帶一提,由於周澤楷已經連莊兩回武林擂主,因此至今仍空著的主位屬於他的。

  嘉世莊這次來的人是孫翔和陶軒,前者手執著屬於前任莊主的卻邪,神情倨傲地坐著,眼睛倒是盯著最前邊的空位不放……目光裡有著不耐、厭煩、以及對於那個位置的極度執著渴望。


  陶軒這時卻也沒別的心思,明顯憔悴的臉色底下盡是竭盡心力而強行壓制下來的焦躁與緊張,甚至有著莫名的不安感。

  原本一切都是很順利的──葉秋吃了化功散、掉落孤雲崖死無全屍,發出英雄帖之後雖然輪迴城那些門派拒絕參與,但他們還是召集到不少盟友,偏偏在抵達蕭山鎮之後發生變故。

  朝廷突然插手使得攻打魔教的計畫陷入膠著,等了幾天他越來越焦躁、之後更是一連數日都沒有睡好到現在,氣色就像瞬間老了好多歲似的,眼底下有著深深的陰影。

  就在他冒著被發現的風險、秘密連絡上那個人打算緊急商討對策時,武林帖卻發到了他的手上……幾位長老連帶幾大門派橫插一手,武林盟大會召開的消息一出等於是他心心念念記掛多年的計畫已經毀去大半。

  這次武林盟大會的結果,在得知魔教破天荒應邀之後,他開始惶恐不安起來。


  他知道,與魔教勢如水火的,多半是十幾年前被魔教教主挑事尋釁的門派,掌門幾乎是半百前輩,固執迂腐;而江湖上並非所有正道門派都誓死正邪不兩立,以仁義為名的輪迴城是如此,微草堂、藍雨閣、百花谷……這些由少年英傑接任掌門後的亦是如此。

  在聽了方才黃少天他們的對話之後,陶軒更肯定這點……他們對於魔教並沒有那般水火不容,對於葉秋更是全然信賴、聽起來就是壓根兒沒把嘉世莊傳出他勾結魔教殺害同門的事情放在心上──這讓他在這些情緒排山倒海壓著他的同時,又感受到一股怒火……這等於是不把嘉世莊放在眼裡、他們從頭到尾看到的就只有葉秋一人!


  葉秋、又是葉秋……這個人都已經死了,還不得安生地破壞他的全盤計畫!

  當年那個肆意瀟灑的青年,給他、給嘉世莊帶來武林擂連三次第一人的無上榮耀,讓嘉世莊從此名揚江湖,拜入門下的弟子爭先恐後、絡繹不絕。

  他沉醉於被捧到至高處的光輝之中,許多門派掌門對他客氣敬畏、年輕少年對嘉世莊憧憬崇拜,那樣的光環太美好,以至於葉秋宣布再也不出戰武林擂之後,卻年復一年的黯淡下來,在周澤楷鋒芒畢露時衰敗得更快、更淒然,在他眼裡就如同日暮西山。

  所以在遇到孫翔這個好苗子之後,他知道心中成形已久的計畫到了足以付諸實行的時候──一個可以幫他找回往昔榮景、又可以替他帶來無盡富貴的絕佳妙計。



  但是這一切、這一切……又毀在葉秋手上!

  陶軒捏緊了手中杯子,數道裂痕清脆地輕響於那極力壓抑的怒恨之中。

 






                        TBC.



因為我向來很懶得寫不喜歡的角色戲份(乾)

再加上腦袋本來就沒有什麼陰謀慧根(欸)

所以這篇也沒什麼陰謀詭計什麼的,總之就是接下來有人要倒楣了這樣(不

應該說這篇之後,嘉世迷慎入嗎(?)寫在這邊也太晚了!!!!


BUG和錯字之後修,年紀大了,下午出門一趟就覺得累癱(躺


评论(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