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寂星掠│灣家人│繁中出沒

#貓控 #典型摩羯座A型

#萬年修羅組 #有愛即挖坑

#蘇蘇廚 #御貓廚 #葉神廚

◎寫稿小精靈

◎喜歡蹲在一個坑裡很久很久

◎目前主力:全職、HP、古劍奇譚、特傳、因與聿

◎主推:周葉、越蘇

【周葉】君莫笑笑 15

◎全職高手衍生

◎周葉架空向古風paro,老梗&狗血有,務必慎入  

◎不敢保證不是坑

 ※因應劇情有原創角出沒        









  「還沒等到,但是也不遠了。」葉修看著自家弟弟陰晴不定的臉,腦袋轉了轉就將他的小心思猜個七七八八,又道:「不過這回算是多虧了你帶兵來幫哥拖點時間,這麼久沒見笨蛋弟弟總算成材了點,真是讓哥哥我有那麼一丁點的欣慰。」說完就要伸手過去揉亂他的頭髮。

  雖然葉修如小時候一般親暱的舉止讓他的心情稍微好些,但自覺已經過了跟兄長這般嬉鬧的歲數,於是有些不自在地將對方伸來的手拍掉,但力道不算太重,附帶一聲輕哼。


  「怎麼?誇獎你兩句脾氣還這麼大?罵不得、誇不得,你說你怎麼這麼難伺候呢,葉大人?」葉修也不以為意,笑嗬嗬地調侃起自家兄弟。

  葉秋白了他一眼,決定不予理會,將話題轉了回去,道:「既然你這邊心裡有數那我就準備啟程回去了,我讓隱一帶幾個人留下來,虎符放他那,你要有事就讓他去做,別在外頭蹦躂,傷沒徹底養好,等年紀到了就有得你受的。」

  「哎呀哥做事呢,你就放心吧!」葉修向他擺擺手,那意思非常明確──『沒什麼大事你就儘管安心地回去吧』,不過到底是親兄弟,還是多問了句,「打算什麼時候回京?」這也不是多意外的事,說老實話葉秋能待上這麼多天已經讓他覺得訝異了。


  瞧他這麼沒心沒肺的樣子,葉秋怎麼可能真的能放下心來,但是兵馬和隱一都給他留著,橫豎也捅不出多大的簍子,便照原計畫說了,「回去就趕著收拾,最遲午飯後出發。」

  「這麼急?」原本以為弟弟至少等到明天早上的,沒想到這麼趕,但思緒一轉,葉修反而促狹地笑了笑,「京裡是發了十二道金牌催你回去是不是?不然怎麼趕成這樣?」


  ……別說十二道金牌,就連信都不到十二個字,就二字箴言既簡單又俐落。葉秋在心裡默默地想著,但還是沒解釋什麼,無視兄長一臉的調侃,自顧自地道:「就這樣,沒什麼事我待會兒就走,你自己長點心,可別再出什麼事了。」

  「別光說我,你手無縛雞之力的這路上自己才要小心點,你讓隱一帶個人留下來就行了,你那邊多個人就多一分安全。」葉修想著笨老弟雖然功夫不行,但手裡這票護衛身手不錯、又是一個賽一個忠心,不過也不用留太多人下來,一來用不著、二來他可搞不清楚這是不是葉秋保護與監視兼具的打算。


  葉秋倒沒他想得多,留人下來純粹只是給混帳哥哥找幫手,想著就算沒人還可以讓隱一去軍營拉人過來,所以也不堅持,「那就隱一和十三留下來吧!」

  「是!」外面立刻傳來兩句齊聲應是。


 

  兄弟倆又拌嘴幾句,逼著兄長答應事情告個段落要回京一趟後,葉秋便準備起身離開。

  葉修拿起折疊整齊、置於一旁椅子的白裘披風披在身上,送他出了後院。

 


  ■


 

  官道上,疾行的馬隊揚起黃沙滾滾,煙塵漫漫。

  縱使被擁簇在中央、儀態萬千的公子看似來歷不凡,但這條路每日往來的車馬無數,還不算是太醒目。

 


  不過他們經過路旁一處茶棚時,卻引起了其中一桌客人的注意,較年輕的男人推了推旁邊的留著連鬚鬍子的男人,示意他抬頭看,然後兩人熱烈地討論了起來──

 


  「……欸,你說中間那個公子哥兒,怎麼這麼像老葉?」

  「老葉?就他那副邋遢樣?」

  「不是啊那張臉真的挺像的,同個模刻出來似的,不過氣質截然不同倒是真的。」

  「連著幾天趕路瞧你都把眼神都給累花了,趕緊歇會兒我們好上路。」

  「想想你那個年紀才該眼花!也難怪你沒注意,以那群人剛剛的速度你根本看不清楚吧?」

  「放屁!老夫這眼力比你還強上十倍!」

  「你就吹吧……」

 

 


  ■



 

  自從前天送葉修來茶樓一趟知道他的落腳處之後,周澤楷幾乎就在這裡生根不想走了。

  花了將近三個時辰跟江波濤稍微解釋了陶軒陷害葉修的經過,以及交代了三件事讓他去辦,隨後就以事關重大而且緊急的理由,將人給催著上路。

  這三件事其實也不難猜測:一是把這邊發生的事鉅細靡遺地向他的父親、也就是輪迴城主稟告;二是與微草堂、藍雨閣、百花谷等門派聯繫,關切陶軒與魔教勾結的證據;三是向馮憲君傳達自己意欲召開武林盟大會、並邀魔教一同參與的意思。


  江波濤離開蕭山鎮,周澤楷便順理成章地把客棧房間給退了,跑去茶樓和葉修待在一塊兒,婉謝陳果要幫他準備一間客房的好意,就和葉修擠同一間。

  即使在陳果還不知道周澤楷的身分之前,原意是覺得既然是葉修的朋友、又是登門拜訪,那就是客人,讓客人跟葉修塞同間房像什麼話……不過在周澤楷的堅持、葉修也樂嗬嗬地接受之下,她的這麼一點反對還是理所當然地被無視了。

 


  周澤楷和茶樓這邊的幾個人,在前天周澤楷帶著葉修指定的食物正式登門的時候,葉修就給他們互相介紹過了,縱使像唐柔對江湖武林沒什麼了解,但看那出眾的外貌和不凡的氣度也知道這個人不簡單,知道點江湖事的陳果則是驚呆了──這可是輪迴城的少主啊!在她心目中跟「葉秋」是同等地位的……雖然在認識葉修之後這份憧憬還是有一定程度的幻滅。

  有人懵懂不知、有人驚訝不已,當然也有完全狀況外的……好比說像是包子,他和周澤楷互相知道名字之後,還很自來熟地拍了對方的肩膀、豪氣萬千地說了句『老大的兄弟就是我兄弟、以後就一起混了!』聽得陳果當然困窘地讓人把他攆去前面大堂繼續忙著去,別在這邊繼續鬧笑話了。

  第一次有人在初次見面時就這麼肆無忌憚拍著自己肩膀,表現又異常熱絡……說沒有半點情緒反應那是騙人的,不過即使這個動作對於從小在向來門風嚴謹的輪迴城長大的周澤楷來說,無疑是唐突的,但他並沒有半點被冒犯的意思,原因無他,就是他已經從葉修那裡知道──是這個人把傷勢嚴重的前輩帶回來治療的,要不是對方一時熱血仗義,或許他們……真的再無相見之時。

  衝著這一點,周澤楷的態度就格外溫和,不只對包子、其他人也是,當然也是因為茶樓的幾個人和善單純、十分好相處。


 

  在等「東風」來之前,葉修當然繼續他的養傷日子。

  不過比起之前只能捧著書冊翻或是看著看著就打盹兒那般枯燥,有人陪還是不一樣的。

  想待在屋裡的時候,周澤楷會坐在旁邊陪他,各看各的書、喝茶聊聊一些趣聞還有出賣其他大俠的糗事八卦;想到屋外繞繞的時候,周澤楷不讓他出茶樓,就在後院走走散散步,累了還可以在躺椅上歇會兒。

  相對於前陣子放葉修一個人在後院靜養,有周澤楷陪著的傷患簡直乖巧多了。


  不喝藥?周澤楷會在旁邊看到他喝為止,當然要幫著灌也可以,只是方式就由動手的人決定了。

  想逃跑?這個就沒有可能性了,有輪迴城的少主在,沒有功力的葉修對他來說跟看個剛出世的孩子沒兩樣。

  因此,陳果等人也放心不少,這個讓人頭疼的傢伙總算肯老實聽話了。

 



  這天黃昏時分,葉修和周澤楷坐在院子裡一邊喝茶嗑瓜子、一邊聊著天。

  守在屋頂上的隱一和十三這兩天也看習慣了,兩人拿著一盤葉修給他們的瓜子,跟著盤腿坐下來,有一句沒一句地搭聊著。

  所謂屬下隨主子,雖然這群護衛名義上是葉秋的部屬,而葉秋雖然從未明確說過,但他們都非常自知地把葉修也當成另一位主子,所以這會兒主子是葉修的時候,自然也跟著一套風格。


  「……跑進樹林之後,我就躲在樹上,少天那個眼力差的,找半天都沒找著我躲在哪裡,後來惱羞成怒竟然開始拿樹出氣,又切又削又砍的,這還不打緊,最後竟然真的把一棵樹給弄倒了,最好笑的是他自個兒還被倒下來的樹幹給壓傷了腳。」

  「噗哧。」

  「就為了這事我至少有半年看到他就大笑,因為這樣他反而沒敢來擾我清靜,可惜那安靜的日子太短,後來文州有事約我去藍雨閣一趟,結果那個沒羞沒臊的劍聖又追著來說要打一場,害我也沒敢待太久,文州事情一講完我立刻就跑了。」

  「前輩,辛苦。」

  「也還好,這後輩還是有貼心的,就像小周你,哥就喜歡得緊,嗬嗬。」

  「嗯、我也……」

  「啊!小周,你說晚上吃鮮肉餛飩還是蝦仁蒸餃好?」

  「都好。」

  「那我們各買一份,分著吃如何?」

  「鮮肉餛飩要南大街上尾巴那個孫大娘賣的才好吃,蝦仁蒸餃的話要余家客棧的最鮮甜。」

  「前輩餓了?」

  「也還好,不過去晚了我怕就賣完了。」

  「那我……」

  「大少爺,請讓屬下去買,周公子還請您留下來陪著少爺。」

  「也好,隱一、十三,你們就一人去一邊吧!」

  「是!」




                        TBC.


下一篇有新電燈泡角色出現,要猜猜是誰嗎不過這答案超明顯XD




评论(11)
热度(61)

© ╟彼岸╪滄海╢ | Powered by LOFTER